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岁,我决定逆转人生

作者 / 匿名用户

97 年,云南某偏僻小镇出生,男,即将 22 岁,目前是初中学历。

以上是背景,我现在的状态是,开着一家小米店(卖小米系产品),开店花费的 10w 是从信用社贷款来的,店铺目前仍处于轻微亏损。每天早八晚九,除非过年否则全年无休,守店的同时着手准备自考英语本科与考研法硕非法。

在这之前的五年内,16-19 岁时,我辗转过两个城市,换过许多个行业谋生,不同的阶段有着不同的身份,我是洗浴中心的鞋童,也是地摊上两件衬衫卖三十块钱的小孩,在泰式足浴店(不是什么正规店)当过服务员,还有汽车销售,厨房切配,ktv 咨客,老年人保健品以及净水器销售... 有些我都不想去想了,那三年我一直处在一种浑噩里,每到一个新环境,性格使然,我都很难融入,即使外表看不出来,每天笑哈哈,内心却仍然极力抗拒着,所以才会不断地裸辞,找下家,以此循环。

因为这样,我所埋下的隐患终于在 19 岁时爆发,我的人格出现了极大的问题,我不想工作,也没有存款,每天不是约好友在外游荡,就是一个人躺在房间睡觉,精神的压力日益增大,压倒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一个贷款公司(我被骗了,但我至今没还那笔钱,这笔贷款在我的征信上逾期两个月就还清了,应该是那个公司还了,估计现在他们也被调查已经倒闭了)每日的电话催收轰炸,我终于崩溃。

19 岁至今日。崩溃以后,在父母的劝说下,我回了家,一个红绿灯都没有的小镇,我先在家休息了几个月,之后迫于生存,在本地一个修理厂找了份接待的苦差,这份工作对我的改变很大,也许是基于之前 19 年生活经验的积累教训,我终于明白了一些约定俗成的生存道理。

一年后,我从修理厂辞职,之后的半年就开了现在的这个店。因为我是米粉,所有开这样一个店感到无比的幸福,这一年也是我成长最快的一年,经历了外婆意外去世,亲眼看着她被解剖,还有家庭的变故又逐渐重圆,父亲的生病,友情,爱情... 我的意识在痛苦与快乐时而交替的环境下,逐渐地全面成长,我不再是非黑即白,对所有事物开始有了自己的一点见解。

为什么想考研呢?在这 5 年中,我没有一天不期待校园里的学习与社交,看着身边那些上大学的同学发的朋友圈,就对他们倍感羡慕,觉得那是一种莫大的幸运,我经常梦到自己坐在高中的教室里,身边坐满了同学,时而嘻嘻哈哈,紧张而又温暖的学术氛围,使我感到无比的充实,大家都在备战高考,为自己的目标而奋斗着,而我也是。

那时在梦里都可以笑醒,可是当我每次真的醒来,梦与生活的巨大落差让我仿佛跌落了一座深渊,我既痛苦又后悔,害怕,惶惶不可终日,我该怎么办。偶然的机会,也就是两个月以前,我接触到了自考,当我发现世界上原来还有这一条路可以提升自己的学历,并且自考生也可以考研,有朝一日与那些全日制大学生可以同日而语,我终于知道了我的方向,只有走在那条路上,我才感到清醒。

我激动了好几个晚上,整宿未眠。然后我花了大概半个月的时间去搜集一切相关的资料,我根据我的优势与愿望在权衡利弊下选了自考专科,本科英语,研究生预备考法硕,我相信这是又一次逆转人生的机会,也许也是最后一次了,我绝不允许自己失败。

到目前为止,每天守店的同时我都在学习,平均每天累计 5 小时左右,后续应该效率会更高,背新概念,翻译教材,做习题,学习语法,我量化了学习任务,每天准时打卡报告自己的学习进度。自己的英语水平相比之前也有了显著的提升,虽然脑子有点累,但我却充实的不像话。

那个远大的目标院校我没有对任何一个身边的人说过,足够顺利的话,我在 25 岁时能考上,我在心底也给自己下了最后的通牒,我告诉自己绝对要每一次考试都全力以赴去应对,这是我最大的也是最后的希望。

最后,重新补充一下开头我所说的目前状态,除了那笔 10w 的贷款,我今年也申请了 15w 的三年无息贷款,我打算用这笔钱 20%用来投资接下来将备考三年的自己,健身增重,学习,扭转自己的心理潜在问题,那是我的头等大事。

剩下的 80%,一部分交给父母,一部分参与到店铺的资金流转与运行中来,争取三年内还清贷款,赚到自己的研究生学费。虽然店铺轻微亏损,但我相信我必定会让它好转起来,很多策略一直在预备执行中。

这就是我一个 95 后的此刻状态,过的不算很好,却憧憬着未来的无限美好,我还要去看我没看过的世界,做我想做的事儿,遇见我认为美好的人,和他一起走在大街上,去晒晒太阳。

分享一下我发的第一条英语朋友圈,虽然没人点赞这条可能当我在装逼哈哈,呃,我还是英语渣,如有语法错误请指正,谢谢看到这里的你,祝你也过的开心且充实!

It’s our time, Yeeeeh, I believe that If we just prepare well enough, everything will be OK.

(根据知友指正,believe 之前少了一个 e 已经改正)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22 岁,我决定逆转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