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管理大师罗志祥出轨的成本有多高?多年吸金过亿

作者 / 姚赟

来源 /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从经济学角度来看,婚姻本就是一种经济关系,是一场等价交换。其中,出轨的机会成本是影响婚姻关系的重要因素。

显然,罗志祥没有仔细核算明白出轨的机会成本。

4月23日9点整,周扬青发布“分手信”。

12点12分,罗志祥微博回应出轨事件,并表示:“很多事不是只言片语就可以去说清楚,也不再去解释,感谢我們相识相恋的这段人生 我也不后悔。”

4个小时12分钟内,微博出现10个左右相关的热搜,蒙牛纯甄悄悄撤下了事发前一天(22日)刚官宣的海报和互动,《极限挑战》《创造营2020》的官微下涌入了一大批要求换人的留言,罗志祥创立的潮牌“GOTNOFEARS”官微下涌入一批抵制的留言。

参考前辈文章、陈赫、吴秀波、林丹、陈思诚,对商业上的冲击,现在还只是开始。

相恋9年的罗周二人,在商业上有何关系?曾多年吸金过亿的罗志祥,其商业版图如何?罗的商业变现模式又是什么?同时,除了常规的代言和综艺,本次负面事件还将对哪些方面产生冲击?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特找到了罗志祥、周扬青大陆工商信息,并找到罗志祥在台湾地区相关企业商业信息,试着找到上述疑问的答案。

从负债千万到身价上亿,用了二十多年,而失去上亿身价,只要一条千余字的微博。

2013年最吸金台湾歌手榜单上,罗志祥狂赚6.1亿新台币(约合1.26亿元人民币),登上榜首位置。2014年,罗志祥进账约1.1亿元人民币,从榜单中看,当时,周杰伦的收入为1.23亿元人民币。

2015年,凭借《极限挑战》罗志祥更是红遍大江南北,代言、活动、片酬等纷至沓来。

根据台湾媒体《镜周刊》报导,小猪接下《极限挑战》,每季10集的酬劳约1.8亿元新台币,《创造营2020》的酬劳不会相差太多,失去两个节目的酬劳,小猪因分手丑闻,失去3.6亿元(新台币)的进帐。

而这只是综艺片酬方面的损失。

据CBNData星数统计显示,从2019年10月至今,短短半年时间,罗志祥就为卡西欧G-SHOCK手表、纽西之谜隔离霜、手游《剑与远征》、蒙牛纯甄等多个知名商家代言。

(罗志祥近期代言部分海报)

当娱乐瓜商业吃成常态,挖掘事件主角背后的商业版图,也成了吃瓜标准动作之一。

我们再来看下罗志祥商业版图。

企查查显示,罗志祥名下,大陆范围内共有4家企业,分别是秀桑影视文化(上海)工作室(普通合伙)、秀罗影视文化(上海)工作室(普通合伙)、上海牛秀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牛秀文化)和上海修楼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修楼梯文化)。

控股企业有3家,牛秀文化投资占比60%,修楼梯文化投资占比54%,上海舞秀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舞秀教育)投资占比30.6%。

从关联图谱来看,其中有几个关键人物(这里画个重点,待会得考),分别是胡彦斌、徐子乔、左悦、徐少麟、刘嘉懿、陈秉祥、蒋素雯。

其中,罗志祥的商业版图中,与其股权关联最为紧密的有两人,一号人物胡彦斌,二号人物徐子乔。

胡彦斌在舞秀教育任董事长,修楼梯文化任董事,牛秀文化任董事长,而他投资的上海核乐文化传媒工作室(下称核乐文化),也是核乐文化的投资占比40%的主要投资方。

徐子乔在修楼梯文化任监事,舞秀教育任董事,牛秀文化任监事,且,分别在秀罗影视和秀桑影视中为法定代表人。

可以发现,这些企业的经营范围基本为影视文化,而罗志祥基本以投资的形式,出现在这些关联企业中。

大陆地区外,我们还查询了罗志祥在台湾地区企业关联状况。

从新闻报道中了解,2014年,罗志祥成立了创造力娱乐有限公司,旗下拥有“邻家女神”恺乐、“最燥男团”C.T.O(曾参与录制过《极限挑战》)等艺人,同门艺人还举办过“创造力家族演唱会”。

据台湾地区工商信息官方查询网站“台湾公司网”显示,创造力娱乐有限公司资本额1750万新台币(约411万人民币),设立时间为民国103年3月13日(公历2014年),地址为台北市大安区,负责人为徐子乔(出资10万新台币)。

二号人物徐子乔再次出现。毋庸置疑,在罗志祥的商业版图中,徐子乔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我们再来看本事件中,另一位关键人物——周扬青。

企查查显示,周扬青对外投资6家企业,分别是天津酷海克科技有限公司持股51%,嘉蕊化妆品(上海)有限公司持股50%,北京自在梵朵娱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持股40%,北京美佳美业国际贸易中心(有限合伙)持股33.33%,北京美加美业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持股14%,和持股20%的北京佰可贝糕商贸有限公司(已吊销)。

