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车女载我杭州城兜了一圈,捡回80万丨半虚构故事

时间:2017年

地点:杭州

人物:朱星,陈芸,胖虎

公司附近有一家很大的农贸市场,休息日时我总喜欢去那逛逛,一来是放松心情, 顺便也能买点新鲜的鸡蛋和青菜煮面。

一天,我提着菜往家走时,接到了老板陈展的电话。

“老朱,我妈病了,我和你嫂子回去看她几天,店里事情就交给你了。”

我知道陈展的母亲身体一直不好,陈展也曾把她接来杭州看病,可老人在杭州待久了,总归不太习惯,吵着回了老家。

“她出什么事了?”

“没事,都是些老毛病,老人家就是想我了。”陈展笑着说。

“你现在的身份敏感,走不了吧。”我有些疑惑。

陈展还处于取保候审期间,这个阶段的当事人一般是不能离开本市的。听了我的话,他说钱律师已经联系了黄警官,所有手续也都办好了。听到有钱律师帮忙,我松了口气。

这段时间以来,陈展一直心神恍惚,成天闷在办公室,不是上网打游戏,就是一言不发地抽烟。之前被栽赃走私的事情明显是有人在针对他,陈展心里很清楚,只是不愿意说出来而已。

我也希望他能有机会离开店里,换个环境轻松下。

“老朱,把你拉来,是我想着你学问多,咱俩也说得来……就是不晓得是不是耽误了你。你一个大学生跑我这里蹲着,实在太可惜了。”陈展不知道怎么了,啰里啰嗦拉着我说了一堆废话。

“你咋了?说这些屁话干嘛?是不是想赖掉我这个合伙人的年终分红?”我故意和他开玩笑。

“我……”

“行了,你放心去吧,公司有我和小龙他们,你就不用操心了。替我向咱妈问好啊!”

“你自己万事小心!”陈展挂电话前,认真地和我说。

陈展离开杭州的事情,我没告诉任何人,对外说陈总在家养病。

中间,孙胖子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他告诉我这个“SG”车行的美女老板陈芸不简单,车行基本都是售卖的高档豪车和跑车,而且在杭州、温州等城市都有自己的连锁车行,生意做得不小。

除了这些,孙胖子还打听出陈芸早年是北京一家4S店的销售,离职后去了南方,再回来就开了“SG”车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钱。

我对孙胖子说的这些不感兴趣,这都和我没什么关系。虽然陈芸在我手里写下了她的号码,我也搜到了她的微信号,但我不认为她对我真的有什么意思。

陈展离开的这段时间,我已经基本熟悉了公司情况,每天忙着盘存进货、维护客户关系,给分公司开会以及业务培训,深刻体会到当老板的不易。

至于查GPS的业务,我已经丢给小龙打理,他认真、细致,在店里完全可以独当一面。

临近年关,公司上下的生意忽然忙碌了起来。汽修店不怕忙,怕的是空档期。我还挺开心,这么多业务中有不少新客人,意味着又可以卖出不少服务卡了。

洗车是汽修店必备的一项的“增值性服务”,为的就是用洗车这样的高频次服务吸引客人进店办卡。只要办了卡,这个客人基本就算是套牢了,他车辆的大小保养、保险、维修等等业务基本就拿下了。

可没想到,一场谁也没想到的大麻烦就隐藏在这些看似忙碌的业务中。

先是几个分店接连二连三出了事,下城区的分店有客人投诉,在门店GPS拆除不彻底,他的车是抵押车,结果被人找到,车辆被拖走,吵着要我们赔偿损失。接着是萧山一家店被客人投诉保养用的机油以及配件有问题。

接到投诉后,经过调查发现,确实有员工私下使用山寨货掉包了公司配的正品机油以及配件。我当即让店长开除了那名员工,并扣发了全店一个季度的奖金,同时再次给客人赔礼道歉,并给予补偿,算是平息了事件。

谁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更大的麻烦接踵而来。

前天夜里,嘉兴店一部刚刚保养后停放在店内的奔驰突然起火,一把大火连车带店几乎烧了个精光。幸好那家店铺是个店面,里面平时不住人,没有造成人员损伤。

我知晓后连夜赶往现场,到了现场一看,整个店铺完全烧成了空架子,所有物品被付之一炬,店铺内外到处是黑黑的焦炭以及积水,一地狼藉。

我整个人完全傻了,嘉兴店是新装修的店,重新开业还不到半年,没想到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故,我恨不得立即抽店长一顿。

