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过气名人的祝福视频,都已在这里标好了价格

文/石叶

来源:游戏研究社(ID:yysaag)

1

最近,赵忠祥又回到了人们的视野中。起因是之前有一篇文章爆料称,退休后的赵忠祥在开展定制业务,花4000元可以一起合影,花3000元可以录制一个基础的祝福视频。此事在网络上引发了广泛的讨论。

虽然收钱合影的说法后来被赵忠祥本人否定了,但是他祝福视频业务标价3999元的截图还在网上流传着。

这张截图出自一个叫做WishR的名人祝福预约平台,除了赵忠祥之外,这里还有200多个人们耳熟或眼熟的名人可供挑选。只要给出要祝福的对象和祝福语,你选择的名人就会根据你的要求,送出一段简短的祝福视频。

从淘宝问价式散养,到整合式自助购买。名人祝福视频平台的出现,把名人们的报价公开的晾在了大众面前。

只需要花上几千块钱, 你可以让《合金装备5》里的“静静”给你唱首生日快乐,让雪村夸你是个活雷锋,让NBA魔兽德怀特·霍华德祝你身体健康。

在更高一档,用不到二万元的价格,你可以让两个唐僧同时为你诵经,让大师兄表演一个铁头功,让“天勾”贾巴尔祝你的孩子学业有成。

如果你舍得花更多的钱,可以让曾经的黑道大哥们集体祝你的公司开业大吉。

在这个平台上,你能看到大龄明星、过气网红、叫不上名字的脸熟配角、有“前科”的搁浅艺人,以及各种没能站在流量金字塔顶端的名人们。

据平台负责人称,每个人的价格标准基本由艺人自己制定。虽然这些标价并不代表这些名人的身价,但放在一起却好像一个名人价值榜,悄悄的在人群中划开了等级。

相比之下,赵忠祥老师的3999元算是业界良心了。

这些视频的单价对于艺人来说也许不多,但由于每个视频仅有一分钟左右的时间,而且对于服化道没有任何要求,用手机即可随时拍摄,比下线走穴更方便也更有效率。

当然,平台上下单并不一定有用,艺人会根据所提的要求和自身当期选择是否接单。

赵忠祥事件中,人们表现了对于名人祝福业务的不同看法。

有的人认为这样赚钱很丢人、很丢份儿。也有人认为这是公买公卖的市场行为,即使心理难以接受,也无可厚非。还有人觉得这样的业务,过于功利和冷酷,把人变成了明码标价的商品。

但不论名人祝福产业背后是天使还是魔鬼,这扇大门都已经被开启。

2

名人线上祝福的模式在国外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相比之下,国内还处于起步期。

WishR的运营思路模仿自国外一个叫Cameo的平台。这个平台于2017年创建,两个创始人在当时发现了短视频、Vlog的潜力,但相比于设立短视频平台,他们打算将资本主义进行到底,秉承着任何东西都可以收费的理念,创立了为二、三线明星设计的付费服务平台。

相比国内平台,Cameo发展得更早,规模也更大。目前已经有超过18000个名人入驻Cameo,产出了近30万个视频。

这些名人的构成多种多样,包含了运动员、网红主播、演员、歌手、DJ、作家、模特、政治人物、主持人、甚至网红动物。

其中多数是退居二三线或者已离开公众视野的明星,比如NBA球星罗德曼,饱受争议的影星查理·辛。

有些名人还可能是著名作品的幕后工作者。比如创造了电索、死侍的作家Rob Liefeld,《荒野大镖客2》中亚瑟的配音演员Roger Clark。

有些可能是你眼熟但叫不上名字的演员。比如《老友记》中扮演哈克先生的Larry Hankin。越狱里扮演马洪的William Fichtner。

但其中也有不差钱的。比如NBA当红球星凯里·欧文、嘻哈大佬Snoop Dogg。

这些人的收费也从几美元到上万美元不等,由明星自己决定。

有的明星表示,这种模式能够让自己谦虚一些,认清现实,因为把价定的太高就没有人下单了。

游戏玩家熟悉的GTA 5中麦克的配音演员Ned Luke,NBA传奇球星Tim Hardaway只要几十美元。NBA传奇球星文斯·卡特和滑板传奇明星托尼·霍克 300美元也可以搞定。

因此,多数人的价格相比国内明星还是很亲民的。

实际上,WishR上国外明星资源部分基本是直接从Cameo复制来的,但标价却普遍高于Cameo。

比如贾巴尔在Cameo上标价500刀,国内标价是10000元,慈世平在Cameo上标价1000刀,国内标价是20000元。

虽然Cameo已经形成一定规模,但在国外对它的评价也有分歧。有的人觉得能见到这些明星很好。但也有很多人将其看成是三线明星最后的挣扎。

对此,Cameo的创始人Steven Galanis 表示,一个人眼中的三线演员,可能是另一个人最喜欢的演员。而且即使是小明星,如果不是通过Cameo,也是很难在如此近的距离接触到。

