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我妈挺酷的

因为要去武汉上班了,我妈每天下班回来都会到我房间来坐会儿。书桌旁有个懒人沙发,我在书桌上办公,她躺坐在懒人沙发上玩手机,我们聊天,氛围真浪漫,比烛光里的妈妈要有氛围多了,她跟我都很开心。

离家没几步路的马路对面是棚户改造的建筑工地,七八栋十几层的大楼在建,我们都不知道以后谁会住进去。发小的好朋友在工地项目部上班,前段时间要招一个做饭的阿姨,七八个工人,大锅菜,每天三顿,一个月2000块钱,我赶紧替我妈争取下了。

从家里步行过去五分钟,随时可以回来休息,这可比她喂猪要轻松多了,喂人不操心。

我妈上了一星期班,她还跟项目部朱总谈妥了三顿饭外,她能帮工地做小时工,打扫卫生,收拾材料,按小时记工时。

每天下班她都很开心,那份满足,感觉也只有我能理解她。

现在小猪崽的行情涨到1200-1500了,还有价无市。大半年出圈,按250斤算,除去粮食成本,真正盈利的部分又有多少呢。这其中还有风险,从小到大,我妈最害怕猪生病,跟我生病是一样重要的事。我也害怕猪生病,猪病一场,我妈也像大病一场。

农民,真的可怜。

晚上我妈跟我聊天,她说要是年轻时能有这样的机会,能打工赚钱,可以让我少受好多苦。用她的心里话说,她可以少吃多少苦。

一亩地的辣椒,从育苗到下地,施肥、松土各种伺候,几个月才有收成,一斤能卖一块钱,还要一个一个摆放整齐装箱,那种辛酸跟辛苦,农村家的孩子才能懂。

种地,玉米、土豆、红薯,都是为了养猪。猪卖了才有我的学杂费,小时候我们家没用过酱油、洗洁精,洗碗用洗衣粉,炒菜只放盐。现在偶尔我奶奶吐槽我妈厨房佐料太多了,瓶瓶罐罐酱油就几个牌子的,我大概能理解我妈买这些佐料时的心情,草,老娘就是想买。

我妈刚给我算,她今天光小时工就能赚140块钱,加上做饭的工资她这个月能有三千多的收入。

有时候会想劝下她的,何必呢,辛苦了半辈子,干嘛还要这样打工呢,我每年给她的零花钱够用了,可我能理解我妈,赚钱能让她有安全感。她晚上在网上买了一条180元的裤子,往常她网购是单品不超过100元的,今天赚了钱,就乐意消费了,开心的像我买新手机一样。

大学之前,生活总是窘迫的。虽然出生在贫寒的家庭,可我特别期望一些物质上的享受,我可喜欢搞咖啡红酒滤镜假洋鬼子那套了。工作后能自己赚钱,至今还记得毕业后个人账户攒到10万积蓄时的那种感觉。

我跟我妈两个有一份默契,有些东西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跟她一起经历,我们互相理解,我们在一起时能分享那份默契带来的亲密感。有时候她念叨看中了某件衣服,但有点贵了,舍不得买,我就知道该替她支付了。但我们有一条规则,想要就说要,如果我要买她非要假装拒绝,那抱歉,没有了。要就是要,不想要就是真的不想要,简单点。

前段时间跟发小去捞鱼,求我妈给我送个盆,要大的,厚的,我养鱼以后还打算铺石子进去的,我妈去给我买了一个最贵的回来。按她以前的消费观念,这要大发脾气的,觉得我浪费钱,要哭诉一场她以前是如何辛苦把我养大的。

说实话,我妈挺苦的,这是我们村的共识。

可现在讲实话,我妈挺酷的,她是真正的feminism,她的一生,太他妈酷了!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说实话我妈挺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