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起东莞,你会想到什么?

一提起东莞,你会想到什么?

听到东莞这个名字,有的人表情马上暧昧了起来。接着调侃东莞的灯红酒绿,还有那部当年引起很多争议的《一路向西》。

也有很多人对东莞的印象停留在那个有大量农民工的南方工业小城,除了工厂就是工人。

但事实上,东莞依靠制造业在短时间内完成了经济腾飞的奇迹,作为地级市,东莞的富裕程度超过中国大部分省会。

在全中国范围内,东莞可能是一个被误解最深的城市。

东莞可以有钱到什么程度

东莞,其实很有钱。

如果翻开2019年的胡润百富榜,我们会惊讶的发现,这份榜单里东莞富豪的数量排名全国第11位。1891身家20亿以上的富豪中,东莞就有28人上榜[1]。

这还不是东莞富豪的全部实力,他们的低调超乎想象。马路边上穿着拖鞋的中年男子可能身家千万,看起来平凡的村子里可能家家都有豪车。

胡润曾说过,只有一个地方的人,他从来算不出来他们有多少钱,那就是东莞人[2]。

这么多的富豪当然不是凭空出来的,富豪数量排名前十的城市,都是全国有名的富裕城市,排名第11的东莞也不例外。

2018年12月29日,广东东莞,南城四环路晚高峰,东莞再也不是改革开放前的农业县

2018年12月29日,广东东莞,南城四环路晚高峰,东莞再也不是改革开放前的农业县

改革开放以前,东莞还是一个珠江边的农业县,而二十年后,东莞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就已经降到40%以下,进入“富裕”区间,现在恩格尔系数在30%上下徘徊[3]。

在2016年,东莞的GDP占到了全国前20名。这一名次乍看平平无奇,但东莞身为一个地级市,GDP居然超过了很多省会城市,沈阳都只能排在它后面[4]。

到了2019年,东莞的GDP接近9500亿,早已超过福州、昆明、大连、西安、济南等城市,而这些城市在1979年的时候比东莞的经济好两倍、三倍甚至八倍。东莞实可谓逆风翻盘,杀出重围。

广东东莞市,中国国际贸易中心,高楼林立

广东东莞市,中国国际贸易中心,高楼林立

经济好也就算了,发展势头稳健才是最让人眼红的。2019年东莞的GDP同比增长7.4%,而同期全国的增速为6.1%,广东省的平均增速为6.2%。东莞的增速直接高出全国、全省的平均水平一个百分点[5]。

论居民存款,东莞也在中国地级市中名列前茅。

2015年,东莞市存款总量超过1万亿,在全国非省会地级市中排名第4,直接超过了海南、西藏、青海、宁夏4个省(自治区),对你没看错,就是一个市的数据超过一个省。

2019年1月11日,广东东莞,80后青年郭胜逆袭成为老板,年入千万

2019年1月11日,广东东莞,80后青年郭胜逆袭成为老板,年入千万

而2019年,根据官方的数据,东莞人均可支配收入53657元,排在中国各大城市中12位。看了看自己的钱包余额,还真不如南下东莞去打工赚钱[6]。
东莞,打工者的最佳目的地

东莞是打工者的舞台。

从统计年鉴上看,来到东莞的打工仔,大多被东莞发达的工业所吸引。2018年,东莞大约有三百万外来劳动力集中在第二产业[7]。

2015年12月24日,广东东莞大岭山镇金立工业园,位于东莞大岭山镇的金立工业园

2015年12月24日,广东东莞大岭山镇金立工业园,位于东莞大岭山镇的金立工业园

同年,东莞的工业完成投资超过七百亿元。老工厂依然强势,大量的新工厂也在兴建,想打工赚钱,机会还是很多[8]。

对于年轻人的福音是,东莞不仅工作机会多,生活成本还低。2019年东莞房产均价约2万一平米,相比之下,一套深圳的房约等于2.5套东莞房子的价格[9]。

2019年,东莞房产均价约2万一平米,房价远低于深圳

2019年,东莞房产均价约2万一平米,房价远低于深圳

租房就更合适了,如果按平均收入和平均房租计算,东莞整租一间一居室的价钱大概占收入的四成,而在北京、上海、深圳,整租一居室的要花掉九成以上的收入,一个人基本负担不起[10]。

省会级别的经济,却有地级市的房价,不愁没人来。从性价比的角度上讲,去东莞打工赚钱甚至强过在一线城市苦熬。

2008年,东莞外来人口数量达到553万人,比2000年的255万人增长了1.2倍。这些人后来被称为“新莞人”[11]。

到了2018年,东莞的户籍人口有231万,而外来常住人口有453万,在东莞的“新莞人”比东莞本地人还多。

不仅数量多,来东莞的还个个是人才。2018年,东莞获得人才入户资格的人数超过了15.2万人,全市高层次人才总计有11.5万之多[12]。

2012年11月02日,“新莞人”在东莞

2012年11月02日,“新莞人”在东莞

东莞的吸引力并非一直如此。

在九十年代之前,东莞还属于人口弱流入地区。但80年代开始东莞人口迅速增长,在2000年之前,东莞人口集聚程度已经高于全国平均水平5到10倍,

2000年之后的十年,是东莞的人口爆发增长期,这里人口聚集程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0到30倍,成为珠三角人口分布最密集的地区之一[13]。

