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推迟一年,我们失去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方方和朱朱在日本房子前,2015年摄

2018年初,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在微博上宣布:

在日本鸭川附近买下了“一条街” 的老町屋,

众筹后作为民宿经营。

随着日本买房政策的开放,

和公布了2020年在东京举办奥运会的消息,

不少中国人到日本买房、开民宿。

有的人房价5年里涨了60%,

有的人靠开民宿,实现了玩遍日本的梦想。

朱朱在日本美秀美术馆

疫情爆发、樱花季彻底泡汤后,

一条采访了5位在日本开民宿的中国人,

他们曾将2020年的最后一个赌注,

押在了东京奥运会上,

却在3月24日被告知,

奥运会推迟到明年举办,

这无疑让他们失去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一位民宿主告诉我们:

“已经谈不上自救了,

东拼西凑借的钱,最多再支撑5个月。

不要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的道理,

这次被彻底证实了。”

从奥运会宣布在东京举办开始,东京的房价就一直上涨,连大阪的房价都被刺激。

外国人在日本购房开民宿,还能拿到长期签证。除了没有选举权、不能贷款,买房的人和日本国民享受一样的权利。再加上2020年东京将举办奥运会的消息,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前往日本买房、开民宿。

3月23日,关西大学教授公开预测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

日本的经济将损失约6408亿日元

3月24日,东京奥组委发布联合声明表示,鉴于当前疫情形势,东京奥运会需改期至2020年后,但不迟于2021年夏天举行。这对于那些卖了中国的房子、在日本开民宿谋生的中国人而言,是毁灭性的打击。

一家三口在日本房子前

卖掉上海婚房,

买下大阪市中心一栋楼

2015年,方方和太太朱朱夫妻俩的工作发展遇到了瓶颈期,因为朱朱很喜欢日本,他们卖掉了上海的房子,在大阪中心地段买下了一栋楼,并定居日本。

因为不能对硬装进行改造,买房和采购家具就几乎花光了两个人所有的积蓄。当时,中国人在日本买房的并不多。但仅仅过了一年,大批中国人开始涌入日本买房,其中买房开民宿的中国人就占到了30-40%。

4个房间作为民宿对外开放

整栋楼一共10个房间,原本都是长租房,方方和朱朱花了4年的时间,才将其中的4间转为民宿性质。

在日本,收租的回报率在5%左右,但民宿的收益可高达8-12%。然而,将出租的房子转换成民宿并非易事。日本的《借地借家法》规定,房东不能以任何理由将租客赶走,即便合同到期,也需征得租客同意不再续租才行。

方方、朱朱和入住的客人合影

2018年日本《民宿新法》颁布之后,他们又花了15万人民币完成了消防整改。4间民宿在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仅凭方方写的一篇文章和朋友间的口口相传,便把民宿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疫情发生之前,客房需要提前两个月预订。

当时购买不动产土地和房子的总价约在7500万日元(约380万人民币)。房子所在的位置是市中心的日本桥,方方按照现在的土地价格和汇率粗略计算了一下,仅土地价值已高达1亿1千3百多万日元(约750万人民币),5年里涨了60%。一家三口凭借经营民宿和收租赚的钱,就过上了财务自由的生活。

方方民宿所在地的2020年房价

卖掉名牌包、退租工作室,

最多也只能熬5个月

因为三、四月份有樱花季,方方的民宿在今年一月份之前就被预订光了。奥运期间的房间,也早在半年前就预订一空。

但疫情爆发以来,客房在2月29日之前完成了大部分的退订,还有一部分客人选择延期入住。朱朱开玩笑说,中国人熬过了疫情的上半场,外国人度过了下半场,而海外华人却打满了全场。

方方曾经租的办公室,也因疫情退租

疫情发生后,朱朱开始变卖自己的名牌包以维持一家三口在日本的日常生计

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夫妻二人只能靠节流止损进行自救。他们暂停了所有的合作项目,将公司的员工变成兼职。方方还退租了自己的办公室,搬回到了这栋楼的一个空房间里。就连太太朱朱也变卖了自己的名牌包,以维持一家三口的日常支出。朱朱计算过,按照现在的现金流,只能再苦撑5个月。

