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蚍蜉撼大树的真实事件

大家好,我是徐冲浪。

华为这事大家都知道了,今天来讲几个国外的故事。

01

先说第一个故事。

2014年11月6日—10日,丝芙兰照例举行一年两次的「亲友折扣日」。这场活动原本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一次类似于国内双11一样的促销活动,在这活动的五天里,丝芙兰全场商品都会给注册会员打八折。

促销活动也没有数量和单品限制,线上商店和线下实体店也都同步进行。

然而在活动开始后,一部分会员却意外地发现,先是因为用户太多网站无法正常使用,等发现可以登录的时候,他们账号的「亲友折扣」权限却被冻结。

受影响达到了上千人,当然第一时间,大家以为这只是一次系统bug。

起先,被无辜封号的消费者马上通过微博、Facebook和拨打客服对丝芙兰官号下留言,希望能回复会员身份,但被告知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随后大家发现,被封的会员账号大多带有中文姓氏,或者是使用了162.com、qq.com、163.com等国内常见邮箱后缀结尾。

即使一些用户的名字是英语式的,但由于姓氏看起来也像中国姓,也一同被封了号。

这一行为基本上在等同于宣告,中国人无权参加丝芙兰官方促销活动。

随后在丝芙兰官方账号下,诸多消费者愤怒留言谴责,说这是一次公开的种族歧视行为。

丝芙兰官方给出解释,这么做是是因为大量代购丝芙兰产品的账号涌入,并表示封禁一些账号是为了保证其他用户的良好购物体验。

丝芙兰的「封号」的解释并没有服众,因为超过95%被封的账号属于美国境内用户,他们并没有大量囤积货品倒卖。大量正常账号无辜躺枪。

很多人对丝芙兰这种简单粗暴的封号行为十分不满,而更令人气愤的是,发现账号无故被封后,有很多华裔用户都曾尝试通过客服热线或者电子邮件请求丝芙兰美国解锁账号,但都得到丝芙兰美国客服冷漠地拒绝。

一时间网上声讨连连。

两周后,2014年11月18日,四名华裔曼哈顿的萧(音译,Xiao)女士、皇后区的邹女士、俄亥俄州的陈女士和费城的许(音译,Xu)女士针对丝芙兰此次的所作所为正式在曼哈顿联邦法院提起集体诉讼,称11月稍早她们在丝芙兰官网的账号被停用,而原因就是她们的亚洲姓氏。

她们表示这是一次赤裸的种族歧视行为。

四名原告还在新浪微博设立账号“反抗丝芙兰”(Rise_Against_Sephora),呼吁更多在封号事件中受到影响的华裔民众填写调查,并支持她们的起诉行动,短短几天,账号就吸引了近万人关注。

这场官司大家起先都只是在网上炸毛,没人想到真的有人出面请了律师打这场官司。更没想到这场官司被无声无息拖了三年。而且竟然在最后有了结果。

2017年5月,丝芙兰方面给出了和解方案。受到此次封号影响的用户,可以领取125美元的现金赔偿或250美元的代购券。

02

再来说说第二个故事。

1992年,79岁高龄的美国老太太莉柏克乘坐外孙驾驶的汽车去出门遛弯儿,途经一家麦当劳快餐店,买了一杯咖啡,售价是49美分。

驶离餐馆后,老太太需要往咖啡里添加奶粉和白糖,外孙便停住了车。当时,老太太坐在前座乘客位,把杯子停放在双膝之间,左手拿着奶粉袋和糖袋,右手试图打开杯盖,没料想,手一抖,整杯滚烫的咖啡完全泼洒在两腿之间,致使大腿内侧、股腹沟等处严重烫伤,其中「三度烫伤」面积占全身全身皮肤6%。

老人家住了八天医院,才算脱离了生命危险,出院后卧床不起,直到两个多月后,伤口才逐渐痊愈,后来又做过多次植皮手术,在长达两年的时间中难以自如行走,而且医药费也高的惊人。

伤势初步稳定后,莉柏克的女儿当即给麦当劳写了一封抱怨信,以咖啡过烫为由,要求赔偿医疗费、照顾病号的误工费等,共计2万美元。可是,麦当劳收到信仅同意支付800美元「安慰费」,莉柏克又急又气,可却没有任何办法。

可是就在之后没多久,一次偶然的机会,莉柏克的女儿结识了一位名叫摩根的律师,初步了解案情后,摩根律师就开始鼓动利派克一家,说你们不能就这么作罢,咱们去告麦当劳,告他质量缺陷,不顾顾客安危。

1994年7月,在新墨西哥州联邦地区法院,「麦当劳咖啡案」正式开庭。

出乎意料的是,新闻媒体一反常态,站在了大公司麦当劳一边,对原告莉柏克冷嘲热讽,挖苦调侃。

陪审团也觉得此案滑稽可笑,荒谬绝伦,以为原告只是被烫出了几个水泡而已,琐事一桩,不足挂齿。可是,当陪审团看了医生的诊断报告和莉柏克的伤情照片后,却都改变了看法,那些严重烫伤的照片一下激起了陪审团的同情。