可等我看到嘉兴店的店长小徐,不忍心了:这家伙满脸都是黑漆漆的,浑身上下湿透,头发烧得焦黑,眉毛也几乎烧没了。

小徐是我培养起来的,人很正直也很负责,见到我十分自责。接到火警后,他先给陈展打了电话,一直没人接听,只好给他发了留言信息,这才联系上我。

他说火灾是半夜起来的,安装的监控以及电脑烧得惨不忍睹,根本没法查询事发时候的情况。接到消防通知后,他立即带人从宿舍赶到店里参加灭火,几次想冲进店里抢救物资,都被消防拦住。

经过消防初步勘验,起火源是一部停在店内的奔驰,这车是前一天被人送来保养,说第二天来取,现在那部奔驰被烧得面目全非,几乎只剩下一个空壳。

车辆已经被消防拖走做进一步勘验,小徐很委屈,这家店完全按公司操作规则来,既没有人随便吸烟,也没有乱堆放易燃物品,更没有乱拉电线等违规操作,实在不明白这车辆到底怎么起火的。

在现场没问清楚情况,我和小徐一起被叫到派出所处理此事。

很快,奔驰车的车主接到电话也赶来了。他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穿着一身白色阿迪休闲服,脖子上戴着条粗大的金项链,露出的手臂还有文身,活像机器猫中的胖虎。

看见他这副社会人模样,我心里暗暗叫苦,这下麻烦大了。

果然,这家伙刚进来,二话没说,就骂骂咧咧要求我们赔偿他的车辆损失。

胖虎显然是有备而来,在办案警官要求下,展示了车辆行驶证、购车凭据以及驾驶资格证。他说自己车才开了一两年,还是部很新的车,说着还展示了一张手机拍的车辆里程表,显示只有三万多公里。

胖虎说是怕修车店员工偷开他的车出去,所以现场拍照为证,没想到正好用上了。

小徐反驳说,这车是部旧车,根本不值那么多钱。

胖虎眼睛一翻,说不管新车旧车,反正他带来的资料证明他的车是部只开了三万多公里的车,既然放在我们店铺被烧了,那就要赔偿他的损失。

当我询问他打算要的赔偿金额,他狮子大开口要了一个高价。双方掰扯半天,在派出所没有谈拢,民警只好让我们各自回去,等彼此商量好价钱,再来派出所做调解。

出了派出所,我想和胖虎商量赔偿办法,可对方根本不愿意和我聊。他再次提出要按新车价赔偿被我拒绝后,冷笑一声,让我等着,叫了部车扬长而去。

我让小徐赶紧去医院看伤,自己回到了租住的酒店。我犹豫半天,还是给陈展打了电话,毕竟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但电话响了许久,也不见他接听。

接下来几天,我忙着应付再次找上门的房东和周围店铺的店主,和邻居们商议赔偿事宜,还要带着小徐和其他员工清理现场,忙得一塌糊涂。

收拾现场时,我在一堆被烧毁的物品中发现了准备被丢弃的监控机箱,工程塑料外壳烧得已经变形,整个框架完全支零破碎。

最让人看不顺眼的还有那辆奔驰车,抬它的时候,我发现奔驰的车架在地板上留下一圈灰白色的痕迹,但是在车辆四周有很明显的焦黑印记,我顿时紧张起来。

记得大学时候看过一部美剧《CSI犯罪现场调查》,其中有一集说过,判断车辆自燃还是人为纵火,要看烧得最厉害的地方。如果汽车是自燃,那基本是车内蓄电池部位或者线路引起,着火点是内部,引擎盖有明显炙烤痕迹;而人
为纵火一般都是从外向内,着火点是轮胎或者车辆座椅,都属于最易燃烧的部位。