日本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国家。比如2018年遭遇了地震,几个月后又遇到台风,所有的民宿几乎停摆了两个月,是在这次疫情之前,受创最严重的一次。但2020年接连遭遇了疫情爆发、奥运会推迟,可以说是民宿业最惨的一年。

目前,最困难的是连锁性质的民宿,这些民宿的土地大多是借租的,6%的回报率是企业必须定期支付的资金之一。订单进不来,现金流成为了决定民宿存亡的关键。

二月和三月中,日本酒店同比去年亏损了90%。所以日本发放的第一批2700亿的补贴中,酒店、民宿是重点。

Candy在日本开的民宿:橼舍三十三间堂

从莫干山到京都,

吃到了日本民宿市场的最后一波红利

上海人Candy,今年41岁,目前在日本全职自主经营着4家民宿。除此之外,她还有自己的工作室,为客人提供旅行写真、茶道课程等服务。

她已经连续两个月没有接到过1个订单了,就连相关的体验性课程、活动也全部停掉了。Candy说:“民宿也算半个旅游业,受天灾人祸的影响非常大。但成本一直都在,疫情让我们的收入彻底归零了。”

但在两月份之前,民宿一直是盈利的,Candy夫妇向来都是朋友们羡慕的对象,每次朋友圈发的在日本的日常美照,都能收获国内好友们的一波点赞。

Candy曾在莫干山经营的民宿

五年前,Candy在京都开了第一家民宿,三年前她带着家人正式移居日本。在此之前,她曾在莫干山经营过一家小有名气的民宿。

当时的Candy在上海拥有独立的公司和餐厅,收入可观,谈起入民宿这个“坑”的理由,她说:“莫干山景色太美了,周边是一片小麦田,房租又便宜,我和老公都很喜欢,于是花了一年多改造,周末自己住,平时作为民宿出租。”

因为工作的关系,Candy需要经常往返于上海和日本之间,所花的住宿费用不低,尤其是樱花季。她粗略计算过,光一年住酒店的费用就有12-15万人民币。为了节省开销,Candy动了想在日本买房的念头。“当时,300万人民币在上海只能买一套50平米的老公房,却能在京都最好的地段投资一套全新的独栋小别墅。”

Candy和宝宝在邻近清水寺的工作室里

2015年,安培刚刚上台就大力扶持日本的旅游业,日元的汇率一度低至5.0。Candy果断卖掉了上海的房子,出让了莫干山的民宿,将这笔钱作为京都民宿的启动资金,试着在日本找房。

这个时期,正是日本民宿市场的爆发期。2017年,Airbnb等平台相继在日本拓展市场,线上民宿的规模达到了6万多套,其中60%的外国民宿主来自中国和韩国。

Candy在日本开的第一家民宿:橼舍隐清水

Candy的民宿位于京都的清水寺旁,交通便利,为了保证客人的舒适性和便于管理,房子只进行整栋出租,最多可以住6人。民宿经营了半年,生意很好,她便想扩大规模,开始找日本大型的中介公司协商买房。

“一栋房子,在日本一年要交3000人民币的固定房产税,改作商业用途的民宿之后,会增加到5000左右。跟总收入相比,这些根本不值一提。同样是开民宿,莫干山的成本反而比京都还要大很多。”

Candy喜欢在网上选房:“日本人从不卖毛坯房,有些房东为了尽快出手,不仅将房子装修得很好,橱柜、坐便器也会全部换新,就连物品的说明书都很完整。光这些细节,就让我觉得在日本买房是一件靠谱的事。”

没想到仅仅半年之后,Candy就受到了第一次重击。为了规范住宿业,日本推行了《住宅宿泊事业法》(简称:民宿新法)。在日本合法的民宿只有三种:简易宿所、特区民宿和新法民宿。

因为没有营业天数、住宿日数的限制,Candy申请了简易宿所,装修和设备都比酒店简单,没有24小时的前台。然而,光申请营业执照这一项就很困难。政策出台之后,Airbnb上的民宿数量从62,000家骤降到18,000家。

在京都开民宿的附加条款,是800米内配备一个接待处,紧急联系人必须24小时都在民宿里。这对于拥有4家民宿的Candy来说,运用成本大大提高了。“我必须在4处各设一个人,如果不这样做,房子就必须托管给民宿管理机构,每一单的佣金清洁费用抽成在20-30%之间,我没有别的选择。”

