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跑全程马拉松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作者:观者熊

今年3月的一天,我双腿颤抖却又带着兴奋的在S1跑步群里问道,“终于能跑半马了,完赛全马有希望吗。”

“全马很简单的,吃吃走走就完赛了”很快有人回答道。

于是乎,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详细的查阅了资料之后,本来一个月最多跑50公里的我开始每个月加量,直到开始坚持每个月跑200公里,体重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练着练着感觉有点自信了,就报名了11月的咸宁马拉松。

到了11月初,因为经常跟校友一起跑步,便以校友身份被邀请进了母校高校百英里的队伍,为了了解一下高水平赛事的情况,也为了给跑全马做个预备,我就欣然答应,虽然我这水准顶天也就是二队中下游水平了,不过毕竟母校的队伍人才青黄不接,所以我这种临时拉来的竟然也有上场机会,这也是我正经第一次参与这种高水准的真正意义上的竞赛。

高校百英里来源于日本的箱根驿传,看过《强风吹拂》的坛友应该还有印象,讲的就是箱根驿传的故事,但是国内弄不了人家那么大阵仗,算是个缩水再缩水版的。赛制很简单,每个队10个人分为A队和B队接力跑,每个人跑10英里,也就是16公里,十个人加起来是100英里,参赛的都是各大高校队伍,所以叫高校百英里。

当然,现实里没有强风吹拂那么多戏剧性,我加入母校高百队伍之后就一起跑了个10K,成绩大概45分钟,然后基本没跟他们一起训练过,毕竟他们都是晚上九点训练,而我那个点基本刚吃完饭没多久,没法练,所以我都是一个人继续按照自己的节奏,每周三次配速5分30到6分的10K,一次半马,然后每个月找一天天气好点的跑一次30K,比赛前的那周我则是按照5分以内的配速跑了几个10K。

到了比赛那天,我作为二队最后一棒,看着前面的人一个一个上阵,本来不紧张的也开始变紧张了。何况那天还是大太阳,看着时不时有人跑完16K瘫软在地被人搀扶下去,也看到有救护车匆匆忙忙开向赛道远处,甚至在我到等待区等上一棒交棒的时候有个跑完的女生在我面前一米的地方哇一声吐了出来。

我跟二队的另一个哥们说,反正我们二队争前四拿奖金肯定没戏了,咱们跑个5分配速吧,16公里80分钟跑完拉倒,他回答,5分配速好,那我跑个79分钟,比你快一分钟跑完就行了。

然而等待的时间比预想的更长,明明根据之前情况看我前一棒只剩4公里了,身边其他队伍人员一个一个走光了,剩下的人寥寥无几。等着等着,队里的人过来告诉我,我的前一棒在路上晕了过去,现在他们换上替补待会跑过来。

哦草,原来我之前看到的那个救护车是过去救他的啊,大意了,这居然还是个伏笔。我顿时紧张程度加了倍,运气不错的是天公开始作美,大太阳没了,江边开始刮江风,非常适宜,简直让我想脱了背心开始裸奔,可以说是江风吹拂了。

终于到我上场了,我刷的一下跟脱缰的野狗一样跑了出去,跑了五百米低头一看表,配速3分40秒,这是作死啊,根据老夫多年瞎鸡儿跑的经验,开头跑太快的结果就是跑崩,我赶紧压了压速度,配速4分30,感觉还可以。

接下来跑起步来倒是乏善可陈,速度增增减减,眼前的景色重复了几轮,冲了线,我一看表总时间72分钟,算下来刚好每公里配速4分30秒,虽然比不上一队的成绩,不过能在二队里排第二了,而之前那个说要比我快一分钟的哥们也履行了诺言,71分钟跑完的,果然比我快一分钟。

妈蛋都是烟雾弹,这帮人怎么都跑这么快。再一看成绩,武汉站一共不到三百人,我这已经是突破个人极限的速度也只能排到一百三十多名,排名第一的怪物16公里甚至只要54分钟,算下来平均一公里才3分20多,果然高手还是太多了。