眼前,车架周围有着十分明显的焦黑印记,那很可能说明着火的部位就是轮胎,换句话说,车辆很可能是被人故意纵火。

一部可能是报废的旧车,被人为修改了里程表,送到店内做保养又忽然莫名其妙起火,这也太蹊跷了。

我让小徐把现场拍照留存,准备将这个情况去派出所做汇报。

没等我去,当地派出所送来了消防出具的《火灾事故认定书》,大致说排除烟花爆竹及雷击引发火灾,起火原因不能排除店内存在易燃物品导致受检车辆发生燃烧的可能,同时还有处罚通知,让我们去消防部门缴纳数万元的火灾罚
款。

认定书中说由于店内一些含有酒精类的清洗剂堆放不合理,且店内没有安装足够的灭火设备,另外也没按消防要求设置喷洒等设施,是导致此次火灾的主要原因。

我看完一阵苦笑,大部分的修车厂或者修车铺都有些消防问题,毕竟每天都要频繁使用各类含酒精的清洗剂,根本不可能让每个员工都能按消防要求放置。按照这个标准检查很难有合格的,这也是行内公开的秘密了。

我不明白,为何我都能发现这次火灾有着明显的人为纵火痕迹,可消防给出的结论却非说是我们的问题呢?

带着不解,我揣着认定书准备到负责的区消防大队问个究竟。

我拿着处罚报告以及认定书找到了消防大队法制科,提出调取现场勘验笔录和检验、鉴定意见查看,接待我的人冷冰冰的说,必须向他们上一级单位提出复核申请,具体要我留下材料,再等通知。

我一听头就大了,这种找上级单位复核的事情,我们之前不是没碰到过,好说话的,或许一两周能有个答复;不好说话的,随便找个理由拖个数月也是常有情况。

这次鉴定意味着我们要承担大量的赔偿和罚款,让我十分不满,当场表示了质疑,并和经办人吵了起来,直至被警卫请出办公室。

等我从消防大队出来,突然听见一阵熟悉的笑声,扭头回看,陈芸正和一位消防人员从楼内走出来。

我不禁愣住了,她怎么在这里?难道这一切又是她搞的鬼?

陈芸似乎没有看见我,戴上头盔,径直骑上她那部黑色“印第安酋长”,一阵轰鸣,从我身边绝尘而去。

出了消防队,我心事重重地转过一个路口,忽然听见身后有车在长鸣喇叭。我转过身,看见陈芸抬起面罩,双腿斜跨在摩托上,似乎在等我。

“你怎么在这?”我走过去问。

“上车!”陈芸头一摆,放下面罩,丝毫没有征求我意见的意思。

我说不上来是忙晕头,还是被这部梦寐以求的重型机车吸引,傻呵呵地跨上后座,将手搭在她的腰上。

摩托瞬间起步,差点让我直接从后座滑出去,陈芸将车开得飞快,刀子一般的迎面风将我原本“软玉怀香”的浪漫想法撕扯得粉碎,脑子里只想跳车。

我大喊:“你是故意的吧,开那么快!”

“是啊!”她的声音带着兴奋。

“你有毛病吧,你有头盔,我没头盔啊!”我悲愤地怒喊。

“让你脑子清醒下,教你遇事不能慌的道理。”陈芸缓缓减速,停车后摘下头盔,笑吟吟地看着我。

“我冷不冷静,关你屁事!”

我理了理凌乱的头发,稍微搓了搓了几乎被风刮得失去知觉的脸,一声不吭转头就走,不想再搭理这个疯女人。

见我离开,陈芸在我身后冷冷地说:“你以为你和消防的人大吵一通,人家就会改变认定书了?你以为这一切都是你能应付的了的?”

