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在墨西哥的“淘金热”

@申典启:山西人小岳在2010年在上海世博会的墨西哥馆得到一个邀请函,在阴差阳错中前往墨西哥,之后就这样在墨西哥留了下来,接着他开始了4年的铁矿石生涯

1,中国房地产让大量华人涌入墨西哥
2010年至2015是华人去墨西哥投资铁矿石的高峰期,因为这时候正值中国房地产对钢筋需求最旺盛的时期。
当时在墨西哥铁矿石成本才20美金,卖回国就可以涨到80美金。暴利的趋势下,越来越多的中国商人纷至沓来这里,最高峰时期,中国铁矿石企业高达30多家。

2,矿业小镇曼萨尼约
小岳就是在这个社会背景下进入墨西哥,当时墨西哥铁矿石输出都集中在一个港口城市,名字叫“曼萨尼约”。
这是一个不大的小城,华人在墨西哥的铁矿石公司全部集中在这里。
小岳说:“当时曼萨尼约有一个星巴克,在矿业最兴盛的那几年,这个小镇一半都是中国人。”
当地有一个唯一的星巴克,被中国人称为“矿业交易所”,因为当时墨西哥卖房和中国买房谈生意,基本上都是去这家星巴克。
当时到曼萨尼约工作的中国铁矿企业的员工,基本都是小岳这样22~24岁刚毕业的大学生,大一点的也才30岁,管理层基本是70后(40岁不到)。这些年轻人手里运作着几十亿美金的生意,当时是很疯狂的。
小岳当时月工资2000美金算均价了,年龄大一点的老华侨(熟悉当地情况)月工资则可达5000美金。同时人手发一只苹果4手机,买豪车,每个公司有好几辆车,没有驾照直接买驾照!
当时很多人不满足于这个工资,铁矿石贸易简单,细节复杂,很多人在其中赚细微的差价,数额都大到不可想象~

2,华人开始内斗
小岳说:“当时整个矿业市场是买方比卖方多的市场情况,每个中国人都急着找铁矿石。”
当时的利润空间太大,30多家中国矿业公司就想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在曼萨尼约等待铁矿石。
虽然墨西哥的确有大量的铁矿,但是对向中国这个13亿的市场,以及惊人的利润,矿产的生产速度远跟不上市场需求。
当时资金运行的模式是,矿业公司预付墨西哥挖矿承包商所有资金,挖矿承包商才能有钱租挖掘机,大货车等设备,把铁矿石运到港口。
所以,小岳隔一段时间就要去矿场“监工”,到矿山上看看他们是不是偷偷把矿石卖给其他买家。
随着中国市场对铁矿石需求越来越旺盛,整个小镇每一个人都在讨论谁有铁矿石。到后来发展到小岳去理发店理发,理发师说自己哥哥家也有铁矿石,去小摊上买Taco,小贩也说自家亲戚也有铁矿石。
那段时间就像2015年股市在5500点的时候,每一个人都在讨论股票。
越来越多的骗局开始出现,一些铁矿承包商收了华人铁矿公司的预付金,卷款跑路,
华人内部为了争夺铁矿石资源,开始账户恶性竞争,不断的抬高价格~市场越做越差~
甚至华人开始举报彼此公司,甚至打架斗殴……各种恶劣竞争手段层出不穷~

3,小岳老板被迫倒闭倾家荡产
2013年,墨西哥换了新总统后,墨西哥出台了钢铁配额许可证制度。
这个政策开的很突然,毫无风声,但是起初执行并不严格。
小岳说:“墨西哥政府效率低,说做什么不一定做的成。但是说不做什么绝对做不成!”
墨西哥政府几乎每届总统都不会为上届总统背书,推翻否定上届政府的政策也是常事,这就导致墨西哥政府实行大量政策只有6年生命,还未初见成效,已经胎死腹中,政策不断的摇摆也是导致墨西哥经理发展出现障碍的一个原因。
就这样突然的一天,港口出现了大量的监察各种墨西哥政府部门,扣船的扣船,贴封条的贴封条……30多间华人铁矿公司瞬间倒闭。
其中包括小岳当时的福建老板,当时他的福建老板的一艘大船被扣,原因是证件不全,船上已经载满了满满的铁矿石,船被扣在海港边,船上还有20多名中国籍船员。
扣船意味着每天都要多支付一天的“滞期费”,也就是租船的费用,每天要支付3万美金。
最后还是求助中国大使馆,通过交涉,相关部分要求把船上的所有铁矿石卸在岸上,船可以开走。
在墨西哥经营了4年的小岳的福建老板最后血本无归离开曼萨尼约。

30几家中国矿业公司在那一年全部解散,有的赚到钱,有的血本无归,大家各奔东西。
这些刚大学毕业的有的去了美国,有的回到国内,有的留在墨西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中国人在墨西哥的“淘金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