画家阿修

阿修不是个开朗的人。

在这个时间段的世界上,甚至也没有“开朗”这个概念。这是语言发明之前的社会,人类作为一个物种,还没有证明出自己的与众不同。处于食物链中位置尴尬的一环,人类也没什么理由开朗。

但阿修格外不开朗。其他的人还会常常咧着嘴,用那张没有进化好的脸来表达快乐的情绪,而阿修从来没有过。

阿修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他也不关心,他也没有过要关心这个的想法。阿修住的山洞还算不错,里面住着另外一些人,阿修不喜欢另外这些人,但他们构成了一个小小的部落。构成原因,可能是因为周围只有这么一个山洞。

这个山洞十分利于居住,周围的森林里产一种果子,地上长一些野草野菜,果子又引来虫子,虫子引来鸟雀,这些就是部落的食物来源。

他们还没有学会使用火和工具,除了阿修。阿修最喜欢做的事是跑到远处,找一个大石头,然后拿一块小石头在上面划。

直线,折线,意义不明的圆,后世有不少人靠研究这些东西为生,而阿修自己的生活十分艰难。尤其是最近又下了大雨,天气冷下来,食物越来越难找了。

打猎,对于当时的人类来说太难了一些,他们主要是靠去林子里拣果子和虫子为生,吃腐烂的动物尸体,有时也掏鸟蛋。森林中危机四伏,山洞中也好不到哪去,亲情爱情需要时间来进化,可生存的压力始终迫在眉睫。

部落中的人不得不走到更远的地方去寻找食物,山洞中阴冷潮湿,阿修还是每天跑到远处去划一会儿石头,捡一些吃的,自给自足。

他没有什么目的,没有什么情绪,也没有什么办法。

像所有对于人类历史来说至关重要的时间点一样,这一天也没有任何征兆,阿修划完了石头,跑回洞穴,发现自己的母亲被杀了。

应该是因为食物不够了吧,阿修这么想着。

也没有人过来跟他解释,也没有人出来承认杀了他的母亲——不是不敢,只是觉得没有必要。阿修看到母亲的尸体残缺不全,有人脸上还挂着笑意。

那笑意只是因为吃饱了,活下来了,是很单纯的快乐,并没有任何其他复杂的情绪。但阿修心里升起了复杂的情绪,扭头跑了出来。

他也没有多爱自己的母亲,只是想到,他们今天杀了她,明天就可以杀我——明天也会饿啊。如果我被他们吃了,那我的画就永远画不完了。

阿修来到了大石头的旁边,拿起自己每天用得小石头。那石头历经长久的创作,边缘出现了锋刃。等到入夜,阿修拿着他的画笔回到洞穴,寻着鼾声的音量,将部落中所有的成年男性砸死了。

当晚阿修成为部落第一个明确的领袖。随后他教会其他人磨制石块,他们的部落开始外出打猎,扩张,壮大,研制出更复杂的工具。

人类进入了石器时代。

阿修依然每天跑到他的大石头旁边,画画。

阿修不需要再为食物操心,他是一个领袖,一个革命家,发明家,但始终不是一个出色的画家。

但他喜欢的事情只有画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画家阿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