2个月没有一个订单,

自救是谈不上了

Candy的民宿客人中,中国游客占了一半。其他以欧美、泰国以及澳洲的客人为主,70%的订单来自Booking,5-10%是老客和朋友推荐。她不太敢接待日本客人,主要是语言不通,沟通成本大。

原本,Candy对2020年的经营状况是非常乐观的。3月是樱花季,再加上东京奥运会的关系,很多客房早早就被预订了,为了回馈老客,她还特意保留了一些客房。

疫情爆发前,Candy预测的2020年日本旅游旺季:

但在1月20号左右,武汉的疫情开始受到关注,很多中国客人开始联系Candy,希望延期或取消入住。她决定为客人保留一年的有效期,如果有价格浮动,多退少补。“大部分客人是同意的,因为当时我们并没有意识到疫情会波及到日本,乃至发展成为全球性事件。”

一月底,Booking等平台推出了“武汉户籍入住的客人,酒店和民宿可免费7天退房”的政策。二月初,政策再次变更,所有来自中国的订单均可免费取消。除了一些老客,大部分中国客人都选择了退订。

Candy处理的欧洲客人订单

二月下旬,欧洲的订单也开始取消。Candy没有关闭民宿,一方面是成本比较可控,另一方面也还有坚持入住的客人。她采购了大量口罩送给住店的客人,客人退房后,清洁公司立刻进行消毒。下一位客人入住前一天,再进行二次打扫。她主动打电话与客人沟通,希望他们尽量推迟一天入住,以预留充足的消毒时间。

即便只有4家,疫情的爆发和奥运会的推迟对Candy的冲击也是巨大的。

从2019年底开始,Candy就陆续开始对4套民宿进行翻新。一方面是因为已经使用两、三年了,需要修缮,更重要的是为了满足奥运会的需求。考虑到奥运期间入住的客人中,欧美客人占了很大比例,Candy特别根据他们的生活习惯和喜好,为每间客房增加了烤面包机等设备,还采购了卫星电线,这些花费加起来将近300万日元(约20多万人民币)。

“自救都谈不上了,花出去的钱也收不回来,只能利用这段时间进行设备升级。”即便疫情过去了,面临的也将是一个价格战。因为奥运会的举办,京都开了很多大型的酒店,这些动辄几百间客房的酒店损失更巨大。“不要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这个道理被彻底证实了。”

朱诗画的民宿:JS晓宅·横山

三年开了30多家民宿,

2020收入骤降为零

朱诗画和太太晓萌,2014年到日本熊本大学读了硕士,回国短暂工作后便决定卖掉上海的婚房到日本创业。

疫情之前,一家三口在日本的樱之宫公园

2018年,他和合伙人商议决定从经营长租公寓正式转向民宿市场,拥有了第一套民宿。2019年,他们有23套民宿,2020年三月,这个数字扩大到了31套。

朱诗画曾乐观地估计:“仅奥运期间的收入,就会比2019年翻一倍。”目前,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公司,是JS晓宅株式会社的社长。

奥运会赛场分布图

奥运会的赛场基本都在东京,大阪的民宿虽然不能直接受益,但顺路来旅游的外国客人不会少。同时,大阪即将承办世博会,吸引了很多投资人。这对于在大阪开民宿的朱诗画来说,是一件好事。

据朱诗画了解,奥运期间的东京民宿,一房难求,尽管房价翻涨了几倍不止,也早在半年前就被预订光了。朱诗画和太太希望能抓住机遇,进一步扩充民宿的规模,以承接东京溢满的游客。

已退订的民宿订单

2020年,公司原本计划新建二十多家民宿,大多地处大阪交通便利的区域。夫妻二人将主要的精力和资金,都消耗在扩招员工、扩充房源和民宿宣传上,几乎没有考虑是否盈利的问题,朱诗画甚至还招聘了一名员工,专门对接奥运期间爆增的旅游业务。

他们的乐观并不是毫无依据,2019年,两人经营的民宿入住率在80%以上。朱诗画曾信心满满地认为,2020年的盈利将会迎来大爆发。

日本疫情爆发前

朱诗画组织好友为中国捐助了7000个口罩

疫情的爆发让他猝不及防。5位员工不停地处理国内客人的退款请求,高峰时期一天处理20多个订单。一月底,疫情还未蔓延到日本,朱诗画还连夜采购了1000个独立包装的口罩发放到各个民宿,并组织好友捐助了7000个口罩送回国。

