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式悲剧!20部经典佳片遗珠 《低俗小说》《肖申克的救赎》欲哭无泪

第92届奥斯卡颁奖在即,DC电影《小丑》凭借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等11项提名领跑,马丁·斯科塞斯执导的黑帮史诗片《爱尔兰人》获得10项提名,战争片《1917》和剧情片《好莱坞往事》同样都获得10个提名。似乎看起来,最大赢家即将在这四部影片中产生,然而不到最后一刻,你永远不知道奥斯卡会不会给提名领跑者们一记闷拳。

比如第83届奥斯卡,《社交网络》领跑了几乎整整一个颁奖季,却在最后关头输得一塌糊涂。

奥斯卡历史上有太多的优秀作品,先是大包大揽多项奥斯卡提名,各界舆论一致看好,一副“龙袍”即将加身的大好形势,却在获奖结果揭晓的当晚,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奥斯卡无情抛弃,不仅无缘最重要的最佳影片与最佳导演,甚至连表演类的影帝影后也无份染指,运气好的能捡个剧本奖或者几个安慰性的技术奖,运气不好的则干脆颗粒无收,欲哭无泪。

这些惨遭奥斯卡“始乱终弃”的佳片,有的手法超群,演技出众,内涵深刻,只因遇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而被奥斯卡“忍痛割爱”,上演“既生瑜,何生亮”的杯具;有的技术精湛,理念前卫,具有里程碑般的开拓意义,却因不被奥斯卡的保守意识所认可而落败;

有的题材,立意,价值观和表现手法无不迎合评委口味,却由于种种原因不得不把奖杯拱手让人;也有导演数十年坚持不懈死磕奥斯卡,一路上佳作无数,却总是无法叩开那扇大门,留下一桩桩奥斯卡冤案。下面,让我们来逐一盘点历届奥斯卡的哪些遗珠们。

NO.20 《星球大战》(1977)

提名(11项):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最佳男配角,最佳配乐,最佳剪辑,最佳音响效果,最佳视觉效果,最佳艺术指导,最佳服装设计,特别成就奖

获奖(7项):最佳配乐,最佳剪辑,最佳音响效果,最佳视觉效果,最佳艺术指导,最佳服装设计,特别成就奖

冤屈指数:6.0

《星球大战》绝对不止是一部科幻冒险商业大片那么简单,它不仅开创了众多特技的先河,影响了后来的无数科幻电影,而且对整个美国甚至世界的流行文化都产生了极其巨大的影响。按说,对于这样一部旷世经典,给一个最佳影片的奖励乃是众望所归;对于乔治·卢卡斯这个创造了影史奇迹的年轻导演,给一个最佳导演的鼓励也算名正言顺。可奥斯卡却偏偏不这么想。伍迪·艾伦絮絮叨叨的《安妮·霍尔》在当年的颁奖礼上出尽了风头,银河史诗的开创者却只收获了一堆安慰性的技术奖项,颇有点“大智慧”输给了“小聪明”的讽刺意味。

不过,奥斯卡评委们多半是些垂垂老矣的学院派老资格,对于《星球大战》这种这种“花枝招展”的炫目玩意不屑一顾,倒也在情理之中。时光流转,“星战”文化风靡全球三十余年而丝毫没有消退的迹象,证明当年的《星球大战》绝不仅仅是技术活儿那么简单,而它已经完全不需要在意,当年是不是拿了一个奥斯卡最佳影片或者最佳导演的奖杯。

当年击败“银河史诗”的小清新《安妮·霍尔》是牛导伍迪·艾伦的代表作之一

NO.19 《发条橙》(1971)

提名(4项):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最佳剪辑

获奖:无

冤屈指数:6.5

库布里克大师的电影一向以前卫著称,具有超越时代的前瞻性,这部《发条橙》亦不例外,将批判的矛头毫不留情的指向自由意志与社会意识形态,充斥了大量的暴力和色情场面,并且以十分夸张的手法来包装这些场面,使影片所呈现出的效果极为撼人心魄。

