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讲的是什么故事?

作者:犯困的时候

大概按时间线说一下吧。

大概在21世纪或者22世纪的某一天,东亚某国率先发动了核战争,引发了世界性的核大战,战争的结果是全球陷入了核寒冬,让整个地球成了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域

在战争后期人类中的两支,再彻底被毁灭之前,逃离了地球,前往不同的星域,从此永远告别了这颗星球

然而谁都低估了生命的顽强,再经过几乎灭绝的打击之后,还是有少部分人类活了下来,但是因为文明的断绝,他们进入了蒙昧状态,与野兽无异

但在沉寂了不知多少年之后,远在北极的某个地方,一扇大门开启

那是从上一个文明之中,侥幸流传下来的痕迹——某个被高度人工智能支配的军事博物馆

该博物馆在重新开启之后,其人工智能开始执行上个时代留给自己的使命:重新发展人类文明,并避免人类再度灭绝

于是,从博物馆里走出一个蒙眼的少年,行走于世界各地,教导人们使用火、工具,书写文字等等

人类对博物馆的帮助当做来自神明的指引,更是赋予博物馆一个特别的名字——神庙

在神庙的帮助下,人类社会按照既定的轨道发展,这其中当出现时代需要推进的时候,总会有一些特别的天才出现,用不属于那个时代的知识,帮助人类前进

虽然没有证据但是多数人都认为他们,和神庙有关,被称为天脉者

时间来到范闲出生之前大约十几年前,其时天下分为诸多国家,其中最强大的,毫无疑问就是号称天下正朔的北魏

北魏国土广袤,军事强横,毫无疑问是天下第一强国,当朝皇帝在位几十年,国泰民安,也说算得一位明君

但这位明君在晚年的时候,却开始怕死

疯狂的怕死

于是他开始疯狂的寻找不死之法

几乎在同时,北魏庙堂与江湖之中,有两个人几乎同时找到了北魏皇帝

他们一个是北魏谍报头领。人人闻之色变的肖恩

一个是北魏大名鼎鼎的苦修者,苦荷

他们对北魏皇帝说出了一样的话

这世间,唯有神庙才有长生之法

北魏皇帝大喜,于是立刻命两人搜寻神庙所在

在皇帝的支持下,这两个北魏最强大的人,不急代价的搜索神庙信息,甚至不惜掏空北魏国力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找到了神庙的线索

那个神秘的地方,似乎在北方

于是,在这两个九品上强者的带队之下,他们组成了探险队,前往北方,去神庙求药

但可惜,因为知识的匮乏,他们选错了时间,碰到了极夜

在漫长的黑夜和寒冷之中,探险队的资源耗尽,人也一个一个倒下

最后只剩下肖恩和苦荷,靠着吃人肉来到了目的地,终于在极夜结束后的一瞬间,找到了神庙的位置

虔诚的苦修者苦荷,在看到这个超出他理解的恢宏建筑之后,直接跪下

但肖恩没有什么信仰,他只想进入神庙,所以他开始寻找神庙有没有下水道,然后顺着那里钻进去

但是搜寻了一圈没有结果之后,他沮丧的回到神庙正门。却看到苦荷正往怀里揣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神庙大门打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跑了出来

“东西我给你了,按照约定,你带我走。”

小女孩对苦荷说,苦荷没有任何犹豫的背叛了他的信仰,抱起小女孩就想离开

但是就在这时,神庙之中出现一个影子,和苦荷撞在一起

仅仅一瞬间,已经是九品上的苦荷就被对方打的吐血

好在神庙大门再度关上,他算是带着小女孩逃了出来

肖恩看着这个从神庙里出来的小仙女,心里充满了震撼

他看到对方给了苦荷东西,便也开始为他们的皇帝祈求长生不老药

小女孩没有犹豫就将药给了他

肖恩大喜,然后偷偷将这颗药自己吃下

但遗憾的是,这颗药并没有让他长生不老,但他依然如敬畏神明一样敬畏那个小仙女

可直到多年之后,他临死之前,才知道那小仙女的名字——叶轻眉

“他太可怜了。”

从神庙中逃出来的叶轻眉,回头看了一眼神庙的方向,并没有选择和苦荷两人回到北魏

反而在两人休息的时候,一个人再度潜入了神庙

等她再次从神庙出来的时候,身后多了一个眼上蒙着黑布,手中提着箱子的少年

“小竹竹,跟姐姐走!”她笑靥如花的说着。

(二)