在摩根律师要求下,法官下令,麦当劳必须公开关于多年来消费者因咖啡烫伤维权的内部秘密文件和统计数据。

这一公布不要紧,每个陪审团成员都大吃一惊。

在1982至1992年的10年期间,麦当劳总共遭到700余起咖啡严重烫伤事故的投诉,其中有数十起造成顾客外阴部、股腹沟、大腿内侧等「敏感部位」烫伤。

而法院却从未正式立案受理这些投诉,都是由麦当劳在暗地里花钱摆平,每年要花上大约5万美元。

麦当劳律师解释说,每年售出大约10亿杯咖啡,10年以来,总共售出了大约100亿杯,相比之下,同期发生的烫伤投诉事故,只有区区700余起,即平均每1亿杯才出现7起烫伤事故,事故率为0.0000007%,实际上相当于零,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而这肯定也只是少部分被烫伤的消费者前去投诉的结果,大部分被咖啡烫伤的人,最终还是自认倒霉。

最后,陪审团一致判决,麦当劳出售的咖啡温度过高,侵犯了原告的人身安全,造成了重大伤害事故和经济损失,考虑到原告不慎失手,亦应对事故承担20%的责任,麦当劳公司的实际责任减为80%,赔偿总数相应地由20万减为16万美元。

其中:14万美元可视为对原告的精神伤害补偿。如果司法裁决到此为止,像麦当劳这样的大公司,十余万美元的民事赔偿,可谓不痛不痒。

接下来,陪审团的判决涉及欧美国家民事案中常见的「惩罚性赔偿」。

经闭门讨论,陪审团判定,麦当劳不但应当承担咖啡过烫、质量低劣的法律责任,而且由于对顾客的投诉置若罔闻,对数百起烫伤事故漠然置之,其侵权行为已经明显构成了「轻率的」和「恶意的」性质,因此,除了「补偿性赔偿」之外,被告应偿付原告270万美元的「惩罚性赔偿」。

这样,一杯售价49美分的咖啡,终于造成了麦当劳公司286万美元的巨额责任赔偿。

咖啡烫伤案在全美国所有媒体的共同关报道下注下,最终达成了庭外和解,麦当劳最终共付给莉柏克老太太64万美元。

另外麦当劳还增设附加条件为:受害者全家必须「保持沉默」,不得以写文章、出书、接受媒体采访等形式「旧案重提」,不得披露案情和解的内幕和细节,破坏麦当劳公司的商业信誉和形象。

这个轰动一时的大案,也以麦当劳的咖啡调低了10度,落下了帷幕。

03

最后一个故事。

1971年的时候,福特汽车生产了了一款车叫平托车,这个车小巧,耗油量也低,卖的特别便宜,一辆只卖2000。

这是当时福特为了对抗当时德国车和日本车在美国市场的攻势,进行的一次绝地反击,可以说是是一款战略型的产品。

这款车投放市场反应不错,但是要知道,所有的新车型遇到的考验,是交通事故率。平托车在这方面的表现还是不错的,因为从1971年到1977年发生的恶性交通事故是500起,同时期推出的同类车型一共是五款,在交通事故率的表现上,平托车是第三名,正好处于中游水平,这是一份交代得过去的一份答卷。

1972年的某天,高速公路上,13岁的理查德•格林萧乘坐邻居驾驶的一辆福特平托牌汽车回家。

正常行驶的汽车突然减速,停止,被后车追尾。被撞后,油箱爆炸,汽油外溢,引起车身进一步起火、爆炸。

驾车的女司机当场死亡,小格林萧严重烧伤面积达90%,不幸地失去了鼻子、左耳和大部分左手。自这次事故之后的6年里,小格林萧先后接受了60多次手术治疗以修补被毁坏的面容和其他损伤。

原告律师向福特汽车公司提起了诉讼。他们指出该次事故是由于汽车的设计错误所致。由于油箱安装在车辆的后座下部,距离离合器只有8厘米多一点,一旦有中等强度的碰撞就能引起爆炸。

这一点在法庭质证的过程中基本没有异议。

原告律师依据审判前的调查,向陪审团出示了下列证据:福特公司在平托车车型设计期间曾经进行过一系列的碰撞试验,其中的一部分还留有影像资料。

试验清晰地表明,如果发生碰撞,汽车内部会充满从爆炸油箱流出的汽油。在法庭辩论阶段,律师给陪审团放映了一段影像,这给陪审团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紧接着,原告方又提供了一个惊人的事实:在第一批平托车投放市场之前,福特公司的两名工程师曾经明确地提出过要在油箱内安装防震的保护装置,每辆车因此需要增加11美元的成本。但福特公司经过计算后做出的决定是不安装该附加装置,至少在两年之内不这么做。

他们是这样算帐的:如果要生产1,100万辆家用轿车和150万辆卡车,那么增加该附加装置导致的成本为1亿3750万美元。而假设充其量有180辆平托车的车主因事故而导致死亡,另外180位被烧伤,2100辆汽车被烧毁。依据当时的普遍判例,福特公司将可能赔偿每个死者20万美元,每位烧伤者67000美元,每辆汽车损失700美元。

那么,在不安装附加安全设施的情况下,可能的最大支出仅为4953万美元。对比安装油箱保护装置所要花费的1亿3750万美元,福特公司决定采取了省钱的方法。

这一证据的披露显然激怒了陪审团。由于不安装必要的安全装置的决定,福特公司节省了将近1亿美元的成本。原告律师正是基于这一证据和计算提出了1亿美元的赔偿请求。

所以陪审团要求在节省的总额中加上2,500万美元,最后判决福特公司赔偿1.25亿美元。

更多请戳:冲浪普拉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三个蚍蜉撼大树的真实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