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帮、菩萨、渔村姑娘, 偷渡女皇的三种人生

作者:田鸭

1993年3月,从中国福建发往美国纽约的一艘货轮,在绕行到肯尼亚做临时停靠时发生了意外。

与往常货轮不同的是,这艘船的底舱落蜷缩着286名偷渡客,船搁浅之后,他们全部都被像丢垃圾一样丢在了一个小岛上。负责偷渡的蛇头安抚他们说,购买的新货船已经从新加坡出港了,不出半个月就能来接他们,继续实现纽约梦。

很快,新的货船来了。

被困小岛的偷渡者们看见船的第一眼还是惊呆了,所谓的「新船」全身铁锈斑斑,似乎早就被废弃。这么小的船能否穿越大西洋本身就是个问题,更别提还要搭载接近三百名的乘客。

但偷渡者们没有其他选择,要么继续滞留在肯尼亚,要么冒险一博,很快全部都登上了船,毕竟在那个年代,只要能成功到达美国且不被遣返,后半生都将是荣华富贵,酒肉池林,由不得不冒这个险。

蛇头手脚麻利,很快就重新粉刷了船头,又给船换了一个新的名字——「金色冒险号」。

靠岸前的金色冒险号轮船

而这帮偷渡者们出发时的喜悦已经被漫长的等待冲淡。饥饿、脱水,还有不见天日的船底黑暗已经伴随了大家127天。

6月6日早上五点,金色冒险号终于靠近了美国纽约的罗卡韦海岸外公海。按计划,偷渡者们只需要等待对岸快艇分批次来接应他们,就可以顺利登上美利坚的土地,迎来财富自由的人生指日可待。

但殊不知,岸上安排接应他们的黑帮头目却在两天前的帮派斗争中被打死,群龙无首,黑帮小弟们作鸟兽散,快艇永远不会来接他们。

两个小时后,也许是在黑暗的船底里躲了太久,大家决定孤注一掷,走完这最后一步:全员跳海,游到美利坚,游到灯塔国。

晨曦微光中,这起几百人一起跳海的事件最终还是惊动了纽约警方,最终以洛克威海滩上多了十具苍白尸体为结局,结束了这场疯狂的偷渡之旅。

随后,参与此次金色冒险号偷渡案的纽约黑帮相继被抓,所有证据都很快指向了一个不起眼的华人女性——萍姐。

01

黑帮老大萍姐

萍姐的第一种人生,是FBI书写的。

在这起百人跳海偷渡案之前,美国联邦调查局其实已经暗中调查萍姐有一段时间了。

FBI称这个矮壮、没什么文化的中国女人,正是当年全美最大的偷渡组织头目。

FBI的调查结果显示,萍姐1949年出生于中国福州盛美村的一个贫穷家庭,初中毕业后便辍学自处打零工谋生。1974年,她与丈夫张亦德一同移民香港。8年后,她从香港又移居到了美国,在她的努力下,次年又将丈夫和孩子接到了美国一起生活。

在此后的13年中,萍姐在纽约东百老汇路经营着一家服装店,做小本服装生意,而她的老公则开了一家福州小吃店。

不过在萍姐两口子这正经合法生意的幌子之下,背后却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自1980年代初起,萍姐就开始了人口走私的活动,并渐渐在全球建立了偷渡网。一开始,她都是亲自回中国组织非法偷渡、移民,最开始每个人头收取偷渡费1万8千元,这在当时可以称得上一笔巨款了,而等到了1994年,她的偷渡服务起步价已经涨至3万,还是美元。

萍姐做事有着自己的原则,所有人都一视同仁,都得按照她的规矩来。

不管多亲近的亲戚,如果想偷渡都必须交足额的偷渡费。如果不能按时交纳,萍姐一般会让对方向自己的地下钱庄借高利贷还钱,萍姐向这些偷渡过来的华人每年收取30%的高额利息,堪比国内P2P贷款平台了。