高百结束之后,感觉大腿稍微有点拉伤,所以稍微歇跑了几天,接着就出差去了,没怎么跑,等回了武汉,咸宁马拉松已经要开始了,然而我这个月的跑量甚至只有往常训练时预计跑量的三分之一。甚至出差时候天天胡吃海塞,体重都从64KG回升到了66KG。可以说是准备的非常不充分,于是我就这样迎来了我人生的第一次全程马拉松。

毕竟练了这么久了,我对全程马拉松也有一定了解了。全程马拉松,跟半程马拉松一字之差,听起来给人感觉程度上就是从10公里到半马区别一样翻个倍而已,其实区别是很大的。跑步这种事,只要你能跑完5公里中间不停歇,你就可以跑10公里,只要你能跑完十公里还留有余力,你做好充分准备咬咬牙就可以跑完半马,但是半马和全马之间是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的,即便是平常经常跑半马的人,如果没经过更长距离的练习,贸然跑全马也很有可能在三十公里多的时候退赛,而撞墙、电解质紊乱等情况都是很常见的。

咸宁马拉松,我为啥当时要报呢,一方面我没有任何比赛记录,国内现在马拉松比赛要求越来越严了,没个半马全马的比赛记录连报名都没法报,而咸马居然可以报全马不需要任何参赛记录,甚至不需要体检报告,也不知道是主办方心太大还是跟不上时代,反正我就钻这个漏洞了,再其次咸宁马拉松还送个温泉票,我想着就算到时候不想跑步周末过去泡个温泉横竖也不亏。

结果到了地方,拿了温泉票,到了碧桂园温泉走马观花泡了半个小时我就出来,出来我还心想,这不就是澡堂子吗,虽说这露天澡堂子的设施和服务的确不错,让人有一种花钱很值的感觉,但是泡起来还是让人感觉就是露天澡堂。我分别泡了升官澡堂子、发财澡堂子、桂花澡堂子、气泡澡堂子、泳池澡堂子以及盐活埋人澡堂子。虽然还有姜茶红糖水啥的喝,不过我还是觉得只是跑马拉松顺路泡就算了,要真是大老远特地过来泡的确不太值,听说别家温泉有硫磺味儿更足的,反正我就不尝试了。

回了宾馆,准备好第二天的东西我就准备早点睡。听人说第一次跑全马赛前必然失眠,我心想,作为一个谣言终结者,这说法就由我来粉碎。
然后我果不其然就顺利失眠了。

咸马是8点开赛,我六点四十醒了,先躺床上紧张刺激的把明日方舟的日常做了。七点钟穿好日常衣服下楼吃早饭,一看酒店居然早餐有热干面,这我不能忍,必须得吃,来了一碗,我心想着我得少吃点,热干面这玩意胀肚子,吃多了比赛要完蛋,想着再低头一看,嗯?我面呢?我都吃完了?我怎么就这么快吃完了?

七点半我在宾馆换好了性感背心和跑步大裤衩,果断出门,宾馆离起跑点就一公里多路,此时路上已经完全封路了,那叫一个人山人海锣鼓喧天。我一溜小跑往起跑地方去,发现路全给封了,其他比赛选手早就跟还没还脱缰的野狗似的在大马路上圈好了。我绕来绕去好不容易绕到全马选手那块,结果发现全马那个方块全部封住了我连进都进不去,我赶紧假装阳光帅气发挥个人魅力给旁边志愿者妹子说好话然后翻了栏杆进去,进去一瞅表,7点55分,时间刚好。

咸宁领导兴致很高多说了两句,8点02分,开跑。没太阳,风不大,气候很适宜。前几公里我还不太跑的开,感觉身体状况并不是最佳,不过这也正常,很多经常跑长距离的人刚起跑都有这感觉,就是跑了十公里才觉得身体跑开了,然后进入一种跑起来身体不痛苦甚至带有一丝愉悦的状态,我进这状态一般是七公里左右,代价是跑到三十来公里我一般就不行了。

兜里揣了两个能量胶两个盐丸,跑到5公里,就着水吃了一个能量胶,看着路面被丢的到处都是的纸杯,我优越感油然而生,然后在路过垃圾桶的时候把手上纸杯扔入了垃圾桶,没错,我就是拿着纸杯跑完全程我也坚决不会乱扔的。优越感一生,两腿立刻有力了,配速又快了10秒,这种跑法我称之为优越感驱动型跑法,再一看心率,180以上了,得了我还是控制一下吧。

