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业会回流美国吗?

作者:张抗抗

我分享一个亲身经历。

我所在的公司从事工业3D打印服务的业务,可简单理解过试制打样 —— 在产品研发阶段,一般都要经过多轮的样品试制,在验证没问题之后,再开模量产。

例如,下图是同行制作的3D打印仪表盘,用于汽车研发过程。

于是,公司采购一台工业级光固化3D打印机。一开始还好,到了2017年之后就发现了问题:考虑人力、水电、耗材,综合计算成本为1元/克,比深圳/东莞的外包采购价格还要贵50%,难道珠三角都在做亏本买卖吗?可怕的是,这样计算出的成本,还没考虑固定资产折旧。

更可怕的是:他们不仅成本低,而且质量高、服务好。服务好到什么程度?我举个例子:

有一次,晚上8点来了一个同城的急活客户。有多急?第二天中午12点前就要送到。这个客户之所以找我们,就是觉得只有同城才可能解决。

然而,晚8点我们已经下班了,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我找到了东莞的供应商:他们8点和我接洽、9点开始打印、12点打印完成、深夜1点半跨越速运取货、早上7点到我所在的北方城市、8点送到公司

恍忽间,我觉得东莞好近,完全不像相距2000公里的样子。北方客户经常给我说:“麻烦发顺丰,赶时间”。而这个供应商的回复是:“顺丰太慢了!发跨越吧?

如果再算上物流成本,那东莞的打印成本还要再低一倍,究竟是怎么做到呢? 带着这个困惑,2019年8月,我去拜访了这家供应商

东莞长安镇的赛博朋克

去拜访的前一天,我在深圳,一个国际化大都市。当天晚上,我来到了东莞长安镇:交通非常方便,深圳11号线地铁坐到终点站碧头,再打车即可到达。

进地铁站前,随手一拍,深圳大概长这样:

在长安镇汽车站附近安顿好已经八点多了,于是出去溜哒吃饭。走到街头,赶到一阵怪异……甚至有点担心被打劫。


传说中房价3万+的长安镇,竟然是这种鬼地方,说好的繁华呢?当时给我的感觉:这TM就是末日废土啊,脑子中盘旋的是下面这座城市:

走过一个街口,街景还是如旧,但车与人多了起来。下面这个路口,运货的大卡车接连不断,等了3分钟才能过马路。后来听说,这条路是东莞通往深圳的枢纽,车流不断,彻夜如此

xx主义的究极形态

有了长安镇的第一印象之后,我对这个供应商的期待已经降低很多了。然而,当我走进一幢民房,见到与我合作数月的“工程师”之后,还是大吃一惊

我以为与我合作的工程师是这样的:

这可能太理想了。那差一点,实际情况可能是这样的吧?

而真实情况大概是这样的:光膀子、背心、拖鞋、染发。

当然,办公环境还比较励志

一时间,我有一种非常魔幻的感觉!要知道,3D打印工程师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工种,他需要具备以下技能:

  • 3D打印工艺:堆积熔融、光固化、激光烧结……不同的客户需要,需要匹配不同的工艺。
  • 了解材料性能:每种工艺下对应多种材料,根据客户需要,选择满足需求的、成本最低的材料。
  • 简易3D建模:专门的建模工作由专人完成,但打印服务也经常需要简单的3D建模操作,例如抽壳、钻孔、加厚、闭合曲面、切削、缩放、合并等等。
  • 基本销售技能: 工程与销售两种工作于一体,需要基本的商务对话功能,让对方产生信任。
  • 动手能力:光固化打印后的成本,需要洗刷、打磨、喷漆等。

按照我的理解,具备以上技能的人,至少也是一个机械专业的本科生、有两三年工作经验,由于都是复合型技能、而且工作不定时经常加班,工资至少要开到1万元以上。

在知乎上,1万元真不多;但对制造业来说,可能就是综合成本1元/克与5毛/克的天差地别,是生存与死亡的区别

我问小主管:这些人你怎么招来的?

答:周围村子里找来的,都是初中毕业;以前也招过大学生,不行,一是养不起,二是不接地气

问:这些技能你是怎么学会的?