很多武汉的客人从东京辗转到了朱诗画的民宿暂居了两周,直到签证期满才回国。据他统计,一月份民宿的入住率达到了85%,即便是二月也在50%。与同行相比,当时的他们并不算惨。据朱诗画了解,现在很多公司和个体户已经倒闭了。

晓萌与客人在民宿客人在民宿

最难的阶段是从三月份开始的,入住率骤降为零,收入也降为零。而日本政府推出的补助政策,主要针对的是收入极低的困难户,个人房东是没有任何补贴的。为了维持生计,投资人减免了房租,但朱诗画与合伙人仍需自掏腰包,支付员工的工资、办公室租金和固定开销。“公司规模大,又没有裁员。保守估计,目前一个月要赔15万人民币。”

3月24日,奥运会宣布延期举办,很多曾经有意向与朱诗画公司合作的项目,全部被迫暂停。一切工作都无法展开,仅仅从营业额计算,将损失5000万日元(约330万人民币)。更可怕的是,这场噩梦还不知何时才能结束。

谷町君民宿内景

奥运推迟一年,

民宿业可能重新洗牌

刘洋是谷町君民宿的创始人,今年是他在日本大阪定居的第十年。他所做的生意,主要是海外华人在日本的房产投资和移民,民宿占据了公司业务的20%。

在没有到日本开民宿之前,刘洋一直在中日之间做电商业务,算是中国第一批跨境电商的创业者之一。2016年,跨境电商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他又看到了共享经济的商机,便着手在日本开展民宿业务。

谷町君民宿

目前,刘洋在京都经营了10家民宿,1家在大阪,其余全部在京都。现在,华人到海外旅行第一目的地就是日本,已超过泰国。刘洋觉得,要想满足全球对于京都的旅行住宿需求,至少要有100栋旅馆,500、600间客房。

目前,日本对开民宿宽容度最高的城市是大阪,而东京只对大田区开放了民宿牌照的申请资格。京都的营业时间非常短,简易宿泊又要求24小时有紧急联系人,被日本当地人称之为“灭绝政策”。刘洋说,选择在京都开民宿,纯粹是逆风而上。“可能正因为大多民宿无法在京都立足,我们才能在夹缝中找到可能。”

中国人在日本开民宿的比例,占到了整个市场的50%左右,跟中国到日本旅游人数所占的比例十分相近。而能占据如此大的市场的一个根本原因,是因为日本酒店的价格非常高。

很多人都觉得日本人并不热衷买房,在刘洋看来这是一个误区。在中国,20多岁的年轻人会借助父母的力量购买首套房,日本人买房者的平均年龄则在35岁左右。曾经一个调查报告显示,日本人在70岁拥有住所的比例是70%左右,算是日本特色。

疫情爆发,奥运会公布延期之后

很多中国民宿主开始转让房子

由于民宿只是作为刘洋公司的一个业务延伸,它的盈利多寡对整个公司而言,还可以承受。但疫情的发生,对在日本靠开民宿为生的人却是致命的。日本政府还宣称,停业的民宿员工只需发放60%的工资,其中一部分来自政府每天补助的8000日元,甚至还为企业发放了贷款补助。

即便摆脱了供养员工的压力,据刘洋观察,同行业的朋友中,仍有很多人已经破产或徘徊在破产边缘,甚至有人开始接受将房子进行6折转让。

奥运会推迟到2021年举办,就意味着规划窗口延长了一年,这在刘洋看来反而是一件好事。“奥运会或许是在变相刺激民宿进行模式商业化,如果不这样,最后的结果都将是血本无归。”

很长的一段时间,到日本买房、开民宿被神化了。在他看来,在日本开民宿已经不再是单人游戏。刘洋粗略估算了一下,夫妻店形式的民宿,抛开投入的时间和人力成本所赚的钱,普通的上班族也能获得。

日本是一个避险的国家,如果华人到日本买房,是抱着将资产合理配置的想法,是对的。而到日本炒房赚钱,却需要一定的好运气。

来源:一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奥运推迟一年,我们失去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