再或者直接安排这些人在自己的店里打工。有的偷渡者,要给萍姐打工10年才能真正拥有来美国的第一笔个人存款。

至于那些安全抵达美国却无力付款的偷渡者,萍姐也绝对会按规矩「办事」,下手极狠。他们会面临被黑帮先绑架,再殴打,直到砍掉手指、水刑等,非人一样地折磨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他们的亲属变卖家产,为他们偿还完所有债务,才算真正意义上的「两清」。

为了让自己的偷渡「业务」更好地发展,1989年,萍姐花了300万美元,在纽约华埠东百老汇大街买下了一幢大楼,专门为非法收入洗钱,同时还为非法移民们开设了把美元转回家乡的「汇款业务」。

这栋大楼正好与中国银行华埠分行东西相对,相隔不过几十米,因为萍姐地下银行的效率极高,一度使得对面中国银行的生意变得十分萧条。

她和她的丈夫还以同乡会的名义,用1万美元买了一间办公室,作为她接应偷渡华人的纽约第一站。

在这个小小的人口走私中心,萍姐一生之中一共赚取了4500万美金,先后帮3000多名福建人偷渡到美国。

「萍姐」的名声在唐人街就是一座金字招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在闽籍社团里,大多数人都欠着她钱,对她是又敬又怕。

纽约最大华人黑社会福清帮和萍姐也一直联系紧密,存在着业务往来,互相为对方提供保护。在萍姐被抓的前十年时间里,萍姐的高利贷生意一直由福清帮进行暴力催债,地盘势力范围的监管维护更是以一个不菲的价格外包给了他们。

甚至有一次福建福清帮和广东帮派,两个黑帮在曼哈顿的唐人街发生冲突,还是报了「萍姐」的名号,最后双方才同意各退一步,平息了斗殴。

中国人对美国的渴望成为了萍姐的牟利的工具。

FBI眼中的萍姐,是纽约华人黑社会江湖的牌坊,动不得的holy shit。

1993年处理完金色冒险号事件,FBI对外公布,萍姐已潜逃回中国福建。

02

活菩萨大姐萍

萍姐的第二种人生,是福建老乡回忆的。

与FBI不同,在留美华人的心中,大姐萍却是那个特殊年代的唯一活菩萨,一位淳朴的中国福建老乡。

在他们眼中,大姐萍是福建亭江镇最早偷渡到美国的村民。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从福州偷渡去美国的人开始增多,一些亲戚和朋友看到大姐萍在纽约站稳了脚跟,又有钱赚,开始陆续叫她帮忙接应他们到美国。

那个时候大姐萍的偷渡生意还停留在家庭式作坊的模式,每次偷渡人数不超过10个,由大姐萍和家人亲自接应。

她办的第一个单,是从「最亲的亲戚里挑了5个16到19岁的孩子」,帮助他们成功进入美国。

之后,帮亲戚的亲戚,老乡的老乡实现美国发财梦,成了大姐萍在纽约的地下生意。

「萍姐」两个字成了大洋彼岸福建小乡村的金字招牌,按照她的规矩,她只做福建老乡的生意。

她要求大家登船前,上交一笔定金即可,也不要求全款才发货。安全到达美国后再由偷渡客向萍姐支付余款,假如路上出了意外,萍姐会向死者的家人支付一笔丧葬款,其后还会定期向其家人汇款以保障丧失劳力的家庭能够正常生活。假如偷渡客付不出尾款,萍姐也会收留他在其餐馆打工,以期在两三年后还清债务。

大姐萍做的是见不得人的好生意,重情义,讲义气,懂仁义。

电影《危险旅程》以萍姐为故事原型

到了1987年左右,福建移民开始大批涌入美国,亭江镇有的村几乎都走光了。那些通过非法途径来到美国打工的村民在积攒了一定储蓄以后,寄钱回老家又成了烦恼。

大姐萍察觉到了留美的中国老乡汇款的不便,她在福州、香港、纽约有广泛的人脉,更重要的一点是她在三地都积累了一定的财富,因此可以实现美元和人民币之间自由兑换。

需要寄钱回家的华人只需把美元送到大姐萍手中,留下亲属的姓名和联系方式,什么繁杂的手续都不用操心,两三天后中国的家人就能收到大姐萍派人送去的钱,她每单只收取3%的佣金,比一些知识付费平台卖课收的平台费都低。