不过,也正是因为它的惊世骇俗,才被美国电影审查委员会评定为X级电影,这加剧了它在奥斯卡上有所斩获的难度。对于一向褒奖美国主流价值观的奥斯卡评委来说,《发条橙》这样激进而另类的作品当然是与奖项无缘的,最终四项提名一无所获,当年的最佳影片被警匪电影《法国贩毒网》夺得。

随着时间的洗礼,库布里克的几乎每部作品都成为了电影史上的经典,奥斯卡当年的有眼无珠,丝毫没有阻碍《发条橙》在今日受到影迷顶礼膜拜。库布里克似乎生来就和奥斯卡有难以调和的矛盾,《发条橙》之后他佳作不断,但别说获奖了,就连提名也越来越少,而那些为库布里克着迷的观众和影评人,只能替库大师叫一声冤枉了。

《法国贩毒网》是当年奥斯卡的赢家,但如今在影史上的地位远不及《发条橙》

NO.18 《死亡诗社》(1989)

提名(4项):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原创剧本

获奖(1项):最佳原创剧本

冤屈指数:6.5

《死亡诗社》是老导演彼得·威尔的代表作品,主演罗宾·威廉斯一改搞笑的喜剧风格,传神的塑造了一个热爱文学与人生的良师益友形象。他采用独特的教学手法,使学生得到启发找到自我,对他敬爱有加,但此举却与观念传统保守的校方产生了矛盾,最终不得不被迫离开。

本片对于师生关系和青年思想启蒙的出色描写都非常到位,探讨了生命的意义,宣扬思想的解放,也不缺感动人心的画面,堪称有史以来最经典的教师题材电影之一。

可是,这部标榜美国精神“自由和进步”的电影,也未能得到奥斯卡的肯定,只拿到一个安慰性的剧本奖,最佳影片被同样是主打情感力量的《为黛茜小姐开车》夺得。

保守与进步相争的题材,终究还是不被评委们看好,这帮一贯持保守态度的评委们估计觉得,挑战传统势力的剧情在某种程度上把矛头指向了他们吧。本片也是彼得·威尔“奥斯卡噩梦”的开始,他之后屡次“冲奥”都铩羽而归,其怨念程度与前面提到的库布里克颇有同病相怜之感。

《为黛茜小姐开车》也很感人,但较之《死亡诗社》并无显著的高明之处

NO.17 《好家伙》(1990)

提名(6项):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剪辑

获奖(1项):最佳男配角

冤屈指数:7.0

马丁·斯科塞斯是另一位与奥斯卡之间恩怨颇多的大师级导演。他在1990年推出的力作《好家伙》以真实事件和人物为基础,讲述了一伙美国黑帮分子纵横黑道三十多年的传奇故事,影片抛弃了当时黑帮片流行的“教父”式的浪漫主义史诗特色,以粗粝写实的手法表现出黑道人物原生态的生活状况,对暴力场面和价值观的展示都有鲜明的特色,德尼罗,乔派西等演技派的表演更是无可指摘,上映后好评如潮,被誉为影史上最能真实反映黑帮生活的电影。

可惜到了奥斯卡的颁奖台上,票房和口碑都帮不了老马,同年的竞争对手是凯文·科斯特纳的《与狼共舞》,这部重振了好莱坞西部片雄风的“主旋律”史诗作品毫无悬念的得到了奥斯卡评委们得一致首肯,尤其是其对印第安人的正面描绘更是成为夺奥的关键加分点。《好家伙》不幸碰上了这么强劲的对手,最终只得到一个最佳男配角奖聊以自慰,老马也只能再度饮恨,继续他长达三十多年的艰难“申奥”之路。

同是不可多得的史诗性作品,《与狼共舞》《好家伙》胜负在毫厘之间

NO.16 《飞行家》(2004年)

提名(11项):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剪辑、最佳艺术指导、最佳服装设计、最佳摄影、最佳音响效果

