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的一天

@房昊曰天:朱元璋的一天。

凌晨四点,起床准备杀,哦不,是准备上朝。

四点半,洗漱完,老马问我要不要一起吃早饭,我说算了,我还是批奏折吧。一群狗官,没一个为朕分忧的。
五点上朝,困,妈的一天天批奏折批到凌晨,迟早我得累死。
五点十五,刑部侍郎茹太素出来上折子,要针对大明律搞事情。茹太素这人我知道,从地方上提拔起来的,有才干,听听吧。

五点三十六,我特么,茹太素你有完没完,念了六千多字屁事不说?
滚,拉下去打板子。

五点五十,刑部和兵部的人在下边鬼鬼祟祟,眉来眼去不知在干什么。
真的,这群狗官以为自己很隐蔽吗,我在上边看得清清楚楚。

六点,再不说事就要退朝了,兵部的人终于出列。

最近他们兵部的一个小官,要讨媳妇,这媳妇本来是许给他大哥的,后来他大哥死了,按照风俗应该是兄终弟及,所以这小官就去讨媳妇了。
这会儿刑部的人又站出来,说只是这姑娘已经嫁了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上还有婚约,竟然抵死不从,还闹到京城来了。

六点十五,我终于听明白这俩狗官的意思了。这俩狗官的意思就是,婚约确实存在,应该按照风俗把媳妇判给兵部那小官。
妈的狗官,老子刚想说今天上朝没怎么杀人,就送到老子手里了。

六点半,我足足骂了这两个狗官一刻钟,我说你们从哪听的狗屁风俗,兄终弟及是特么元朝的风俗,你们拿前朝的剑,斩本朝的官?
大明律在此,你们个个都眼瞎吗?

那姑娘也是惨,那姑娘的丈夫也特么惨,摊上你们这群不敢办事,只想顺应什么狗屁风俗的官。
现在姑娘和她丈夫人在哪呢?
刑部的狗官瑟瑟发抖,说在大牢里。

我特么,我又问兵部的人,说你那个小官又在哪?
兵部的人说这会儿大概在吃早饭。

我很生气,说这种夺人妻子,仗势欺人的,你们不抓,抓个无辜夫妻,这是蔑视朕,还是觉得大明律不如前朝风俗好用?

六点四十五,这个案子上至这俩狗官,下至夫妻所在的县衙,涉案官员,统统砍死。
今天也是朝堂上没人敢大声说话的一天呢。

七点半,回宫,朱标这小子又生病了,这货怎么天天生病,还能接我的班吗?

八点,还是批奏折,什么乱七八糟的奏折都有。
户部的人还试探我,是不是可以加加工资。
呸,一群狗官,还想加工资?
现在你们工资也不比种地百姓少啊,妈的都盯着豪绅看齐是特么心理有问题。

当官是为了给百姓当父母,你见过哪个家里孩子还没多少钱,父母就富得流油,还不给孩子花?
要真有这样的父母,朕肯定砍死他。

八点半,马皇后给我送来早饭,说你必须得吃点。

还是老马好啊,后宫那群女人只会争宠,朕也就是馋她们的身子,论贴心只有老马。

十点,妈的刑部的人有病吧,什么鸡毛蒜皮的案子都递过来,大明律这么不管用吗?
以后我一定写本书,把这些案例都扔进去。刑部的人要是还不敢判案,就让他们滚。

十二点,刑部的奏折批了差不多,其实刑部的奏折已经算有意思了,户部工部兵部个个头疼。
不过刑部的人是真脑残,要么不判,要判还轻判。

特么一个诬告别人杀人的,查出来之后就打了几板子放回家了。
以后再有诽谤诬告者,查实之后,他想给别人定什么罪,他就按什么罪判。
像这种诬告别人杀人的,查出来是诬告,就按他自己杀了人判。
呸,刁民。

下午两点,小睡了会儿,起床活动片刻,继续批奏折。
老马也问过我,说你不必这么辛苦的。
我摇摇头,说我信不过那群狗官,一个都信不过,我得盯着他们所有人。

下午三点,户部和兵部的折子放在一起看,户部说前几年在西北征税征狠了,兵部说最近那边有点动静,要不要派兵。
妈的,赋税征狠了?哪个王八蛋下令征的?
……好像是我个王八蛋下令征的。
算了算了,以后别给西北加税了,惹不起惹不起。
但是!江南苏松等地的税一定要征,特么的刁民跟着张士诚打我,岂能惯着他们?

下午四点,朱棣给我写信请安,这小子还是不错的,在北边混的颇有声色。

下午五点,兵部传来消息,蓝玉已经把云南的叛军都给解决了。妈的,今天终于看到个痛快的。

这次抓的俘虏不少,还有不少阉了的要送进宫当太监,推荐的人选里,排第一个的名字叫马三宝。
蓝玉还备注说:很清秀。
呸,蓝玉也是狗官,老子只图女人的身子。
马三宝这名字不好听,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子总觉得他以后会叫郑和,算了,留他过来吧。

晚上十二点,忙了一夜,终于把户部要的赋役黄册给整了个大概,让他们按黄册查户籍去吧。

还要再给吏部搞搞按察司的建设,考核官员之法也特么得废心思。
妈的,有时候还真怀念胡惟庸这狗官。
呸,我个狗皇帝。
睡觉,明天继续干活,希望能让这片土地上的百姓拥有更好的明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朱元璋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