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国互联网原住民”来到海外

文/CJ 编辑/Vicky Xiao

来源:硅星人(ID:guixingren123)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热爱中国互联网服务的硅谷人。

他们身处异国他乡,却沉迷于淘宝“剁手”,坚持跟随中国的健身软件Keep练腹肌,买国内视频网站会员追《权力的游戏》,使用名字像中移动充话费赠送的咪咕音乐,在王者荣耀美服里和中国同胞厮杀。

但是,他们真的不是饱受批判的“走出国门,还试图活在中国的世界里”,而是在中国互联网生态里长大,来到海外,“全球比价”后,心甘情愿做回中国互联网原住民、来享受高性价比互联网服务的人。

换句话说,买过了淘宝10元钱的手机壳,就绝不会愿意买美国亚马逊卖100元的同款——这差价,真的不是智商税吗?

硅星人就和几个生活在海外的中国互联网原住民们聊了聊,来听听他们“绝不让中间商赚差价”的故事。

1

硅谷淘宝拼拼侠

在科技公司环绕的硅谷腹地,拼拼侠团长Windy以一己之力辐射400人大群。

每周会有一个21公斤的空运大包,飞跃太平洋投递到她家门口。买买买的都是华人主妇,下班开车来取包裹的都是华人工程师。

这是一群拼拼侠,是淘宝拼单转运节省运费让他们相聚在海外。

Windy加入微信群的时候只有一百多个人,现在已经到了快400人,而这个群仅仅覆盖硅谷的一座小城。

“拼拼侠”中有许多家庭主妇,甚至有来美几十年的“老中”。随着原本担任群主的朋友临近二胎产期,Windy担任了一段时间的群主。

淘宝订单凑足21公斤可以发货,Windy的群每个星期都能拼到一个包裹。

出国之后,高昂的运费原本强制戒断了淘宝剁手的习惯,Windy有一年多时间没有用淘宝。

但当她决定重新做起烘焙师,发现在美国“蛋、奶不是最贵的,包装反而更贵”。

一个好看一点的甜品包装盒,都要4美元多。

Windy发现,同样的货品,在淘宝和亚马逊上的标价几乎一样,只不过一个是用人民币标价,一个是用美元标价。

比如她要用到的奶油裱花袋,淘宝上15元人民币能买200个,而在亚马逊上,要15美元。这凭空飞跃7倍汇率的价格,实在让人无法下手。

如果没有淘宝,Windy的硅谷烘培工作室可能因为成本过高而开不起来。

亚马逊的两日达服务还不是免费标配,需要买每月18美元的会员,因此到货经常需要等一个星期。哪怕是淘宝5天空运过来,也比在亚马逊上购物发货要快。

何况亚马逊上一些需要等十几天发货的货品,一看就是从中国进货在美国卖,还要等一个转运的时间。对海外中国人来说,买这种商品就自觉有些智商欠奉了。

Windy所在的拼拼侠群里,甚至有移居海外几十年、没有在国内经历过淘宝改变生活的老华人。他们一旦感受到国内淘宝转运的便利,也加入了海外淘宝大军。

差价不大的产品,Windy就在本地购买。但她发现有些拼拼侠“真是什么东西都要从淘宝上买”。

调味料、衣服、鞋子、装饰品、手机壳、耳环、书、孩子的玩具、化妆工具……

有时连她也感到诧异——干辣椒这样在华人超市随手都能买到的东西,为什么还要下个单从大洋对岸运过来。

2

周杰伦海外中年粉

湾区工程师小陈是咪咕音乐的用户。这款中移动的音乐平台,乍听之下让人以为是充话费送的。

小陈是周杰伦和林俊杰的歌迷,然而他发现想在海外听他们的歌曲,还需要在不同的App上买会员,经常切换,并不方便。在一个公众号文章上发现咪咕音乐之后,小陈成为了重度用户。

上下班听,写代码的时候听,每天听一两个小时。

最近,他甚至在平台上找到了《野狼Disco》这首散装港台金曲混东北喊麦蹦迪的年代感宝藏歌曲。

不听,就跟不上国内流行文化“右边画个龙,左边一起画彩虹”的节奏。

小陈还没有充过咪咕会员费:“感觉没有必要”。他也会使用妻子的YouTube会员,但“一个月十几刀的会员费还是太贵了。”

