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招惹过饭圈的人,至今心有余悸

2018年9月,本怪盗团撰写了一篇“养成偶像产业”的深度研究报告,主要分析对象是《偶像练习生》及其衍生的NINE PERCENT男团,还有《创造101》及其衍生的火箭少女101女团。这篇报告很长,从韩国团体培养模式讲到中国的学习模仿,从网络选秀综艺讲到偶像IP的持续开发,好像有那么一两万字吧。蔡徐坤、杨超越、范丞丞、孟美岐……这些如雷贯耳的偶像艺人,我们都提到了,做了一些简单的案例分析。

不过,对于本怪盗团来说,这只是一份普通的研究报告——我们每个月能写十几篇报告,其中至少2-3篇是深度报告。“养成偶像”虽然是个方兴未艾的产业,但是投资标的不多,不属于市场最关注的焦点主题,所以我们也没太当一回事。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篇报告让本怪盗团惹上了“饭圈”的大妈,也让本团长对于饭圈的“撒泼耍横文化”有了非常深刻的认识……

下面咱们好好讲讲这个非常诡异、让人哭笑不得的故事吧。

我们的“养成偶像产业研究报告”是2018年9月1日发布的。当天下午,有个基金经理大妈(下简称“大妈”)就在微信上对我提出抗议了。我们的交流记录大致如下:

大妈:喂,今天早上发布的那个蔡徐坤的报告,是你写的吗?

怪盗团:什么?我们写过蔡徐坤的报告?你确信?

大妈:(扔过来一个链接)就是这个,“养成偶像研究”,署的你的名字。

怪盗团:噢,这个确实是我们写的,不过不是“蔡徐坤的报告”吧。

大妈:我要投诉你。

怪盗团:啊?什么?

大妈:我要向你们领导投诉你。

怪盗团:您消消气,我到底做了什么违法违规的事情?

大妈:你完全不懂蔡徐坤,就在那里胡写乱写,我要投诉你!

(三句话不出口就要投诉我,让我大吃一惊)

说明一下,跟这位基金经理大妈,我平时接触不多,连微信交流都很少。我只记得她应该有四十多岁了,或许五十岁,经常在朋友圈发些吃吃喝喝的东西,属于我定义中的“享受生活的长辈”。那还是我们头一次在微信上聊到三句以上,结果她就要把我投诉了,吓死我了。

我急忙问她为什么。她义愤填膺,讲了一大堆蔡徐坤如何厉害、如何不容易、如何自我奋斗成名的道理,但我还是很纳闷:这跟投诉我有何关系呢?等她滔滔不绝地发泄了十分钟左右,她才回复平静,开始指责我本人——

总而言之,大妈的核心论点就是“你们对蔡徐坤的代言产品的研究是完全错误的”。她的核心诉求就是“你们应该收回报告、对蔡徐坤及其粉丝道歉”。

在那篇报告里,确实列出了蔡徐坤、杨超越等偶像艺人的部分代言产品列表。大妈严肃表示:“这个列表遗漏了十几个重要品牌,误写了七八个品牌,还多写了四五个品牌。如果投资者相信了这个列表,就会对坤坤(注:原文如此)的真实号召力发生误解,严重影响坤坤(注:原文如此)的公众形象。”

大妈说:“坤坤确实代言过XXX品牌的XX产品,但你们只写了XXX品牌,没写具体是哪个产品、哪个产品线。”

大妈说:“坤坤与YYY品牌的代言合约早就结束了,你们居然写了进去?”

大妈说:“坤坤是ZZZ品牌的全球代言人,稍有常识的人就应该知道分量,你们居然只写了个轻飘飘的‘代言人’,是不懂行吗?”

大妈说:“坤坤参加了AAA品牌的发布会,但只是一次性的,双方没有正式签约,你们不应把AAA品牌列入。”

大妈说:“坤坤转发了一条BBB品牌的微博,你们就说他是代言人?BBB这种轻量级的小品牌,轮不到让坤坤代言吧?”

大妈说:“上个星期,坤坤刚刚出席了CCC品牌的盛大活动,还为主流杂志拍了一组大片,你们怎么忽略了呢?”
我一边精疲力尽地听着,一边心想:你们饭圈这点破事,我真是懒得掺和。

为了搞清楚我们到底有没有犯下实质性错误,我还专门找来了那篇报告的起草者之一、本怪盗团当时的研究助理(也是曾经的饭圈小姑娘)。她花了半个多小时,举出了几百条论据,证明我们对蔡徐坤代言品牌的列举没有实质性错误。至于“代言人”与“全球代言人”的区别、品牌全覆盖与产品线的区别……恕我直言,对于饭圈之外的人来说,应该是一点也不重要的。

虽说如此,但是面对气势汹汹、处于歇斯底里边缘的大妈,我还是决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打了个电话过去,以个人名义诚恳道歉——这是我这辈子最言不由衷的一次道歉,因为我根本不理亏啊。我大讲坤坤如何牛逼、前途如何无量,又强调自己毫无影响力、根本不可能给坤坤抹黑;我还说,报告都是实习生准备的,我们已经把那个实习生开了,还罚她终生不准提到蔡徐坤三个字,等等……