跑到10公里,就着水吃了个盐丸。15公里,又吃了个能量胶,17.5公里拿着了根香蕉顺便把另一个盐丸吃了,然后拿着香蕉皮跑了两公里路才找到垃圾桶,期间看着其他人乱扔香蕉皮和纸杯,我配速和心率又创新高。

过了20公里,半马和全马的人分开了,这次半马人特别多,好像有五千多,而全马才一千人,顿时路面上人少多了,连跑不动开始走路的人也少了很多,看来没点本事的也是不敢报全马的。20公里之后的补给点都提供能量胶,我反正是逢补给点就拿点东西,两三个小番茄,半根香蕉,半杯水或者饮料,一个能量胶,就是盐丸拆包装比较麻烦我就没拿,事实证明这可能是本场比赛我最大的失误。

跑到28公里,配速始终维持在5分20秒以内,基本领先了4小时兔子两三公里,我一盘算,按这速度跑完大概是3小时45分左右,不过最近这个月最远就高百跑过16公里,连半马都没跑过,上次跑30K都是十一假期的事情了,估摸着30K以后必须得降速了,不然指不定跑不完。不过就算我最后十几公里降速到6分配速,我也能4小时以内完赛。之前约好首马跑到4小时以内要去泥潭跑步群发个五十块红包,该发50整还是该发48.88呢。

正在胡思乱想呢,隐约感觉有点什么要来了,开始不对劲了。

右腿,它活了。

怎么叫右腿活了呢,因为你明显感觉到它有自我意识了,它不受控制了,不想跑了,嗷多的一声想下克上了,换句话说,我明显感觉到右腿的某块肌肉抽动了一下。

看了下跑表,刚过30公里,配速降到6分了,心率175,根据我的个人经验,现在不能停下来,现在只是抽一下,停下来立马会抽筋大爆发,等大爆发完了跑步的持续状态也没了,再想继续重新开始跑,没那么容易了,我开始自我催眠,你们不是腿你们不是腿,你们是杠杆你们是机械你们是多铆蒸刚亿万荣光。

左腿也抽动了一下。

我开始视图跟双腿对话,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你们不存在,为啥要抽筋。

右腿又抽动了一下。

别介啊,关键时候你们别掉链子啊,我特么备战了这么久,这要是不让我完赛,那我得悔恨终生的。

两条腿一起抽动了一下。

随后两条腿大爷一起跟我生动活泼的上了一节人体生理课,告诉了我人的腿上到底长了多少块肌肉,大腿抽动完了小腿抽,小腿抽完脚面抽,腿前抽完了腿后抽。但是我一直憋着劲继续跑,就是不给抽筋抽出来的机会。这就是电解质紊乱的感觉吗,收获很大,必将活用于下一次全马,呸,不对,没有下一次了。

一看跑表,这才32公里,配速7分,心率170,此时我已经没法维持正常跑步状态了,基本上不是小步小步的跑就是一拐一拐的跑。我想起了今年3月份那次,以前最远只跑过8公里的我,那天晚上不停歇的跑了20公里,那天晚上也跟现在这样两条腿疯狂抽筋,甚至连跑步短裤都没法脱下来,一晚上几乎没法睡觉,所以我现在不能停,停下来了肯定就会跟那天晚上一个结果。

我开始无视我的腿,反正沟通也沟通过了不管用,强行用意志力能跑多少是多少吧。我开始回想有哪些还能让我坚持下去的东西,对了,同事前年找我借了4500块,至今没还,跑完这场步,我就回老家找他要钱。一看表32.2公里,配速7分30秒,心率169。

靠,怎么进展越来越慢,配速越来越慢了呢,搞不住了搞不住了,再想想再想想,还有什么能让我坚持下去的东西,对了我还没有妹子啊,但是没用啊,我早特么习惯了啊。再想想再想想,对了,大春物最终一卷出了,我就看了爆料还没看原文啊,不对,妈蛋我是一色党,一色大失败,不看了不看了,两腿又各抽了一下。