3

目前Cameo的估值也已经超过了3亿美元。

作为模式的开创者,Cameo让人们能够更清晰的看到这一新兴服务模式的前景,同时也看到了未来可能出现的问题。

2018年,有种族主义者利用Cameo诱骗前NFL著名四分卫Brett Favre在视频里说了一段话,这段话看似没有任何问题,但实际上在文案中藏了很多隐含意义的种族主义黑话。包括Brett Favre在内的几个名人没有识破这个诡计,他们的视频被当成支持白人至上的幌子,在种族主义者间传播。

此事发生后,Cameo紧急下架了视频,同时表示会在后续开发屏蔽系统,来自动过滤一些存在问题的订单请求。但除此之外,也并没有更好的防治方式。

这样的隐患也存在于国内的平台上。

Cameo上的视频更多是针对个人的祝福,而国内的祝福视频更多针对企业,往往是致XX公司的祝福。

就像餐馆喜欢那明星光临的照片宣传自己一样,一些企业也喜欢用明星合照、视频来提高品牌的可信度。对于公司来说,几万元的费用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但这些企业可能来历不明,所在行业和产品也不需要验证,视频用途又难以限制。这样的情况下。明星的祝福有可能成为三无产品,甚至传销组织招摇撞骗的工具。

下单只需提供需求信息

Cameo目前也在计划推出可以商业使用的视频服务和联动的商业合作。因为普通人需要名人祝福的需求不大,而且成本较高。如果可以商用的话,成本问题就可以解决,需求也会增大。

Cameo理想的最终形态是简化艺人接商业单的流程,最终取代传统的经纪公司,成为B2B的名人雇佣平台。

明星祝福的商业化也许是必然的趋势,但显然不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要达成这一步,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考量。

4

名人为什么要接这些祝福订单呢?

对于一些人来说,它是一种不错的赚外快方式,只要坐在家里对着屏幕念一段话,几百美元就到手了,单位时间赚的钱可能比网红主播们多。而且没有排期压力,不想接单时就可以不接。

美国笑星Gilbert Gottfried在9个月里拍了1万6千个视频,每个收150美元,共赚到了25万美元,除去Cameo的25%分成,也有近20万美元的收入。而这只是利用空闲时间完成的业余项目。

他有空的时候会抽出一小段时间,集中录几段。有的人则选择在工作的间隙,回家的路上,录上一段祝福,不会占用多余的精力。

有些名人对钱并不很在意,他们更在意粉丝的看法。Cameo在和这些名人接洽时,往往会被直接拒绝。遇到这种情况,Cameo的人就会给他们看一些粉丝看到偶像祝福时的激动反应,并让他们相信这是粉丝希望看到的,一些名人因此才入驻Cameo。

此外,Cameo还专门开设了慈善区,入驻的名人可以选择将所有收入自动捐助给慈善机构。这样祝福视频就不再功利化,而是成为名人提升形象的好工具了。

Reddit联合创始人,网球名将“小威”的老公Alexis Ohanian Sr,不缺钱也不缺名气,他加入Cameo只是为了进行慈善祝福。

Cameo希望能通过这种方式制造像冰桶挑战一样有影响力的公益事件,提升自己的品牌知名度,招揽更多名人,它也促生了明星和粉丝交流的一种全新体验。

明星都习惯在个人封面放上自己最光鲜的照片,有的干脆放上了自己曾扮演的著名角色,来增加辨识度。

但点击去之后,视频里的人可能与我们印象中的那个“明星”相去甚远。

当年的刀锋战士韦斯利·斯奈普斯

因为视频祝福多是一对一的私人交流,这些名人录视频时通常没什么顾忌,不需要强作的笑容,多数干脆素颜、私服出镜,有些人的头发已经斑白,有些身材已经走样,有些眉宇之间已没有了当年的精气神。

让观众看到名人更真实一面的,是这样一个专注于利益交换的服务平台。

5

拍祝福视频的名人们,并不都是落魄的,有些是德高望重的前辈,有些是仍活动在一线的大拿,有些虽然算不上大牌,但也衣食无忧。

这些明星未必是过气,可能只是有些过期,过了热度的巅峰期。可能因为年纪增大跟不上时尚的脚步,可能因为没有新的代表作而存在感变低。

在如今这样一个快速新陈代谢的时代,上一届的名人们不断被新的造星产物冲刷下去。在流量明星和草根网红占领市场的同时,曾经的明星们要在夹缝中寻找新的路子。

有的试图与时俱进,开设微博、短视频,拍vlog。有的接页游广告,为小商品代言。有的奔走于各个剪彩现场、线下聚会。

这样赚钱不是最体面的,但他们还能这样赚钱,说明至少还算个名人。人一旦成了名人,就很难再脱离“名”这个字,做回单纯的普通人了。

之前提到的9个月赚20万美元的Gilbert Gottfried今年已经64岁了,却是Cameo上最高产的人之一,他说:“名气是个奇怪的东西,像是一种瘾。”

“我永远不可能有一天会觉得自己大功告成,然后就撒手不干了,所谓的成功其实90%的部分只是在告诉人们你还活着。”

名人的幸福感不止来自于钱,还有作为名人的存在感。在快速造星、网红遍地的时代,很多人都在忙着琢磨如何红起来,趁着日头高挂爬上人生巅峰。

而在山的另一边,下山的人们正在盘算,要如何度过前面没有阳光照耀的寒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每一个过气名人的祝福视频,都已在这里标好了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