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为女孩

作者:五月雪

我读初中时,村里一个跛脚邻居跟我爸喝酒,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我说:“难道你还想考大学啊?”我没搭腔,偷偷看了一眼我爸,我爸笑眯眯的说:“仔女只要读得进,就算砸锅卖铁我都会供。”

那时候,村里很多女孩子初中没读完就跟着到广东深圳那边进厂打工去了,并不全是因为家境不好,大部分都是因为家里有哥哥或者弟弟要供养。

我初三差一分考上县重点高中,考虑到家还在读高中的我哥,有了辍学的打算,但又不甘心,初中学校老师跑我家劝我回去复读只用交一点伙食费,给家里缓一年,我就听从了。

后来考上县重点高中,托我姐前夫那边一个亲戚的福,机缘巧合被特招进省会里一所私立高中,三年伙食学费全免,额外还有助学金。给家里减轻了很大的负担。高考考的不好,以为落榜又想辍学,我爸回家劝我再战一年,意外收到我第二志愿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就这样,顺利进了大学,大一的学费是家里办酒席收的份子钱,大二大三的的学费是国家助学贷款和助学金,大四的学费是自己暑假打工的工资加爸妈给的钱凑的。然后,大学毕业,参加工作。

所以,我们家一直是最穷的那户人家,周围邻居建了很漂亮的房子,唯独我们家的老屋破烂的没法住人,爸妈一直在外打工,偶尔回家一次都要借住村里人家布满蜘蛛网但不漏雨的老房子。但我爸一直说他不后悔。村里人碰到我爸都会给他竖大拇指,说顶佩服他,村里也就他供养了两个大学生,的确很了不起。

如今,我爸妈也老了,家里也早已住进了新房,然而,我做梦还是会梦见我们还挤在那个漏雨漏风的老屋里,一家人其乐融融。

虽然,大学毕业,我也没什么成就,更没有让我爸妈享清福,这是我一直觉得对不起他们的地方,也很感激他们没有因为我是女孩就偏心,不然也不会有现在这个我,有现在我想要的生活。

我姐当时中考以很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一所中专,她比我大八岁,那时兴中专,毕业就能分配工作(如果没记错的话)。当时家里穷的都没米下锅了,我妈又老在她跟前念叨她供不起,亲戚都借不到一分钱了,因为欠太多了,我姐不认命,自己跑了好远的地方去跟自己的同学朋友借学费,但都杯水车薪。我爸专程从打工的地方赶回家,带我姐去我大姑家吃饭,和我大姑父大姑喝酒聊天一直到很晚,我姐都睡了,听到我爸啜泣的说他对不起我姐,没能力拿出学费,他在工地上给人家挑砖上三楼,一趟下来才挣几块钱,根本拿不出几百块钱的学费来,我姐那一刻下定决心辍学跟着小姨去东莞打工,供养我和我哥读书。

没过几天,我姐就走了,一走就是三年,她在厂里舍不得花一分钱,都攒着寄回家给我们了。

我从小就志比天高,知道大部分亲戚和邻居都瞧不起我们家,连我爸妈过年给我买件棉袄,都会被村里嘴碎的婶子嘲笑说花色老气是给老太婆穿的,我照穿不误。我外公的老妈过生日,齐刷刷来了一大帮亲戚,没一个正眼瞧过我和我妈,我囧的一直低头在厨房烧火,暗暗想,以后我打死都不会再来这了。

我小时候最喜欢看课外书,成绩也一直很好,我记得我小学放学要去好远的地里摘豆角茄子,就一路走一路背白天老师教的课文,初一的时候,大冬天一边晒太阳,一边背政治,也会一边剥豆子一边看书,从我们家门口路过的邻居都会笑着说我爸妈怎么养了这么下力(努力)的女儿。读小学时,我不想辍学,只是很纯粹的想继续读书不想那么早上班,虽然我一直很急着想早点上班挣钱给爸妈减轻负担。读初中后,长大了,就更加明确的想自己不能重蹈我姐的覆辙,不想跟村里其他女孩一样未成年就当了工厂妹,到年龄了回来相亲嫁人或者谈恋爱直接跟着男生跑了。也虽然,我的想法在现实面前脆弱的不堪一击,哪怕我爸稍微一个念头变动,我该辍学还是得辍学。