32.5公里,又到补给点了,我决定不停下来找医务人员喷云南白药,总有种停下来了就再也没法继续跑的感觉,所以,不要停下来啊!拿水,吃能量胶,手在抖,嘴也在抖,半天没咬开能量胶。不行,即便如此我还是要把垃圾扔进垃圾桶,坚决不能乱扔,一想到这个,配速瞬间恢复到了六分钟,然后腿用严峻的事实告诉我,还想加速,你歇着吧。

然而我拒绝,继续一拐一拐的跑,左拐右拐左拐右拐,反反复复反反复复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还有7公里,到35公里补给点了,医务人员的炽热的眼神已经盯着我不放了,甚至还在向我招手,来吧,接受治疗吧。我,我是路过的,我就拿个补给,手抖了一下,能量胶没拿到,不行,还是不能停,摸个小番茄走人拉倒。

35公里以外已经是我从未探索过的领域了,毕竟我跑最远一次就是十一期间环东湖跑过一次35公里,期间还歇了两次,我又开始骗自己,每一步都是新的里程碑,每一步都是新的记录,我的一小步,人类一大步,再跑七公里就可以发朋友圈装逼了!

看看跑表,36公里,附近景色已经变得熟悉,是我昨天泡温泉去过的地方,昨天我是从这骑助力车回去的,十五分钟就能到宾馆了,然而现在我四舍五入还得跑一个小时。

37公里,我绝望的发现4小时的兔子终于超过了我,而且还是情侣兔,他们挥洒着青春的汗水,他们充满了欢声笑语,我疼痛而愤怒,我愤怒而无助,我无助的向前迈了一大步。两条腿又开始提醒我,我们抽的动作小,不代表我们不存在。于是我老老实实继续用7分多的配速在小脚老太太式跑法和铁拐李式跑法之间来回切换。

38公里,等我跑完回去把你们都杀了,谁骗我跑全马的,我咒你吃热干面没有芝麻酱!

39公里,路边出现一个走路的校友,我看他眼熟,是我校高百一队16公里70分以内的强者,我心情顿时愉悦,打了个招呼加快配速往前,然后双腿齐抽,赶紧继续老老实实拄上空气拐。

40公里,路边走路的人越来越多了,也有有经验的大叔跑者说要帮我把腿拉一下,然而我婉拒之后继续前进。我是谁?我曾是,我就是,核燃料操纵者,辐射剂量吃饱者,蒸汽发生器钻入者。全马再恐怖有辐射恐怖吗,不存在的,没问题的,不需要被人同情,不需要在这停顿,只需要继续拐,反正这两条腿我不要了,跑完之后管他洪水滔天。

41公里,到了最后的直线了,已经可以远远看到终点了,甚至可以看到边缘区域的志愿者们已经在收拾东西了,也是啊,毕竟冠军应该一个半多小时前就产生了,半马人员也基本跑完了,全马跑得慢没人权啊。

42公里,全程是42.2公里,终点就在眼前了,腿啊,你们抽吧,现在你们就是抽出牡丹花来,我爬都能爬到终点。想到这,我迈开步子尝试冲刺,两条不听人话的腿这时突然听人话了,终于,抽筋大爆发,我龇牙咧嘴,我无法动弹,我浑身颤抖,我站在原地化为一座痛苦的雕像看着终点的医务人员围了过来。
“你怎么样?”“要不要拿担架过来。”
然而,我,拒绝。还有两百米,怎么能倒在这里。
“没事没事,我没事,抽筋而已,我站一下,站一下就好了。”

医务人员注视着我慢慢散开,我继续向前跑,马拉松,是跑的,最后两百米我坚决不能走完。

终点,终于到了,我拿到完赛奖牌,突然发现,两条腿抽筋大爆发之后,腿的感觉好多了,所以我该早点让腿抽筋抽出来吗,顿时有种所有的努力全部白费的感觉。

拿了奖牌,吃了根香蕉,喝了碗咸宁马拉松特色的鸡汤,味道不错,感觉身体稍微缓过来了,我颤巍巍坐下拿出手机,看到跑步群里有萌新在问问题,我不禁微微一笑打出一行字。

“全马很简单的,吃吃走走就完赛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当我跑全程马拉松的时候,我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