这给她带来大笔的现金收入,每年经其手从美国汇钱回中国的金额高达数百万美元,随后的几年这个数字呈几何级增长,虽然不光彩也不合法,但不得不说为那个时期的中国外汇储备,贡献了不少力量。

在大姐萍的全盛时期,她还垄断了福州一带的汇钱网络,由于给福建华侨们减少了很多麻烦,「大萍姐」的口碑越来越好。

另一方面,萍姐也会借钱给那些付不起偷渡费的华人。

到了1980年代末,唐人街几乎每一个福建人都向萍姐借过钱。

萍姐同其他靠偷渡牟取暴利的组织不同的地方在于,她开始把赚来的钱回流到福建。为了帮助拿到绿卡又回到福建老家寄养的「洋留守儿童」,她还特意在自己的家乡——盛美村开办了专门教小孩英语的学校。

除此之外,盛美村至今还存有一座设施齐全的敬老院,门前立有一石碑,乡亲说,这是萍姐花一百万人民币捐建的。

团结一心,互相帮助,让家乡的人生活越来越好,这是让所有在纽约的福建人颇引以为豪的地方。

通过大姐萍偷渡到美国的福建村民,在多年打拼累积了充裕的财富之后,也开始为远在大洋彼岸的福建公共基础建设出力。

在整个福建的亭江镇,水泥公路、敬老院、豪华门庭几乎是每个村的标配。而在小小的盛美村,拥有镇里最好的公共宴会厅和剧院,与之配套的,是各种碑志,上面刻着每一个捐赠者的姓名,和对应的美金数额。

每个在老家盖了独栋高楼,而身在纽约的福建人都明白,这一切的起点,都是「活菩萨」萍姐所赐。

03

渔村姑娘郑翠萍

萍姐的第三种人生,是萍姐自述的。

拿掉外界扣给她的帽子,刨除FBI和得利华人,萍姐只是渔村走出来的普通姑娘。

萍姐本名郑翠萍,她在福建福州亭江镇盛美村长大,这个位于闽江口的村庄多山靠海,人们从小就懂得如何出海捕鱼,寻找生存资源。

郑翠萍15岁那一年,在香港远洋货轮做海员父亲郑济良筹划已久的计划成功了:等船停靠在纽约的港口上时,他从船上跳下来,趁着码头工人和搬运工人卸载货物的混乱,偷偷滞留在美国。

此后,郑济良每隔几个月就向家里寄钱和信,告知家人自己在美国的情况。

1977年,美国政府发现了偷渡的郑济良,就将他遣返回来。此时,他的女儿郑翠萍已为人妇,并且有了一个4岁大的女儿。

随后,郑翠萍和家人离开生活了近30年的盛美村,全部搬到了香港居住,并在香港开了一家百货商店。在生意方面,郑翠萍有着天生的机警、灵活和对于数字的敏感,靠着百货商店赚了不少钱,而后,她又在深圳开了一家服装工厂。

在香港的一帆风顺并不能阻挡郑翠萍全家对去美国的狂热,他的丈夫张亦德曾试图沿着岳父当年的路线坐上一艘香港的商船前往美国,但最终也以失败告终,—两年以后,美国移民归化局将其拘捕并遣返回香港。

1981年6月,一对美国老夫妇到香港旅游,因在郑翠萍经营的商店购物而认识了这个怀揣美国梦的福建妈妈。这对夫妇同意以「保姆」身份帮助郑翠萍去美国,郑翠萍立刻前往香港的美国领事馆申请签证,虽然这个时候她已经是一位成功的商人了。

刚到美国那几年,萍姐虽然已经靠着劳务签证拿到了美国绿卡,但那几年依然过的提心吊胆。

在纽约,语言、身份和治安每一方面都是巨大的考验。

和无数怀揣美国梦的福州人一样,几乎不懂英文的郑翠萍前往唐人街落脚。唐人街又称华埠,是当地华人税务聚居区,她迅速融入了当地的福建人社区,然后开始经营自己的生意。

翌年,她将丈夫和孩子接到美国,在之后的13年中,郑翠萍在纽约东百老汇路做小本服装生意,她丈夫则开了一家福州小吃店。

郑翠萍在纽约的第一家店

上世纪80年代的华埠,帮派横行,在唐人街做生意的人,都要向不同地界上的不同帮派交保护费。

当年她的服装店刚刚开张,就有人上门刁难,不懂行情的萍姐给来人包了一个红包,谁想被那人摔到地上,扬长而去。第二晚上,服装店价值700元的招牌就被人砸了,一周后招牌又被砸了一次。

