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泪都准备好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小丧怪:过去某年闹饥荒,大家都吃不起饭了。

当地就有个大户人家,觉得养太多人费粮食,遣散了很多仆役,让他们自生自灭。

这群人里,有一个书童,还有一个丫鬟。

书童是跟着少爷,从小练习绘画的,他和丫鬟在出这事之前就熟,就一起跟着逃荒大部队跑了。

书童对丫鬟藏着一份喜欢,但没说过。

他本打算,等到了有粮食的地界,找个地方住下,好好跟丫鬟聊聊。

结果跑了半个多月,眼看周围还是只有逃难的人。

书童就去问,说咱们这是奔哪去呢?

结果大家都不太认识路,两眼一抹黑的瞎走。

书童就觉得不能这样了,再这样一准饿死。

那天书童正在煮一锅树皮,他和丫鬟躲在城隍庙里,谁都不是很开心。

太饿了。

“有人开始吃土了。”当时丫鬟看着锅里的树皮说:“吃完会胀死的,但还是有人吃了。”

丫鬟又问:“能吃了吗,真饿啊。”

书童:“再等会,煮软点容易消化,你总胃疼。”

“我先跟你说个事。”书童又说:“咱俩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恐怕得分开走。”

丫鬟抿着嘴低头想了想,没言语。

书童说:“你往东,我往南,碰碰运气,走到有粮食的地方,命就保住了。”

书童把树皮捞出来,撕成两半,递给丫鬟较大的那部分。

丫鬟接过来,也不吃,还是抿着嘴。

书童咬了一口,口感差,还很磨牙。

丫鬟说:“我太拖累你了吗?”

书童说:“没有,只是分开走,活下去的机会大一点。”

丫鬟低头咬了一下树皮,没咬动,反倒是眼泪下来了。

丫鬟说:“你一准是嫌我了。”

书童就说:“闹饥荒呢,不知道哪有粮食,万一全走错了方向,都要饿死。分开呢,活下去还或许能见面。”

说完,书童把自己手里树皮啃完,从包袱里掏出一个画轴塞她手里。

书童说:“这一分别,不知何年何月能再见到,留个念想。”

丫鬟看了看,又推回去。

书童急了:“值钱玩意儿。”

丫鬟就说:“有什么用,还不如个馒头。”

书童说:“现在是没用,等到了有粮食的地方,你就卖掉,总能吃饱。”

丫鬟想了想,又推回去:“那你留着吧,走出去了换点粮食吃。”

书童说:“这是半幅画,我还有一半,偷得少爷的。”

丫鬟打开,上面画的是一副山水。

丫鬟说:“明明是一整副山水,怎么说是半个呢。”

书童说:“这叫叠画,分公母,上下两幅画叠着放,山水图变人物画像。”

书童又说:“这个手艺早绝迹了,做不了假,你我一人一半,如果没卖掉,日后也容易找见。”

然后就扭头走了。

丫鬟没看到的是,书童转过身,眼泪也下来了。

叠画什么的,只是书童临时编出来的,那不过是张普通山水,没有一对,就那么一张。

那是书童身上最后一点东西。

自打城隍庙分别之后,丫鬟一路往东。

走了没几天,就走到了收成好的地界,画当然没舍得卖掉,一直留在身上。

但她不管怎么托人去找,都找不到书童的踪迹。

仿佛那天城隍庙之后,书童就凭空消失了,甚至连他的另一副画也杳无踪迹。

谁也没听说过叠画这种事。

丫鬟到了晚年,整天就闷闷不乐的,每天念叨这些陈年旧事。

她的孩子就问,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以前闹饥荒,现在大家都吃的很好,你还有什么不开心呢?

丫鬟就说,也没有不开心,只是惦记着书童的事,有个心愿未了。

她想的是,哪怕书童不在了,几十年过去,至少要把那两副画找齐,放在一起。

人活一世不容易,既然有缘无分,好歹成全个画,让这张图成为它原本的样子。

“事已至此。”丫鬟就说:“我也不过是,想求个原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眼泪都准备好了,你就给我看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