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可以是件小事,怎么给折腾成大事的?

@某个张佳玮:本来可以是件小事,怎么给折腾成大事的?

嗯,闲着没事,聊聊《我爱我家》吧。
《我爱我家》里常见的笑料,多是外来冲突。比如第五第六集,和平他妈老和同志来了;比如第十三十四集,买奖券了。
更有后来姑妈从大洋彼岸来、和平突然跌倒失忆了,等等。
但也有自发性的喜剧:
出自剧中人自身性格,引发的矛盾。

比如,第一集开门见山,出了件事,把全家人的性格都提了一遍。
老爷子退休后还在单位赖着,终于被单位把办公桌端到妇联办公室了。老爷子被全家劝着,回来算了。

回家了,老爷子闲不住,于是决定掌管全家,如此安慰十八岁的保姆小张:
“我在一线真抓实干,你退居二线当当顾问嘛!”

真抓实干后第一件事,老爷子开始收钱。志新小凡的零花钱不说,志国和平的工资也没收一半。为了啥呢?要办大事。
比如:要安一个太阳能热水器,可以供四个人同时洗澡。

志新阴飕飕地问他:“您打算跟谁一块洗啊?”
老爷子:“我当然是……自己洗了,你们可以分男女自愿结合!实在不行,可以把老郑小于他们几家都叫到我们家来洗嘛!”

然后,老爷子说了一系列大计划:
要把家里所有的地都铺上木地板,方便客人留宿;旧家具处理掉,打一套新的;把会客室和卧室的墙打掉,把东面阳台拆掉,南面再来一个……

等家里被倒腾乱了,大家开始教训老爷子了。
那时老爷子就没先前意气昂扬了,甚至开始装傻了:
“教训啊!教训!错误和挫折教训了我们,使我们比较的聪明起来……今天这个事情嘛,当然啰,主要责任……还是在我,错误和挫折……我刚才说到哪儿了?”

被教训完了,没法主持家里了,过了一星期,老爷子开始反攻了。
掏出小本本来,对家里人一个个数落:
说贾志新游手好闲,吃喝玩乐,作风问题严重;说他待业三年,花钱如海,经济来源严重不清,有非法嫌疑;说他曾在三日内与四位不同身份女青年分别在街头闲逛,行迹十分可疑……
说贾小凡语多放肆行为不轨,不思进取自由散漫追求享乐……
说11岁的贾圆圆有历史问题……
说贾志国和和平彼此夫妻私房话开玩笑,是要闹离婚——听墙角听来的。
总之秋后算账,全家都被他收拾了个遍。

当然,喜剧嘛,也只能描绘到这一步了。
最后全家反将了老爷子一军,这事才算过去了。
但老爷子这折腾劲儿,就算刻画出来了。

壮心不已要办事→好大喜功折腾够→被批评了回头整。
这就是老爷子第一集的孩子气。

好,快进到第九第十集,《灭鼠记》。

家里出了老鼠。老爷子的第一反应,是推志国去对付:
“子孝何需父向前!志国,上!”

本来挺小一事,但老爷子认真了:因为涉及到街道居委会给的卫生流动旗,所以,不能让上头知道。

邻居老郑还吐槽老爷子,明明有老鼠,却捂着不说:
“你就别讳病忌医啦!”

老爷子咬牙不认:
“我们家明明没有老鼠嘛!我要这药干什么呢?”

一个细节是,老爷子不但自己不认,还不让自家人认。
保姆小张差点当着居委会于大妈说出“家里有老鼠”时,老爷子假笑着对小张说:
“可不许乱说!”
成,好歹瞒住了。

于是,老爷子又一次精力旺盛地上马了。
当然要干大事,先开会:
“要在一无猫,二无药的情况下,聚而歼之!”

他先吩咐志国研究老鼠的理论,可惜志国研究偏了,居然开始讨论老鼠的奶和黄金等价之类。
老爷子对此很不满,主要是觉得自己失去了掌握权:
“不要开小会嘛!”

之后,志国和平夫妻关起门来讨论时,和平吐槽了老爷子一句:
“你说你爸也真是的,人家于大妈送耗子药来他愣不要!”

之后,老爷子看志国那边出不来结果,就自己琢磨出一个邪门的法子,“以鼠灭鼠法”:打算逮住只耗子,屁股里塞进个黄豆,把老鼠放回窝去,憋得它咬死所有老鼠,最后,老鼠自己也死了。
怎么看,都很像《射雕英雄传》里,欧阳锋下毒毒杀满海鲨鱼的玩法:流毒无穷啊。

11岁的贾圆圆听得毛骨悚然,还触发了同理心,觉得让老鼠咬死自家的鼠,太残忍了。

爷爷注意到圆圆心慈手软的一面,警惕起来:
“圆圆,你这个情绪很不对头啊,消灭老鼠,这是对敌斗争嘛!”

发现志国实在没法搞出理论结果后,老爷子憋气了:
“这要是志新在家就好了……唉,真是家贫思孝子,国乱想忠臣呐!”

之后,老爷子亲自上阵了,方法很是硬核:
用碗,用抽屉,用澡盆,用全家各色东西,预备扣老鼠;诱惑老鼠的饵?馒头拌香油,还怕老鼠吃腻了,给弄点苹果片——苹果是从圆圆那里征用的,老爷子说话了:
“贡献出来!”

结果苹果一切两半,圆圆拿了一半——还没核。这个哏,马三爷的《练气功》里有。
圆圆吐槽了:
“自从家里出了老鼠,我在家里的地位急剧下降!”

家里搞得下不去脚走不了人,老鼠是没逮着,自己人倒人仰马翻一片。
志国无奈了:
“砸不着耗子光砸人!”

之后,老爷子就自己来制作捕鼠夹了,还自吹:
“生末净旦丑,神仙老虎狗,我什么不会?”
当然还是不行。终于老爷子出门,搞了一大堆器材,准备全家总动员来搞。

这时候,圆圆跟她妈妈吐槽:
“我觉得爷爷好像让耗子折腾得,神经都不大正常了。”

和平给老爷子找台阶下:
“爷爷这种热情是好的,他执着!”

所有人当然都得参加:“上至九十九,下到刚会走,一律参加!”
当然也顾不上吃饭了:“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嘛!啊,男子打仗在前线,女子送饭到田间!”

当然,终究是喜剧,得有个喜剧结尾。
于是上头的主任来了,看了老爷子家的玩法,大加赞赏:
“群众们蕴藏着多么大的灭鼠积极性啊!”

居委会于主任也立刻改颜相向,当然没忘了跟老爷子揽功:
“你取得这点儿成绩呢,这也是和居委会的帮助教育,分不开的呀!”

应付上面瞒老鼠→全家老少折腾遍→坏事变成好典型。
就是这样了。

当然喜剧里,终究得是喜剧结尾:一家人嘛。
只是想想,任何时代,任何地方,小到一个家,大到更大的地界,都能这样,把小事折腾成大事,一再周而复始。

《我爱我家》是1993年的电视剧。
到今天,二十七年过去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本来可以是件小事,怎么给折腾成大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