连着一个月招牌就被砸了两次也就算了,最可怕的是华人黑帮一度闯入萍姐的家中,进行抢劫和敲诈。

有一次,黑帮把枪口直接对准了郑翠萍在隔壁房间的一对儿女,孩子们看到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自己,都吓得直发抖。

郑翠萍跪在地上苦苦求对方不要吓坏两个孩子,家里的钱也全部如数上交,以换取短暂的人身安全。

本以为这次抢劫把所有现金都给了黑帮,就可以平安无事了,但谁知对方已经完全盯上了郑翠萍一家。以后,黑帮就常常上门,但每次来到人都不一样。

后来生意做的稍微好了一些,郑翠萍和她老公就购买了东百老汇的榕信酒楼,可楼上的会计师、律师也开始陆续被帮派分子勒索,帮派分子一来,他们就吓得打电话给萍姐,让萍姐上去交涉。

那时郑翠萍才30多岁,说不怕这些劫匪是假的,他们都拿着枪,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但总有人得站出来。

郑翠萍和黑帮交恶的过程中,最凶险的一幕发生在1994年。

那年,榕信酒楼一名伙计被黑帮绑架,对方开出了3.8万美金的价格,并威胁不能报警。

郑翠萍一边与黑帮讨价还价,一边选择向警局报警。当着警员的面,她通过电话跟黑帮谈好了价格,定下交换地点为包厘街国宝银行门口,见到人质给赎金。

一名在店里打工的厦门大学生自告奋勇去交赎金,萍姐则在车内等候,她和那名大学生商定,在黑帮的车内见到人质后,就把帽沿转到一边,以此为暗号,让警方行动。

谁曾想,行动时出了意外,大学生看到了黑帮车内的人质,把帽沿转到了一边。

埋伏在四周的警员一拥而上,但不巧的是,第一辆载着人质的车趁着交通灯绿灯的末尾先行离开,而警方动手时,这两车已经开走,只抓到了黑帮头子,他当时坐在包厘街口等红灯的第二辆车上。

警方的这次失手,导致当晚人质没能营救成功,但迫于警方的压力,人质最终还是被交还了回来。但也因为这次报警,郑翠萍和黑帮彻底交恶。

黑帮开始频繁出入郑翠萍的商铺,为了躲避黑帮的持续勒索,郑翠萍回到了自己的故乡——福建乡下。

郑翠萍解释,这次回乡和金色冒险号事件无关。

04

多面的真相

以上关于萍姐的种种,无论是FBI的证词,福建同乡偷渡客的记忆,还是萍姐的自述,都是围绕着她自己存在的事实。

萍姐组织偷渡搬空整个福建小乡村是真,金色冒险号事件是真,放高利贷是真,运营地下钱庄是真,被唐人街黑帮打劫是真,与黑帮合作是真......当然乐善好施、吃苦耐劳的人情味也是真。

1994年,萍姐的三种人生汇合,走向了大结局。

05

最终的审判

1994年,美国政府开始了对郑翠萍进行全球通缉。

在此后的6年时间里,郑翠萍通过假护照,频繁往返于香港、纽约和福州。根据美国官方资料显示,即便被通缉的几年里,郑翠萍依然成功地前往美国数次,她的丈夫和女儿还在纽约,似乎继续经营着偷渡的生意。

2000年初,一位驻香港的美国领事馆官员在整理一叠遗失在机场的绿卡时,看到了郑翠萍儿子的名字。他立刻联系了香港警方,警方认为如果郑的儿子在香港,那么郑翠萍可能会与其见面。

