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和黑土的一整个系列——开始于21年前,结束于12年前

@某个张佳玮:回想一下,白云和黑土的一整个系列——开始于21年前,结束于12年前。

21年前,白云黑土,首次登场
我71,我75。我属鸡,我属虎。他是我老公,她是我老母……好,包袱响了。
这个包袱妙在谐音梗,也妙在把二位的说话习惯,连带紧张一顺嘴,都表现出来了。
这只是个小例子,但这个作品的许多妙处,都在于此:融汇在生活细节里的小包袱。
《昨天今天明天》是很了不起的喜剧,但得经过细腻比较,才比得出来。
这个一会儿说。

白云黑土的第二次登场《说事》,已经不一样了。
《昨天今天明天》里,白云黑土都很淳朴。第二次登场时,白云已经是名人了。出过《月子》,虽然都搁厕所了。旌旗招展人山人海,那是相当有名。
这次的喜剧结构是:白云负责装名人,语言上则是反复“相当有名”、“人山人海”。黑土负责不小心揭穿她。
终于逼得白云“不拍了!”
逼得黑土怒吼:“你白云啥名人!你就是个人名!!”
黑土的耿直,白云的虚荣,矛盾就出来了。

这也是赵家小品里一向有的内容:
用三鞭子反刺司机,用红高粱模特队反刺设计师范师傅。用贴地气的日常逻辑,反刺一切伪装。

白云黑土的第三次登场,是《策划》。公鸡中的战斗鸡。“太有才咧”。
讽刺之烈,为全系列之最。
白云继续呜呜渣渣一身的能耐。黑土继续低调过日子。
等鸡不小心被吃掉之后,白云已经窘迫了,黑土负责施展口才,套出牛群的话,最后,这只鸡“你可以端走”、“我们一块儿没吃”。完美逃脱困境。
还是白云虚荣但掉价,黑土本分但狡黠。
还是个逢凶化吉,靠民间智慧解决问题的段子。

最后,就是《火炬手》。至此《说事》、《策划》、《火炬手》,2006到2008,白云黑土三连。
因为白云的虚荣、黑土的朴实深入人心,所以段子也很好编了。
白云的虚荣继续发作,“这就是一条奥运火炬手的腿!”
黑土继续朴实地反讽:“哎呀火腿呀!”
白云总觉得自己要得奖,黑土只负责在听说“大叔的票数很高”时噗呲偷乐,“民意!”
终于到最后,黑土成为了火炬手。平民的胜利。
实际上,连续三部作品,都是黑土式的、平民的胜利。

回头说,为什么《昨天今天明天》很了不起呢?
因为那部作品里,没有真正的反派,或曰,没有真正受伤害的人。

喜剧的原则,我们都知道:
必须有反差,一定得有人处于窘境,但又不能真受伤害。
比如《猫和老鼠》,打得叮光五四。但我们都知道Tom是无论打得怎么变形,都不会死掉的,这才有趣;如果Tom会死,会受致命伤,那就是悲剧了。
《主角与配角》之卓越在于,没有真正的反派。陈佩斯先以小人物的姿态,各种让朱时茂尴尬;但在最后迎来身份反转后,又加上身份错位,终于陈佩斯身为主角,反而忘了身份,重新开始“托我给您带个话,只要你投降……”还给朱时茂递枪,递完之后倒下,才意识到:
“我是主角啊!”

少马爷的相声《纠纷》是神作。里头丁文元王德成,说是反派吗?不算,日常百姓罢了;闹脾气出矛盾,最后各自服软私了。闹事时显得暴躁,服软时甚至很萌。

说《昨天今天明天》。
在这个作品里,白云的虚荣已经略微显出了,笑料就出在她各种试图接轨时代的反差上,真是老太太身子少女心:
“哈喽啊,饭已OK啦,下来密西吧”。
“她跟东西两院老少爷们,要弹劾我!”
“我十分想见赵忠祥!”

黑土的朴实耿直也显出来了:
“你这应该是过去现在和将来啊!”
“还有一样家用电器呢——手电筒嘛!”
“我也就剩一句啦?——来时火车票谁给报了?”
这些话都没有很刺激的笑料,但大家看着,应该觉得耳边响起了语音吧。
他俩并没形成后来的对立矛盾。他俩的不同倾向,只是通过些微差别来显示的。
所以包袱小而且碎,布满整个作品,很少有刺人的大笑料,但舒服。

本作真正的矛盾,反而来自于这二位的朴实话语,与电视栏目所需的官方话语姿态,形成的反差。
所以许多时候,是小崔被二位老人家给弄呆住了,“笑起来跟哭似的。”

到最后,白云黑土四部曲,真正会让大家反复看,看了还不觉得闹心的,大概还是《昨天今天明天》。
因为隽永,因为温柔。没有后面三部那么大的戏剧性,但透着真实。
没有人会相信《策划》和《火炬手》真正发生过,但《昨天今天明天》里的白云黑土,让我真的愿意相信,东北土地上,有这么一对老人。

大概就是所谓,艺术的真实啊。
如果真的有白云黑土的话,今年一个96岁,一个92岁了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白云和黑土的一整个系列——开始于21年前,结束于1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