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皆苦,唯有自渡

今天坐机场大巴,一个农民工大哥向我借手机,说要给他老婆打个电话,我借给他了。他跟他老婆说已经下了飞机,马上坐大巴去南站坐火车,让她别挂念。

还我手机,就聊了两句。他从非洲打工回来,已经26个月没有回过家。这次回来呆一个多月,然后又要出去,还没有决定是回非洲还是去越南,要和老婆商量一下。非洲疟疾很严重,很多抵抗力差的人都容易被传染。他在非洲开beng车,好像是砸水泥石块的(没有听清楚明白),他感觉工作不辛苦,每天只工作10小时,超时还有加班费(感觉对这点他挺满意),一年总共有10多万。家里有3个孩子,大的两个成绩不错,老三不行。孩子们和他不亲,平时视频聊天都和他没话说。我说当父亲真是很不容易啊。这个汉子马上开始抹眼睛了。

聊天途中他非要给我两张非洲钱做纪念,谢谢我借给他手机。一张钱大概是人民币10元,我推辞不要,说你们挣钱不容易,他一直让我收下,说不要客气,本来也是带回来送人的。

聊天最后我告诉他要鼓励孩子们好好学习上大学改变命运。

我在积水潭下车,马路边拍下这张照片,然后去积水潭医院。巷子口跟一个小伙子问路,他指了路,然后叫我跟他一起走,他说他是外地的,专程带父亲来治病,骨肿瘤,他说这是全中国最好的医院了。他把我送到2楼告诉我急诊科就在前面,然后我们分道扬镳。

晚上我在急诊科病房照顾家人,我们两人躺一个病床,各睡一头。隔壁床的家属坐在椅子上趴在病床上睡觉。外面过道上蹲着几个人。还有一个老大爷,外套铺在地上,躺在外套上,打着很大声的呼噜。他的老伴站在旁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众生皆苦,唯有自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