获奖(5项):最佳摄影、最佳女配角、最佳艺术指导、最佳服装设计、最佳剪辑

冤屈指数:7.0

前面我们提过马丁·斯科塞斯的“冲奥”之路,进入21世纪之后,老马奋发图强,终于有一部在各方面足以获得奥斯卡垂青的作品《飞行家》横空出世。本片讲述的是好莱坞黄金时期的电影和航空业大亨霍华德·休斯的一生,对当时的时代面貌有巨细无遗的展示,是一部格局宏大的史诗传记片。

老马这次是卯足了劲要得到奥斯卡桂冠,从电影中我们可以明显看出他的努力。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亚历克·鲍德温、裘德·洛、凯特·布兰切特、凯特·贝金赛尔倾力出演,大片需要的男女明星一应俱全;符合奥斯卡口味的历史题材,传奇大亨的真实经历完整再现,史实细节做得一丝不苟;最重要的,对美国精神的鼓吹不遗余力,大富翁的奋斗历程和战胜顽疾重新振作的情节,都足以作为美国精神的代表。

但是,就是这么一部从头到脚都写满了“奥斯卡”三个字的电影,却在主要奖项的争夺上输给了质量平平的由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执导的《百万美元宝贝》,只拿到了最佳女配角和几个无关痛痒的技术奖。奥斯卡一心为一年前伊斯特伍德的《神秘河》“还债”,老马的心血再一次化为泡影。

《百万美元宝贝》击败《飞行家》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NO.15 《通天塔》(2006)

提名(7项):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配角(双项)、最佳配乐、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剪辑

获奖(1项):最佳配乐

冤屈指数:7.0

《通天塔》曾被媒体称为2006年最野心勃勃的影片,墨西哥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的这部力作气势恢宏,结构繁杂,充满批判力度和人性深度,在时间和空间上刻意错乱的叙事手法,铺陈出大量的隐喻,结尾的归统则给全片一个主题上的升华,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这部影片的质量都足以夺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头衔。可惜一贯冷落老马的奥斯卡,却在那一年破天荒的把欠了他几十年的东西给了他的《无间行者》,而彻底冷落了《通天塔》。

《通天塔》与《无间行者》,一个深沉,一个直白,一个人文,一个商业,同台较量,结果前者完全输给了后者。马丁·斯科塞斯几十年来致力于拍摄具有人文反思内涵的电影,在奥斯卡屡战屡败,如今却以用快餐式的商业电影欺负《通天塔》。

但在许多影迷心中,大家无不清醒的认识到,奥斯卡这次“还债”彻底选错了时间,《通天塔》虽然不是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的最佳作品,但却绝对是当年好莱坞影坛的最佳影片。

奥斯卡把亏欠老马的奖项全部还给了《无间行者》

NO.14 《大独裁者》(1940)

提名(5项):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原创剧本、最佳配乐

获奖:无

冤屈指数:7.0

《大独裁者》在很多方面都是一部杰作,当时希特勒的气焰在欧洲十分嚣张,虽然美国尚未参战,但卓别林敢于自编自导自演这么一部大肆讽刺纳粹的电影,道德勇气令人钦佩。同时,本片也是卓别林的第一部有声电影,巧妙的将政治内容融合进他擅长的搞笑题材中,展现出了相当高超的艺术效果。

虽然在欧洲大陆遭到了禁映,本片还是成为了1940年最卖座的电影,打破了英国和美国的票房纪录,至今仍是广受推崇的经典。但遗憾的是,《大独裁者》在当年的奥斯卡上颗粒无收,最佳影片奖被希区柯克初闯好莱坞的试水之作《蝴蝶梦》夺得。

这样一部毋庸置疑的经典作品之所以在奥斯卡上颗粒无收,一方面是因为卓别林和很多电影大师一样,跟奥斯卡天生“相斥”,评委们很看不上他这种夸张搞笑的风格。另一方面,估计当年的评委们也是担心若是把大奖颁给《大独裁者》会导致不必要的外交风波,惹得“某国”不高兴。当然,我们今天谈论卓别林的成就时,是丝毫不会在乎他有没有得过奥斯卡奖的。

