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创业:生于万达,死于腾讯

文/姚书恒   支持/远川研究

来源: 财经戴老板(ID:cj-dlb)

一年前,王思聪在微博上搞了个抽奖:为了庆祝iG夺冠,拿出113万现金,抽113个人平分。

这个抽奖有一个特殊的规则,就是腾讯和英雄联盟的员工不能参与。

当时王思聪旗下的iG战队,刚在英雄联盟LOL全球总决赛上获胜,成为这项比赛历史上第一支拿到冠军的中国战队。

游戏界几乎是一片欢腾,人民日报还写了一篇评论,叫做《IG夺冠,为何这么多人热泪盈眶》。

但热泪盈眶的人之中,没有腾讯。

腾讯在2015年就收购了英雄联盟的开发公司,2017年开始主办LOL中国分区比赛LPL,却在中国电竞史上的这个里程碑时刻,把LOL客户端的整个页面都拿来卖新皮肤,对iG夺冠几乎只字未提。

刻意冷落的背后,是一次围剿。

那一年,腾讯接连投资了斗鱼、虎牙、B站,在游戏直播领域,一下子就对王思聪的熊猫TV形成了合围之势。

短短一年后,斗鱼、虎牙扭亏为盈,游戏直播不再是赔钱赚吆喝的生意;腾讯又主办了一年LPL,又有一支中国战队在LOL全球总决赛上称霸。

失意的是王思聪。熊猫TV破产,王思聪自己因为拖欠主播360万被法院限制消费,成了“老赖”。

01电竞的尴尬:体育总局承认,广电总局禁播

现在参加LPL,如果总决赛拿冠军,可以拿到584万的奖金,还可以有游戏皮肤销售分成、商业赞助等其他收入来源。虽然还是比不过Dota2的奖金额度,但也算比较稳定了。

以前可不是这样。

2001、2002年,Rocketboy孟阳连续拿了4个“雷神之锤”Quake3项目的个人冠军,奖金扣完税只剩85000。

2003年,时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的袁伟民,作出了一个非常超前的决定,在人民大会堂宣布把电竞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项目。而国际奥组委直到2017年才承认电竞是一项运动。

得到体育总局承认的电竞行业,第一次火了起来。

CCTV5马上就做了一档节目,《电子竞技世界》,由段暄主持,收视率比王牌节目《足球之夜》还高。

而之前两年四冠才赚了八万块钱的孟阳,在2004年去了居庸关,参加升技主办的DOOM3百万挑战赛,赢了当时射击游戏的著名玩家Fatal1ty,拿了100万元的奖金。

当年北京商品房的均价,是4635元/平方米。

体育总局承认,央视节目播出,企业乐于赞助,选手收入可观。眼看电竞行业即将快速发展,广电总局的禁令来了,说电视台播出电脑网络游戏节目给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带来不利影响,各级电视台不得播出电竞节目。

那时候互联网还不发达,电视台是最重要的曝光渠道。没有电视台的报道、节目,企业品牌没有曝光,也就不愿意赞助,选手的收入一落千丈,电竞行业跌回低谷。

刚拿到100万的孟阳,没多久就停止参加职业赛了。

直到十多年后,他重新出山,在熊猫TV做主播、加入王思聪的iG战队。

02“我的优势就是有钱”

2011年,拿了父亲王健林5个亿练手的王思聪,在微博上宣布自己要强势进入电竞行业,“人要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我的优势就是有钱”。

很快,他就用动辄几十万的签字费,网罗了国内多位Dota高手,组建出拥有豪华阵容的iG战队。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刚组建的 iG,转眼就在2012年的Dota2国际邀请赛上一举夺冠。

在王思聪的示范和带动下,富二代们接连进军电竞行业,收购俱乐部,高价挖选手。中国电竞行业又一次火了起来。

都是富二代,都用高额签字费、违约金挖人,虽然烧钱那一瞬间很爽,但在一个暂时看不到盈利前景的行业里烧钱,大家很快就清醒过来了。

十几个电竞俱乐部老板,成立了一个ACE联盟,达成的一条共识就是严格管理选手、互相不随便挖人。然后在北京万达索菲特大酒店宣布启动Dota职业联赛。

虽然搞电竞俱乐部、职业联赛的人,总喜欢对标英超、NBA、韩国KeSpa电竞联赛,但英超、NBA、KeSpa联赛都有几十年历史,积累了丰富的管理经验,不断完善着各方面的规则,才有现在的成效。

这些管理经验,ACE联盟都不具备,它更像是老板们所喜欢的玩具。

不难意料,ACE联盟组织的比赛出现了问题。

2013年,ACE跟景瑞地产联手,在上海创办“WPC世界电子竞技职业精英赛”,当时开出的奖金方案是,冠军100万、亚军30万、季军10万。但直到2014赛季的比赛开打,2013年的奖金还没发,然后2014赛季的奖金继续没着落,2015年赛事直接停办了。