我没理她,四处张望,想看看有没有出租车。

“你不想想这些事情都是怎么冒出来的?你也不想让你朋友一直都是取保候审吧,那案子可没结束啊。”陈芸继续说道。

“那你想怎么样?”我有些无奈,知道她说的是实情。

“上车!这里打不到车的。”陈芸再次命令道。

“我不用,自己走回去。”我赌气地说。

“你开,我坐后面。”陈芸笑嘻嘻地将头盔戴在我脑袋上。

不知道为什么,她这么一说,我就又乖乖爬上车。等她跨上后座,我试探地拧了几下油门,印第安酋长发出一阵欢快的声音,我松开手刹,载着我们离开了原地。

“你要去哪?”我忽然想起来。

“你们店里。”陈芸迎着风艰难地喊。

到了街上,我远远就看见一群人围在店铺门口。

我不想此事牵连陈芸,将车停到稍远的地方,摘下头盔后还给眼泪一把鼻涕一把话都说不清的她。

“不好意思,我们扯平了。”我说。

刚走到火灾现场,房东以及被火灾殃及的店铺主都聚集过来,要从我这里讨个说法。一伙人立即把我团团围住,七嘴八舌说着赔偿的事情。

我一边听,一边在心里粗略估算,整个店包括烧掉的客户车辆直接损失不下几十万。更让人郁闷是,嘉兴店根本没有上过任何保险,这意味着这些损失将全部由公司承担。

这边麻烦还没解决,奔驰车主胖虎带着几个人过来,趁我不注意,抓住我的衣服将我揪出来,没等我反应过来,脸上就被人兜头打了两拳,身上也被踹了好几脚。

我心里十分恼火,急忙使出格挡,护住自己的头部,闪躲着迅速撤出人群。

小徐和店员也急忙跑过来想帮我,可随即被胖虎带来的人威胁住。

“打你怎么了?赔钱,不赔钱,就弄死你!”一个矮子高喊着冲过来。

“你他妈把我车烧了,还想赖账?”胖虎冲着我挥拳就打。

我脚尖绷紧,心里想只要胖虎敢靠近,保证他能飞出去五米开外。可没等出手,我隐约看见一个身影拎着个东西冲过来,只听“咚”的重重一声,胖虎哀嚎一声,抱头蹲下。

是陈芸,她拿着头盔,狠狠地给胖虎开了个瓢。

“臭娘们,你干什么?”矮个子话还没说完,已经被头盔砸中,一脸懵逼。

陈芸从背后的挎包里掏出瓶开口的矿泉水,劈头就浇了上去。

“你嘴巴太臭,得洗洗。”

“我操!你找死啊!弄死她!”胖虎和几个人醒过神,围上来准备动手。

“谁敢!”我大喊一声,小徐见状,急忙招呼原本有些胆怯的店员,纷纷抄起木棍、砖头,摆出拼命的架势。

胖虎不肯罢休,骂骂咧咧挥拳冲我面部砸来。我侧身晃过他,反手扣住他的手腕猛地别过去,然后微微在他内膝盖顶了一脚,让他单膝跪地。

其他人想上前,虽然叫得一个比一个凶,见自己大哥被我控制住,没人再敢上前。

幸好现场有人报了警,警察及时赶到,问清楚谁动的手后,批评了对方几句,询问我这里要不要去医院看下,然后去派出所接受调解。

我摇摇头,本来就是我们理亏,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表示此事都是误会,就不劳烦警察叔叔了。

警察见事情已经平息,准备离开前,让胖虎他们不要再惹事,有问题上派出所去解决。那伙人留下话,此事没完,一窝蜂上了面包车离去。

本来打算索要赔偿的人,此时默不作声,犹犹豫豫想走又不甘心;想上来继续问,又不太敢。

我大声和他们说,店里造成的损失,我们公司会全力承担。不过,起火的真正原因还没弄清楚,还请给我点时间,让我这里先把起火原因弄清楚,之后一定照价赔偿。

众人听完,表示理解,也赶紧见好就收。等人离去后,陈芸递过纸巾,小心地问我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我这才发现脸上和手上都有些刺痛,估计是刚才弄伤的。

陈芸把抱在怀里的头盔随手丢给身边目瞪口呆的小徐怀里。

“你是店长吧?”陈芸问小徐。

得到小徐的肯定后,陈芸随即问那个奔驰车送来时候的状况。

小徐回忆了下说,这车是出事前一天被人送过来要做个保养,按照常规,我们要先登记车辆的里程表,也确实三万多公里。可小徐观察到轮胎以及车部件磨损,起码是跑了十多年的车,发动机惨不忍睹,几乎达到报废标准。

保养需要时常换机油,可能长期没有更换过,原车的机油已经粘稠的快成沥青了。更奇怪的是,车辆送来时候没有车牌,小徐当时还问了车主。车主说自己在嘉兴做生意,车牌之前被偷了,因为发动机有些毛病,想维修好后,再去
补办牌照。

店里接了车,对方就说有事要去外地,就暂时把车留在店内保管一天来取。

“谁信这么一部破车才跑了三万多公里?现在好了,烧得面目全非,怎么说都说不清了。”小徐恨恨地说。

“你听出什么没有?”陈芸转头问我。

我点点头。如果小徐的判断没有错,这是部实际达到报废标准车辆,然后通过篡改里程表冒充新车。目的也很明显,就是想通过失火来诈骗我们。

不过,这事,陈芸怎么知道的呢?

