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取向只是一个人无数属性中的一个,认为因为形象所以肯定不行/肯定行,都是刻板印象

@顾扯淡:在豆瓣看一个长贴,看的我匪夷所思。。。

楼主是个拉拉,准备瞒着父母一辈子,所以在找gay准备形婚,长贴的内容就是讲她去“相亲”遇到的各种各样的gay,姑娘的记录完全颠覆了我对同志群体的认知,我一直觉得这个群体一般来说还是比较精致比较友善的。。。

原帖很长,楼主大概见了十来个吧,很多都到了双方见家长甚至父母见父母的阶段,结果这都tm的什么鬼啊,我知道这都是假的,两个人是互相帮忙,不涉及感情不涉及经济,但是怎么完全不用心,甚至连基本的待人接物和礼貌都没有,脑残吗。。。

稍微摘录几段

【认识的第一个形婚对象,是在2011年冬天,大三吧,课也不多,时间一大把,网上聊了一下,他说见面直接聊吧,约我在火车站见面,我有疑惑,但是还是开心的去了。提前十分钟到了约定地点给他打电话,他让我就在那里等他40分钟。虽然不喜欢别人迟到,可是第一次找形婚,也没有经验,觉得很难得找到,于是我同意了。接近过年的火车站广场人满为患,我就在寒风中站了40分钟,接到他电话:“你进来,我在你对面的德克士,我穿咖啡色格子衬衣,黑色羽绒服.”我赶紧冷得小跑着进去了。看到他,是一位胖胖的男士,约莫25,26岁?略秃头,厚厚的镜片,小眼睛,大大的肚子,旁边坐着一位也带了眼镜的胖姑娘,看上去像个学生,他手里拿着鸡腿像我摆了摆手。我走过去以后他让我赶紧去排队点餐,我说不饿,就不点了,可是他执意引导我到前台点餐,出于礼貌,虽然不饿,我也就点了对鸡翅和一杯热饮。

拿着餐食相对而坐以后,他先开口了:我觉得我们很适合形婚。我问为什么?他说:“第一次见男生,知道自己点吃的来AA,我觉得挺好。”当时我好想翻白眼?️我大冷天的跑来这么远等这么久,难道是为了蹭吃德克士?可是我忍住了。我问他:“你旁边这位是?怎么称呼?”他说“噢,我亲妹妹,她知道我情况,在读大一,出来帮我选一选,她也觉得你很合适,其实我们很早就到了,一直在橱窗这里观察了你40分钟,看你等人的表情变化,觉得你很有耐心。”我当时满脑子黑人问号❓我站在寒风中被人观察了40分钟?我是猴子吗?可是第一次形婚啊,有可能别的gay也是这样呢?有了这样的自我安慰,我决定继续聊下去。问他那形婚后你有什么打算呢?他说:“以后穿衣服你就听我妹妹的,hello kitty你知道吗?粉红色比较适合女生。然后婚后你可以住在我这里,我在某某小区(城边一个偏远小区)有房子,可以600一个月租给你。然后你生个孩子,让我爸妈带吧,我爸妈是老师,带出来的孩子差不了,你父母经商的,我也担心以后孩子成为奸商,我男朋友开大车拉货的,同居期间你不能有同房要求,我男朋友不会答应的,我也不会背叛他”。我当时瞬间就炸了,我说:“我认为我们不太合适”然后我就走了。

当时觉得自己为了形婚留长发,为了形婚决定生孩子,真的是疯了,我不喜欢长发,不喜欢孩子,也不会喜欢粉色衣服,更不会想要婚后同居在一起,遇到的第一个形婚对象,让我有了出柜的念头。

第一次形婚经历,让我总结了几点:第一,出于礼貌,见面地点尽量约在折中的地方,都为双方考虑,且不要迟到。第二,不要急着见面,网上聊得差不多了,三观契合主动发自己照片,再向对方讨要照片,眼缘很重要。见了照片觉得彼此满意再见面也不迟。第三,这条路本来很难走,要求对方这啊那啊的,比对真爱要求还多,注定要找很多年。】

[黑线][黑线][黑线][黑线]