那时,我哥是我最大的威胁,或者说我是我哥最大的威胁。家里亲戚都劝我爸,让我去打工供我哥读书,我爸从没答应过,说除非她自己不想读了差不多。我哥当时开玩笑对我说过很多次:“妹,你别读书了吧,让给我读好了。”我都气的和他打架,却不知道反驳一句凭什么,好像那时候自己也内心里很焦虑自己是女孩的身份。

唯独自己争气,所以成绩一直还可以,也足够认真努力。我哥成绩不如我,初中复读了一年考的是当地最差的高中。高考又没考上,复读了三年,在他二战的时候,我和他都在我姐当时所在的的鞋厂打暑假工,我哭着和我哥说,爸爸妈妈太辛苦了,虽然我高中不要钱,但是你能不能先就业早点出来上班,考大学的事我们放一放。我哥说,不行,我就是憧憬大学的生活,我一定要考上大学。

第三次高考,他如愿以偿考上了,还是一所不错的学校。第二年,就是我高考。

到现在我还经常会记起我初中以前求学的场景,中学离家很远,得坐三十分钟电动三轮车,为了省那两块钱的路费,我常常和关系好的村里同学约伴走回去,大冬天手脚长满冻疮,还是会坚持早起跑步背书,为了省钱,穿打满补丁断了鞋底的凉鞋。但到高中,这份自强独立就少了一半,成绩一直平平不见起色,大学更是松懈,谈了恋爱,功课也不是很上心,兼职挣钱倒是没耽误,毕了业,上了班一直到现在碌碌无为,有时候觉得也辜负了当年那么努力的自己,辜负了爸妈当年的坚持和开明,但我总是如鸵鸟一般,不去想这些。

有时候,会看着自己女儿九九,虽然她才一岁半不到,会想象她读书后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像我当年那样勤勉争气。

现代社会,进步了,重男轻女的现象没有以前那么严重了,但其实这种意识还是根深蒂固存在很多人包括很多女性的潜意识里,只是更加隐秘而已。

比如,我身边的小苏妈妈,她就说她肯定再要生一个,毕竟小苏是个女孩。比如,我婆婆,虽然不是针对我,但她和其他一胎是女孩的宝妈聊天,总会说你要再生一个儿子呀。比如,我妈,听到我生了女儿,担心我公婆不高兴,不好好伺候我坐月子,到我嫂子生了个儿子,她乐的嘴巴都合不拢了,雄赳赳气昂昂的腰杆子都比以前直了好几公分。再比如,以前九九小时候我们推着出去玩,人家总会问男孩吧,我开始还有点愤愤不平认为他们觉得九九不好看,长得像男孩,后来被问的,多了,我才意识到大概怕猜是女孩我们不高兴,自以为所有人都会希望这个孩子是男孩。

市场经济环境不好,对女孩尤其不容乐观,有时候想想小孩子的辅导班,学校,考试就觉得焦虑到窒息,有时候会觉得我都没有征求她的同意就把她带到这个残酷的世界来,是不是太过残忍了,但回过头想想,儿孙自有儿孙福,有些路,爸妈没办法代她走甚至没办法陪她走,只能靠她自己走下去,困难和挫折也一样,那天我在超市遇到一个大姐,闲聊说她孩子小学三年级,老师经常通知她们家长去学校打扫卫生,我很惊讶,这不都是学生值日或者大扫除自己干的事么?她说,孩子哪会搞卫生啊,平时在家袜子都没让他自己洗过,现在条件好了哪比我们之前……听到这些,我思绪游离了,想起我读小学一年级,大扫除拖地擦玻璃捡树枝铲臭水沟里的树叶沙石。我一个激灵,听到这大姐还在吧啦吧啦说个不停,我尴尬的笑着插不上话,心想,我家的九九从小就得给她干些活,不然真成废人了。

五月雪

2019/12/18

“今天看到生为女孩这个话题,突然就有了很强的倾诉欲,发了个长广播觉得还是没发泄完,所以匆匆写了这篇日志。”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生为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