《蝴蝶梦》为初闯好莱坞的希区柯克博了头彩

NO.13 生活多美好(1946)

提名(5项):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剪辑、最佳音响效果
获奖:无

冤屈指数:7.5

作为弗兰克·卡普拉导演生涯的巅峰之作,《生活多美好》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影片上映时,二战刚刚结束,许多人还沉浸在战争的残酷回忆中,无法面对新生活的开始。《生活多美好》既展现生活的黑暗,又表达战胜黑暗重获光明的希望和信心,其励志力量足以温暖所有过战争折磨的人们。

影片还采用神话元素,以上帝派天使下凡拯救主角的情节,让美国人民发自内心的感受到那种希望就在眼前的光明,堪称神来之笔。

可惜,当时的观众无法理解卡普拉的煞费苦心,票房连成本都没有收回,在奥斯卡的评选中更是输给了威廉·惠勒的《黄金时代》。这种一看票房失败就不屑一顾的态度,再一次显示出奥斯卡评委们的短视。

多年之后,美国观众在电视荧幕上重新发现了这部当年未能感动他们的杰作,顿时引为珍奇,影评人也对此重新审视,将之选为卡普拉的最佳作品,美国电影学院(AFI)也将其列为影史百大励志电影第一。经典终于得到了迟来的认可,只可惜奥斯卡不能再重来一次了。

大导演威廉·惠勒的《黄金时代》也堪称影史经典

NO.12《刺杀肯尼迪》(1991)

提名(8项):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配角、最佳改编剧本、最佳摄影、最佳配乐、最佳剪辑、最佳音响效果

获奖(2项):最佳摄影、最佳剪辑

冤屈指数:7.5

好莱坞赫赫有名的大导演奥利佛·斯通一贯热衷于阴谋论题材,而肯尼迪遇刺案一直是美国历史上最富争议的阴谋论话题,这两者碰到一起自然是火花四溅,成品就是1991年的悬疑惊悚大片《刺杀肯尼迪》。

斯通以半悬疑半纪录片的风格来操持全片,用拼贴的历史画面把整个事件以自己的方式勾勒出来,再现了那段让人惊愕的历史。片中的大量影像画面交织着真实和虚构,叙事张力十足,仿佛万花筒般折射出整个事件的方方面面,凯文·科斯特纳饰演的律师一路追寻真相,以及最后在法庭上的超长演讲,都令人印象深刻。

本片是阴谋论题材电影的集大成者,也是斯通个人风格的完美展示,完全够得上奥斯卡级别。但是,鉴于影片的题材实在太过于敏感,奥斯卡评委们小心翼翼的纠结了半天,最终大奖还是选择了更为惊悚但也更为“和谐”的《沉默的羔羊》,《刺杀肯尼迪》只拿到剪辑和摄影这样的技术奖。

许多人到现在也不理解为什么一部惊悚片能把奥斯卡五大奖项全部收入囊中

NO.11 《象人》(1980)

提名(8项):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改编剧本、最佳配乐,最佳剪辑、最佳艺术指导、最佳服装设计

获奖:无

冤屈指数:7.5

这是大卫·林奇的第一部主流电影,讲述了一个头部畸形的“象人”经历一系列悲惨遭遇,最终体验到人间温情的故事。本片取材于真实的医疗事件,故事发展流畅,表演动人,对时代气氛的把握十分精准,摄影、美工和化妆在当时均具有十分出色的水准,对道德和正义等做了不流世俗的探讨,称得上是一部思想内涵丰富的经典之作。

影片上映后轰动一时,也引起了巨大的争议,而争议是奥斯卡评委们很不喜欢的东西。虽然他们无法忽视影片的质量,《象人》也得到了与其水准相称的八项提名,但最终却一项都没能得奖,空手而归,当年奥斯卡奖的大赢家是罗伯特·雷德福的导演处女作《凡夫俗子》