珠江三角洲内,东莞在人口流动目标城市中排第四,次于广州、深圳、佛山,成为省内打工者们的主要目标之一[14]。

每到春节,东莞就变成了全国最空的城市之一。看不到随处可见的外卖小哥、餐馆老板,才能意识到这座城市有多少外地人在默默努力。

2019年1月29日,广东省东莞市,虎门镇大街上车辆不多,但到处都是迎新春装饰

2019年1月29日,广东省东莞市,虎门镇大街上车辆不多,但到处都是迎新春装饰

春节前后,东莞日均集散人口82到180万,这一层级的大多数城市都为省会城市,东莞却是个地级市,格外特殊。

过完春节,东莞就成为国内排名靠前的人口净流入城市,这就是常说的返工潮[15]。

这个特殊的“打工城市”,诞生了《工厂女孩》《工厂男孩》等一批描写东莞工人生活的文学作品。作品里的人物辛苦打拼,又怀揣着梦想。许多东莞的男孩女孩,也正如丁燕笔下的女孩雨荷那样:

从踏上火车的那一刻,便不再打算回老家。

“世界工厂”前景可期

聚集了无数打工仔的东莞不仅富,而且未来继续富下去的潜力还很大。

东莞的一个称呼是“世界工厂”,这可不是浪得虚名。东莞发财靠的正是发达的制造业,而且是高效、高质量、产业链完整的制造业。

2015年12月24日,广东东莞大岭山镇金立工业园,流水线工作人员

2015年12月24日,广东东莞大岭山镇金立工业园,流水线工作人员

经济学家张五常对东莞制造业有着极高的评价,“东莞不是一个普通的工业区,不像温州那样专于小商品,不像苏州工业园那样名牌满布,不像阳江那样专于一两项行业。东莞(某程度也要算进同在深圳隔壁的惠州)是无数种产品皆可制造,而且造得好、造得快、造得便宜的城市”[16]。

2019年5月10日,广东东莞,工人在长盈精密技术公司的智能手机金属外壳自动化装配

2019年5月10日,广东东莞,工人在长盈精密技术公司的智能手机金属外壳自动化装配

“世界工厂”不是一天建成的,视线回到改革开放初期,那时东莞是最早抓住机会的地区之一,这个机会来自它的邻居。

早年东莞经济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承接香港加工制造业转移,“来料加工、来样加工、来件装配、补偿贸易”的“三来一补”政策[17]。

由于铁路交通便利,不少香港商人把东莞作为北上活动和做生意的落脚点。更有地产公司瞄准商机,在坐拥广深铁路车站的樟木头兴建楼宇,这使得樟木头一度被称为“小香港”。

2018年3月17日,广东省东莞市樟木头镇,樟木头火车站

2018年3月17日,广东省东莞市樟木头镇,樟木头火车站

东莞也是大陆台商聚集度最高的城市,大约有近10万台湾人在这里生活。全国第一所台商子弟学校在此落成,耗费41亿元新台币的台商会馆大楼在此兴建。

截至2018年底,东莞的台资企业有3780家,数量超过一线城市广州、深圳,占广东省的四分之一。

从1978年开始,30年间,东莞GDP增长了将近500倍,年均增速18%。可以说是改革开放最大的赢家之一。

但东莞的经济不是一成不变的,站在2008年东莞最辉煌的顶点,曾任东莞县委副书记的李近维,总结了东莞改革开放成功的关键要素:土地与劳动力[18]。

然而2008年之后,土地和劳动力价格的上涨,加上2008年的金融危机,让东莞的经济慢了下来,连城市人口数量的增长都停滞了。

2008年09月28日,广东东莞,工业区的厂房密集,如今这些厂房已经拆除

2008年09月28日,广东东莞,工业区的厂房密集,如今这些厂房已经拆除

经济危机之后,东莞痛定思痛,开始寻求产业升级。

回过头来看,如今的东莞,已经不再是那个只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城市,而俨然是一个产业转型的领头羊。

在2017年广东省产业转型升级指数评价中,东莞进入第二个梯队,多项指标排全省第三名。产业升级的效果也很显著,同年新产品销售收入占比居全省第三位,超过了广州。

新兴产业在东莞的崛起,也明显地体现在对外出口上。2017年东莞的机电产品出口同比增长12.2%,高新技术产品增长11.5%,都属于快速增长[19]。

2018年,连华为都把自己的一部分部门搬到了东莞,作为一家深圳企业,华为搬去东莞也让东莞受到了全国的关注。

跟着搬来的还有员工,2018一年内共有16000多名研发人员从深圳搬到了东莞。“逃离深圳的华为”一度成为媒体的热用标题[20]。

在一线城市打拼累了,或许你该把眼光放在东莞这样的城市身上了。

来源:网易浪潮工作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一提起东莞,你会想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