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申克的救赎》中到底救赎了什么?

@票房:《肖申克的救赎》中到底救赎了什么?

第一次看《肖申克的救赎》时我才十三岁,那时候还太年轻,还不懂什么叫“三姐妹”,还不理解什么叫“体制化”,更不明白老布在离开监狱后为什么要自杀。那时候的安迪在我心目中就是一个英雄,更准确的说是一个“悲剧英雄”,因为他在蒙受十九年不白之冤后,终于越狱了。

时隔好几年再次看这部史诗般的巨作后,我开始渐渐明白体制化对人性的改变,体会到老布最后自杀的迫不得已和无奈。当瑞德说着“希望是一个危险的东西”时,我的心不禁跟着也颤抖了一下,那种绝望与无奈让我对当时的自己有着一种莫名的怜悯和悲哀。

那时候的《肖申克的救赎》于我来说就是黑夜中前进的一盏明灯,安迪是我为自己打鸡血的偶像,他是希望、信念、执着的象征,我一直用“希望是个好东西”来鼓励着自己,不要轻易说放弃,要像安迪一样永不放弃。

当时,从自身的成长角度看,这部电影给我提供了助力,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最近我再一次重温这部经典电影,不再有亢奋抑或是悲伤的体验,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在肖申克这座监狱里,一个银行副总裁的安迪,一个蒙受不白之冤十九年的安迪,一个最终变成太平洋小岛上船主的安迪,这一段人生旅程,是他的救赎之路,那么,他到底救赎了什么?

对于肖申克监狱的狱友来说,对于安迪的好友瑞德来说,包括被枪杀的汤米,安迪的所有行为,让他们体会到在厚重石墙外的一丝丝自由。可以在屋顶上喝着啤酒干着活,可以在广场上听到莫扎特的《费加罗的婚礼》,可以在图书馆听汉克威廉姆斯的经典唱片,可以在“老师”的教导下进行识字考试,这些时刻都让他们重温着作为一个社会人的自由身份。
对于肖申克监狱来说,因为有了安迪,“三姐妹”被以恶制恶了,监狱里有了音乐和图书馆,典狱长等人的丑恶脸面被揭下,监狱里变得干净了一些。

我起初觉得,这是肖申克的救赎,在监狱里,安迪完成了对其他人,对监狱的救赎。

但转念一想,这样的救赎也太过表面,生活环境发生了改变,但人的内心深处呢?真的也变化了吗?除此之外,对于安迪他自身而言,救赎又在哪里呢?

还记得电影中有这样一个片段:汤米被杀,安迪被关禁闭两个月后,在石墙边跟瑞德的对话中,提及了自己对妻子的爱和悔意,他说:

“老婆说她很难了解我,我像一本合起来的书,她整天这样抱怨。她很漂亮,该死,我是多么爱她啊。我只是不擅表达。对,是我杀了她,枪不是我开的,但我害她离我远去,是我的脾气害死了她。”

瑞德安慰说“你不是杀人犯,你或许不是个好丈夫而已”,安迪接着说,“没错,是别人干的,却由我受罚,大概是我命薄。谁都可能遇到霉运,刚好轮到我,我被卷入龙卷风,只是没想到刮了这么久。我告诉你我要去哪里,芝华塔尼欧,在墨西哥,太平洋边的小地方,那是没有回忆的海洋,我要在那里度过余生。在海边,开一个小旅馆,买条破船,整修一新,载客出海。人反正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忙着死,要么忙着活”。

这个段落,过去我看过很多遍,一直觉得这是安迪决定越狱前的某种仪式,他交代了很多事情,跟老友告别,他觉得19年的赎罪足够了,决定要亲自改变命运。

但是现在,我不这么看了,我觉得那一番对话,代表着安迪对自己的救赎。他的救赎不是生命形式的改变,也不是生存环境的改变,而是灵魂层面真正意义上的自我重新认知。

在肖申克监狱的19年时间里,安迪的执念有两个,一是自己是无罪的,二是生活必须是有希望的。倘若汤米不被枪杀,而是帮助安迪翻盘,无罪释放的安迪回到社会,他是不是会重新拾起过去的身份。

然而,汤米被杀,安迪在瑞德面前的那一长段的自白,是他对自己过往生活的重新理解,他推翻了自己过去的形象,直面自己和妻子之间的问题,接受在这件凶杀案里,他所承担的那部分责任。

在自身遭受了巨大磨难的前提下,他看到的是自己的责任,没有推卸给任何人,这是多么了不起的反思。我是感觉,从这一刻开始,安迪救赎了自己灵魂,找到了他自己。

这个时候,我跟自己说,安迪不应该仅仅是一个励志英雄,不应该仅仅是众多狱友的救赎者,他是肖申克监狱中,一个真正自己救赎了自己灵魂的人,一个让内心那么多强烈冲突最终得到和解,让生命归于平静的人。

这是他完全不同于其他人的地方,也是“救赎”真正体现的地方。

人不是一定要接受命运的安排,也不是一定要反抗命运的安排,而是在命运发生的当下,看清楚自己的本色,明白自己为什么处在命运这个关口下。唯有把自己看明白了,才会在“命运”的面前,做出属于自己的最合适的选择。

其实人生的结局,哪有好坏对错,当一个船夫,或者当一个银行家,都不过是命运呈现的不同模式罢了。真正重要的应该是,成为船夫或者银行家,是自己心甘情愿下的选择。

人生也没有实现不了的美好之说,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自己关于美好的独特定义,真的顺应内心做了选择,终究会达到那个终点。

可惜的是,我们大多数人都用别人对于美好的定义,来设定自己的人生。那些时刻伴随自己的内心冲突,无不在提醒着我们“当下的选择是有问题的”,我们一边抗拒去面对这个冲突,用各种方式来试图合理化“内心冲突感”,另一边用意志力的方式强迫自己带着冲突继续往前走。

亲爱的朋友,你是这样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肖申克的救赎》中到底救赎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