虽然大卫·林奇努力的想拍出一种主流电影的特质,但对于一向中庸的奥斯卡评委来说,《象人》还是太过怪异,太过另类,他们不会允许这种看上去“怪怪”的电影获得奖项的肯定。好在后来本片获得了法国凯撒奖最佳外语片奖和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应该能带给失意的林奇足够的安慰了。

罗伯特·雷德福的导演处女作《凡夫俗子》获得了奥斯卡四项大奖

NO.10 《阿凡达》(2009)

提名(9项):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配乐、最佳剪辑、最佳摄影、最佳音效剪辑、最佳音响效果、最佳视觉效果、最佳艺术指导

获奖(3项):最佳摄影、最佳视觉效果、最佳艺术指导,

冤屈指数:8.0

关于《阿凡达》,已不需要做太多介绍,这部像天神一样降临人间的电影创造了无数多的票房奇迹,其中就包括刷新了中国影迷买票的队伍长度的纪录。只可惜在奥斯卡这块技术电影的伤心之地,《阿凡达》还是未能一雪前辈们之耻。《阿凡达》的技术优势也正是它惜败奥斯卡的最大劣势。

它的对手《拆弹部队》没有什么炫技的地方,用纪实的视听语言以小见大的讲了一段伊战故事,而《阿凡达》耀眼的技术光芒遮盖了一切,在它夺人眼球的3D效果之下,未能像特效那样超凡脱俗的剧情反而成了影片的短板,使得它在和整体水准更为均衡的《拆弹部队》竞争中难以取胜,至少那些喜欢四平八稳的奥斯卡评委们是这么想的。

更糟糕的是,当年的奥斯卡在三八妇女节前夜举办,评委们更要给《拆弹部队》的女导演凯瑟琳·毕吉罗一个面子,所以《阿凡达》的悲剧几乎是命中注定了的。好在詹姆斯·卡梅隆这种想象力几乎领先于所有电影人的“魔鬼”大帝是绝不会在乎几个奥斯卡奖项的,即使只拿了三个技术奖,他也仍是影迷心目中不折不扣的“世界之王”。

詹姆斯·卡梅隆赢得了世界,输给了前妻

NO.9 《本杰明·巴顿奇事》(2008)

提名(13项):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改编剧本、最佳摄影、最佳配乐、最佳化妆、最佳剪辑、最佳音响效果、最佳视觉效果、最佳艺术指导、最佳服装设计

获奖(3项):最佳视觉效果、最佳艺术指导、最佳化妆

冤屈指数:8.0

《本杰明·巴顿奇事》被誉为《阿甘正传》的魔幻版,这无疑增加了冲奥的砝码。两部作品的编剧都是埃里克·罗斯,而且从手法上也十分类似,都是从一个人物入手,追述美国近代历史的变迁,《本杰明·巴顿奇事》虽没有《阿甘》那样强调历史和美国梦的营造,但整体上还是具有十分典型的美国特色,加上其故事讲得四平八稳,思想脉络也十分符合美国保守派的观点,可以说从题材到风格都正合奥斯卡评委们的口味。

在表演上,布拉德·皮特、凯特·布兰切特和蒂尔达·斯文顿都有精彩的表现,一众配角也是熠熠生辉,为影片加分不少。

这样一部本应深得评委心的作品,却只拿到了几个当仁不让的技术奖,跟《阿凡达》的命运如出一辙,技术上的强悍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影片同样精致的内核。而当年奥斯卡颁奖之际,恰逢金融危机肆虐全球,讲述穷小伙历经磨难最终金钱、美女一并揽入怀的《贫民窟的百万富翁》无疑是一个更为适合大加褒奖的对象。想想《本杰明·巴顿奇事》的遭遇,或许你就会对《社交网络》在今年奥斯卡上的杯具有所释怀了。

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剧情非常给力

NO.8 《纽约黑帮》(2002)

提名(10项):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原创剧本、最佳摄影、最佳原创歌曲、最佳剪辑、最佳音响效果、最佳艺术指导,最佳服装设计