晚上,我请陈芸吃饭,一家高级西餐厅。

我实在是不清楚这个女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放着几百万的生意不做,单单跑来帮我,图什么呢?图我长得帅?图我爱洗澡?还是想挖我跳槽?

“你就别猜了,到时你就知道了,反正害你们的不是我……”陈芸摆弄着刀叉,看出了我的心思。

“那害我们的是谁?”我漫不经心地反问。

“你有听说过‘四面佛’这个名字么?”陈芸放下刀叉,很认真的看着我。

我心里一惊,之前听孙胖子提起过,陈展和他都是因为这家伙,不得不离开原先的城市,来到杭州。

“你几位朋友都是得罪了他才逃到杭州,这事你知道么?”陈芸问。

“你怎么知道?”陈芸的话让我有些紧张起来。

陈芸说:“我还知道之前你那搭档因为货被人调包进去过,没错吧?据我所知,当时四面佛找人在市场隔壁租了个临时仓库,故意误导前来送货的司机,又和你们管仓库的打了个时间差。要不是你最后发现了其中破绽,你那好朋友估
计现在还在里面蹲着。”

我盯着陈芸一言不发。我警觉起来,她说的正是我和钱律师推断的事实,而且也只有熟悉内情的人才能说得如此准确。

陈芸这番话,让我对她只是个跑车行老板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你到底是干什么的?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干嘛的,你不知道么,一个不务正业,开车行的。”陈芸忽然开起了玩笑。

见她不肯说实话,我也不再多问。聊了这么多,我可以肯定她不是这次诈骗案的幕后黑手。

“那帮家伙不会善罢甘休的,你有什么办法么?”陈芸问。

我老老实实摇头,这事很棘手,如果没有官方的证明,这个锅我就背定了。

“我帮你想想办法吧。要是事情解决了,你打算怎么谢我?”陈芸似笑非笑地盯着我。

我差点说出“以身相许”这四个字,想想最后还是讪笑着问:“我要么在你那兼份差得了?”

没想到陈芸痛快地说了句“成交”,这位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的美女老板让我不知所措。

后面两天,因为总公司有事,我暂时返回了杭州。小徐按照我的吩咐带着人清理好现场,开始找装修队来重新装修店面。店铺不大,两天时间就修缮得差不多了。

陈展的电话可以打通,但永远没人接听。

等我到杭州后,小徐打来电话说,胖虎三天两头带人到店铺里闹,不让他们恢复营业,问我怎么办。我让他按我的吩咐先去安排,不用搭理那帮人,等我回来再说。

数日后,我收到一条信息,看完后,我当即赶回嘉兴店。

刚到店附近就看见一条横幅,上面写着:黑心商铺烧毁我奔驰新车,拒不赔偿!天理何在!横幅下站着胖虎和他那几个耀武扬威的手下,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不明群众围观着。

见我出现,小徐兴奋地喊道:“朱总回来了!”

“嚷个屁!回来了正好还钱!”之前那矮个子冲着小徐他们喊。

一群人又一次将我团团围住。

胖虎晃晃悠悠站到我面前,说:“朱总,你总算回来了。你可以啊,把我车烧了,还让个娘们帮你出头。今天不把我车钱赔给我,我们就不走了,让老百姓看看你们这个黑心店,是怎么帮客人修车的。”

我没搭理他,上前撤掉店面上的横幅,环顾越来越多的围观人群,“是要请大家评评理!不过呢,评之前,大家先看点东西。”

说着,我将手里已经点播放的视频打开高高举起给大家看。

视频里一个黑影偷偷从虚掩的卷闸门进来,然后将一些不明液体泼洒在车辆轮胎上,随即点燃打火机,引燃了轮胎。等他抬头发现有视频监控,立即又将手里的液体泼洒到探头上,而就是他这一抬头,视频刚好拍到他的脸,正是他
们中那个叫嚣最凶狠的矮子。

