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手机而已,有什么好掐的

文/判官老司机

来源: 判官老司机(ID:panguansays)

2000年我考上了大学。

开学前,我在山东老家买了一部寻呼机并入了网,那是一台当时最先进的摩托罗拉中文寻呼机,机身小巧以至于和我的身材不太匹配。

寻呼台是当时国内第二大的95950中北寻呼,由于是漫游到北京使用,需要每个月打一次电话继续漫游,这个操作当时看起来颇有仪式感,现在看起来巨傻无比:既然是来北京上学,在北京办个寻呼不好吗?

有意思的是,来北京后我发现,中北寻呼的总部就在学校东门外的某大厦,且与学校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可能也是一种缘分。

之后的一年,我挂着那个很少响起的寻呼机在学校晃荡。当时寻呼机在北京的大学生中普及率颇高,可能是因为国产的波导之类品牌的崛起,拉低了寻呼机的价格。

当时,我们这些别着黑色或香槟色摩托罗拉的,在那些腰间别着花花绿绿的波导的同学面前,腰板有意无意更直一些。当然,作为学生,大家的寻呼机都很少响起。

不过,看到部分同学掏出手机,寻呼机们就会不由自主地缩一下脖子。那个年代不但手机价格贵,手机话费方面,神州行6毛钱一分钟、全球通上百月租费加三毛九一分钟,用得上手机的人,还是挺有钱的。那可是个一份炒面才三块钱的年代。

转年的大二开学,班里同学开始陆续购置手机。我的第一部手机是在公主坟迪信通买的,出于对摩托罗拉品牌的信任,我选了一部T2988,那是当时支持中文短信最便宜的机型了,价格不到两千元。

相比起很贵的通话费,虽然当时神州行发短信一毛五一条,但学生还是消费得起的,于是我从那时开始练就的T9输入法手速,也就是现在大家熟悉的九宫格,受用至今。

那之后,我开始频繁更换手机,从摩托到三星,再到诺基亚,大学剩余三年换了四五部手机。同学中使用的手机品牌更加繁杂,包括现在已经消失了的西门子、松下、阿尔卡特、三菱,当时都有非常经典、漂亮的机型。

每一部淘汰下来的手机,我都在学校的论坛迅速处理掉,而且由于保管得当加上包装盒保存完好,我的手机总是很快出手,价格也不算低。这个习惯我保存至今,闲鱼是我通常出二手机的平台。

也许因为大学专业是通信,且折腾手机比较早因而结缘,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在当时国内最大的手机设计公司。作为一个学渣,研发工作做不了,于是沦为一个产品经理,踟蹰至今。

把兴趣爱好作为工作的副作用,是爱好容易迅速消解。当参与了手机研发和流通(我第二份工作是在当时国内最大的手机国包商做区域经理)的全流程,以及见证了功能机时代向智能机时代的转变全过程(第三份工作是09年底进入国内第一家安卓ROM的开发企业),手机这东西在我眼中就失去了神秘感和高大上的感觉。

这种体验如同将女神娶回家,见证了她屎尿屁的一面,以及胶原蛋白的流失。

所以,我在后来的工作中,包括写作中,涉及手机行业的内容是不多的。这一行业我已看得太多太透,以至于失去了新鲜感。从前的老同事以及他们的徒子徒孙,分散在各大手机企业及供应链和流通环节,整个行业的信息只要想了解,于我而言完全是透明的。所以我轻易不写手机,一写就容易十万加。

这种感觉如同玩游戏开挂,一开始很爽,后来就觉得毫无乐趣。

看得太通透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一发声就容易把话说绝,把天聊死。得罪人不说,还要招致骂名,因为别人并不像你一样,经历和见证了整个行业的变迁,你破坏他们从业或者爱好者的乐趣,他们当然不开心了。

所以最近几年,每次看到一些品牌的粉丝在网上互掐,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别着没人呼你的呼机到处跑的傻小子,于是我常流露出慈祥的微笑。

记得2012年,在知乎上遭遇过一个狂热的米粉。后来隔了大概两年,评论区有人回复他,我从通知页面点进他的个人资料绑定的微博,发现他也成了苹果用户。所以,人在有钱有选择之后,自然会明白什么产品更适合他。当年呼机换手机是这样,后来安卓换苹果也是这样。

当然,不同于我那个年代,现在安卓在各方面做得也不错,而且给了国内用户很多苹果给不了的功能。不过,为了一部手机互掐,怎么看都是巨傻无比的事。

党同伐异,本身就是一种人性需求。手机作为一个高频的产品,拿来拉帮结派划分人群,自然是非常合适了。只是,大多数正常人,会在能力范围内选择适合自己的手机然后该干嘛干嘛去。少数热衷于捍卫自身选择的人,会试图证明他人选择的错误,来体现自身的优越感。

写到这里,我来谈谈手机行业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

今天是国内三家移动运营商5G正式商用的日子。5G之后对手机应用能带来什么变化,今天不谈。对手机终端厂家带来的变化,我的理解是这样的:

手机终端的存储和运算功能,由于5G和云计算、边缘计算技术的成熟,可以直接放到云端。这样的话,手机终端只需要保留屏幕、电池、通信模块和传感器。真正意义上的身体被掏空。

在那之后,手机的物料成本下跌,最后会沦为互联网公司的配套设施。而手机终端厂商,与互联网厂商或者绑定,或者直接被后者收购。换言之,五年后我们用的就是阿里手机,腾讯手机,头条手机。当然,这种绑定关系也可能发生在和运营商之间。

一眼看到头的无趣之处,就是这样。当然也可能会有人说,一眼看到头,人总是要死的,那还奋斗什么,直接自杀好了。这两件事的区别在于,奋斗是有意义的,为了手机掐来掐去是无意义的。以X粉自居,粉一个手机,更是特别无聊的事。

好了,我的故事讲完了,喜欢为手机掐来掐去的,可以继续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一部手机而已,有什么好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