白痴、蚂蚁和剑

那一年,叶轻眉离了神庙

那一年,她从神庙里拐走了一个瞎子,和一个箱子

有五竹的护持,雪原对他们来说根本不是难题

很快的,他们离开了那片寒冷的地方,一路来到了这片天下最繁华的所在,东夷城

东夷城,临海而居,虽然说是城,却堪比一方诸侯国,而且东夷城以商贸著称,是天下商贾云集之所。更显繁华

可是这一切这叶轻眉眼中,都没有那个蹲在地上戳蚂蚁的白痴有吸引力

那是一颗大树,一个流着鼻涕的白痴少年,正在看蚂蚁搬家,看虫子推粪

“你看什么呢?”粉雕玉琢的叶轻眉开了口。

“我在看蚂蚁。”白痴不喜欢被打扰,显得不耐烦。

就在这时,有好心的路人告诉叶轻眉,不要和这个家伙说话,他是东夷城里有名的白痴,他的父亲是东夷城主,母亲却是个丫鬟,住在城主府的狗窝里,身上还有病。

但是叶轻眉却混不在意:“我只是觉得,有时候,蚂蚁比人有意思多了。”

说完,继续去看蚂蚁。

于是,她和白痴成了朋友,白痴邀请她和五竹回家。但很快就被家里赶了出来。

于是白痴跟着叶轻眉和五竹去了他们的出租屋,叶轻眉送了白痴一本剑谱作为礼物

从那之后白痴除了看蚂蚁,又多了一个乐趣:练剑

很多年之后,白痴的剑练成了,再次回到城主府的时候,杀了自己所有家人。

除了那个跑的飞快,宛如影子一般的弟弟。

在之后,虽然依然有人称呼他白痴,但更多的人叫他——四顾剑

这,也是叶轻眉创造的第二个大宗师。

叶轻眉在东夷城住了几年,昔日的瓷娃娃也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

在这几年间,她开始经商,凭借她非凡的智慧和种种奇思妙想,很快就积攒了不少财富,让很多人都羡慕无比。

可是,她却一点都不满足,也不快乐

因为在她不喜欢这个世界的样子

她想改变这里

“东夷城太小了。”

叶轻眉很清楚,要想实现心中的理想,这里显然是不够的。

“小竹竹,跟姐姐走。”

于是她做出了决定,带着五竹出海,朝南方而去。

(三)临东海

南庆

一个大路南方的小国,最近却很不太平,先皇殡天,未及留下遗诏,京都里最有力量的两位亲王,为了争夺那把椅子,打得人仰马翻,几乎每天都在死人

而同样身为亲王的诚王,因为生性懦弱,只有担惊受怕的份儿

诚王府内所有人都人心惶惶,担心那两个亲王一个不高兴,就要血洗诚王府

“世子,不如去我老家散散心吧。”年少而风流的范建对世子说道。

他的老家在澹州,那座滨海之城,并没有完全处于庆国支配之下,所以相对来说,比京都要安全一些。

于是诚王世子同意了,带着范建,带着自己的小太监陈五常,一起来到了澹州的范家老宅,暂时获得了一分清净

但是他们知道,这里依然不够安全,只要京都中的那两个老家伙分出胜负,自己多半会被杀死

那一天,诚王世子和范建并排站在海边,身后站着陈五常,面朝大海,却满心阴霾

他很有才华,满腔抱负

他很想做出一番事业,可现实中,他连自己能活到哪一天,都不知道

他看着大海,期盼着能有一个神仙出现拯救自己

很可惜,海上什么都没有

但是在他们身后的码头上,却出现了一个美丽的少女,和瞎子仆人

(四)京都的雷声

世子和叶轻眉很自然的相识,彼此都觉得对方是很有趣的人

风流的范建很持重的与叶轻眉兄妹相称,至于陈五常……

这大概是叶轻眉认识的第一个太监,她有点好奇。

“我们还是做姐妹吧,陈五常这个名字不好听,改叫陈萍萍。”

从此,陈五常消失,陈萍萍横空出世。

叶轻眉的目的显然不在澹州,所以在她的要求下他们终于去了南庆的京都,这个处于政治风暴中心的地方。

可入城第一天,叶轻眉就遇到了麻烦。

那个人叫叶重,和叶轻眉同姓,大概是这个原因,两个大互相看不爽。

叶重是谁啊?京都有权有势的二世祖,家族历代在军中效力,他叔叔更是庆国第一剑客叶流云,所以叶重在叶轻眉面前极为放肆。

但叶轻眉不爽了。

“小竹竹,把他打成猪头。”

“就凭你?”