另一段视频中,则是室外监控拍的:矮个子钻出卷闸门,用钥匙将门锁好,环顾无人后,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硬盘不都给我们毁了么?怎么还有视频?”矮个子有些懵逼,挠挠头自言自语。

“蠢货!”胖虎转身赶紧制止矮个子。

有看热闹的群众们显然已经看出名堂,发出哄堂大笑,人们就爱看这种情节反转的剧情。

胖虎回过神,想抢过我手里的手机。我早有防备,猛地收回手机,说:“不好意思了,想再看,你们估计得在派出所里了。”

此时,隐约从远处传来警车的警报声。

我赶紧怒喝:“还不走?”

见势不妙,胖虎急忙招呼几个手下坐上停在路边的面包车逃离。

我没有追赶,由远而近的警车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我也没报警。通过和陈芸的谈话,我已经知道这些人只是幕前的小喽啰,真正的幕后大BOSS还躲在阴暗的角落窥探着我。

小徐和几个员工见状,欢呼起来。

“朱总,这视频监控,我记得硬盘不是被烧了么?”有人好奇地问。

“我给公司买的都是三防硬盘,哪那么容易烧掉。”我当时采购的是一个德国的专业监控硬盘,据说制造商还是生产飞机“黑匣子”的公司之一。

人群里有一个心不在焉,显得异常紧张的人,我一早就和小徐确认过,这个叫松哥的机修工就是接胖虎车的当班员工。见我一直盯着他,松哥顿时就慌了,我暗示他到一旁说话。

松哥起初还想抵赖,我早有准备。向他展示了他私下和胖虎等人见面的照片。我问“松哥”,是直接说出实情,还是等我把他送进派出所后再交代。

他承认当天是他接下胖虎送来的奔驰车,也是他把卷闸门钥匙私下配了一把给他们。胖虎他们是本地做高利贷的,松哥的弟弟在他们手里有笔数万元的欠款,他们找到松哥要他帮忙将一部旧车收下,想办法拖到过夜,再将店里钥匙
弄把出来交给胖虎,就把他弟弟的欠款一笔勾销。

松哥稀里糊涂按他们说的做了后,才发现自己闯下大祸。事后,胖虎不放心,又让他查看监控机里的视频硬盘,如果没有损毁就赶紧找机会交给他们。

松哥查看后,发现监控机的外壳虽然烧得不成样子,里面的硬盘似乎没有坏,就悄悄将监控机箱内的硬盘偷了出来交给了胖虎。

而事情的解决,我确实要感谢陈芸。

当天吃饭时,我不解为何消防队的火灾认定书并没发现人为纵火,而且店内耐高温的专业级硬盘说没就没了?没有视频监控,还原不了事情真相,也就没法再去上级消防部门申请复核。

陈芸说之前去消防队是为了办理自己嘉兴店铺的消防问题,没想到在法制科看见大吵大闹的我。她给我建议是,既然怀疑有内鬼,不妨“借钟馗打鬼”。

为了麻痹那位“内鬼”,我假装返回杭州处理事情。同时,让阿鬼介绍个当地的同行把嘉兴店的人查了一遍,反正也没几个人,很快就查到松哥私下和胖虎他们联系的情况。

我让小徐开始留意松哥的动向,松哥之后又为此事数次找胖虎商议弟弟欠款的事情,他们见面的场面都被小徐偷偷拍下。

陈芸告诉我,即使硬盘不在也没关系,一般店铺的视频监控都是联网的,公安有专门的监控视频存储。陈芸通过自己的渠道将店铺失火的视频监控原始文件调取了出来,并将失火前的几条视频信息发给了我。
有了这些视频内容,我随即找钱律师帮忙,再次组织好材料向上一级的消防部门申请复核,并拿这些资料报了警。

数周后,在警方介入下,消防部门会同警方再次做了复核意见,确认之前认定有误,做了修订。很快,松哥以及胖虎他们也因不同罪责被抓捕归案,等待进一步的审理。

尽管判决更改,但是我们也有监管上的责任,依旧要接受相关处罚,同时还是要对被波及的周围店铺进行赔偿。

来源:苍衣社 微信号:cang1sh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机车女载我杭州城兜了一圈,捡回80万丨半虚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