香港警方迅速进行部署,并以机场的名义发一封信函给郑的儿子,要求他去机场办理绿卡丢失的手续,但谁也拿不准究竟郑翠萍此时在不在香港。

上午11点,一个矮胖的中国女人出现在香港机场,貌似在等人,在香港警方确定这个女人就是郑翠萍后,将其逮捕。

同时还在她身上搜到一本非她本人的伯利兹护照,一叠属于偷渡客的护照照片,以及用报纸包好的3.1万美元。

2005年,纽约法院开庭审理郑翠萍,这是郑翠萍自金色冒险号案之后第一次公开露面,法院里挤满了记者和几十个从唐人街赶来的亲属和同乡。

在被告席上的郑翠萍明显衰老了很多,头发也由于长期没有打理已经从耳垂长到肩膀,白发苍苍。

美国政府找到了很多出面指正郑翠萍从事非法活动的污点证人,而这些污点证人其中就包括曾经打劫过萍姐的福清帮黑社会成员。

法官最后宣布郑翠萍犯有人口走私、非法洗钱和绑架三项罪名,被判35年监禁。

当宣判结果传到了郑翠萍的老家,许多村民甚至高呼抗议,若萍姐判刑,他们宁可每人代替她服刑一段时间。

被判刑后郑翠萍一直坚持上诉,直到2010年10月,她放弃了上诉的希望。

在狱中的郑翠萍身体一年比一年恶化,她的胆固醇和血脂偏高,监狱内医疗条件又比较差,导致郑翠萍两年内体重连减了17磅。

2014年4月24日,郑翠萍因患癌症,抢救无效死在狱中,终年65岁。

就这样,一个女人,在那个动荡颠沛的年代,搭上了通往财富的大船,并牢牢扼住了给予的绳索一路迎浪而上,最终以监狱作为终点,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06

故事的结尾

2014年,5月23日周五,纽约,在充满中国色彩的唐人街,65岁的郑翠萍的出殡仪式传统而盛大,她的子女租了160辆黑色林肯车送别她的遗体。

街道两旁,统一着装的福建华侨,每隔一段距离就奏响哀乐。

面对千人走上街头为她送行,壮观的场面让纽约的老外都看傻了眼,不明白为何「受害者们」会对一个锒铛入狱的「人贩子」如此依依不舍。

在外人的眼里,萍姐被称为邪恶的「蛇头之母」,手上沾满了偷渡客的血;可是那些因为她而得以成功偷渡到了美国的福建人却说,萍姐才是那个在他们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时候给了他们希望的人。

那些年,华人背井离乡历经艰辛,有的还没抵达美国土地,就丧命于海洋之上;有的与儿女亲人相隔万里,日夜围绕在美国的中餐厅的炉灶边,经过几十年拼搏,还清了偷渡的债务,最终腰缠万贯,获得了美国身份。

无论情节如何,萍姐都曾参与过他们的生命旅程,可能曾是他们的债主,可能是他们奋斗的榜样,也可能他们孤立无援之下的救命稻草。

在美国曼哈顿这条窄窄的唐人街里,谁也无法用非黑即白的论调去给予判断,萍姐这样的人,是披着菩萨外衣的黑社会,还是提着黑社会砍刀的菩萨。

2016年,美国最大华人黑帮的老大,外号为「虾仔」的男子被抓获,162项罪名成立,其中包括勒索、抢劫、协助洗钱和非法贸易等,被判处终身监禁。

萍姐离世,黑帮老大被抓,华人在美国的黑帮江湖时代也彻底远去。

在萍姐的葬礼上,有记者采访当年由萍姐帮忙偷渡到纽约的一位华人,问他这一切是否值得?

他说,「为了生活,没什么值不值。」

感谢阅读,请顺手点个在看。

参考资料:

[1].福建小村移民史,2011

[2].萍姐:我与船运偷渡无关,李竑,2013

[3].福建蛇头之母离世 ,何晰媛,2014

[4].中国第一偷渡村进化史,2014

[5].纽约华埠萍姐:偷渡皇后蛇头之母?海涛,2014

来源:冲浪普拉斯 微信号:fancheba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黑帮、菩萨、渔村姑娘, 偷渡女皇的三种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