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个朋友,还得看小米

4月1日晚,罗永浩离开发布会的镁光灯,坐在了抖音的美颜灯前。虽然说着不太熟练的话,气氛倒还算融洽。直到老罗举起了手中的小米10手机。

老罗的搭档看着小米,欲言又止地来了一句“自从那什么之后吧,就很难用到这么好的手机了。”这一句突然的 “回忆杀”让老罗略微迟疑。

两年前,老罗还在畅想着收购苹果的壮举,认为国内手机都是土货。如今却物是人非。但老罗还是很有职业道德,对小米的美誉赞不绝口。

毕竟,老罗也没必要太尴尬。坐在他身旁的小米代表卢伟冰,不也曾经是小米的对手嘛,如今也是亲自来代言,亲自怼友商。

老罗直播的主题是“交个朋友”,但实际上,真正会交朋友的,不是老罗,而是他的甲方“小米”。

联想手机的常程、小辣椒创始人王晓雁、努比亚的苗雷、金立的卢伟冰等等,这些人都曾经是小米的对手,如今都是小米的高管、雷军的朋友。

甚至有舆论,称小米把二线玩家的“失败者联盟”聚集在一起,变成了“复仇者联盟”。

那么,在过去十年,这个联盟是如何打造的?

下个十年,他们能否扛起小米新征程呢?我们来捋一捋。

Part 1. 联盟是如何打造的?

雷军善识人,小米善聚人。曾经,常程碰瓷小米,王晓雁像素级模仿小米,卢伟冰尝试用小米的成功法则反击小米……而最后,他们都归顺了小米。

常程,在联想戎马生涯近20年,完整经历台式电脑、笔记本、智能手机三个阶段,在他的带领下,联想也曾在国产智能手机市场风生水起,挤入“中华酷联”四大金刚阵营。

然而随着“华米OV”改朝换代,联想的市场份额一度跌到0.4%,常程的存在感也更多限于在微博上碰瓷友商,其中对小米的评价尤其犀利:“发誓不做猴王”,“整个手机江湖都认同:联想性价比超越小米”,“联想Z5s PENTA KILL(五杀)小米8”,果然是爱之深、恨之切。

王晓雁,他的职业生涯则始于中兴,之后辗转做过天语手机,2012年正式开办“小辣椒”品牌。在他心中,小米是头上巨大的阴影,也是前进的动力,因此下定决心“和雷布斯走到底”。

为此,王晓雁选择了走模仿这条道。

产品方面,在官网上,至今尚能找到许多小米前代产品的身影,两条产品线“小辣椒”和“红辣椒”的对标属性也很明显。商业模式方面,同样是主抓互联网和电商,搞预约抢购策略。“学小米,反小米”,小辣椒倒也在市场夹缝中寻觅到了生存空间。

卢伟冰,更是手机业的老江湖,从康佳、天语,再到金立,一直是行业弄潮儿“背后的男人”。

金立主打的续航、安全、“语音王”,完全还是旧时代的思路,在智能手机时代也就无可避免需要转型。卢伟冰在采访中甚至主动提出“要以小米反小米”,亲自操刀IUNI和ELIFE两大互联网品牌,主打性价比和年轻化,还花大力气请明星,搞冠名。

有人总结他们最终黯然离场,转投小米的原因:

常程失望于联想战略混乱,忽视手机业务;王晓雁甩不掉小辣椒“山寨”的帽子,在巨头之间看不到未来的希望;卢伟冰与金立老板刘立荣思路相悖,胳膊拗不过大腿,惨遭弃用……

缘由千差万别,但本质只有一个:挥舞镰刀的小米,打败了他们,然后又收割了他们。既然打不过,那就只好加入。

“价格屠夫”小米,凭借品牌效应和互联网模式消灭了华强北山寨机;之后,又用体量带来的性价比战胜相同价位区间的新对手。

而伴随着手机同质化严重,强者愈强,弱者离场,基本成为定局。短短几年,国内手机市场就从倒三角格局逐渐转变为T字形格局,2019年,仅前五大厂商(华米OV+苹果)就已经吃下90%多份额。

对于那些二线玩家的高管来说,要么退出江湖,要么另谋高就。曾经调性更为相似,也迫切需要一场硬仗要打的小米,自然是他们的首选。

而小米为什么又需要他们呢?