好说歹说,这事总算过去了。此后我马上定了一个内部规矩:绝不许再在任何公开场合提到“蔡徐坤”三个字;不仅如此,任何流量明星/养成偶像的名字,最好都不要再提。所以,本怪盗团的“娱乐粉丝经济学”系列研究报告,写到第三篇就无疾而终了。我觉得饭圈真是太恐怖了,随便能惹来一场无妄之灾;就连我那混过饭圈的助理,也觉得自己开眼了。“当初我混饭圈的时候,真没这么可怕……”

(本来想写七篇的系列研究,写到第三篇就说再见了)

一个多月以后,此事还有余韵:我在某个会议上,迎头撞见了那位大妈。我感觉很尴尬,点了点头就想走人。没想到大妈拉住我,语重心长地对我说:

“今天你有空吗?我有空的。我希望跟你讲解一下关于坤坤的常识。”

在那一瞬间,我怀疑自己耳朵出了毛病。大妈认真地继续说:

“你作为一个TMT分析师,对坤坤的了解太少了。互联网,我或许没你懂;游戏,我也没你懂;影视,我更没你懂。但是对坤坤,你真的没有我懂。”

我100%相信她比我懂坤坤,问题在于我为什么要学习关于坤坤的常识啊?幸亏当天我日程很满,很快有人叫我去会场了,不然我可能真的要被她拉到大堂吧,讲一个下午的“坤坤的常识”。至今想起来还后怕啊!

惊魂初定,我不禁想到:我微信上只有两千个好友,其中就出了一个蔡徐坤的死忠妈妈粉;以此类推,全国该有多少蔡徐坤的死忠粉?坤坤振臂一呼,能够掀起多大的声浪、粉碎多少强敌?想想都觉得脊背发凉啊。这样的坤坤,我怎么敢惹呢?还有一些比坤坤更大牌、更有流量的偶像(名字就不点了),他们的号召力岂不大到了令人跪地求饶的地步?

所以,2019年4月蔡徐坤粉丝围攻B站的时候,我对小破站还是很悲观的。小破站有几千万用户,这个不假;但是小破站也佛系啊。蔡徐坤的死忠粉已经实现了全年龄、全职业覆盖,战斗意志顽强、死磕到底。一位死忠妈妈粉就能把我搅得鸡犬不宁,如果是几万个死忠妈妈粉同时出动,别说小破站了,什么网站都会被攻下的。

结果在短短一个星期之内,蔡徐坤粉丝的战斗力被彻底证伪了。坤坤起诉了B站,诉讼结果如何我不了解。小破站没有垮,此后每个季度都实现了用户数的同比两位数增长。小破站上面的恶搞坤坤视频没有消失,只是随着时间推移,逐渐不再成为焦点。就在坤坤粉丝围攻B站的同时,老一辈流量明星吴亦凡还登陆B站演唱了《大碗宽面》。

根据我掌握的数据,在坤坤粉丝“天下围攻”B站的时候,B站的服务器甚至没有感受到任何压力。也就是说,坤坤粉丝的绝对数量并不大,至少参与围攻的数量很少。

后来,我与几位熟悉饭圈的投资人聊起此事,对方干脆利落地对我说:“现在的饭圈,有1万活粉的就能算大咖了。蔡徐坤的活粉肯定不止1万,估计有几万、几十万?很可惜,还是太少了。”

(确实,有1万活粉就能进入流量明星的门槛了)

饭圈从来就是一个不大的圈子。请注意,我这里指的是狭义的饭圈——就是为了肖战去举报别人、为了蔡徐坤去猛踩B站的那些人,把偶像视为自己生命的人。他们人数极少,但是能量极大,而且非常讨厌。这些人还真不是“资本”组织起来的;对于任何理智的企业或平台来说,饭圈都是一个巨大的未知数,是不定向导弹,所以是麻烦的来源。

在肖战事件愈演愈烈之际,我认识的一个互联网行业的朋友对我感叹:“我真的是老了,脱离时代了,根本不知道肖战粉丝的行为逻辑,看不懂这场事情的发展脉络。饭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弄懂这一切呢?”

我说:“这真的不怪你。你没有老。我现在白天看《虚构推理》、晚上看《Re: 0》,玩着《AI:梦境档案》,偶尔刷着李佳琦的直播,混进了豆瓣鹅组,还有爱奇艺的VIP会员——但是我也搞不懂饭圈。你可以去问问身边的95后、00后朋友,其中大部分人肯定也无法理解肖战粉丝的行为模式。”

如果一个圈子陷入了歇斯底里、无法被理解的状态,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回避它。世界上赚钱的方法很多,互联网和娱乐行业的增长路径也很多,合格的演员、歌手、品牌代言人就更多了。鉴于饭圈早已变成了一碰就炸的火药桶、互联网时代的巴尔干、娱乐行业的约翰内斯堡,那么所有人真的应该严肃考虑敬而远之了。

不仅仅是资本,也不仅仅是平台。所有理智的人都应该敬而远之。对于一个无法预测的东西,不要试图预测,更不要试图干预。最好是碰都别碰。

因为不值得。

来源: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 微信号:TMTphant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也招惹过饭圈的人,至今心有余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