叶重冷笑。

然后他就被打成了猪头。

然而麻烦显然没有结束,自己子侄一辈中武道天赋最强的叶重被打了,叶流云自然想来讨回公道,于是他提着剑登门挑战五竹。

那一战很少有人看到,没有人知道结局。

但是那一战之后叶流云直接把自己的剑扔了,回到山林间闭关感悟。

若干年后,他终于悟出流云散手,成就大宗师境界。

这是叶轻眉间接创造的第三个大宗师。

叶轻眉在京都住了下来,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国度,更重要的是,她找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

于是她想留下来,在这里实现她的理想抱负。

但是如今庆国纷乱的样子,显然不符合她的要求。

她需要一个稳定的庆国,一个可以合作的朝廷

于是,她找到诚王世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但诚王世子却并不相信,虽然五竹很能打,但想要杀死两位亲王何其困难?

即便他成功了,谋杀亲王啊,叶轻眉作为他的主人,怎么可能在庆国留下来?

“交给我吧。”

叶轻眉淡然一笑,一个人提着一个箱子出了门

直到此时,诚王世子依然觉得这不可能。

然而,消息传来。

今日京都,响起了两道雷声,庆国那两位亲王糟了天谴,死相惨烈

诚王世子懵了,他亲自去查验了尸体,却根本无法理解这两个人是如何死的

但是他明白,这一定是那个女人的手笔

朝中只有三位亲王,死了两个之后,就不用再争了

一向懦弱的诚王稀里糊涂的被推上了皇帝宝座

而诚王世子,也摇身一变成了庆国太子,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

“我做到了吧?”叶轻眉笑着说

太子也笑了

他知道,叶轻眉是自己的恩人,不仅挽救了自己的性命,更是把自己推上了太子宝座

他应该感激她

他的确感激她

而且还爱着她

然而,那个神秘的箱子,那量具死状惨烈的尸体,却成了他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恐怖梦魇

箱子里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有问过叶轻眉

(四)三姐妹

她叫李离思,虽然只有几岁年纪,身份却高贵无比

她是庆国亲王的孙女,庆国的郡主

或许,等亲王抢到那把椅子之后,就可以成为公主了

身边人都在这么想

但可惜的是,那一天,京都里响起了两声惊雷,打碎了这个白日梦

李离思从未如此慌乱,他带着母亲,自己和襁褓中的弟弟,仓惶的逃出了京都

李离思太小,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到慌张的父母,和追击而来的兵马,还是让她感觉到了恐惧

“去北面吧。”

在经过数年的逃亡躲避之后,母亲已经心力交瘁了

这几年里,天下形式天翻地覆

昔日强大无比,似乎无法战胜的北魏,被南庆打得分崩离析

最后终于是被战家人夺了皇位

从此北魏灭亡了,而战家的新朝廷,便是北齐

“毕竟是敌国。”

面对母亲的提议,父亲回答

纵使被朝廷通缉追杀,他依然放不下这份芥蒂

毕竟是皇家子弟,岂能投敌?

他大概是这么想的吧。

然而,不久后的一个夜里

“你们快走。”

父亲的喊声在身后,和无数喊杀声交织在了一起

“爹……”李离思哭喊着

“走!”

父亲怒吼声中,似乎被人砍倒了……

母亲流着眼泪,带着李离思姐弟,终于还是逃出了国门

北齐!

如果父亲不这么固执,或许不会死吧?

李离思心想

然而父亲的死,对母亲造成了太大的打击,她的身体每况愈下,若不是念着这一对姐弟无人照料,她或许早就死了

但为了这一双儿女,她得坚持,小心翼翼的活下去

某天,一队人马,还是来到了她们家中,将绝望的母女三人带走

等从车辇中下来的时候,她们却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所在,面对着一个陌生的华贵妇人

“南庆的皇室,竟然流落至此。”妇人开了口

而李离思的母亲,却吓得不敢做声

因为她已经知道,眼前妇人的身份

她,是北齐太后,当今北齐朝堂上,真正的君王

“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们的,你们就留在上京。不过,为了避人耳目,你们的身份不能外泄,名字也要换一下。”北齐太后说

母亲终于松了一口气,至少不用死了

“这个小丫头不错,我很喜欢,不如就随我进宫,给我们陛下做个玩伴吧。”

