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环卫的第834天,是环卫工把凌晨的世界变成了你白天看到的世界

作者:女奥特迈(来自豆瓣

和做梦一样,我被调到总公司已经一个月了,对我来说,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世界。第一天,泡在眼泪水中度过,第一个礼拜,时间真的过得慢的像停止了一样。这两个星期因为有老吴的到来,感觉时间又开始快了起来。

老吴,就是江湖中号称雌雄双煞中的雄,对,我就是那个雌,只是20年前,我们不在环卫这个领域,但也是当时的黄金搭档了。我们一起租南京路的办公室,南京路哦;我们一起去ebay在杭州举办的顶尖卖家群英会(顶尖是我自己加的,反正不是随便什么卖家都能去的),我们还一起被马云拉去吃了一顿饭,哈哈,这件事经常拿出来和新认识的朋友炫耀,时至今日,以马云今天的地位,自己都觉得自己在吹牛皮。

没想到,20年后我们又聚首了。不错,我们都40了,在他只能当保安,我只能当保洁的年龄,我们组成了一个新闻小组。文案、编辑、制图、制片、导演、采访、摄像、摄影、后期、剪辑、字幕、配音、剧务......总而言之在环卫公司开始做看起来年薪百万的工作。

好了,不说老吴了,总之,他以后可能经常出现在我的豆瓣日记里。

这两个星期,我和老吴为了拍一部反映普环一线职工道路保洁工作的小短片在忙碌。老吴之前没有接触过环卫行业,在他眼里,我简直就是环卫界的老业务员,其实我也只是对以前我们四分公司的机械化作业比较熟,对于其他分公司的工作,了解度几乎是空白。我本来想和老吴两个人好好用一段时间,对每个分公司的每个班组进行一番了解的,无奈时间紧急,只能先赶鸭子上架了解一部分了。

上周五,我们分别找了三分公司和二分公司的两个很有代表性的班组,两个班组的班长都是女的,都超级了不起!其中二分公司的修班长我已经接触过她好几次。那天下午在二分公司看到她,比之前在马拉松赛场区看到她,还要显得疲惫、劳累。我们询问她关于她的班组所在保洁区的工作难点,听过之后,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是那些口香糖了。进博会前两天,看到工作群里传来的铲口香糖的照片,照片里很多一线职工都蹲在地上铲,很多职工!只是看照片,你根本无法体会当时这些一线职工的辛苦,不了解的人,会想,不就是铲个口香糖么,一下就铲掉了呀。不,不是这样的。

如果,你只是铲一块口香糖,那并没什么。如果你只是铲一块从别人嘴里刚吐到地上的口香糖,那也并没什么。如果你只是铲5分钟,那更并没什么。

可是修班长带着50多个人,活活铲了一天半。那些口香糖吐到地上后,被牢牢地黏在地上,风吹日晒,简直和地面融为一体,真的融为一体就算了,可它就是个又脏又黑又显眼的黑疙瘩。想知道铲口香糖的感觉到底是怎样的,带个铲子出去试试吧:要花多大的力气铲掉一块口香糖,铲一个小时膝盖有多酸,站起来头有多晕……总之,当时的工作场景让她们的领导看了也心疼得不行,去买了小铲子和她们一起铲,虽然我不知道修班长说的领导是谁,但是我听了是真的感动。

清道班的职工,基本上三分之二都是女性,很多来自农村,有的文化程度比较低,年纪上了岁数,在外难以找到工作,做保洁工作对她们来说是很合适的了。外地来沪职工,拿到手的工资除了房租和基本开销,剩下的钱只能过得很紧巴了。修班长和我们说,她们工作中间那顿饭,很多人都是对付对付,吃的最多的是白馒头。有个工人找到一家馒头买10送1的店,虽然路途有点远,但是为了节约一点钱,大家说好轮流去买。


只知道有的人生活很苦,但是没有想到现在还有这样苦的人。没出息的我,听到馒头的故事,当场泪洒二分公司,真是太没面子了,第一次到人家分公司,就哭给人家看。可是,心里真的实在难受。为了生活,或者说为了活着,一个人愿意吃怎样的苦,是我们无法估量的。