答:亲自带徒弟,手把手地教啊!十个人中,总有两三个能够全部掌握的

问:那3D建模呢?不需要大学生么?至少,不需要上个培训班吗?

答:B站上都有教程啊,讲得很细的,一步一步来就会了

问:成本高吗?

答:基本工资两千,加上提成有多有少

掌握了3D建模技能、商务销售技能、材料工艺知识,在他们眼里,和学习“贴烧饼”的技能也没啥区别。他们也没觉得自己可以和985毕业生平起平坐了,不会心浮气躁。

问:你们每天工作到11点,这点工资能留下来人才吗?

答:当然可以! 他们来我这里,能学到东西、以后工资更高,还能在空调屋里上班,闲的时候打手游也没人管的。 否则,他们就要去富士康了,不自由,也不能成长。

问:每天一点娱乐时间都没有,你的精神不会崩溃吗?

答:青春就是应该去做点事情,努力追求成功。这有什么不对呢?

此时,我突然觉得:互联网世界与真实世界,真的是两个世界。

我沉默一会,抛出一个当时已经争论得甚嚣尘土的灵魂发问:你们工作时间比996还长,不觉得老板在剥削你们吗?

首先,他不知道啥叫996,我给他解释了一下。然后,他答道:我们这没有老板,怎么剥削?

没有老板?原来,他已经在这个公司工作了3年,得到了公司的信任。今年起,可以承包5台工业打印机,不需要付任何押金、不需要业绩承诺,他只需要交一定比例销售提成给公司。

附:这不是一家小公司,类似这样的"承包点"不止一个

对他来说,这是他人生中的一个机会,他希望干得更好,来年可以承包更多机器,这样回家过年的时候可以让父母开心一点;对公司来说,也可以降低经营成本与风险、降低管理成本、激发员工活力。

如果没有这样的机会,他只能回家种地。

我在任何书本中,都没有听说过这种xx主义的究极形态;我也搞不清楚,他这样到底算是被老板剥削、被机器剥削的工人,还是被自己剥削的个体工商户呢?

有没有一种剥削,上班不用打卡、平时见不到老板、没有业绩KPI要求、工作全凭自觉与热情、还免租送你生产资料使用的呢?

制造业创新的土壤

我们必须强调的是:上述这个例子,说到底还是“低端制造业”。珠三角制造业、中国制造业的崛起,不可能仅仅依靠这些低端制造业。

但是,这些低端制造业,就像大海中的海藻,在为整个生态提供着丰富的养分:有这样的3D打印企业在附近,大疆无人机、深圳比亚迪、广汽集团的研发是不是比美国同行的成本更低、速度更快?

甚至日本丰田、本田的部分3D打印工作,都外包给了珠三角的3D打印行业,而且明年会更多。为什么?因为即便算上海运时间与成本,也依然比本土加工要更划算、更快捷。 相比于日本,美国的汽车行业就没有福分,来享受这种 xx主义究极形态对整个制造业提供的养分了。

另一方面,虽然它是低“低端制造业”,但它又不像织袜子、造玩具那么低端。

就拿3D建模这个技能举例,如果不是有巨大的九年义务教育人口红利、如果不是有B站学知识这样的移动互联网红利,这样的“复合型技能古惑仔”不可能存在。

咱们问3个问题:

  • 这样的“低端制造业”,东南亚有足够的“复合型技能古惑仔”来承接吗?
  • 美国40岁的红脖子失业大叔,和这些“复合型技能古惑仔”相比,竞争力如何?
  • 先别说美国,除了珠三角之外,中国有任何一个其它地方的3D打印服务,可以和它竞争吗?

问完这3个问题之后,我们公司就把自己的那台工业3D打印机给卖了,安安心心地采用供应商的服务,合作共赢 ------ 又一位珠三角农民有机会自学成为机械工程师,但又一位机械专业大学生可能要被迫转行了。

这些低端制造业,并不是什么国之重器,媒体不乐意、出于某些原因也不敢报道。不仅特朗普很难知道真实情况,就连咱们中国人也很难想象出来吧?

如果特朗普知道了一线制造业的真实情况,我不知道他会做什么样的决策。

来源:知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制造业会回流美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