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留学巴黎生活下的性观念思考

在巴黎生活的头两年是不信爱情的。我从国内带来的爱情观,完全受到冲击,像无数星星粉碎在池塘里。我想大概是起初待在国际生语言学校这种环境的缘故吧,什么料想不到的人、事都能遇到。太多及时行乐、无视爱情的观念像光束,横扫人的胸膛,带来失望的幻灭。有一回上选修课,突尼斯籍的女老师跟各国学生聊到群P,大家讨论地兴致勃勃,说这是现代年轻人的一种流行玩法,很正常。只有我在较劲儿:那爱情呢?大家笑道:爱情是爱情,即便你已以身相许某人,还是可以玩这种性游戏啊。我一拍桌,涨红了脸,起身喝道:“你们当爱情是什么?乞丐的裹脚布?难道不应该保持对爱的忠诚吗?”大家哄笑。老师耸耸肩,和颜悦色道:“小姐,您还年轻”……后来跟老外,尤其法国人接触得多了,我渐渐明白,他们把关系角色划分得很清楚:谁是真爱、谁是性伙伴、谁是知己、谁是挚友、谁是酒肉朋友……那种答案出自年轻人之口,并不令人惊讶。他们在年少轻狂时疯狂过,到了一定年龄便开始踏实安定地过日子、组建家庭。

进入寒冬的某一天夜晚,我突然接到一通电话,是个叫D的女孩子打来的。出国前为了拿visa我们在一起短暂地学过法语。她是班里最有天赋的学生,一学就会且过目不忘。是那种很会学习,但不会为人处事的姑娘。短暂寒暄后,她告诉我,在圣诞节那天夜晚,她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一个法国男生。最令我心痛的是,他们之间没有爱情。“纯粹是为了摆脱处女之身而做。”听到这话我其实并不惊讶,因为法国人的性生活开始得非常早,女孩大概是十六岁甚至提前了。十九岁的D为了成全自己的“法国梦”,成为一个“法国人”,融入法国人的圈子、不成为异类,自然萌生这种念头。我听说过苦恼不是处女嫁不出去的、是处女但不想把贞操给出去的、想要女友第一次苦恼得不到的,现在又多了一条为了摆脱处女之身而随便找人发生性关系的……“我想赶紧摆脱这个包袱,然后尽情地跟各种法国人做,努力学习各种性技巧……”我没听下去,忍无可忍打断她:“简直不可思议!听着,你这样的行为真的很愚蠢,也很荒唐!你对那些要求女人婚前是处女的男人不屑一顾,觉得那是瞧不起女性、把贞操作为婚姻祭祀品的行为,那你如今的举动与之有何区别?”说这段话时,我几乎是咬着牙,真真儿心疼这姑娘。然而接下来她告诉我的,更令人无言:“我们没做保护措施……”我已经忘记两个多小时的长谈是怎么说的了。但是,我记得我说过这些话——有些事是很清楚的:真要是出了问题,无论这个男人是好是坏,怜爱疼惜你对你负责也好,自私无情逃避责任也罢,真正受罪的还是女人自个儿。身心上的痛苦,男人是无法替你受着的。所以,要爱惜疼惜自己的身体,别把它当工具,用起来无度无分寸。要懂得保护自己,尊重自己的身体和感受,直面自己的欲望。我们到了一定年龄就会有生理需求,这是人性的一部分,并不可耻,所以没必要为了婚前守贞而压抑自己。要做,就要跟自己喜欢的人做,做自己爱做的爱。跟自己渴望的、想要的人一起,男欢女爱才可以是件异常美好、美妙的事儿。否则,徒留下一片厌恶、恶心的画面及回忆,甚至直接影响今后的性观念,对性产生抵触心理等。也别小看了欲望,它也不是随随便便就产生的。因为把自己交给对方,本身就是一种信任,一种接受、接纳。想要亲吻、拥抱并渴望对方,遵从自己的意愿就好,没必要较真分得把爱跟欲望分明确,其实二者本来就分不开。跟渴望的人,做想做的爱,至少以后回忆起来,都可以欣慰地对自己说,这是我的选择,没有什么值得后悔的。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5fb6320102v5um.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留学巴黎生活下的性观念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