【三号对象在ZF机关工作,副科级干部,大我6岁,本人看上去只有20来岁,很年轻的样子,独生子,省城有房,收入稳定,178身高,不胖不瘦,精神气质好,浓眉大眼,唇红齿白,能言善语,开朗外向。他男朋友和他在一起10年了,瘦瘦小小,穿着及不合身的衣服,很邋遢的样子,头发长得遮住眼睛,指甲留很长,待业,阴阳怪气,仿佛我要抢了他男朋友似的。见面才跟我坦白,他接过一次过,是形婚,女方因为婚后反悔不愿意生孩子所以离婚了。问我是否愿意重新考虑孩子问题。他男朋友一个劲插话:“你们结婚了,我算什么?小三吗?你们有了孩子,孩子发烧住院我也发烧住院,你说你去陪谁?”他们开始争执,我很尴尬,很快结束了那天的见面,并慢慢冷落了这段关系。】

[黑线][黑线][黑线][黑线]

【在这里要说一句,很多人问我,带形婚对象回家,带上自己的同性伴侣是否妥当?这么多次的经验,我认为是不妥当的,毕竟在父母眼中,你和你的伴侣不知不觉散发出来的默契,远远超过你和你形婚对象。

继续说,然后我也是奇葩,就喊上了我的两个女性朋友,是一对PPL的拉拉,她们在一起十来年了,是我的大学同学,因为她们是PPL,倒也看不出来是一对。刚好她们两个特别想去我老家玩,之前说过我来家是一个特别出名的旅游城市。而我这样也有伴,不至于我一个人对着Q喝他男朋友。于是在一个周末早上,两个朋友开车来接上我,就出发去Q的小区接他们了,谁知道到了他们小区楼下竟联系不上他们了,打电话也不接,信息也不回。我两个朋友耐心好,说没事,就找了停车位等。差不多过来半个小时终于回电话给我,说他一个人去,他男朋友不去了,不一会儿就坐进我们车里了,我两个朋友看出来是他们两口子吵架了,就跟他说:再给你男朋友打电话,约着大家一起去嘛,就当去旅游了。

然后Q下车打了个电话,他男朋友来了,本来很瘦小,穿了有点像校服一样的蓝白色运动衣,衣服很大,袖子很长,遮住了他长长的指甲,驼色直筒西裤,盖住了宝蓝色的登山鞋。我承认,虽说我以为所有G的衣品都很好,但是我也知道G都是普通人,但是我要带形婚对象回家见父母,你作为父母眼中Q的哥们朋友,就不能为了我面子,不说穿多得体,就不能穿得正常点?或者剪个指甲?也可能我对Q的男朋友本身无好感,当时年轻,觉得又不和Q的男朋友形婚,无所谓。后来就开始打脸了。

去到我们家,才发现这两个人第一次见形婚对象的父母,光着手就来了,倒是我两个朋友从后备箱拿出五六箱送给我父母的礼品,他两个争着帮忙拿上楼了。无语,怪我没有想到提前沟通,我如果知道是这个情况,我应该提前买好递给他手上。后来也才得知,那天早上出发前Q和他男朋友吵架,就是因为他男朋友不准他去购买伴手礼,觉得Q想假戏真做。

在我们家入座以后,大家都相互寒暄过,我父母提议带大家去吃我们这里的特产,大家都在高兴附和,突然Q的男朋友发话了:“我不喜欢吃那个。”大家集体回头看向他,只见他在玩弄自己的长指甲,眼皮都不抬一下。空气凝固了几秒,我母亲赶紧开口:“没事没事,那我们换一家吃其他。”

于是我们去吃了其他家,回到家他们两个和朋友都上去我那楼了,我就在我父母住这楼和我爸妈说了一下我们隔天午饭后要回省城的话。等我上楼以后发现我两个朋友在客厅,我房间门紧锁进不去,我问了一下我朋友才知道,Q和他男朋友在我房间吵架,Q的男朋友指责Q为什么吃饭时候要给我父母倒茶?为什么吃饭时候要坐在我旁边冷落他,为什么吃饭时候要给我夹菜,是不是Q想要假戏真做,Q无力解释,就吵了起来。我当时好害怕楼下爸妈听见,我敲门半天,准备去劝架,结果门突然开了,Q的男朋友冲出来直接下楼砸门走了。Q让我不用管,他男朋友会自己坐车回省城的。我挣扎了一下,也不可能不管啊,还是追出去找他男朋友了,在他上出租车之前追上来他,只能也跟着上车,并且一再劝他,我们真的不是假戏真做,不然我直接找个直男,他直接找个直女就好了。