毕竟Netflix一个月的会员费,几乎可以买国内视频网站一年的折扣黄金年卡。

Cassie在美国读本科的时候,靠着刷《步步惊心》写完了期末论文。她所在的校园好山好水好寂寞。每逢周六日食堂中午才开门,节假日食堂和便利店根本不开门。她经历了一次满学校疯狂找自动售货机买巧克力的饥饿游戏,开启了海外生存的第一课。

在英国读研究生写毕业论文时,她接着刷完了《花儿与少年1》《花儿与少年2》《花样姐姐》等花式旅游大战综艺,看到郑爽就在她宿舍旁边的特拉法加广场枕头大战。

那天她也拿起枕头,和各国青年互抽了5分钟后,逃离了一地羽毛的战场。

最悲伤不过是综艺节目看完了,论文还没写完。而在双十一的时候,仿佛整个图书馆中国学生的电脑页面都是淘宝。

Cassie在美国成家工作后,她的Chrome浏览器里装满了翻墙回国的插件。就算是广告她也喜欢看,那些中国式浮夸表演和烟火气让她觉得无比亲切。

今年看到国内老同学发朋友圈:周杰伦“夕阳红粉丝团被迫营业”,打算教育一下年轻人什么是“流量”。她才突然意识到,他们这一批周杰伦的歌迷,都一只脚踏入了中年人的定义。

她循环播放周杰伦的歌单的平台,已经从高中学校边的音像店,变成了Spotify。

突然有一天,她回到网易云音乐找一首老歌。网易云音乐先是要求会员权限,于是她充完了会员,页面又跳出来,因版权限制,该歌曲不能在用户所在地区播放。

那些熟悉的歌名变成了灰色,连页面也点不进去。她再也没法去读那些999+,和青春一样又傻又甜的评论了。

3

穿越东西方的任意门

在古早动漫《哆啦A梦》中,有一种“任意门”,可以穿梭到任何时空。

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App平台、互联网,就是每个人的任意门,让他们能够不受地域限制,享受全球化的服务产品,尤其是价格低廉的中国互联网服务。

美国的健身视频往往是几十美金一个月,而且体验还老旧,一心想练出腹肌的小A奔向了19元人民币包月的健身软件Keep,不仅有个性化定制课程,还有熟悉的中文讲解;

纽约大学金融工程系学生小B,在比较过美国各类在线课程服务和价格之后,也开心地选择了刷中国CFA网课;

更别说Chrome商店里那些有上千上万好评的插件,让多少海外的华人可以一键翻回国……

他们由于巨大的价格差异或是文化习惯,都会为中国服务平台贡献一个海外数据点。

一个典型的美国用户,愿意买一年120美元的Costco超市会员,一个月18美元的亚马逊会员享受两日达服务,一个月9.99美元买音乐平台Spotify会员,并给外卖司机和餐厅15%的小费。

而一个迁徙到海外的中国互联网原住民的心理则是:我得买多少东西才能抵得上Costco会员费?江浙沪包邮同城一日达难道不是免费标配?我付了外卖费为什么还要付小费?我还是自己开车去吃吧。

他们也用Uber打车、用上Kayak定机票、用Yelp找餐馆……但他们还多了一扇任意门,门外就是中国互联网低价高标准的服务,点击几下鼠标、下载一个APP,出售可达。

当然,倒过来使用这扇门的人,也到处都是。

中国仍旧是制造业大国、“世界工厂”,相比于欧美国家,中国的网购到处都是批发价。

这也催生了新时代的海外电商。Windy的好友就打算赚这个汇率,把中国的商品挂到美国亚马逊平台上销售,还请她帮忙支持。

Windy出于友情去买了几单,但其他商品,她还是不会在亚马逊上买。

就连美国本地的华人居民,也放弃了Home Depot一年包换的装修建材,要去订中国不退不换等发货的装修建材,因为性价比真的好太多了。这群活在中国服务里的海外人,受益于地域和语言优势,开心地在门两边穿梭,无法自拔。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当“中国互联网原住民”来到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