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他是个充满问号、一脸微笑的青年

@某个张佳玮:本文的主角出生在洛杉矶。他在洛杉矶度过少年时期。
但他家不是本地人——他爸爸以前是个演员——拍过三部电影——也打拳击,得过威斯康辛州金手套奖,还挨过伟大的穆罕默德·阿里的拳头,喜欢戴大金链子。
他妈妈以前是威斯康辛年度黑人小姐,当模特的,脾气是这样的:当科比·布莱恩特身处争议中时,这位阿姨恰好遇到科比,就过去一把抱住他,说:
“孩子,许多人说你的坏话,但我支持你!你是个好人!”

在这么二了吧唧的家庭中长大,本文主角性格不难想象。据他爸爸告诉他的说法,他小时候很是爱哭,不哭时就笑,所以是“用笑来免得自己哭”,但他记不得了。
他开始打篮球那年,科比来到洛杉矶。从此他成为科比的球迷。
他欢笑着打球,觉得篮球充满乐趣。高中毕业那年他场均27分11篮板,被认为是全美第七的天才。
他在南加州打了三年,三年级时获得球探的如此评价:

——他真正理解如何施展中距离投篮。
——擅长运用转身、急停和变向来获得投篮空间。
——无球走位扎实。
——创造力十足,能让高难度投篮看来举重若轻。
——技术扎实。对比赛理解深刻。
加上201公分的身高、得分后卫的位置、人在洛杉矶……的确有点像他的偶像科比吧?

他的左臂刺满纹身,右臂空无一物。对此他说:
“右手是严格地、只用来投篮的。”
他热爱投篮,“每次摸到球,我就兴奋。”

大三那年,他代表南加州打NCAA锦标赛。他们赢下了第一场。第二场,南加州遇到了德州。对面拥有当年最强大一生,并轰下了30分。但本文主角还以22分,而且带队以87比68淘汰了德州大——他面对的那个大一生,后来参加了选秀,还成了榜眼。
那就是凯文·杜兰特了。

第三轮,南加州差点创造奇迹:他们一度在下半场领先当年头号热门北卡,领先到了16分之多。但之后,北卡的汉斯布鲁和劳森带队轰出了18比0的高潮,北卡反败为胜。
这是那年NCAA的经典之战,就这样结束了南加州的青春热血。
本文主角也就结束了他热血但没谱的大学生涯,进了NBA。

但……怎么说呢?
NBA似乎并不适合他。

他的性格很屌,很招人。他会对每个对手说“哥们,我不知道他们干嘛要这么虐待你。”然后就试图单挑对手……但成功率不算高。
他后来会对自己的偶像科比声称“世界上没人防得住我!”——你可以想象,科比听到这话会怎么想。
他的队友安托万·贾米森说,许多次,“教练叫了暂停,画了一串战术,然后我们走上球场……这哥们就会回头问我:我们跑啥战术来着?”

本文主角自己承认过,“我也试图慢下来。我也试图严肃起来。传球到这儿,传球到那儿,打个挡拆啥的,但那样让我觉得,自己是个机器人。”
因为他不爱举重,不爱分析球赛录像(他的许多训练得靠亲兄弟耳提面命),也不爱健康饮食。
于是他在24岁那年,就曾考虑退役离开NBA算了。他的大学教练蒂姆·弗洛伊德为此忧心如焚:
“我觉得没有谁能理解他。”

他只有一个真正的好朋友:吉尔伯托·阿里纳斯,一个跟他一样没溜的家伙。阿里纳斯经常扔给他一张银行卡,“你去替我买东西。”买齐了阿里纳斯要的东西后,他会给自己买个把手机。阿里纳斯教会了他超远距离投篮、提前庆祝、帅气的一对一转身,以及,“别在乎周围的看法!永远要气势十足!”

所以,之后,当阿里纳斯淡出NBA后,本文主角也就孤单了。
但,好像并不妨碍他高兴。
实际上,阿里纳斯离开后,本文主角好像反而看开了。他似乎放弃了满足大家对他的期待,专心当自己。

他继续打着球,挥霍着才华,高兴着。到处投篮,积极地做一切。除了单挑得分之外,他哪样都不太厉害,但他在场上场下总是笑着。在输球的第二天,当队友垂头丧气时,用笑脸带起队友的情绪。
他后来的队友罗尼·普莱斯总结说:
“他有种天然而来的快乐,许多人求之不得。我们这行大家都太严肃了。有时你得提醒自己享受人生。我是不知道有谁会不喜欢这样天生快乐的哥们。”

他是个意外之王。比方说吧,他额头有个伤,是小时候第一次试图扣篮时撞的。他后来一度想租自己大学助理教练的房子住,那教练对经纪人说:“我不管你做啥,反正别租给他!”
他生活里到处都是类似的小破事,但他觉得,都挺好。生活可不就是磕磕绊绊嘛。

他的感情生活,也是这么没溜的:
17岁那年,跟高中女朋友凯奥娜在一起了。27岁那年他俩有了个儿子。2015年,他却去和一个歌手搞在一起,还订了婚。一年后,订婚吹了:因为那时候,他跟凯奥娜的第二个孩子都22个礼拜了——孩子2016年出生时,是个女儿。然后到2019年,他和凯奥娜又生了个儿子。
连感情生活也是这么跌宕起伏的,但他似乎觉得,挺正常的。

30岁那年,他打出生涯最好的赛季。他的前队友们说,是因为球队让他选择成为自己。即:
“他就是这么个回合剩下5秒钟,战术跑死了,他可以出来投个篮的家伙。”投进了,他笑嘻嘻。投丢了,也就那么回事。
反正对他而言,投丢了之后,也没皮没脸。“对我而言,没有不合理的投篮这一说。”
喏,就是这么一个随时高兴着,用微笑抵御眼泪的二了吧唧的青年。

“我觉得没有谁能理解他。”
他了解自己吗?不知道。
但他在30岁那年,有一次也严肃起来,说过这么句话:
“我是不记得我小时候是不是用微笑对抗哭泣了,但我想,有时候,你微笑是为了隐藏。”
隐藏什么呢?他微笑的面具下,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真面目吗?
不知道。

那就保留这个问号吧
反正,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他是个充满问号、一脸微笑的青年。

嗯,这就是本文主角:
尼古拉斯·阿隆·杨。

简称尼克·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他是个充满问号、一脸微笑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