太后一句话,李离思就入了宫

那一日,在后花园里,她看到了北齐的小皇帝,还有那个小师姑

“我叫战豆豆,她叫海棠朵朵,你叫什么?”小皇帝问道。

“我……”李离思刚要开口,却忽然想起了太后的话,顿了一下之后,回应;“我叫司理理。”

李离思,司理理,她将名字反了过来。

后花园里,一位皇帝,两个姑娘,三个姐妹

(五)叶家

京都的两道惊雷之后,诚王登基,朝局很快稳定下来

不久,在太子建议下,皇帝在京外修建了一座极为奢华的太平别院,送给了叶轻眉

而叶轻眉并没有安于享乐,她带着五竹,在庆国闽北修建了三大坊,然后带着自己教出来的二十三个徒弟,在三大坊中生产出了大量这个时代不存在的东西

玻璃、肥皂、白砂糖、五粮液、二踢脚

这些东西行销天下,很快让叶家成了天下第一富商,富可敌数国

在叶家财力支援下,庆国开始招兵买马,迅速强大起来

而太子大人更是表现出了恐怖的军事才能,三次北伐,硬是将北魏这个庞然大物打碎,便连当世第一名将战清风都不是自己对手

而他身边昔日的小太监,也展现出了过人的天赋

在叶轻眉的支持下,他建立了庆国谍报组织检察院,短短数年间,竟然能和北魏那个谍报界的君王不相上下,人称北肖恩,南萍萍

南庆军中,这一明一暗两大天才,成了天下间最强大的存在

然而,在一次北伐之中,还是出现了意外

原本内功霸道的太子,竟然突患顽疾,经脉尽碎 瘫痪了

三军夺帅,庆军一败涂地

危机之中,陈萍萍带着太子逃亡,路上抓了一个姓宁的东夷女奴,照料太子

沿途中,陈萍萍喝马尿,吃生肉,将所有资源给了两人

看着眼前的陈萍萍,宁女奴心生感佩,虽然知道对方是个太监,也生出爱慕之意

同样的,陈萍萍对于这个女人,也生出了别样的情愫

或许,这会是一场别样的爱恋?

然而,在某天夜里,醒来的太子还是强行和女奴发生了不可言说的事情

对此,陈萍萍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带着两人,艰难的回到了庆国

然而,当三人归来之后,等待那女奴的,却是皇后的一纸诏命:绞死她

皇后懿旨,谁人能挡?

这位女奴,看来是注定要死了

然而就在这时,叶轻眉再度出现

“放了她吧。”

只一句话,便挡住了皇后的懿旨,救下了女奴,甚至将她送到了太子身边

叶家小姐的权势,竟然强大到了如此地步,让天下人震惊

同时,也引起了几个人强烈的仇恨

“妖女!”

说这话的,有当朝皇后,有太子正妃,还有那位三朝元老,枢密院秦业

这些强大的人物,开始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集结起来

但谁也没有在意,还有一个人的眼睛,也盯着叶轻眉

那,正是年幼的长公主,李云睿

“我一定要超过她!”她在心中默默说着。

(六)神仙局

北魏

连年征战,南边的那个国家虽然强大,灭掉诸侯国无数,但不论从军队数量,还是国土面积来说,北魏依然是最强的那个

军队中有战清风,谍报处有肖恩,未必就会比南边那对君臣差多少

至少肖恩是这样认为的

今天的肖恩很开心,因为自己儿子大婚

儿子孝顺,新妇也很满意,看着老宅中前来道贺的人,他越发欣喜

然而,当宴席结束,宾朋渐散的时候,一阵激烈的争吵声,还是让肖恩心头蒙上了一层阴霾

他心中有个秘密

他的儿子,患有隐疾,不能人道

这个秘密可以瞒着所有人,但能瞒住自己的儿媳妇嘛?

听着一对新人的争吵,想着自己可能就要断子绝孙了,肖恩越发郁闷起来

“拿酒来!”肖恩郁闷的喊

然而这话出口,却让他身边人为难了

身为谍报头领,肖恩防范意识极强,不论食物和酒,都有专门负责,他从来不吃喝不清楚的东西,即使是自己家的也一样

可是今日,儿子大婚,手下人也很兴奋

竟然将属于肖恩的酒,偷偷喝了

如今肖恩大人要酒,怎么办?

手下人急中生智,立刻去酒席上打了一壶酒过来

这是大人家的酒,总应该没问题吧?

他心想

酒入愁肠,肖恩醉了

然而入夜十分,一阵喊杀声将他惊醒

“大人,黑骑!”