获奖:无

冤屈指数:8.5

老马,又见老马,通过这个盘点,我们完全可以看出他老人家对奥斯卡的执着。《纽约黑帮》其实比他两年后刻意向奥斯卡献媚的《飞行家》更有大奖的质素。熟悉的黑帮题材让马丁拍来得心应手,合作的演员又有丹尼尔·戴-刘易斯这样的奥斯卡影帝,少壮演技派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也凭这次和老马的合作摘掉了奶油小生的帽子。

影片讲述爱尔兰和意大利黑帮在纽约争夺地盘的残酷战争,史诗片的恢弘格局和黑帮人物的性格刻画都是老马相当擅长的电影元素,一丝不苟的细节钻营也使影片充满了冲奥的诚意。

问鼎奥斯卡本来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却坏在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差错上:奥斯卡揭晓日期临近之时,米高梅为给《纽约黑帮》造势,请了两任奥斯卡奖得主罗伯特·怀斯写文号召大家投票,还“断言马丁·斯科塞斯会受到奥斯卡青睐”。

这一来就引起了轩然大波,米高梅被纷纷指责违规,虽然最后息事宁人,但丑闻在先,奥斯卡绝不姑息,而且当年的对手又是强势的《芝加哥》,导致《纽约黑帮》的10项提名一个未中,老马再次黯然神伤。

《芝加哥》在奥斯卡上的风光也算重振了一把本已式微的歌舞片

NO.7 《紫色》(1985)

提名(11项):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双项)、最佳改编剧本、最佳摄影、最佳配乐、最佳原创歌曲、最佳艺术指导、最佳服装设计、最佳化妆

获奖:无

冤屈指数:8.5

在商业电影领域如日中天的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也一直有冲奥的念头,于是买下了获得普利策文学奖的传记小说《紫色》改编权,拍成了同名电影。

影片描述的是二十世纪上半叶美国南方的黑人生活,以一个黑人女性的经历为线索,籍由男权与女权的冲突以及种族间的抗争,揭示出主人公对独立,尊严,平等,爱与被爱的权利的追求,既有对乡村风景精致而夺目的描绘,也不乏对尚未开化的野蛮行为的直接刻画。影片是美国电影史上一部里程碑意义的黑人题材电影,不但演员几乎全是黑人,就连影片的工作人员也多半是有色人种。

影片上映后票房奇佳,斯皮尔伯格证明了自己拍文艺片也能创造票房神话。可是这部颇具野心的作品却在奥斯卡一败涂地,11项提名连一个奖杯也没能抱回,真让老斯郁闷到了骨子里。究其原因,还是题材问题,《紫色》虽然水准不俗,但一贯崇尚主流的评委们还不太敢对一部黑人电影大加褒奖,当年另外一部同样大气稳重的史诗电影《走出非洲》成为奥斯卡上的大赢家。

80年代有段时间,奥斯卡特别钟爱宏大叙事的史诗电影,《走出非洲》是其中一部

NO.6 《低俗小说》(1994)

提名(7项):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剪辑

获奖(1项):最佳原创剧本

冤屈指数:9.0

鬼才导演昆汀·塔伦蒂诺炮制出的这部风格独特的怪片融合了黑色电影、帮派电影和脱线喜剧等各种流派,摒弃了好莱坞传统的叙事方式,以不同视点的拼接将整部电影处理成了一个环形结构,但故事线索仍能保持清晰有序,有条有理,具有新颖别致的迷人魅力,带给观众一种主动求索真相的观影体验。《低俗小说》是后现代电影的一座里程碑,也正是从本片开始,独立电影开始获得主流电影的全面认可,可见其在影史上的重要性。

可是成也风格,败也风格,正是这 “不走寻常路”的特立独行,让本片在角逐奥斯卡的时候彻底败给了叙事手法中规中矩却又大开大阖的《阿甘正传》,奥斯卡的评委们毕竟还是死硬的保守主义者,一时无法充分认可这种前卫电影的艺术成就。不过《低俗小说》追求艺术创新的勇气也并不是没有回报,最终还是捧回了一座最佳原创剧本的奖杯,这应该给参与了编剧的昆汀足够的鼓励了,何况本片还在法国戛纳国际电影节力压传奇大师基耶斯洛夫斯基的《红》,勇夺金棕榈大奖呢。

