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100块烫了个头

本来是写在日记里的,猛然发现我这个头烫得很有抠组精神,就复制过来了。

早上一起来忽然想烫头,烫个泰迪卷,拿着手机就出去了。

去楼下像模像样的美发店问了下最小卷能卷到什么程度,结果点开小红书给我搜羊毛卷看,说这就很卷了不能再卷了,好的,我去别处看看。

走在街上想路上那些阿姨奶奶们都是去哪烫的呢,那么小那么卷,决定去老破居民区找一找。

还真有一家。在矮旧居民楼的一楼,一个小门面。

里头坐着个花白头发奶奶,刚洗好头,顶着满头湿漉漉小卷。好的,就这里了。

“老板,烫个头多少钱?”

“烫发尾还是全烫?”

“从头顶开始烫”

“100”

我差点没站稳,城中居然还有这样的世外桃源!还是奶奶们厉害!

花白头发奶奶吹好头,神气活现走了。轮到我了。

我说老板我要烫小卷,很小的卷,你看看我有图。

老板说这好像是动画人,我说是的,你要真人?那这个也行。

老板说这是外国人,我说非要中国人吗?我没找到。

老板说我大概知道你要什么样了,但不能烫这么卷,会一个头三个大,难以打理。

我想了想自己的头围,同意了老板的建议,可以稍稍大一点的卷。

然后就去洗头了。坐好弯腰低头,没错这里是坐着洗的。水冲下来,老板好冷,又冲下来,老板好烫,水糊得满脸,我想着回家得好好洗个脸。

这冰火两重天后,我坐上了理发椅,老板雷厉风行给我擦好头,雷厉风行剪了几刀,就开始卷头发绑杆子了。除了铁丝外最小号杆子,才绑两个。一对中年人扶着个大爷来了,问我可能插个队,我说得等我把杆子都绑好。中年男人说,我们出去等吧,晒晒太阳。中年女人说,晒久了老头会晕过去,我们还是在店里坐着等。80多了,好几个月没出门,就出来剃个头。老板受不了了说,哎,我给你快点推个头吧。三个人喜出望外,大爷颤颤巍巍坐好后,老板给推了一分钟头,推得头皮光滑水亮,好了,八块。大爷跟我道谢,祝我好人一生平安。我不太好意思,也就耽误了一分钟。

接着绑,绑好了满头杆子,有点像比约克。老板拿来个帽子,说开始烫了。

老板把插头插上,叫我坐好等20分钟,要是闻到焦味自己把插头拔了,她回家煮碗面吃,然后就走了,留我一个人看店。

十多分钟后老板端个锅来了,番茄鸡蛋面,边蹲店门口吃,边和对面街坊聊天。街坊说西葫芦削皮,放个朝天椒,好吃。我下次试试。有点饿了。

20分钟到,老板说要冲一下,坐水池旁我很担心过热的水温会不会把脆弱的头皮烫坏、还好这次全程低水温。坐回椅子,上了药水,换了个帽子,这次不插电了,捂着就行。

她继续吃面。果然是端了一锅。

帽子挺高贵的。

接下来摘帽子,松绑,上药水,静置。我有点激动,快了。

最后一次洗头,洗得很猛,糊得我满脸水,回家得好好用洗面奶洗脸。

擦头抹油抹发胶吹干。发胶抹得有点多,出了店门就能去打麻将了。老板很满意,还修了修型。

我也挺满意,终于给我烫成了泰迪卷,可能比泰迪还要卷。

和老板道过谢,乐滋滋走了。这100块的头。

晚上我妈回来,盯着我看了一会,我说要约我打麻将吗?我妈说发型不错,哪里烫的?

我说大一点的电器只有吹风机的一个老破小店,100块。

我妈惊掉下巴,说,下次我烫头你给我指下路。

挺好,祝老板生意兴隆。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花100块烫了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