WPC停办,ACE也就成了一个没有比赛的职业联盟。王思聪开始另起炉灶。

2015年,王思聪先后成立了香蕉计划,签约韩国女团T-ara,出任熊猫TV的CEO,还跟完美世界、英雄互娱、昆仑万维、巨人网络等游戏公司一起组建了中国移动电竞联盟,王思聪还出任了第一届联盟主席。

时间来到了2016年,这是中国电竞行业发展史上的分水岭。

03王思聪成了王健林在互联网上的最后希望

2016年,国家体育总局开始办电竞比赛了。7月份的时候,总局跟同方传媒合办了北京电子竞技公开赛(NEA),号称“历史上最具规模、最广地域、最具体育精神、最具娱乐性的电竞大赛”,但实际上夏天的露天赛场酷热无比,而且画面音响设备声效差,现场屏幕直播信号比网络直播还要慢一小时。

虽然总局办的比赛不算太成功,但释放的信号却足够明显。资本加速入场,电竞行业又热闹了。

这时候的王思聪,已经有了电竞俱乐部,游戏直播平台,还是移动电竞联盟主席。只差比赛了。

很快,他就拿到了《守望先锋》、《英雄联盟》的授权,组织了《守望先锋》APAC泛亚太职业锦标赛,以及承办了LPL国内赛。

这阶段的王思聪也是最意气风发的。iG、熊猫、香蕉、职业赛,电竞行业布局几乎环环相扣。后来王思聪去ChinaJoy,到盛大游戏的展台看ShowGirl,导演马上安排全体ShowGirl一起亮相,面向王思聪45°深鞠躬,让他看个够。

某种程度上,王思聪还成了王健林在互联网上的最后希望。

王思聪2011年开始做电竞,王健林则是在2012年开始做电商,但是几乎每年都要开掉一个电商CEO。

到了2014年,万达拉上腾讯、百度,组成“腾百万”,三家公司一起拿出50亿元,成立“飞凡”。其中,万达持股70%,腾讯和百度各持15%。

当时他们还有中期规划:5年内总计投入200亿元,还要引入更多合作方,让这个叫“飞凡”的业务做成全球最大的O2O电商公司。

2015年8月,王健林在苏宁举办的零售论坛上表示,正在考虑与苏宁合作。没想到当天下午,这场论坛的主题就变成了“阿里巴巴与苏宁云商全面战略合作”,马云和张近东一起站到台上,宣布阿里用283亿元换回苏宁20%股权,苏宁在天猫开设旗舰店,并全面向天猫开放物流能力。

到了2016年,“全球最大O2O电商”这个目标只能靠万达自己来完成了。在完成一轮股权变更后,“飞凡”变成了“新飞凡”,董事名单中除了万达金融的负责人曲德君,还出现了王思聪的名字。

电商业务一地鸡毛,眼看着王思聪在互联网上突飞猛进,一条微博带火一个话题,王健林也更彻底地决定要打造中国迪士尼,“让迪士尼在中国20年赚不到钱”。于是万达开始一系列大手笔海外收购,买院线,买球队,买酒店。

事后来看,王健林对“中国企业走出去”政策的理解还是没到点子上,以至于后来又把这些海外资产卖了。

而王思聪看似环环相扣的电竞产业链布局,其实也缺了一环:游戏版权。

04腾讯“围剿”王思聪

2016年还发生了一件事。在这一年的12月,腾讯电竞成立了。

腾讯很早就在电竞领域有过尝试。2010年的时候推出了TGA平台,围绕自有版权的游戏例如《英雄联盟》、《穿越火线》、《地下城与勇士》等,每年组织两次比赛。只是那时候的腾讯,还没有独立的电竞部门,也没有组织职业联赛体系。

有着大型组织管理经验、游戏版权、传播渠道的腾讯一旦正式涉足,电竞行业的格局立刻变了。

2017年4月,腾讯召开了《英雄联盟》电竞战略发布会,宣布成立“LPL联盟管理机构”,以后将独立建设LPL赛制和赛事举办。王思聪香蕉计划的比赛承办权就此旁落。

腾讯对电竞行业的掌控并没有就此停下脚步,很快,它接连入股斗鱼、虎牙、B站,在游戏直播领域对王思聪的的熊猫TV形成了合围。

但熊猫TV所受到的致命一击,却是腾讯“无意间”发出的。

不是想直播游戏就能直播,而是要先获得游戏版权的授权。这一下子就改变整个行业的生态环境了,因为眼下游戏直播平台90%以上的热度都来自于《英雄联盟》、《绝地求生》、《穿越火线》和《王者荣耀》这几款游戏,而它们都归属于腾讯旗下。

只要腾讯在未来还能稳坐国内游戏行业头把交椅,那几乎所有游戏直播平台都必须要绑定到腾讯才能拿到热门内容的授权,因此,获得腾讯投资,或者和腾讯有良好合作关系的平台才可能有发展前景。

王思聪旗下的熊猫TV显然不在此列。

今年3月,熊猫TV宣布破产。在游戏版权、赛事主办、直播平台的三次围剿中,王思聪的电竞创业就此被腾讯中止。但这无碍于LPL联盟和赛事成为中国体育职业联赛的典范,并且在今年又贡献了又一位世界冠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王思聪创业:生于万达,死于腾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