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中钢和其他那些难兄难弟就真要死了

中钢是观察中国经济最好的案例,也是中国经济探寻和反思的引爆点。中钢和中国经济一同出发、一起腾飞、相继迷失,现在中钢触礁了,老中钢注定沉没了,希望中国经济在这些惨痛的教训下,还有吸取教训再出发的气力。

中国经济依靠低成本产品出口、高资源消耗制造业、政府主导投资快速发展的同时,推高了全球大宗商品的价格。中钢这家从事矿产资源开发、加工、贸易、物流的企业,搭着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和大宗商品价格飞涨的大船一路高歌猛进,甚至都来不及歇下脚,规模像吹气球一样迅速膨胀。在这段时期,中钢如日中天,作为曾经的 500 强和盈利能力看似良好的大型央企,银行对其授信额度也毫不吝啬,股份制银行普遍百亿起步,中钢一边拿着低成本资金,一边盲目扩张、肆意挥霍,这就是这些央企的通病。

中国经济依靠金融抑制在短时间内快速发展(这个话题以后有问题单说,不赘述),大量低成本资金不仅成全了银行,也成全了央企。依靠历史优势、规模优势,央企拿着多的花不完的钱盲目扩张规模,不看市场、不懂形势,粗放发展,完全不顾已经产能过剩的事实,主业玩命扩张,花不完的钱就拓展副业,副业用不了的钱就闭眼瞎投,一系列低收益负效益的投资在拉高 GDP 的同时,也种下日后的苦果。

美国经济危机来临的时候,这场百年一遇的风暴让中国这艘飞速前行的大船也不得不调头休整,中钢过分依赖的价格高涨的资源开发、加工、贸易、物流的躺着赚钱的产业也进入了寒冬。盲目扩大的生产经营规模、价格高点买入的资源以及遍地开花盈利能力低下的副业,让这个大型央企回不了头。

正当以中钢为代表的各类产能过剩行业一只脚迈进棺材的同时,政府下大决心、花大力气、为人所不敢为、当人所不敢当的推出了“四万亿”刺激政策。一时间,全国各地喜气洋洋、热火沸腾的甩开膀子搞建设(关于四万亿,也是有机会再单聊吧)。中钢也和其他濒死企业一样,突然拿到多的花不完贷款,死这字可以从中钢的字典里划掉了,花这个字写脑门上吧。

被市场打了这样一闷棍,再傻的领导也多少明白了点事。主业早已产能过剩了,随便用点钱稳定生产吧,而且领导不让扩,就先别扩了;副业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什么都干不好、投了也不赚钱,就先用点钱保障规模吧,而且领导也不让瞎搞,就先别搞了。这下麻烦了,什么都不能搞,分红还没人收,钱往哪花?

以中钢为首的产能过剩行业和不差钱的暂时产能不过剩行业,纷纷加入了炒股、开发房地产、放高利贷、轮番炒钢贸的大军。银行廉价资金流入他们口中,经过一次再加工,出来的时候纷纷推高了股市、楼市等资产价格,也推高了从银行融不到资金的民营企业的融资成本。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春宵总是短暂的。新政府上台后,意识到这样的流动性盛宴未来带来的结果可能远不是惨烈可以形容的,决定把流动性稍稍收一收,让经济稍稍缓一缓、让产业稍稍调一调、让结构稍稍转一转。中钢快速发展过程中埋下的问题还没有来得及正视的时候,稍稍一下就被打回原形。主业继续惨淡,副业停业一半,股市半死不活,房地产回不来钱,高利贷拿不回成本,转圈玩的钢贸也转到了死胡同。跟银行摊手,银行说来个循环贷吧,借新还旧。跟另外一个银行摊手,另一个银行哭说钢铁和贸易行业没有额度了,加不了了,兜不住了。一个银行违约了,其他银行也不能继续活在满眼希冀等待中钢“起死回生”的奇迹里了。

就这样,中钢和其他那些难兄难弟就真要死了。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2550001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就这样,中钢和其他那些难兄难弟就真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