Part 2.小米为什么需要他们

老罗带货只为交个朋友,而小米出击则是在准备一场精心谋划的突围战役:

联想的常程,抓产品规划;
小辣椒的王晓雁,抓电商渠道;
金立的卢伟冰,负责压阵性价比,接手红米;
努比亚的苗雷,死磕相机,是小米冲击高端的前锋;
而在海外市场的抢占上,则是有力出力,大家一起上。

这个排兵布阵还是颇有讲究的。

首先,来看看小米的性价比自留地,国民红米。

承担起性价比保卫战任务的老江湖卢伟冰,当年力推IUNI,可惜遇上了一个赌债缠身的老板,没能有一展抱负的机会。如今在小米,全权掌管Redmi产品线,卢伟冰终于有机会完整实现“再造一个小米”的愿望。

他的打法是,守住价格走量,大力堆料提升性价比,承担起原先红米和小米的双重角色。

一边是廉价的Note7,全年卖了1640万台,是唯一挤进全球单机型销量前十的国产型号。

另一边是下猛料的K20 Pro,在两千多的价位配置了骁龙855,加上没刘海、不挖孔的全面屏形态,退市之后都还能被炒出高价。2019年,Redmi系列成为小米全产品链中最亮眼的一环。

其次,稳住了自留地,小米还有一个屡败屡战的高端梦想。

华为依靠Mate和P系列,早已坐稳四千元以上价格档,而性价比起家的小米产品均价还不到1000元,只有华为一半水平。

要想挣钱,必须走高端。而要走高端,就势必要堆料。但高通骁龙你有我有大家有,还能在跑分上与友商打嘴炮的,就只剩下了拍照。

主推手苗雷,当年是努比亚影像研究所的负责人,专攻拍照技术,加入小米之后空降相机部总裁。而小米的相机,也终于从原来“水桶机的最大短板”,进化到能在DxO榜单和友商互掐,后置拍照一亿像素起步。

从雷布斯在新品发布会上提及相机产品部的频率次数可知,这对小米的高端战略影响极其深重。

同时,除了保低冲高,细分市场也是小米的一块肥沃试验田。

依靠投资收购黑鲨以及美图手机,小米还招来了吴世敏、罗语周、吴欣鸿几员大将。实现了产品线的横向延伸。其中黑鲨系列主打游戏,与美图合作的CC系列主打拍照,虽然市场相对较小,但用户粘性大,利润空间广阔。另外,还能用来探索一些“黑科技”,反哺主力机型。

而在联想开发出ZUK、乐Phone、乐檬、茄子快传等优秀产品的常程,雷军的定位则是“负责手机产品规划”。

Part 3. 短板如何补

产品之外,市场也是小米一块需要补齐的短板。

经历过2016年触底的“阵痛”,线下渠道成为小米发力的重点。小米先是招来浙江话机世界的高管,掌管销售与服务部,紧接着又全面铺开小米之家体系,在线下和OV成鼎足之势。

传统的线上根据地,小米则把它交给了卢伟冰与王晓雁。今年年初小米的最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中,升任中国区总裁的卢伟冰直管销售,而销售二部交给了王晓雁,专门负责电商部门。

小辣椒当年线上就玩得挺溜,又是“预售+抢购”,又是和京东眉来眼去,如今来到小米,王晓雁也终于能和卢伟冰一样,甩掉在老东家的掣肘,“玩一次满级账号”。此次疫情中,王晓雁所掌管的电商渠道,更是让小米吃尽了线上的红利。

不过,相比已经是红海市场的国内,海外才是小米的处女地。

2019财年,小米总营收中有45%来自海外市场,按照近五年的增长趋势推测,海外市场超过国内只是迟早的事。为了押宝印度,雷军本人平均每季度亲自跑一趟,还诞生了那句著名的鬼畜素材“Are you OK”。

出海之战,小米同样交给了复仇者联盟中具有国际背景的人指挥。今年,小米从高通挖来的王翔由国际部负责人升任集团总裁,接任的周受资则来自国际投行,不久前也不再兼任CFO,专注于境外市场。

另外,卢伟冰和常程在老东家同样擅长海外业务,尽管如今负责的是产品,但靠着杰出的微博嘴炮能力,也的确引起了不少的市场关注。

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小米却拥有了一整支联盟战队。队伍很齐整了,高端战略再上不去、5G浪潮接不住,就太说不过去,也太需要焦虑了。

毕竟,已经能够再输出人才的友商,已经不多了。

来源:远川科技评论 微信号:kechuangych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交个朋友,还得看小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