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特朗普改变的中国手机市场

作者:星球商业评论

一个月前的华为Mate 30的发布会后,信心爆棚的余承东在群访时回答了不少问题。乃悟问在现场的郝大星,核心观点是什么,他拿出了一张纸,上面写满了:

卧槽。

今天,Canalys发布了中国智能手机第三季度的出货数据,尽管智能手机市场容量仍在萎缩,华为的市场占有率同比几乎翻了一倍,其他厂商的年度增长惨不忍睹:

Vivo负23%,小米负33%,OPPO负20%。

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乃悟看了一下,从今年第一季度开始,随着国内手机整体出货量的下降,无论是OV还是小米,甚至是苹果,出货量一降再降。

去年底,孟晚舟事件爆发。根据百度热搜数据显示,关键词“华为手机”在孟晚舟事件后,出现了自2011年以来的最高峰,加上任正非不停歇地接受采访,华为相关新闻成了头条常客。

乃悟看过一个数据,更换华为P30 pro的用户中,有四分之一的用户此前使用的是苹果。

很多批评开始变得不合时宜。今年6月,因为华为P30月亮门事件,辞职都要起诉华为的爱否科技创始人彭林发布道歉信。在道歉信里,能读出彭林不甘的气息:

我认识到在这个时间窗口发这样的视频非常不合适。

和情怀、立场相关的舆论给华为带来了巨大的帮助。任正非今年3月讲过:

感谢美国政府给我们宣传。

36kr报道过2019年开始的消费者“点杀”情绪,比如以前大家在线下买手机会被卖场员工左右,现在:

随便你说什么都没用,进来就说要买华为。

随着其他手机品牌销量的下滑,线下卖家们发现,华为不但提成高,销量也高,于是,所以一夜之间,大家都倒向了华为。每次新手机发布会开始前,经销商们都会在会场门口合影留念,并高喊爱国口号。

在美国的禁令之后,华为手机的销量在海外断崖式暴跌,海外渠道的很多员工回到了国内,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

在本土卖出更多的手机。

除了销售提成高于其他品牌外,华为还要求渠道商给华为的政策必须优于同价位的对手:

促销员卖OPPO拿40积分,卖华为拿80积分。

除了立场和情绪,更要命的是,华为可以自研芯片,基带技术又是传统强项,因为销量大在供应链上又有着最强的议价权,这是其他厂牌没有的护城河。

比如,小米58亿的研发投入连华为的零头都不到。今年以来,每个试图给自己贴上“民族品牌”标签的厂牌,都会遭到网友们的群嘲。

三季度之后,华为手机的市场占有率已经突破了40%,年内目标是50%。赤壁之战前后,魏国面积是中国面积的50%左右,曹操是所有人的敌人。

不管是OV还是小米,指名道姓公开攻击华为的言论越来越多。比如小米,雷军怼完卢伟冰接着怼。由于卢伟冰讲华为的时间经常比讲小米的时间多,乃悟有时候分不清他到底是哪家的员工。

叫骂声中,华为开始推出越来越多的终端产品,已经搞出了电视、手环、VR眼镜的他们,马上就要出空调了。

今年7月底,南华早报的记者问了华为轮值董事长梁华一个问题:

内地手机市场出现了华为一家独大的情况,华为的良心会不会痛啊?

心疼什么,我腰子疼。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被特朗普改变的中国手机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