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吃顿198元的早餐,我刷了1000次马桶

我曾是一家五星酒店的客房保洁,那年我21岁。

客房保洁的工作并不复杂,无非是打扫房间、铺床、刷马桶。外人看来,这些都是四五十岁的保洁阿姨干的活。其实酒店的基层服务岗位,百分之九十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特别是客房部,几乎没有三十岁以上的员工。

五星级酒店的客房部,工作量大,急活儿多。年轻人体力好,腿脚利索,再合适不过。

当时我还是名大四学生,实习前,导员拿出一页实习单位名单,说:“同学们,学校为大家提供了十几所实习单位,都是四星级和五星级酒店,大家可以自由选择。”

大家表面应和着,心里都清楚,自己就是被推上剃毛台的绵羊。学校为酒店提供劳动力,酒店按人头给学校合作费,一个学生实习一年可以给学校创造数千元的利润。

我们虽然不满,却也没办法,如果不去学校指定单位完成实习,毕业证就拿不到手。

住五星酒店地下室的日子

酒店位于青岛,典型的欧式风格,红瓦尖顶,面朝大海,步行穿过一条马路就是海滩。

住进酒店的第一天晚上,我盖着被子躺在床上,像是被一块湿润的海绵包裹着。猛嗅一口,海腥味并没有钻进我的鼻孔,进来的满是发霉的味道。

酒店共九层,上面八层,地下一层,像我一样的基层员工几乎都住在潮湿的地下室。

客房部一共有三个组,每组七个人,负责两到三个楼层,大概60个房间。

除了组长,所有的员工都是实习生,每有新员工入职,大家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是哪个学校的?

工作时间从每天早上七点半到晚上十点,步数轻轻松松超过两万步。一天下来,回到宿舍,倒头就能睡着。半夜醒来上厕所,脚底板生疼,得扶着墙慢慢挪着步子。

酒店经理告诉我们,顾客就是上帝。不过,上帝也分为好坏。最好的——短期出差的商务人士。

这类客人退房后房间很干净,只需要换个床单被套,擦擦马桶就搞定。

还有一种令人讨厌的“坏客人”,这种客人本着“花最少的的钱,享受最尊贵服务”的原则,会订便宜的北向,小面积房型。

同时,这类客人事儿也最多。一天下来,客房服务员得往房间里跑个七八趟。退房后,房间里所有的毛巾、浴巾、浴衣全用一遍;所有能吃的东西要么吃完,吃不完全统统带走;垃圾能扔在地毯上,绝不放进垃圾桶。

最特殊的一类客人,是来暗访的。

酒店会不定期找人来酒店体验检查,这类客人入住后会先检查房间的卫生,明面上的卫生肯定没问题,但他们有很多小技巧,比如拿着湿纸巾擦房间角落的边角线、百叶窗衣柜的扇叶这些容易堆积灰尘的地方。

除了卫生,还会检查客房的服务,检查服务的方法很简单,就是找茬。

有次我值夜班,两个暗访的客人十二点多住进来,要求加床。一张床垫有六七十斤重,我拖着床垫到了房间门口,按了按门铃。

三十来岁的男客人打开门,面无表情地指了指卧室。这时候我已经满身是汗,衣服都湿透了,我尽力控制呼吸,不让自己大口喘息,显得太狼狈。

我将床垫放在大床旁边,床单铺到一半,男客人忽然说:“行了,不用加床了,搬走吧。”

我嘴里憋了一百个脏字,愣了足足有三秒钟,接着低头,一把掀起床垫,又吭哧吭哧拖了回去。

第二天,领导找我谈话,告知我被暗访的客人投诉了,说床垫不干净,上面有水渍。所以酒店对我进行了通报批评,罚款二百。

要知道,我一个月实习工资才两千块,三天直接白干了。

我猜想,应该是床垫上沾染了一些汗渍,试图跟领导解释,但领导摆了摆手,像看智障一样看着我说:“行了,我知道有时候主要问题不在你们,但根本来说还是我们服务做得不够周到细致。下次注意就行,回去吧。”

夜班,被保安抓住的我

入职不到一个月,组长给我排了夜班。原则上讲,值夜班需要业务比较熟练的员工,因为组里只有我和组长两个男生,女生不用值夜班,只能让我顶上了。

夜班不需要打扫房间,前半夜给客人送送东西,过了十二点,每隔三个小时巡一次楼,检查消防柜,记录客房的在住状态。从一层走到八层,巡一次楼需要半个小时。

晚上一般没什么事,可是一旦出事,就是突发情况。

第一天值夜班,因为白天作息没调整过来,到了晚上一点多,困得实在坐不住了,就跟接听台的同事说,我去眯一会儿,有事对讲机呼我。

关上工作间的灯,地上铺一张浴巾,再叠个毛巾当枕头,我倒头就睡着了。

刚睡着没几分钟,我就被一道光给晃醒。一个巡逻的保安蹲在我脑袋旁边,手电筒对着我的眼睛,晃得我睁不开眼。

“醒醒,酒店规定值夜班不能睡觉,不知道吗?”