《阿甘正传》赢就赢在其无敌的美国主旋律模式

NO.5 《现代启示录》(1979)

提名(8项):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配角、最佳改编剧本、最佳剪辑、最佳摄影、最佳音响效果、最佳艺术指导

获奖(2项):最佳摄影、最佳音响效果

冤屈指数:9.0

科波拉的这部无与伦比的战争片以越南为背景,描绘出一个令人望之生惧的人间地狱,被评为影史上最深刻也最有代表性的越战电影。这部改编自康拉德名著《黑暗之心》的电影,表面上是批判越南战场争的残酷,实质上却有更深层次的升华,不但能套用到任何战争中,甚至可以用来直接表现任何人生经历中的内心阴暗,其夸张而华美的表现主义风格使得它在所有战争片中独树一帜,表达了对人性异化的反思,片中马龙·白兰度饰演的军官虽然出镜极少,予人的震撼效果却极其强烈,表现出科波拉对电影主旨的把握之精准。

但一部雄纠纠气昂昂的神作为偏偏在奥斯卡上敌不过同年的《克莱默夫妇》,实在是影坛一大憾事。《克莱默夫妇》虽然有达斯汀·霍夫曼、梅丽尔·斯特里普两大巨星的同台飙戏以及小童星的精彩表演,以保守主义的立场反映美国家庭问题也是评委们喜闻乐见的,但毕竟在整体的艺术成就上还是和《现代启示录》有着不小的差距。硬要找个理由的话,只能《现代启示录》实在太黑暗了,漫天的炮火与湿热的雨林,自然敌不过一家三口在银幕上死去活来、感人至深的飙泪演出。

极度催泪的《克莱默夫妇》堪称大师级的有深度的苦情剧

NO.4 《邦妮和克莱德》(1967)

提名(10项):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双项)、最佳女配角、最佳原创剧本、最佳摄影、最佳服装设计

获奖(2项):最佳女配角、最佳摄影,

冤屈指数:9.5

《邦妮和克莱德》的剧本堪称命途多舛,数易其手才得以拍成,一经上映立刻成了新好莱坞电影浪潮的开山之作。影片打破了传统强盗片的模式,着墨于人物的日常生活和心理状态,对于暴力抢劫和警匪战斗发的表现反而不是重点,影片流露出对主人公的同情,将不法行径归因于社会和家庭的责任,结尾的子弹芭蕾场面十分为人称颂。

《邦妮和克莱德》的影史地位在当时就获得了认同,奥斯卡本来也应是囊中之物,哪知半路杀出了一部《炎热的夏夜》。这可让奥斯卡评委们犯了难,斟酌再三,还是表现黑人英雄的《炎热的夜晚》胜出。一贯保守的评委们这次倒是十分开明的选择了一部黑人题材的电影来加冕,毕竟《邦妮和克莱德》讲的是两个强盗的故事,而《炎热的夏夜》塑造的则是黑人英雄形象,更加符合社会主流价值观。

《炎热的夏夜》胜在题材有话题性但不“非主流”

NO3. 《日落大道》(1950)

提名(11项):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原创剧本、最佳摄、最佳剪辑、最佳配乐、最佳艺术指导

获奖(3项):最佳原创剧本、最佳配乐、最佳艺术执导

冤屈指数:9.5

好莱坞才子比利·怀尔德的《日落大道》堪称他成就最高的黑色电影,描写了一位活在往昔美好岁月回忆中无法自拔的女明星自我毁灭的故事。影片以冷酷的笔触刻画了人心丑陋的一面,以无声电影到有声电影的发展历程作为时代背景,从一对男女的情欲故事中对整个好莱坞体质进行了审视,揭开了其光鲜外表下不为人知的种种内幕,风格独特,尤其是影片的开篇和结尾更是别出心裁,已成经典。

这部极具获奖相的作品和另一部题材相近的杰作《彗星美人》狭路相逢,展开一场势均力敌的奥斯卡争夺战。但不可思议的是,《日落大道》被彻底击溃,除了比利·怀尔德拿到一个最佳编剧之外,其余10项提名全部失手。我们不禁要问,同样是揭美国演艺界的伤疤,为什么差距就这么大捏呢?

