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又道歉了

德云社的上一次大危机还是2010年夏天。因为和电视台的冲突,郭德纲在小剧场大骂记者:

记者不如妓女。

有同行登门告诉老郭,某个大人物的老婆就是记者,她很生气。郭德纲无奈地抛出一句:

等那娘们死了再说!

一时封杀之声迭起,音像作品下架、媒体集中讨伐、德云社关门整风。

郭德纲觉得自己等的起。那时他不到40岁,即便封杀十年,尚不到50,说相声是养老的活,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事实远比老郭预想来得幸运,德云社度过了那场风波,当年9月中旬德云社重张开业,并有了首届“纲丝节”。

首届“纲丝节”上,有的观众黯然落泪,那时德云社拥有的是真心爱相声、爱艺人的观众,更准确地说是知音。郭德纲表现得比以往更孤勇,高声喊出:

桃花依旧向阳红。

台下掌声雷动,

2010年的风波对老郭最大的刺激还是早期爱徒的背离,那是他花心血最多,也最得他真传的弟子,迄今为止,何云伟、曹云金也是德云社二代里真懂相声的人。

没想到的是,师徒终成寇仇。

那几年,老郭最需要的不是重回大众视线,而是要把德云社塑造成一支特别能战斗的队伍。

2011年,老郭的小舅子,德云社四公子之一,命运坎坷的张云雷回归了。

那几年的郭德纲,谨小慎微。郭德纲也对友人透露过心底的脆弱:

家大业大,不能再任性了!

家大业大的德云社,换了一种培养机制。

在郭德纲早期弟子中,岳云鹏被所有人视为空气。大家不喜欢小岳岳的原因很简单:

干嘛嘛不行,吃嘛嘛不剩。

郭德纲需要岳云鹏,他要告诉所有人,听话是有厚报的:

捧红个说相声的,对我不太难。

流量加持下,擅长卖萌耍宝的岳云鹏,用一首《五环之歌》就可以红遍天下。什么台下十年功,重要吗?

成名之初,郭德纲最爱说的话是:你会不会说相声?现在郭德纲最爱说的话是:

你先红起来再说。

也就是从那一刻起,德云社可以批量复制网红了。

比如张云雷,俊逸的外表,一首《探清水河》打动了多少少女的心。德云社终于有了自己的小鲜肉,去年“纲丝节”上,郭德纲调侃他:

你就是个邪教呀!

郭德纲自己说过,他从来没见过那么多小姑娘挥舞荧光棒来听相声的:

张云雷坐这吃面条都有人看。

不知不觉间,德云社的粉丝完成了圈层转换。女粉丝们为了偶像一掷千金,长期霸占热搜。而原来的相声爱好者们开始慢慢退场。

衣食父母更换了,粉丝买票不是为了听相声,她们是为了看脸,和偶像开各种无下限的玩笑。

德云社不再是以前的德云社了。

为了红,郭氏弟子也是纷纷使出绝杀,只要能吸粉,干什么都行。即便是班主本人,相声风格也不似当年。

郭德纲已经很多年没有像样的新作品了,每次商演全靠于谦和他的家人支撑,对于退步的批判,老郭有了现实的自信:

我们会淘汰一批欣赏水平太高的观众。

当年那个以小人物自嘲的郭德纲,讲话也开始引经据典起来。

但他没忘了一件事。今年和于谦同台的表演中,他向观众们解释了相声的行规:侮辱捧哏和捧哏的家人可以,这都是戏,但:

不能侮辱非同行。

旧时相声艺人地位卑贱,台上常说“我是各位的欢喜虫。”马三立、侯宝林那时觉得羞辱,台上他们从不说这种话,努力维持着所谓下九流最后的尊严。

徒弟们一定没好好听班主讲话。

2018年12月31日的相声专场晚会上,张云雷的作品内容里出现了“汶川”和“慰安”等相关内容。

不久前,他又瞄准了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葆玖、李世济、张火丁。内容太荤,我就不转述了。

后来,张云雷都道歉了。在最近这次道歉里,女粉丝们排队在评论区里盖楼:

哥哥,我爱你,相互扶持,共同进步。

我现在订做锦旗还来得及吗?

来源:星球商业评论 微信号:xqnews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德云社又道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