说完,保安抓着我的工牌,拿出笔准备记我的工牌号。

我赶紧捂住胸口的工牌,看保安跟我年纪差不多,想着同龄人应该好说话,便堆起笑脸:“哥们,我刚来不到一个月,第一次值夜班,不知道这个规定,而且这会儿也没啥事做,就眯了一下。我下次注意,这次就算了吧,大家都是打工的,都不容易。”

保安板着脸,拿出小本记下我的工号,“我只知道酒店严格规定,上夜班不准睡觉。”

第二天交班的时候,组长告诉我:“值夜班睡觉罚款二百,这二百块钱会直接奖励给保安。没办法,以后注意点吧,实在想睡觉就开着灯,把门锁起来。”

入职不到一个月,我被通报批评了两次,罚款四百。我心里觉得委屈,第一次生出想逃离这里的冲动。后来只能安慰自己,实习不是为了挣钱,把这一年熬过去就好。

有趣的是,后来我跟那个逮我睡觉的保安竟然混熟了。他比我小一岁,从部队退伍没多久。初中毕业后就去当了兵,没什么社会经验,也不会跟人打交道。来到酒店后,把在部队的习惯也带了过来。

严格遵守规定,认死理,不懂得变通。因为这个一开始得罪不少人,保安部的人也不待见他。后来他再碰到员工睡觉的情况,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这样的日子,我已经习惯了

值夜班的第三天,半夜两点左右,我正坐在工作间里打盹,忽然门被推开,一颗脑袋从门缝里伸了进来,吓得我一个激灵。

我还没反应过来,一个女人就蹿了进来,她一把抓住我的胳膊,神情慌张地说:“有人要杀我,有人要杀我,快报警,求求你救救我!”

这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化着浓妆,金色长发披在后背,长得像电视上的某个明星。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身上只穿着内衣。而她全然不在意自己没穿衣服,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我的脑子宕机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赶紧给大堂经理打了电话,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无论我怎么问她,她来来回回就一句话:有人打我,还要杀我,快救救我。

一分钟后,大堂经理带着一个保安赶过来,他看了女人一眼,丝毫没有慌乱,跟女人悄悄聊了几句,然后带她回了房间。

过了一会儿,大堂经理回来告诉我事情处理好了,已经送女人离开了酒店。

我问他:“这是咋回事儿,不是真要杀人吧?”

大堂经理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拍着我的肩膀:“小伙子还是年轻啊,那女的是干啥的看不出来吗?说好的一个人,进房后变成了俩人,那女的不愿意,客人就把她衣服扣下不让她走。”

等大堂经理离开,我想起入职培训的时候,酒店的培训老师跟我们说的第一句话是:在酒店里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看到就看到了,别出去乱说。

后来这种事情见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一年时间里,我一共值了三个月夜班。苦闷的日子虽然难熬,我也学会了给自己找乐子。

凌晨四五点钟,我会爬上楼顶,瞭望大海,感受迎面吹来的海风。晴天的时候,抬头可以看到满天星辰;远处的海平面逐渐清晰,暗红色的太阳一点点升起来。

未来,会更好吗

大部分实习生结束实习后都会离开,不过也有极少数人选择留下,继续在酒店工作。

酒店鼓励多劳多得。实习生月薪两千到三千,正式工一般都在四千以上,旺季的时候能拿到六七千。

在酒店工作,虽然身体累,却没什么心理压力。有些实习生习惯这里的工作节奏后,反而不愿意离开。大部分实习生都来自专科院校,毕业后想找一份高薪工作几乎不可能。

同宿舍的老陈比我大三岁,是另一个组的组长,算上实习期,他已经在酒店工作三年,是客房部元老级人物。老陈不爱说话,无论什么时候见到他,他肩膀上都搭着一块白抹布,脚踩一双已经变形的黑布鞋,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老陈是整个客房部干活儿最快的人,永远抢活儿干。理所当然,他也是客房部赚得最多的。

老陈放松解乏的唯一方法是抽烟,有次在吸烟室碰到他,我问他:“酒店这么累,为啥要这么拼命?”

老陈猛嘬一口,快速吐出一大片烟雾,叹了口气:“没办法,学酒店管理,除了干酒店还能干啥?而且我觉得在酒店也挺好的,就是身体累点,只要再熬几年,升职后就轻松了。”

说这话的时候,老陈眼睛里闪着光。

后来,我从其他同事嘴里了解到,老陈有个谈了六年的女朋友,他女朋友很喜欢青岛,老陈拼命干活是为了早点攒够买房的首付。

一年的实习期转眼结束,我也成了老员工。

酒店有一条良心规定,实习结束的实习生,离开酒店的那天可以在西餐厅吃顿早餐。

那天,我和几个同学终于脱下工作服,走进宽敞明亮的西餐厅,挑了一个靠近窗户的位子,望向窗外的海滩,享受着198元/位的五星级早餐。

<我在酒店的最后一餐>

在西餐厅实习的同学笑着跟他的前同事打招呼,那位同事悄悄跟我们说:“你们算是熬到头了。”

临走前,老陈开玩笑地跟我说:“好好混,有时间再回来玩。”

“好嘞,下次再来我可就是客人了,就选六楼朝南的大床房,点名叫你服务。”

直到今天,我都没有再回去过。

来源:不可思议编辑部 微信号:bukesiyitv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为了吃顿198元的早餐,我刷了1000次马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