就这样跟着他来到车站,我内心是期望他买票回省城的,可是我掏钱给他买票就太出卖我内心想法了。谁知道他问了问票价又折回我身边了,跟我说:“其实我刚才想好了,如果他不出来挽留我,我就上楼去告诉你爸妈,你们两个搞X婚,你那两个朋友搞txl。但是想不到是你出来劝我,那就算了,等我明天回省城再跟他算账。”我当时受到的惊吓啊,我都不知道我是如何带着他重回我家的,我就这么提心吊胆的在我家呆了两天一夜。】

【他还跟我说,尽快领真证,然后结婚,因为他二婚,他们家就不举办婚礼了,让我去说服我父母,我们要旅行结婚,然后说我们家条件也不差,确定了我不是骗礼金的那种人,让我去说服我父母礼金互免。我肯定不同意啊,如果这个我能说服,习俗我能改变,我早就形婚了。这多简单啊。然后我说我回去考虑,要先走了。然后Q执意要送我下楼,我看他男朋友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估计是很不喜欢听到形婚的话题。

下了楼,小区门口有间星bk咖啡,Q提议在咖啡店户外区桌椅那里坐下再聊聊,我说那我进去点东西来喝,并问他要喝什么,他和我说:“干嘛要点,贵死,我经常不点东西,就坐他们门口桌椅休息的,放心,不会有人来追赶我们的,不然我就投诉它。”

我无奈,跟他说,要下雨了,我先回去了吧,之后微信上说。然后我就打车走了。我微信告诉他:“第一,旅行结婚我当然高兴喜欢,可是这个婚本来就是接给父母看的,我们去旅行结婚了,结给谁看?第二,礼金互免不可能,按照正常习俗走,婚后我还给你。第三,真证要领的话,请提供你的征信报告,收入证明,毕竟我并不知道你所说的一切你的情况是否属实(这是我两个PPL朋友让我这么说的)”然后他回给我:“不如这样吧,第一,旅行结婚也省了,我们家办一桌宴席接待你们家如何?你们家办客就只有我们一家三口去,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二婚。然后你赶紧怀个孩子,怀上了,我每个月给你3000块作为补助,怀胎9月,我一共给你2.7万作为补助,当礼金,生孩子前去领证,避免你不生孩子骗我,如何?婚后生了孩子你赶紧去工作,一起AA养孩子,以后你把你房子落户在孩子名下,毕竟女人不需要什么房子,孩子以后结婚生子倒是要用到房子,是吧?平时你还是做得很好的,希望未来婚后你可以和我一起照顾好我男朋友,我们吵架你要经常来劝和”。

我没有回信息,也终于再也忍受不下去了。想着等我女朋友下班了吐槽给我女朋友听,然后再一起编辑一条微信告诉他:你有这么奇葩的男朋友,你前妻肯定也是受不了你爸妈的束缚,所以才和你离婚,你活该找不到,我终于受够你两个了!。

正当我女朋友下班了,我们还在电梯里说笑着(电梯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突然收到一条陌生短信:你两个这个婚形不成,你要是敢怀Q孩子,我让你流产。

我天哪,原来Q瞒着他男朋友关于还是想要孩子的事情,然后Q男朋友偷看了Q的手机,得知形婚后还有孩子这一出,立马爆炸,和Q吵架并跑出了小区,Q打电话来让我和他一起去寻找他男朋友,因为他男朋友说隔天要去Q的单位闹,让他们单位的都知道Q是GAY。本来想好的反击和嘲讽,此刻我一句也没敢说,毕竟他有那么疯狂的男朋友。我只是说:“我们不合适,你再找找别人吧”然后拉黑了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性取向只是一个人无数属性中的一个,认为因为形象所以肯定不行/肯定行,都是刻板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