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院

@杭州金融女民工:在医院。

前面的病人问值班医生:王医生我明天还要来么?你到时候在不在啊?

医生回答说:今年这个肺炎这么严重,我们都不休息了,过年全都上班的。

我听了心里很感动,感叹医生真的很辛苦。

结果旁边有个大叔幸灾乐祸得说:过年上班好啊,三倍加班工资,你要发财嘞!

把医生给气的,怼了他一句:你当我是没见过钞票啊?

我当时真想撕烂这个傻逼大叔的嘴,命都快没了嘴他妈的还这么贱!

@杭州金融女民工:在我们国家,护士这份工作的体验,真的不比银行当柜员好多少。

这几天陪家人打点滴,在输液室看到的一幕幕,真的挺让我不是滋味的。

连续两天遇到同一个大哥,一个人来打点滴,每次要换水了也不按铃,直接就冲护士台大喊大叫,也不加称谓,就是昂着头高八度唬人:换水!快!叫你啊听不见啊!那神态,跟黄世仁叫自己家长工干活似的。

有个大妈,三个儿子陪着来的,个个表现欲很强,什么都要给他们老母争取vip待遇。扎针都是在护士台,他们偏不,一定要让护士到输液座位上给他们老娘扎针,护士们本来就忙,还要给他们提供一对一,根本不现实。结果三个儿子就在输液室大骂,什么服务态度差出来上班还这么懒,一个比一个嗓门大,深怕被比下去拔不了孝顺的头筹。

然后就是扎不进针的,其实很难免,特别是小朋友、瘦骨嶙峋的老人、血管细的小姑娘,昨天给厨子扎针的小护士是个新手,第一次扎没成功,我们也表示理解,新人总有个过程,结果排在后面的大爷就开始大叫了:换人换人,我不是给你们练手的,这么弄不灵清还想赚我们的钱啊!?我在想,如果是发生他自己身上,是不是已经一个巴掌挥上去了?

来打点滴的什么人都有,这个季节病人还特别多,几个小护士跑前跑后一刻不停,我特意观察了下,虽然戴着口罩,一个个都白净明亮,一看都是家里精心呵护养大的,但面对这样的工作环境,连句重话都不说。说实话,普通老百姓花这点钱能享受这样的医疗服务,半夜都应该笑醒了。

这么多年了,我们的平均国民素质提升,对医疗工作者的重要性认识和尊重,依然任重而道远。唉。

@杭州金融女民工:陪厨子在医院打点滴,坐我们旁边的一家,50岁的儿子陪70岁的妈妈也在打点滴。

我听他们在讨论这次新型肺炎,儿子在给老妈认真地科普:这次肺炎很厉害的,如果染上了肺就没有了!老妈一脸惊讶地回应:哎呀这么厉害的啊,那是不好乱跑了!

虽然觉得很搞笑,但是对疫情严重性的认识,还是值得肯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在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