这些企业涉及到批发零售、科研服务、制造业、租赁和商务服务等。

从关联图谱来看,其投资存在跨行、分散等特点,且与罗志祥无任何交集。

有媒体报道:根据周扬青某宝店铺的销售量来看,仅仅一件黑色西装的月销售额就高达78万,不难推算出她的年收入起码高达几千万。

据电商在线报道:目前,周扬青旗下这一名为GRACE CHOW 的店铺级别已达两皇冠,按照淘宝官方的店铺评级要求:卖家好评达到1000001分-2000000分的店铺才能获得两皇冠,而周扬青所经营的服装品牌价格在59元-5800元不等,据此估计,她的这家开业不到五年半的店铺营业额至少有一个亿。

谈钱伤感情,谈感情伤钱。

这部分,我们要带出一家重要的公司——康若菲而斯(上海)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康若菲而斯)。

事发后,罗志祥的微博进行了一些操作:一是回应,二是将蒙牛纯甄的商业广告删除。日常动态和对@GOTNOFEARS_OFFICIAL的点赞依旧维持原状。

从微博认证来看,@GOTNOFEARS_OFFICIAL由康若菲而斯运营。简介中写着:品牌创办人:罗志祥SHOW LO,★GOTNOFEARS★ 于2019年创立。

2019年2月,罗志祥宣布退出潮牌Stage,结束了与台狮有限公司的合作。据了解,2006年潮牌STAGE创立开,罗志祥以创始人的身份加入。

据媒体报道,这个品牌经营业绩可圈可点,2016年盈利2640万。

(STAYREAL x STAGE联名海报)

退出后,罗志祥的经纪人小霜,公布退出STAGE的同时,曝出罗志祥自己的新品牌“Gotnofears”,不再和STAGE有任何联系:“罗志祥与台狮有限公司合作十二年的STAGE品牌,即日起全面退出Stage~请期待属于他自己真正的品牌GOTNOFEARS 。”

企查查显示,康若菲而斯成立于2019年5月30日,注册资本100万元人民币。

经营范围为:企业管理咨询,商务信息咨询,文化艺术交流与策划(演出经纪除外),会务服务(主办、承办、会展除外),品牌策划咨询,企业形象策划,市场营销策划;服装服饰、首饰(毛钻、裸钻除外)、鞋帽、箱包、日用百货、针纺织品、化妆品、皮革制品、眼镜及眼镜配件、钟表、体育用品、玩具、卫生用品、塑料制品、工艺礼品(文物除外)、五金交电、电子产品的批发、进出口、佣金代理(拍卖除外),并提供相关配套服务(不涉及国营贸易管理商品)。

可以发现,这家企业的经营范围,与前文中直接关联在罗志祥名下4家的文化传媒类公司,有着很大的区别——不再是单纯的影视文化传媒,涉及到了实业商贸。

重点来了,这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便是前文提到的二号人物徐子乔。可以发现,罗志祥相关的企业,多与这位二号人物徐子乔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徐子乔是谁?他和罗志祥又是什么关系?罗为何这么信任她?

我们查翻到了相关INS后发现,徐子乔,曾用名徐琼霜,小名小霜,英文Kini。

对,就是罗志祥的经纪人,就是本次全民大型吃瓜现象的另一个重要人物。

据了解,比罗志祥大一岁的徐子乔,自罗出道之初便是他的经纪人。

百度百科中这样介绍:徐琼霜,罗志祥的经纪人。90年的中后期就加入台湾经纪圈,曾经在罗志祥的罗密欧时期与孙总发生合约纠纷时,站出来,仗义无条件的帮助罗志祥打官司,一直协助罗志祥发展演艺道路至今。

从关联企业股权到过往经历,罗志祥对徐子乔的信任,可见一斑。

“我们不干涉彼此的工作。”

2019年7月28日,罗志祥带着他的潮牌GOTNOFEARS,再返台北东区(台北新城区,类似于北京的朝阳核心区域,近几年频爆关店出走潮,商圈没落中)时,接受了当地媒体的采访。采访时,罗志祥被问到GOTNOFEARS是否会和周扬青的品牌“对打”。

单纯创业者角度来看,罗志祥比一般的明星要敬业许多。

开业前期,从面试到设计,罗志祥都亲自下场,冲在一线。

台湾娱乐媒体《优1周》这样写到:小猪为品牌尽心尽力,这2天接连失眠,彩排无数次,甚至要求工作人员扮演奥客,对店员百般刁难,以此训练员工的应变能力。目前他不急着展店,想先顾好根基,也提到很缺会计,“希望有人来应徵,但工作量很大,而且要手脚乾净。”

奥客,闽南话,多指很难伺候的客人;展店,大意就是发展店面数量。初步估算,该门店罗志祥约投入500万新台币。

据了解,GOTNOFEARS新店开幕第一弹就邀来全球知名涂鸦艺术家André Saraiva跨界合作,打造开幕限定版,吸引700名粉丝到场排队抢购。而GOTNOFEARS在毒APP独家首卖,2000件单品不到10分钟即售罄。

当被问及退出STAGE事件相关的话题时,罗志祥回答:“要再证明一次!我要学会当个好老板,跟员工互动,还有要了解账!”