《彗星美人》和《日落大道》一样,也是揭美国演艺界的黑底

NO.2 《公民凯恩》(1941)

提名(9项):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剪辑、最佳摄影、最佳音响效果、最佳配乐、最佳艺术指导

获奖(1项):最佳原创剧本

冤屈指数:10.0

天才导演奥逊·威尔斯拍摄于1941年的这部旷世经典如今是无数人心目中的影史最佳。《公民凯恩》通过一位富豪的个人兴衰史,见证了资本主义神话下错综复杂的真实面貌,在几乎所有的电影排行榜上都名列前茅甚至第一,影片改变了当时好莱坞传统的拍摄模式,做出了无数大胆的技术革新,很多手法至今仍无法被超越。

具有如此崇高地位的《公民凯恩》之所以在奥斯卡上碰了钉子,其原因也颇具戏剧性。首先,明眼人都能看出,影片主角是以当时的大富翁赫斯特为蓝本的,虽然威尔斯拍片时严加保密,还是被赫斯特告为诽谤,顶着压力拍完影片已是十分不易,要上映更是困难重重。

二来,影片手法实在太过超前,且不够商业化,加上赫斯特的大力封杀,票房上遭遇彻底惨败。三来,威尔斯虽然才华横溢,却性格高傲,奥斯卡评委们这帮老资格完全见不得一个年轻人不可一世,只给了编剧曼基维茨一个最佳编剧奖,还让威尔斯在颁奖典礼上当众出丑,约翰·福特执导的西部片《青山翠谷》最终成为当年的赢家。何为“树大招风”,《公民凯恩》与奥逊·威尔斯的经历应当是最能说明问题的典型了。

《青山翠谷》导演约翰·福特是历史上最受奥斯卡赏识的电影人之一

NO.1 《肖申克的救赎》(1994)

提名(7项):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改编剧本、最佳摄影、最佳剪辑、最佳音响、最佳原创配乐

获奖:无

冤屈指数:10.0

作为一度的IMDB榜首之作,《肖申克的救赎》无疑是电影史上经典中的经典。影片以老套的牢狱故事开局,却完全突破了类型片的束缚,在人与命运的较量中凸显出人情味和款款温情,经典的对白和丰满的人物,铺陈出一个艺术气息浓厚的抗争故事,对自由、正义等普世价值做了深入探讨,给人以恒久的回味和思考。可以说,本片每一个细节都完完全全戳中奥斯卡评委的High点,要是没有同年那部集美国人民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阿甘正传》,它绝对是奥斯卡不折不扣的霸主。

无奈奥斯卡历来更重视商业影片外加美国式主旋律,胜利的天平自然就倾向了1994年的北美票房冠军《阿甘正传》,再加上蒂姆·罗宾斯、摩根·弗里曼的名气远不如刚刚鼎过奥斯卡影帝的汤姆·汉克斯,而《阿甘正传》的残疾人题材又受着特殊的“关爱”,如此一来,即使《肖申克的救赎》有着千般万般的好,评委们也只能忍痛割爱了。

如今有无数影迷为《肖申克的救赎》打抱不平,认为它远比用影像书写美国现代史的《阿甘正传》更深刻更引人思索,主题思想也更具普世性。《肖申克的救赎》与《阿甘正传》,两部伟大作品在奥斯卡争夺中上演的这出“既生瑜,何生亮 ”将永远的被后世影迷所铭记。

《阿甘正传》的强势制造了《肖申克的救赎》《低俗小说》的双重杯具

来源:时光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奥斯卡式悲剧!20部经典佳片遗珠 《低俗小说》《肖申克的救赎》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