有手下惊呼

黑骑?陈萍萍的黑骑!

按照自己的情报,他们不是应该在三千里外么?

怎么会在自己家中!

“来的好,将他们全都斩了。”肖恩冷漠说着

他并不太担心

因为这场婚宴,保卫力量很强大,更何况自己更是天下武功最强的那几人之一

即便陈萍萍来了,胜负之数,或未易量

可是……

肖恩猛的喷出了一口血

他有些震惊,自己竟然中毒了,不止是自己婚宴上的所有人,都中毒了

肖恩瞬间明白过来,是那壶酒的问题

自己从不饮别处的酒,可今日因为手下人贪杯,让自己喝了宴席上的酒,结果就出事了

这也是那个家伙的算计么?

如果是的话,那岂不是……

肖恩怒了,拼命的杀出去

一场激战过后,宴席上的宾朋,包括肖恩的儿子,全都死了

肖恩拼了性命,打断了陈萍萍的腿,可自己还是被俘虏了

“杀了我。”肖恩说。

“不,我要榨干你所有的秘密。”重伤的陈萍萍,露出了一丝笑容。

(七)太子

南庆皇宫之中发生了一件大事——皇后将要临盆了

虽说当今陛下已经生出两个子嗣,但毕竟都是庶出

如今这个孩子,是第一个嫡亲的孩子,如何能够不重视?

整个皇宫之中,都陷入到了一种紧张而喜庆的气氛之中

然而御书房内,昔日的诚王世子,今日的庆帝,却似乎并不高兴

数年来。天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南庆一边,先皇殡天,庆帝毫无争议的继承了大统

而北魏方面,更是天翻地覆

北魏有两根柱石,一根是肖恩,被陈萍萍用一双腿的代价打断

另一根柱石战清风,却被北魏皇帝视若仇雠

坊间有传闻,说战清风与后宫某位妃子有染,于是北魏皇帝想要诛杀战清风

奈何,北魏皇帝,早已失了人心,一番较量下来,硬是被战清风篡了皇位,改朝北齐,依然是一方庞然大物

但是这天下大事,此刻却都无法牵动庆帝的心

他的心此刻,全都在太平别院,那个同样怀了孕的女人身上

那个近乎完美的女人,竟然给自己下了药,玩了一出借种的戏码

如今她也怀了自己的孩子,今日皇后临盆,她会怎么想?

庆帝很困恼

而就在这时,宫外传来了一封信

是她写来的

信中内容,竟然是宽慰庆帝,显然对于今日之事并不在乎

庆帝长出一口气

那个女子的心胸果然不一样

可是下一瞬,庆帝的心头却生出了一份愤怒

朕是皇帝,你是朕的女人,你凭什么不在乎?

“陛下,皇后生了,是位太子!”门外的太监来报喜

“哦。”庆帝应了一声,甚至连去看一眼的性质都没有了

“陛下,太后在那边……”太监提醒了一声。

庆帝这才起身去了皇后宫中,然而因为适才的烦心,他对眼前这个太子,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欢喜,只是敷衍了一下,便匆匆离开

刚刚生产完的皇后,看着庆帝离开的背影,顿时悲愤交加

“姑母……”

太后是她的姑母,私下里,她一直如此称呼

“姑母,你看到了么?陛下被那个妖女迷惑到了这种程度,连他的儿子都不在乎。”皇后哭喊

“安心吧,你的孩子,毕竟是太子。”太后安慰着

“太子?姑母觉得,凭那个妖女在陛下心中的地位,我的孩子能当几天太子?”皇后哭喊

太后心中一颤

是啊,以那个妖女的能力,以皇帝对她的喜爱,若是她的儿子生下来,自己侄女的孩子……

“一定要杀了她。”这对姑侄心中,同时下定决心

(八)杀城

南庆,深夜,御书房内。

庆帝案牍之前,奏章堆叠。

如今这位庆帝,在整个庆国历史之上,乃至于翻阅天下千年历史,也算是一位勤政的皇帝。

自打登基的那一天其,庆帝便决心成就千古一帝的美名。

他想让后世所有人,在谈及自己的时候,也都心存敬畏。

从功绩上讲,他也的确当得起这个美名。

数年来,他南征北战,灭国无数,将南方区区一个边陲小国,生生打成了国土第二,国力第一的强国。

然而,在他心头,却还是有着一抹阴霾。

那个阴霾,便是叶轻眉。

自己之所以能登基,是因为叶轻眉狙杀了两位亲王。

庆国连年征战,其财富的来源,多一半也都是拜叶家所赐。

所以,庆帝这半生功绩,细细算来,竟然一半都是叶轻眉所赐。

这对眼前这位心性高傲的皇帝来说,简直就是屈辱。

更让他无法容忍的是,叶轻眉竟然在京都设立了所谓监察院。

外人都以为,监察院乃是监督庆国吏治。

但庆帝却清清楚楚,监察院的条条框框,竟然全都是为了监督自己这位皇帝而来!

