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罗胖”2019靠嘴吃饭:2020他们靠什么?

文/李季 星晚   编辑/黎霖

来源:锌刻度(ID:znkedu)

2019年的最后一天,这是罗振宇第五次以“时间的朋友”为名陪粉丝敲钟迎新年了。今年的关键词“基本盘”,透露出一股罗振宇独有的“贩卖焦虑”风。

与此同时,大家共同在等待的还有罗永浩12月30日,在微博承诺的对被新东家Sharklet科技解约一事的澄清稿。

有人要在聚光灯下复盘中国经济、中国制造业、中国人财富、中国科技创新、中国消费市场和中国教育,有人要在极大关注中解释空穴来风的过去,也为未来的职业生涯留一丝余地。

复盘罗永浩和罗振宇这两个靠嘴吃饭的男人的2019,充满争议、曲折、下行……当新年钟声响起的那一刻,面对飞奔而来的2020,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1

上市与争议中飘荡的罗振宇模式

10月15日,北京证监局公布最新辅导信息情况,首次披露了罗辑思维将选择在科创板上市。

消息一出,资本、市场关注,但在网友层面更多听到的是,对于罗振宇能否成功成为知识付费第一股的不看好的声音:随着市场的成熟与发展,对知识付费的争议越来越大,对这一新概念筑起的商业模式的考验也越来越大,因此上市,也许是最快实现变现,消除焦虑的捷径。

2012年,“罗辑思维”脱口秀,让罗振宇套上网红的光环,也让罗辑思维成为知识付费的代表。

到2015年,罗辑思维的营业收入为1.5亿元,B轮融资后估值13.2亿元。从当时的收益来看,罗振宇确实在对的时间做了对的事情。

但在流量变现的道路上,罗振宇也将知识付费带进了争议的漩涡,新书造假营销,站台金融产品暴雷,跨年演讲一年比一年注水严重……

罗振宇在《奇葩说》上的表现饱受诟病

罗振宇在《奇葩说》上的表现饱受诟病

2019年1月的第一天,有人在网上指出罗振宇在前一晚的跨年演讲中引用的巴菲特“名言”,是伪造的语录。也是从那一刻起,罗振宇就开始频繁在各种综艺、脱口秀等公众场合中走穴,营销自己,营销自己的公司,还被更多名人调侃为商人。

其实,一路走来,从创业者到成为网红再到带领公司走上上市道路的老板,罗振宇早就清楚地知道自己就是商人,而且就是要成为那个赚得盆满钵满的商人。

因此,不论舆论再犀利,抨击他的文章再尖锐,他大多时候都视而不见。

但在这些现象级问题背后,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解读,那就是市场、资本乃至用户对知识付费这一模式开始了重新认知和审视。

罗辑思维作为知识付费商业模式的范本,被贩卖焦虑、收智商税、模糊化解读等争议包裹着。

而从近两年的情况来看,知识付费作为噱头也已经被消耗得差不多了,用户热情在加速减退,行业发展还是走下坡路。

就在今年5月,《李翔知识内参》停更,这个曾经聚焦高光的知识付费第一专栏的退出,给知识付费的未来之路蒙上了一层阴霾,但这也许只是一个开始。

易观千帆的数据显示,罗振宇的得到APP在2019年MAU(月独立设备数)从1月的182万持续下滑至4月的176万。

艾瑞数据也显示,得到APP,4月的MAU跟今年1月相比下滑了超过50%。

得到已经在行业中稳居头部位置,因此它在数据上呈现出的下行趋势,很有说明意义。同时,也将对知识付费模式的反思推向了风口浪尖。

面对行业内不规范的财务体系、单一的盈利模式、可持续性不可预见的弊端,不知道罗振宇的“忽悠”在2020年还管用吗?罗振宇能否在2020年登上创业板,在上市与争议中与时间竞逐的罗振宇能顺利成为知识付费第一股背后的最大赢家吗?

