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历史上,人类曾经成功地灭绝过一次病毒,就是天花病毒

@游识猷:这几日,宜在家读书。

任何你感兴趣的书都好。不过我觉得最好的书是这样的:作者靠谱,能讲清一个方向甚至一个领域,帮你搭建起范围更大、细节更丰富的“知识框架”。

一方面,今日的新闻,许多都是昨日旧事重来,哀之而鉴之,温故而知新。

另一方面,你所搭建的知识框架,是你的认知图谱,也是你的新信息鉴别与过滤工具。你接收到的所有新信息,都是在你原本所知的背景上被评估被理解的。

总而言之,有时间多读书,预先搭建好知识框架,用处多多。

我这几天在重读《病毒星球》,作者是Carl Zimmer,美国一流科普作家,译者是松鼠会的桔子,细胞生物学博士,作者译者都非常靠谱,对病毒的解释深入浅出。

读下来的感觉,病毒这种东西,几乎就是生命的MVP(最小可行产品 )。几个基因,外面包层壳,完事。要是没找到宿主,病毒连基本的合成蛋白自我复制都做不到。每年让无数人感冒的鼻病毒,每年搞死几十万人的流感病毒,都只有十来个基因。相比之下,人类基因组里可是有2万个基因。

但一有宿主,病毒立刻生龙活虎反客为主,指挥着宿主细胞的生化工厂为己所用,有时候还能直接把自己整合到宿主基因组里,宿主不绝,病毒不灭,甚至条件合适的话,有些病毒还能破体而出重新复活。在人的基因组里,有将近10万个内源性逆转录病毒留下的痕迹,占到了整个人体基因组的5~8%——这些,都是人类历史上曾经被病毒入侵过的“化石遗迹”。

地球是人类的,也是病毒的。所有你想得到想不到的地方,都有一大堆病毒。地球上的基因多样性,很大一部分就蕴藏在病毒之中。甚至整个地球上的生命,都可能是起源自病毒。

在历史上,人类曾经成功地灭绝过一次病毒,就是天花病毒。

然而,天花病毒本身有些特质,让它“可以被灭绝”,①在自然环境里只感染人类,不感染其他动物,这样就不会藏在某种动物身上,几年后又卷土重来,(牛痘病毒是天花病毒的近亲,但和天花病毒并不是同一种);②天花潜伏期短,一旦感染症状特别明显,所以可以识别疫情然后赶紧隔离剿灭,③有特别有效的疫苗。

即使如此,人们还是花了漫长的时间、高昂的代价,才彻底消灭了天花。

相比之下,SARS以及这次的新冠状病毒①会感染其他动物,会藏在其他动物身上;②症状容易和其他疾病混淆,③目前没有特效疫苗。

面对这样的病毒,人类能做什么?①离野生动物远点,互不打扰是最好的距离,②一旦发现不明病毒疫情,第一时间通报、溯源、防控,③继续研制更好的疫苗。

不是每种病毒都可以被消灭,我们能做的,是尽力预防和控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在历史上,人类曾经成功地灭绝过一次病毒,就是天花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