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贝尔为什么要摸话筒,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北京时间3月12日早上8点,俄城的切萨皮克能源球馆,这里原本将举行一场西部第四的排位争夺战。

俄城的父老乡亲们早已备好了瓜子花生快乐水,啤酒饮料八宝粥,准备一睹雷霆杀入西部第四的风采。

裁判都已经让球员准备到中圈跳球了,但却迟迟不见爵士的全明星中锋鲁迪-戈贝尔。


原来爵士在赛前便宣布戈贝尔、穆迪埃因生病将缺席这场比赛。事实上,队医给戈贝尔做了一系列生理体征测试,都显示没毛病。但队医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建议戈贝尔做一次新冠的检测。

戈贝尔心里大致是不在意的,因为他的症状已经慢慢消失了,甚至还觉得自己已经可以上场比赛了

但就在裁判组织球员跳球的时候,雷霆的队医突然冲进球场,将裁判召集到一起,好像在说些什么事情,只留下两队的球员在场上独自凌乱。


饶是纵横联盟十余载的炮主席也没见过这种情况,赶紧凑上前去询问状况。结果被告知联盟将延期举行比赛,球员们需要回到更衣室等待下一步的通知,球迷们现场解散。

雷霆球迷立马炸裂:就这?老子裤子都脱……啊不对,老子零食都准备好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保罗不愧是工会主席+联盟老炮儿,立马抓到了重点,于是跑到爵士替补席打听情报:“他娘的鲁迪到底怎么回事?还让不让老子358团好好干一仗?”

爵士替补席看到保罗向他们走过来,立马神情紧张地让他赶紧离开,不知道情况的还以为保罗出了问题呢……


随后联盟宣布,戈贝尔确诊新冠肺炎,所有比赛都将被暂时停止。此通告一出,天下哗然,原本还对新冠不以为意的NBA球员,突然变得人人自危

阿奴诺比可能是除爵士球员以外最慌的一个:进联盟三年只吵了一架,本以为被联盟罚点钱就完了,谁知道跟戈贝尔这个逼吵架要命啊!

此外,另一个可以载入历史的人类迷惑行为开始映入人们的脑海:当地时间星期一,爵士有一场新闻发布会,当时联盟已经规定记者采访必须间隔球员2米左右,所以是戈贝尔坐在正中央,记者们外围发问。采访结束后,戈贝尔本已准备起身离去,突然他又回过头来把桌子上的话筒全摸了一遍……

毫无疑问,这是戈贝尔为了展现自己高卢式的幽默,以及他并不惧怕新冠病毒的勇气。但不得不说,病毒打脸确实比人要来的快得多,求仁得仁也不过如此了吧。


但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其他因素导致戈贝尔做出这个举动呢?

戈贝尔是个单亲家庭,所有资料里都只有他母亲,未曾见过他父亲的身影。

他出生于一个位于巴黎北部的中等大小城市——圣康坦,戈贝尔是家中的老幺,他还有好几个哥哥姐姐。他的哥哥19岁去了大学,那时11岁的戈贝尔才第一次拥有自己的房间,在那之前,他都是和妈妈一起住的,所以他受他母亲影响很深。


他的母亲是一位十分坚强的女性,为了养活她的子女,她不得不同时打好几份工,当理发师,在饭店工作……戈贝尔的头发从小都是交给母亲打理的,直到18岁他的理发师才第一次从母亲换成了其他人。

在这个艰苦的过程中,他的母亲告诉他要不惧一切困难,没有什么是他克服不了的。除了言传,他母亲也确实是在身体力行地传授他这个道理。

在母性光辉和崇拜心理的共同作用之下,这个理念,这个思维模型显然已经完全扎根在了戈贝尔的心底,并且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实践它:那时候戈贝尔经历十分旺盛,最喜欢的就是在学校打群架,即使遇到比他再高再壮的他也毫不畏惧。


再到后来他离开母亲去寄宿学校,15岁进入绍莱青年队,13年去到美国参加NBA选秀。对一个当时还不算成熟的孩子来说,要离开母亲一个人去闯荡世界,他所能倚仗的就只有他心中的那点信念——那套帮助他在现实生活和球队里安身立命的不惧一切的思维模型

同样是这套思维模型,让戈贝尔成了一个典型的“混不吝”,一个刺头人物。你去看他所有的采访,和他在比赛里所呈现出来的肢体语言,他就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角色。

这些东西支撑着他成为爵士的首发中锋,甚至进入全明星的殿堂。而人呢,越是通过什么成功,越是坚信什么。因为它已经在你的大脑里形成了一个反馈的通路,如果你选择不信它,你需要去开辟一条新通路,但人的本性就是不愿改变的。而且改变还伴随着不确定性,人类也是十分厌恶不确定性的


竞技体育的本质又是什么?

是更快、更高、更壮、更强,即超越!竞技体育的终极目标就是超越,超越他人、超越历史、超越极限,超越一切。

所以,所有伟大的运动员,甚至咱们放低一点层次,所有优秀的运动员,性格里都有自大的一面。因为在关键时刻,你如果拿不出“老子就是天下第一”这种信念,你是赢不了的。

如何在关键时刻调用这种情绪,那你平时就需要不断培养它。其实篮球足球这种团体性的运动还好一些,像网球、游泳、田径这些单项赛事,顶尖运动员的性格或多或少都存在问题。


再结合美国的现状,金毛大统领说不是啥大事,普通民众觉得这个世界上还能有比限制我的自由更重要的事儿?普通人都不怕,运动员这心态就更不怕了。戈贝尔就属于那种既然你们都不怕,那我就要玩点新花样,显出我比你们更加不怕的样子。

嘿,毕竟我是鲁迪-戈贝尔,在我心里我是这个联盟最好的大个子,都不带之一的!

结果病毒并不管你怕不怕,他只看你是否容易被感染。结果戈贝尔凉凉,爵士全队检查之后米切尔也凉凉。


戈贝尔今天凌晨在社交媒体发文道歉:他说自从他得知诊断结果之后,经历了太多情绪波动,主要是恐惧、焦虑和尴尬,还希望能对大家起到警示作用。

戈贝尔确实该道歉,但最应该被道歉的对象应该是那些签10天合同的球员,那些联盟和球队的基层工作人员,那些在球馆兼职养家糊口的工作人员。

那里头,可能就有戈贝尔母亲一样的人物,如今他们却不得不用其他手段谋生。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底层人民总是最苦的

来源:知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戈贝尔为什么要摸话筒,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