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小瞧乐观的人

作者:关漓(来自豆瓣

小区对面拆迁,在挖一条河。挖出来的泥土都堆在岸边,后来,泥土都被晒干了,长出了很多杂草。有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爷爷,带着一把锄头,把草都拔掉,再把那些大颗粒的土坷垃,敲得细细的,蓬蓬松松的,撒上了一畦菜籽。这些泥土很肥沃,很快,就萌出了菜秧子。陆陆续续不断有人来种菜,现在,河岸两边都被种满了蔬菜,有的大包菜已经开始收包了,紧紧的一大颗,开在更大的菜叶子中。因为菜很多,需要的工具也多,有两个爷爷在菜地中搭建了两座简易的小木屋。前不久才拆掉的村庄,填平的菜地,再一次默默成为了村庄和菜地。估计等河完全挖好,岸边的菜又要铲掉,种上好看的树木,做成城市的绿化带。于是爷爷们抓紧最后的时间,撒菜籽、浇水、捉虫子,叉腰站在岸边,看着白菜包菜菠菜蹭蹭地长大。

以前我问过点点一个问题:“你有什么烦恼吗?”

点点说:“我就担心小行星撞击地球。其他就没有了。”

后来,我将这个问题追问了下去。

“点点,那你有为自己烦恼什么吗?”

“我怕小行星撞地球,我就死掉了。”

“……其他呢?你有没有担心爸爸妈妈的什么事情呢?”

“就是怕小行星撞地球,你们俩也会死。”

按照这个逻辑,只要小行星不撞地球,我们家小朋友就没有其他烦恼了。总体看来,这是个很乐观的女生。今天戏剧老师发他们圣诞节要表演的视频,我在中间看到了粉嘟嘟的点点。总是演后妈、祖母、妈妈这样的角色,点点今年终于拓宽了戏路——她要演一只猪。

角色分配好的那天,她回来无比激动地跟我说了这个消息,我诧异的是,演一只猪,到底有什么好高兴的?

点点兴奋地对着我喊:“你知道吗!我演的是最大的那一只!!”

我发现,让她开心的点,真的非常奇特,学校九连环比赛,点点得了全校倒数第一,我担心她会难过,她告诉我:“点妈!我解出了一个团环!”

我是不知道什么叫团环,但是我能想象,全部小朋友都解开了他们的九连环,只剩点点一个人,孤独地摆弄着那个叫做团环的东西。这不值得难过吗?

不久,她把这件事情写进了她的演讲稿里,把倒数第一圆成了一个梗……

有天放学,她是蹦着出来的,在校园里跳得老高,问她什么原因,她激动得喊叫:“我不知道!!我就是高兴!!”

世界上居然有这种高兴?回家的路上,她保持着特别高昂的情绪,跟我说,肺活量测试她是一千九百多,比第一名少了一千;跑步她比小伙伴快了一微秒;考试卷子发下来,分数刚好是期中那次分数反过来。

小到一微秒的快乐,我是从来没有体会到的。如果让我演猪,山那么大的猪,我可能都会不高兴,甚至我都不想演后妈,会因为当不上公主掉眼泪;倒数第一可能是我人生的绝境,说不定这辈子都不愿意再碰九连环;我更不会——明明知道明天就要把菜铲掉,今天晚上还要撒下最后一粒菜籽。如果小行星撞地球……撞吧~

我不在乎蔬菜和地球,只在乎眼前的一丁点得失。所有的事情会想到最坏的结果,跟点爸和谐了几天,我在心里暗自咯噔:坏了,没准明天就要吵架了。吵架之后,我会想:我就知道总是这样。他给我发红包,我也要怀疑:这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吗?就连如此乐观的点点,我都会悲观地想:她会不会是假装的,其实,她跟我一样,容易难过。

每天早晨,一起上学的小马都要给我普及一条知识点,关于宇宙、行星、核弹、台风、气象。每天放学,一起回家的小马都要在路边捡几块石头,扔到小河里,然后欢快地在小路上奔跑,跑得路上扬起尘灰,他不知为何欢呼:“我在研究冲击波!我看到了蘑菇云!蘑菇云!”

四个同路的小孩,成立了一个“拯救地球”小组,在地球仪上寻找2022年,人类可以避难的场所。其实我有点愧对他们,感觉自己不值得被拯救。

但是地球毁灭前一秒,爷爷们还在种菜, 小孩们在寻求新居,乐观可能会是人类活下去的唯一出路。我完全相信,他们一定会救我到安全的地方,并且不会让我挨饿。如果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值得我高兴的事,现在我愿意为了他们,感到骄傲。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不要小瞧乐观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