区区一个女子 ,竟然想要监督皇权?

天下家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事情?

从古至今,绝没有一个皇帝,能容忍此事!

“要杀了她么?”

这一瞬间,庆帝心头,开始萌生出这个念头。

他很爱叶轻眉。

但是,他更爱自己。

两相权衡之下,他果断的做出了选择。

可是,叶轻眉,又岂是那么好杀的?

庆帝开始仔细的算计起来。

叶轻眉有什么?

她有江南地带的三大坊为根基的财力。

有隐隐听命于她的陈萍萍。

有对她推崇备至的范建。

有在她掌控之下的泉州水师。

这些力量,虽然棘手,但总有办法对付。

最关键的,还是五竹,还有那个箱子!

若不能将五竹引离叶轻眉身边,就没有半分杀死她。

可是,怎样才能支开五竹这个杀神呢?

就在庆帝深感无力的时候时候,庆庙的大祭司,忽然找到了他,并且带来了,来自神庙的消息……

那一年冬,定州传来急报,西胡大举来犯,定州军竟然不能敌,庆帝立刻决定御驾亲征,并且带走了范建。

数日之后,北部燕京传来急报,北齐大军来犯,大有大举攻伐之意,庆帝亲自拟纸,派陈萍萍前往燕京坐镇。

那一年,一个从北方来的神庙使者,从北方带着杀意而来,目标赫然正是叶轻眉。

为了保护她,五竹不得不离开了叶轻眉的身边,前去堵截那个神庙使者。

不知是不是凑巧,身怀六甲,正是最虚弱时候的叶轻眉身边的所有人,竟然都被调走了。

那一年冬天,叶轻眉临盆的那一日,整个京都之内,杀气沸腾。

皇后之父,太后之兄的国丈,在宫中的授意之下,领兵杀向太平别院。

京都之中,无数隐在暗中的朝臣世家,外戚亲贵,也都带着人参与了暴乱。

而枢密院正使秦业,在面对京都大乱的时候,非但没有阻止,竟然也暗中派了一队人马,前去诛杀那个妖女!

那一年,正月十八。

整座城的人都在杀她。

(九)叶氏孤儿

南庆,京都,范建府邸。

范家乃是南庆大族,范建本是族中的偏支。

只是多年前,因为范建的母亲,入了诚王府,带大了一位皇帝,一位靖王,和一位长公主。

有这位老祖宗在,范建一家在族中地位也自然超然。

这年冬岁,范府夫人,诞下一个麟儿,本该是阖家之喜。

可今日范府之中,却是一片萧索。

京都内的骚乱,范府早已经知晓,好在一家之主的范建,察觉异常之后千里奔袭,终于回到了府中。

后宅之内,范建与夫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却没有人听清楚家主和主母究竟在争吵什么。

众人只知道最后,范建带着一个食盒,面色阴冷的走出了府邸,背后只留下了范妇人凄惨的哭声。

当日下午,范府后宅传来噩耗,范家公子病体暴发,不幸夭折。

别苑之内,叶家女主已死,别苑之内,还多了一个死掉的婴孩。

叛军首领,在确认了这一对母子死亡之后,这才转身离去。

另一边,范建艰难的从太平别苑之内逃了出来。

他心中无比悲恸,今日,他一下子失去了两个最亲之人。

而后,从北方迟来的五竹,从范建的手中,接过了那个被范建救出来的孩子

身为叶轻眉的仆人,自然会面对叛军的追杀,然而这些人哪里是他的对手?

噗!

他手中的铁钎,贯穿了一个敌人的身体,一抹血线,落在了他背后的箩筐里,惊醒了那个熟睡中的孩子

范闲,醒了。

(书中对于如何救出范闲,没有具体描述,只是用若若的口说出了她有一个哥哥,因为范闲死了。整体故事,大概也就相当于赵氏孤儿了,所以大体上描述一下。另外,怎么这么多人赞?这让我怎么太监掉这个坑……更新继续随缘。)

来源:知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庆余年》讲的是什么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