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不起眼的数据,到我考上跨专业研究生

@咖喱树上一只猫 说:从一个不起眼的数据,到我考上跨专业研究生。

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事物,相互之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你能发现他们,就掌握了通向任何想去的地方的传送门。

投行背景。全球经济下行对风控要求越来越高,我就在风控部门做背景分析。没错,所有的数据,见的人的看不的人的,我们都会想办法搞到。

很多人看事情只看表象,我们这种人根本不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现象。因为在商业社会,你能看到的很多东西都是表演出来的。那看什么?看其中的联系。

投行拼的就是眼界,你看皮,他看骨,最厉害的看如何运化。中国有句古话,xxx里有乾坤。这个乾坤,就是内部联系,是动态的,是复杂的,是必然的。

一份普通的数据,在别人看来就是个名字,我却经过深入研究发现了别样乾坤。

风控部门做完背景分析,case还只是个半成品,还需要可行性分析。

大数据有专业的公司提供,我们要做的就是从纷杂的数据中抽丝剥茧,找到跟这件事相关的,这样的数据才有意义。什么有用,怎样用,这是商业机密不会告诉别人。

可行性数据分析需要建立模型,这就很学术了,也是大数据分析的底层构架,是万物的基本理论。说到根上就是对人类的行为进行预测,可以说成败就在这个环节。

我对这个事情非常感兴趣,事实上人工智能也是在这个层面做文章,越钻越深之后,我想去学校进行深造。

要预测人类的行为,最基本就是先了解人类,于是初步确定人类学方向。我在搜索学校时发现了一位老师的名字很眼熟,他的理论被用在一家数据公司的模型里,我在工作时候见过。我对自己处理过的数据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几乎就在这一刻,我觉得他就是我要找的导师。

顺藤摸瓜发现了他研究的课题,是我感兴趣的,然而我没有任何社会学心理学等基础。老师会不会收我呢?

顺着课题,我又找到了老师正在申请的项目,以及进行到了什么环节,都跟哪些社会机构或者公司有联系。

一切了解透彻之后,我去登门拜访。开门见山说我有兴趣考他的研究生,不等他回答,我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先说了出来。老师意外。接着我才自我介绍,很简单,投行背景,想深造。

回来之后我就开始针对性的复习。英语政治都是小儿科,最难的是专业课,完全没方向。我不怕困难,怕的是不知道该去哪里。

于是再次登门拜访,请老师给我辅导,给出方向。

大概是惊讶于我的执着和条理,老师竟然没拒绝,扔给我一个书单,并且允许我每周去上他的课。

这样准备了一年半,期间还有无数次出差,加班,维护客户,公关危机……工作了以后想念书真的是太难了。

我向公司提出辞职,准备考研,这里埋个伏笔。

考试比我想象的要顺利,面试最后一关要淘汰掉4个人只留4个。谈了一堆理想和情怀之后,我能给你的项目带来投资,200W,够3年经费,我是你的学生,也是你的同事。

回到辞职这个伏笔。老板已经重度依赖我,在国内我几乎兼顾总裁助理的角色,辞职其实是一场谈判,如果要我留下,投一个项目,我来全权跟进……

其中过程就不再赘述,所有的事情都刚刚好,每个人正好有这种需要。公司对这个项目很满意,投资中国的院校有利于公司在国内拿到更多offer,老师有了经费和市场化的合作伙伴,我有书念。

于是我成了唯一夸专业考进来的大龄学生,面试时刚过30岁。老师也说的明白,我们做这个本来就是解决问题的,我要那么多只会考试的人有什么用?

于是我又开始了漫长苦逼的求学路,我需要比其他人补一整个本科的基础,特别是心理学部分必须有医学基础,我得在一年半内补完所有学分,才可能成为交换生,有机会参与伊利诺伊的项目研究。

一切又回到原点,每天四点钟起床锻炼,然后图书馆医学院实验晚自习,还要时不时应付老板的临时任务。

我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努力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从一个不起眼的数据,到我考上跨专业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