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分享自己管理工厂的故事

@自我的SZ:07年接手工厂时,厂长是开厂留下来的元老,但由于他一直没有和我打过交道,都是由当时管理工厂的股东一起配合,没接手之前,偶尔去工厂开个会,所以我们之间只有上下级的点头关系。

我全盘接手工厂后,精简了一些部门,把一些采购权利和货仓权全部抓在自己手上。把以前他一个人管整个工厂的大小事务,只负责生产和品质这一块了。这中间,肯定是对他的利益有所冲突。他比我年长,又有技术在身,简单来说,就是功高盖主。

07年接手二个月后,他和谈年终奖的事情,开口是要了十万。我告诉他,合伙的时候就是一直亏损,才接手了几个月也是百废俱兴,还得需要做出成绩来大家才有利益。又经常提现在二班倒,员工工资有点少,希望提高工厂员工的各项待遇。我让人事和工业园十来家工厂薪资对比,我们排在前三了,没可能同意全体员工涨薪。

08年开年的一天开车去工厂的路上,财务主管给我打电话火急火燎的说,老板快来啊,生产线所有员工都不工作了,厂长说要等你来谈条件,他们罢工了。完了完了,我们的交给XX的订单出不了货了,这个 XX客户是我当时一个外资大客户,占了公司差不多6成业务了。而且出口的订单,拼柜的船期不能更改,否则要承担独自出柜的费用。

听到她在电话那头的失控大喊大叫,我立马叫她冷静,不要发表任可言论,等我来处理。

一进厂里,厂长就带着生产主管等三人站在我办公室门口,我笑着说,进来喝茶,边喝边聊。于是四个人坐在茶桌前,我让他们把访求一点一点的提出来,对于所有的条件我都没有同意,我告诉他们说,如果你们要谈条件,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要把成绩拿出来给我,如果没有就去做。在交货前期,用这种方法,肯定是任何一个工厂都不会接受的要挟。抱歉,来文的可以谈,怎么谈都可以,但要有理有据,没有任何依据要我满足你们所有的条件,对不起,来武的免谈。如果有人要辞工,按照公司的规定我会全部批准。

细节不表,当时二个月内,包括厂长在内,大约走了100多人,几个办公室核心人员问我要忍一忍不要让工厂倒闭了。当时我是这样说的,工厂是老板的,只要老板想做,就不会倒闭。

后来我在工业园内找隔壁工厂借调员工,最高的时候,借调了80人用了半个月。这个中国好邻居就是我微博上常出现的老王。

挺过了二个月回归正轨,也迫切让我明白,在一个小工厂,如果老板不是多面手,就肯定会再次被人要挟,所以从那时起,生产部没有厂长,我就是厂长,我把所有的部门全部归我统管,主管全部向我汇报。只有自己随时能顶上一个重要岗位,才不会受制他人。

这就是学习的动力吧。也谢谢那次罢工,把我的能力和危机提前逼了出来。后来,我在行业朋友圈里,也放出话来,谁要用这个厂长就是与我为敌。当时的行业抱团严重,厂长灰溜溜的回老家去了。其实我大部分时候,很多核心员工都是愿意与我交流,经常在一起玩。出了工厂,我是一个很随和很可爱的玩伴。但一触犯我的权益,则水火无情。

现在A工厂,在12年改做外贸后,也是那次风波后留下来的几个老员工把守重要岗位。才让我腾出时间去到其它工厂和公司管理。

遇强更强,遇弱更弱,这是我一向的作风。一旦被霸蛮的逼迫,只能亮剑迎敌。

这就是当年一个经历,现在回头看看,也不值一提。因为任何不能打倒你的,一定会让你更强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博主分享自己管理工厂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