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说》薛兆丰道破996真相:我们都在为自己的简历打工

@人力资源研究:《奇葩说》薛兆丰道破996真相:我们都在为自己的简历打工

上周四《奇葩说》开始了首场导师带队赛,辩题是:感兴趣的工作总是996,我该不该886(说再见)?

这个话题还比较接地气,双方的论述老实说都有点无聊,最后热门新选手许吉如被淘汰了,听许吉如的论述,恐怕她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她的论点毫无力量感。
本期辩论的吸睛之处,不是六位队员之争,而是四位导师们的观点,他们四人的论点更像是学院派、理想派、资本派的三方混战。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辩论收场之时,导师薛兆丰的一句话:每一个人,每一个时候,都是在为自己的简历打工。

01
薛兆丰的观点和立场
薛兆丰教授说,996要站在一个博弈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对此,薛兆丰教授举了一个例子:为什么我们喜欢的女孩特别难追特别挑剔?其实不是她挑剔,是因为我喜欢的很可能是其他好多男孩也喜欢的,不是她要挑剔,而是其他男孩使她变得挑剔。
那么关于996,你以为一个老板让你996你就能996吗?不是的,是因为还有其他的员工愿意996。
经济学中有一句话叫做,买家和卖家之间从来是不竞争的,竞争永远是在买家和买家之间或者在卖家和卖家之间展开的。老板的出现,永远是给你多一份工作的选择,你的竞争对手不是老板,而是跟你一样的其他员工。

薛教授提到,经济学里有一种竞争方式,叫抬高竞争对手的成本,或限制对方竞争。比如,我是一个懒惰的学生,我希望学校早一点宣布8点钟9点钟就熄灯睡觉,这样我不努力,别人也不能努力。这是一种竞争策略。所以,我们既要劝别人不要996,也要掷地有声铿锵有力地反对996,同时,我们也要996。
什么样的工作更可能996呢?薛教授随后又提到了相对价值的概念。做饺子的时候,面粉多了,肉就贵;资本密集的地方,劳动力的价值高。在那些资本多,变化大,机会特别多的工作岗位,对劳动力时间的付费就更高,人们就越来越愿意多付时间去工作,这是人们愿意996的原因。

02
你有多大的议价权
你有多大的议价权?薛教授一语中的。
简单说,高薪的工作人们自然愿意996,因为我工作时间长,就会得到更多的报酬,这很划算。但是,薛教授所讲述的,只是人们愿意主动去996工作的情况,而现实生活中的情况大多是,一份薪资一般的工作,还要无偿加班,这种情况人们自然不愿意996地工作。

因此,薛兆丰教授随后补充道,关于996,看的是在一个企业里,面对老板,你们有多大的议价能力,有多大的议价权。
面对996的工作,你有没有选择权,看的根本不是什么生活和爱好,究其根本,看的就是你有没有议价权。倘若你没有才华,没有退路,没有议价权,那么你除了反对这种制度来保护自己,剩下的,似乎也就只有妥协。

03
我们都在为自己的简历打工
有人说,生命的意义在于工作,可能有些极端,但不管怎样,我们人生的这份简历中,总是不能缺少工作这一部分。我们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简历打工,无论我们换了多少份工作,那些公司存活了几年,这份简历会一直陪着我们。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要尽量让自己的简历丰富多彩,且富有含金量。
其一,简历丰富和经常换工作是不同的。
为自己的简历打工,并不是要我们简单粗暴地追求多份工作经历。因为简历丰富和经常换工作是完全不同的。
简历丰富,展现的是我们的工作能力,包括应变能力、抗压能力,以及创新能力和团队精神等等,这些能力可以在一份工作中体现,而经常换工作,只能说明自己不靠谱、不肯吃苦,也不愿承担责任。
丰富自己的简历,并不是简单地追求轻松自在的工作。

其二,简历上的内容大多和公司老板无关。
我们的人生简历中,很少会有老板的名字,单位的名字,更多的是我们在工作中承担的具体工作。比如,和我们一样的员工,自己的优势在哪里,自己的能力怎么体现出来的,这才是让简历多彩的地方。
老板并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我们要和同行比,和昨天的自己比,这样的良性竞争,才是我们成长的机会。
其三,在简历中尽量体现自己更大的议价能力。
我们都在为自己的简历打工,除了丰富自己的简历内容外,还要让自己的简历具有含金量,其关键在于提升自己的议价能力。
自己的议价能力,就是自己值钱的地方。
换句话说,让自己变得更加值钱,才是硬道理。
最后,要不要996,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那杆秤。
区别在于,你愿意牺牲什么,付出什么,你愿意拥抱什么,坚持什么罢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奇葩说》薛兆丰道破996真相:我们都在为自己的简历打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