加上当时频频传出罗周二人婚期临近、周扬青见罗母、周喊罗母“妈妈”等新闻,在众人的印象中,这位曾经爱玩不羁的浪子,总算回头了。

毕竟,在众人的思维中,二十余年出道经历,罗多次大起大落,应该能参悟出一些关于“珍惜”的人生哲理了。

从这次周扬青微博爆料来看,罗志祥还未学会如何当个好老板,更未算清“账”这回事。

周扬青发布微博后,微博@GOTNOFEARS_OFFICIA下,涌入了大量负面留言。这些负面留言基本可分为几类,要求给个说法的,嘲讽的,辱骂的,抵制的。

对GOTNOFEARS的影响,可想而知。

在人设甚于角色的年代,一旦出轨导致人设崩塌,家庭或因此破裂,事业也陷入低谷。这些年,“带病”明星一票否决制,实际上加大了明星出轨的机会成本。

明星、公众人物出轨的机会成本非常大。

吴秀波出轨后,新片撤档,其公司股价损失不止10亿。

刘强东出轨后,京东市值瞬间蒸发998亿元,同时,还迫使刘强东还是与京东逐渐熔断。至今,京东还未恢复元气。

世界首富贝佐斯出轨后,损失5千亿。据贝佐斯夫妇所处的华盛顿州当地法律规定,夫妇在婚姻期间所赚取的财富都可以在婚后平分。

光环越大,财富越多,出轨的机会成本就越高。对罗志祥来说,也是如此。

实际上,影视公司在与演员签订合同是,一般都会增设附加条款,规定影视作品因演员的不良嗜好导致的损失由演员承担。按照行业惯例,大部分品牌与明星签订广告代言合同时,都会要求明星不得犯罪、不得出现负面新闻等。如果违反了上述条款,除了终止合作,明星可能还要赔偿品牌损失。而明星和经纪公司签约时也有相应的约定,一旦艺人自己出了问题,要赔偿的不仅有品牌方,还有经纪公司。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次周扬青发起的微博偷袭战,让罗失去了最后的阵地,也让初具规模的商业帝国,倒在了最后100米。

本次事件下,罗志祥的损失,不仅是过去累积的口碑和人设,已初据规模的商业版图,数笔巨大的违约的赔款,还有未来商业发展的巨大潜力。

我们来看下传统明星和流量明星商业价值不同的体现形式。

(传统明星和流量明星商业价值体现形式对比图,盒饭财经制图)

从对比图中,我们就能发现,传统明星和流量明星是在商业上,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物种。

传统明星以作品为出发点,经历传播和被接受的过程后,商业价值得以实现。而流量明星则不同传统明星,他们与粉丝相互依赖,通过粉丝群体破圈为大众了解,大众和粉丝均是其形成商业价值的路径。

也就是说,传统明星的根基是作品,流量明星的关键是粉丝。但,罗志祥却介于两者之间。

罗志祥之于抖音,就像姚晨之于微博。

两人分别在两个平台的初期,把握住了红利期,一个成了微博女王,一个从亚洲舞王变成了抖音沙雕演绎之王。

从数据来看,截止2020年4月23日18:16,罗志祥在抖音共发了345个作品,4334.7万粉丝,4.4亿获赞,每个视频的平均获赞量127万。

周扬青微博爆料后,罗志祥抖音粉丝数逐渐下滑。

(罗志祥抖音截图,数据时间2020年4月23日18:16)

这样的数据,在商业上意味着什么?

罗志祥在抖音上的商业广告极少,除了周扬青和罗的服装品牌外,综艺预热和TST是“唯二”的两类有明确商业用途的视频内容。

2019年6月10日,由TST在抖音冠名的“极限挑战”携手罗志祥发起的“抖音挑战赛”正式开启。TST全称为TIN’SECRET,是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旗下化妆品品牌,由林瑞阳、张庭夫妇于2013年创立。

活动发布后,在抖音平台引发全民合拍热潮。据了解,该条视频累计获赞73.1万,评论1.9万,转发2.6万。这样的数据和成绩,小试牛刀。

在短视频国度里,有着听过太多商业传奇故事。

“口红一哥”李佳琦,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288秒卖掉9万盒面膜;主播“薇娅” 则有直播5小时带货1.5亿等成绩,快手上即使不是头部达人的老铁,也能实现不错的销售数据。李湘、赵薇、王祖蓝、郭富城、李小璐等人,陆续入驻抖音,开始直播带货。

在此背景下,再来看罗志祥的模式,作品和流量同时具备平衡的状态,这让罗志祥的商业潜力变得巨大。

然而,这一切还未开始就已结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时间管理大师罗志祥出轨的成本有多高?多年吸金过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