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板对2020的感慨

@自我的SZ:初四了,刚接到副总的电话,他被困在武汉回不来了。一了解,原来去老婆家了。继续请假,即使回来后,也要自我隔离14天才敢让他上班。

我们的B工厂,本计划在2号上班,这二天我们几个老板在商量,哪一天开工才好?有股东说推迟一周,9号开工,刚好过完元宵,被我否决了。元宵肯定是集中爆发高峰期,第一很多人在过来的路途中,潜在者一定会传染给同行的人。第二,如果正常上班后,只要有一个人爆发,整个工厂可有面临着封厂消毒的可能性。

几个老板开始要面对这个严峻的问题了,一旦出现上面这种情况,按照我们500多人的体量,是经不起折腾的。首先,一个月400万的费用,第一季度正常都是亏损的,何况会再来一个隔离停产?其次,我们的客户都是行业集中大客户,是下FCO订单计划生产的,一季度如果停产交不上货,不仅要赔偿,后续的订单肯定跟不上。也不可能有新客户接上了。

另一个大股东在国外说已经焦虑的天天倒时差了,这场疫情,对我们这种中小企业来说,是生死一线了。不像太小或公司,亏损的金额不大或许可以扛的过去。我也焦虑,但国情如此,我能做的,就是让生产部主管统计一下员工去向,湖北方向或去过湖北的,都不要来工厂开工,等待疫情过去通知。所有人进宿舍,都必须经过层层把关确认才敢开放宿舍,而且这笔停工员工工资,也是需要照付的。

我的几个朋友工厂,已经通知15号开工了,这段时间,大家都在讨论会可能出现在工厂的疫情如何处理?2020年,不用说,肯定是赚不到钱的。大家的心态已经如此了。如果疫情在2月份得不到全面的控制,很多像我们这种工厂过完今年不一定会坚持下去了。

而且,疫情爆发后,合作的上下游也会受到影响,更会有些不良的配合厂商做文章,这十几年来,经历过太多借题发挥牺牲别人为自己谋最大利益的商场谋术了。有人衰,就有人兴,无论是哪个年代。

算了一下,工厂年前发了年终奖后,帐上的钱只够二个月基本支出了。以往一季度亏,二季度赚回打个平手的可能性没有了。只期盼国家有能力在2月完全控制住疫情吧。

除了当老板的操心,打工的也担心,老板不赚钱了,自己又要找工作了。我们每个企业每个人都要附且在国家,企业,家庭的兴衰上,皮之不存 毛将焉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一个老板对2020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