也许,在新的一年,对知识付费的重新审视第一件事就是要改掉这个名字,重新定义……

2

屡战屡败的“下岗网红”罗永浩

短短一年,罗永浩从一个自带流量的IP变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风口毒药”。

七年前,罗永浩刚过不惑之年,创办了锤子科技,唱衰声不绝于耳。时间荏苒,七年后的当下,罗永浩将锤子科技的手机业务卖给了头条,“smartisan”、“坚果”等品牌与他再无瓜葛。

而细数这一年,罗永浩虽然做不成手机业务,但却大胆尝试了多个领域,有社交、电子烟,更有环保材料。频繁的跨界,让人看不清罗永浩的套路,但似乎无一例外,每一个项目都发展得颇为不顺。

年初,罗永浩的脸上还颇有自信。面对马桶MT被封杀的情况,罗永浩还对外宣称“拥有全世界最简单的域名,不怕被封杀。”另外,当时为了推广聊天宝而推出的一系列活动看得人眼花缭乱,更是让不少用户认为这是一款只要使用就能赚钱的社交软件。

打脸总是来得太快,从发布会后的第五天开始,有不少用户投诉聊天宝客服骗钱、提现被封号等情况。后来,罗永浩退出了股东行列,在其微博中再也搜索不到相关内容,仿佛关于做社交产品的想法,只在梦中出现过。

今年一波三折的电子烟行业,也没有缺少罗永浩的身影。此前,罗永浩积极地推广FLOW电子烟,但很快又澄清自己与FLOW之间没有任何利益关联或任何形式的合作关系。当初帮 FLOW 发布产品,也仅仅是因为它的创始团队里有多名老同事。

而罗永浩真正的电子烟生意,是小野科技。但就在罗永浩高呼着将重新定义电子烟行业的时候,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通告表示“为加强对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保护,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

一时间,人头攒动的电子烟行业被泼了一盆水,从头凉到脚。从最新的消息看,罗永浩带着小野电子烟去了新西兰,开始拓展海外市场。尽管新西兰对电子烟持欢迎态度,但新西兰人口仅489万,市场份额太少。从全球范围来看,电子烟实际上是遭到了“全面通缉”。罗永浩的这门生意,想要翻身实在是难上加难。

在这之后,罗永浩面临的不单是“下岗”,被列入限制消费名单,从一名创业网红变成了老赖CEO。尽管此后罗永浩对此做出了解释,20多天后也被取消了限制消费令,但在大家看来,罗永浩这个IP的价值已经快被榨干了。

令人始料未及的是,12月3日,罗永浩带来了“老赖风波”后的第一次发布会。承担着罗永浩卖艺第一步的“sharklet抑菌材料”,被他吹得神乎其神。很快就有人发出质疑,称其95%的数据都是“彻头彻尾的吹牛”,并且在不久之后,罗永浩也被曝已被解约。

对此,罗永浩在微博上称将针对此事作出澄清,不过截至发稿时间,仍未有消息。另外,锌刻度也向sharklet科技公司发送邮件进行询问,同样没有得到答案。

屡战屡败之后,罗永浩还能拿什么来消耗?无论是IP价值还是人脉资源,都很难再允许罗永浩地试错。

3

还剩下什么能贩卖?

罗振宇与罗永浩,这两个差不多时间降临的人,在若干年后,都成为了一部分人的意见领袖。

“异见者的希望,不苟同于世人之人的希望。”这是罗永浩贴吧中,一位粉丝对他的评价。

或许在一部分粉丝眼中,罗振宇与罗永浩,对于他们来说正如灯塔一般,为他们照亮过一段前路。

但2019年于罗振宇与罗永浩来说,却是黯淡的一年。贩卖焦虑、贩卖理想、贩卖情怀的两个商人,在即将到来的2020年,还剩下什么能贩卖呢?一切,只要时间才知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两个“罗胖”2019靠嘴吃饭:2020他们靠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