如果光听,就觉得她们很辛苦,那亲眼看,这种体会就更深刻了。

今天我和老吴拍摄计划中凌晨道路保洁作业情况,3点半,天麻麻黑,我们赶到了三分公司真光班,工人们已经陆陆续续全部到达班组,看着他们一个个走进来,有点凌乱的头发,睡眼惺忪的眼神,有点浮肿的眼泡,听完班长简短的作业提示,就纷纷拿着工具出门了。

凌晨的街道,真是太安静了,但是也太孤单了。除了骑着小车的环卫工人,空无一人。我们跟着的一个工人,个子小小的,她说先骑到高陵路路口等我们,等我们一到,她马上迫不及待地开始扫一排小店门口的路面。看得出,她对这块重污染区域很熟悉了,不赶紧扫,可能会影响下面的工作。




门口非机动车道的沟底,每隔两米,就有一堆垃圾:串串的竹签子,一次性碗和杯子,大袋大袋的垃圾,还有一块方方正正的新鲜污垢,一看就是一辆经营夜宵的推车停过。她默默地把这些垃圾扫在一起,街道上没有别的声音,只有她的扫帚刷刷刷扫着地面的声音。把垃圾扫成一堆后,她提着扫帚,走向街边的小店,扯下口罩,对着店里的老板说:“老板,麻烦你以后扔垃圾,外面套一个袋子,不要就这样往树根边一扔,我们给你袋子拿走没关系,你这样散的垃圾扔在那里,地上扫不干净的。”

我们为了拍摄效果,离她不是很近。看着她小小的个子,在黑暗的街道中、昏黄的灯光下,一个人昂着头和高高的老板说这些话,我心里佩服极了!真是个勇敢的人。

来到真光路上,在这里清扫的是一个工作没几个月的新职工。之前白天,我和老吴到这条路上来过一次,白天也能看到路边餐巾纸,垃圾不少,非机动车道沟底附近油腻的不得了。他告诉我们,今天凌晨这里已经算好的了,昨天中班的人扫得晚,很多垃圾都带掉了,否则这里脏的吓人。

在这里扫地的工人,对路边每一个小店扔出来的垃圾都很熟悉,他告诉我们:看,这个是网吧扔出来的,基本都是凌晨偷偷摸摸倒出来,以一次性方便面碗为主;看,这是这家面馆倒的,面条下到后面,水都粘了,就拎出来倒路边,他们又不管的,里面还带着那么多糊哒哒的面条;看,这是那家炸饼的,这家最难搞,和他们怎么说都不听,什么油啊渣滓啊直接往这里倒。

他是一名操着山东口音的男职工,理着清爽的发型,工作服看起来也特别干净。他给我们看他的扫帚:你看,我每次扫地都带三把扫帚。一把要扫帚头稍微小点,叶子少点,专门扫这些油腻的东西,用那大的扫帚扫呀,带上油污到后面扫帚越来越重,扫不动的。大一点的扫帚,我就扫落叶。这让我想起昨天在曹杨班组跟的一个工人,他嫌弃单位发的铁簸箕偏小偏重,自己花钱买了一个大塑料的长柄簸箕,这样,操作起来轻松一点,还能一次装更多的树叶。

所谓术有专攻,虽然是简单的道路保洁,却也被这些一线环卫工人总结出自己的操作经验来。这些一线道路保洁工,都质朴得让人心疼。看着他们扫干净的一条条街道,再想到我们昨天出去拍摄到的一幕幕不文明现象,令人心酸。




垃圾,永远都是扔起来那么容易,清除起来却要那么辛苦。有的人会说,不乱扔垃圾,他们不就没工作了?但有人想过么,不乱扔垃圾,他们可能会有更好的工作,不乱扔垃圾,至少让他们现在工作不用那么辛苦。

城市真正的文明,路途还很遥远。看到过白天整洁的马路街道,有机会再去看下凌晨的吧,那是另一个世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在环卫的第834天,是环卫工把凌晨的世界变成了你白天看到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