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头部游戏视频博主“翻车”,这一行凉凉了吗?

文/刘意默 编辑/原野

来源:略大参考(ID:hyzibenlun)

在B站拥有604万粉丝的游戏视频博主敖厂长最近不太顺利。

毫无疑问,他是圈内大V,粉丝数在B站游戏博主中排行第四,由他制作的视频集均播放量为304万,位居全站前列。从任何维度考量,他都是经验丰富的头部up主。

但因为一期有失公正的视频《中国超强游戏ip登录steam》,他收获了一边倒的差评。他很快下架视频并发布道歉声明,但针对他的批评在微博和知乎等平台还是持续了数天。

这场“翻车”无关视频制作水准,出问题的是立场——他没有恪守自己曾经珍视的客观中立。

视频中,他对单机游戏《大圣归来》穷尽溢美之词,包括形容该作是“吸取了日式和美式动作游戏的精华”、“市面上独一无二的国风动作游戏”,对缺点却一笔带过。事实上,这款游戏发布后口碑并不好,steam好评率只有25%,流程冗长,玩法单一、bug较多是来自玩家的主要评价。

而吃相难看的敖厂长,也折射了整个游戏视频行业还有待沉淀的现状。

1

“卫道士”人设崩塌

敖厂长不是国内最早做游戏视频的博主,但他的经历足够有代表性。

这位90后博主在大学毕业后曾经干过银行职员,出于个人爱好开始制作游戏视频。从2008年开始更新至今的《囧的呼唤》系列是他的代表作,连“敖厂长”这个昵称也是来自于此——早期《囧的呼唤》中曾出现“成都养鸡二厂”的小剧场,敖缘凤也因此被网友们称为敖厂长。

彼时最大的游戏视频平台还是土豆、优酷和百度贴吧,敖厂长的崛起也离不开这几家,早在2013年,当时还以优酷为主阵地的敖厂长,视频播放量就已经达到了每期20-50万。

敖厂长制作的视频主要包括游戏杂谈、游戏录播、电子游戏史研究等,偶尔也会穿插自己的生活片段,比如被粉丝津津乐道的“敖厂长的哥们儿”,这甚至已经成为游戏亚文化圈子不可不知的梗。

“哥们儿”的缘起是,敖厂长在视频中经常会“委托哥们儿”找到诸如八十年代就已停产的游戏主机,或者是全球只发售几十份的绝版游戏卡带。但这也只是个梗,有网友考证过,大多视频中出现的绝版主机和卡带都出自亚马逊、ebay或是淘宝,因此有人感慨,敖厂长制作一期视频的成本不菲。

“翻车”视频的上一期,是9月30日更新的第262期《囧的呼唤》,在这期《【敖厂长】2019年超辣眼垃圾游戏(PS4/STEAM)》中,敖厂长对《魂斗罗》系列最新作《魂斗罗RC联盟》的吐槽。

这一期视频的播放量达到332万,视频里,敖厂长快意恩仇,对游戏中的槽点不留情面大加批判,比如,“被廉价感糊了一脸,粗糙的建模,捉急的美工,这款游戏的画面整整落后了一个世代。”

这样的敖厂长显然是粉丝喜欢的。

不留情面地批判为圈钱而生、贩卖情怀的烂游戏,对好游戏则以鼓励为主,同时提出可改进之处,这是敖厂长十年来的标签和人设,也帮助敖厂长收获里大量玩家粉丝。

敖厂长并非没有做过广告。《楚留香》、《神雕侠侣2》等手游都让敖厂长出过“番外篇”(敖厂长一般把广告向游戏视频放在《囧的呼唤》“番外篇”中),粉丝似乎也普遍接受这样的做法,直到这次,他在番外篇中对口碑糟糕的《大圣归来》进行尬吹,被粉丝评价“我觉得这次有点严重”,骂声也随之而至。

当敖厂长公然背叛自己的信条为口碑不佳的游戏站台时,之前的标签和人设就成了反噬自己最有利的武器。曾几何时,他也因为批评圈钱游戏受到厂商威胁,继而获得游戏界力挺,而今次“恰烂饭”的敖厂长,显然已经和当时那个充满正义的年轻人判若两人了。

2

行业之困

敖厂长们也有自己的苦衷。

补贴、直播、广告,是游戏视频博主变现的三驾马车。然而进入2019年,谋生的不确定性却大大增加了。

以视频方式看游戏,国内比较早的是出现在世纪之初的电视台,如GTV和游戏风云,也是在电视台诞生了中国第一批职业游戏解说。而民间的游戏视频制作兴起于何时,已经很难追溯,但可以肯定的是,其中很多受到了外国游戏视频作者喷神James 的游戏评论节目The Angry Video Game Nerd(简称AVGN)的影响。

AVGN的主要内容为试玩点评NES等怀旧主机上体验很差的游戏,以吐槽为主。从2004年点评恶魔城系列开始,它影响力渐增,逐渐启蒙了一大批国内游戏视频博主,除了敖厂长,老E、陆夫人等作者的早期视频里,也能看到喷神James的影子。

2004年,网络游戏因为沉迷问题受到舆论口诛笔伐,当年4月12日,广电总局就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问题发出《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

《通知》指出,各级广播电视播出机构一律不得开设电脑网络游戏类栏目,不得播出电脑网络游戏节目。虽然剑指网络游戏,但电子游戏也被混为一谈而受到波及,影响直到几年后才慢慢消除。

此后,由于中国电竞在世界取得良好成绩,加上Dota火爆,国内优酷、土豆等视频网站成立,给国内游戏视频博主提供更多发布平台,这个行业也逐渐回暖,相继出现了小苍、加菲盐、叫兽易小星等游戏视频博主。

然而,囿于行业规模,游戏视频博主基本都是游戏爱好者,兼职做游戏视频,收益很少,如女流、敖厂长等头部博主,都是从学生时代开始,单纯因为爱好而入行。

中国互联网发展的红利,让游戏视频博主真正成为一门职业。

以敖厂长为例,2011年9月22日,《英雄联盟》国服开服,当时还是小up主的他做了一期《囧的呼唤93期:马化腾之心,路人皆知》,拿到1000块推广费。

而这还只是开始。

此后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随着流量大爆炸,作为游戏博主的收益也水涨船高,2017年以后,敖厂长转战B站等平台,有爆料称,作为B站头部博主,敖厂长单期广告收益可以达到89万,而虎牙、斗鱼等直播平台的少数头部游戏主播一年的签约费用甚至高达数千万。

游戏视频行业蓬勃发展,一些MCN机构也应运而生,团队化运营越来越常见。如薇龙文化旗下游戏博主长期霸榜,经过培训的普通博主也可以实现月收入过万,并与一些电竞机构进行合作。此外,电商也成为博主们的收入来源之一。

不过,马太效应也在这个行业的发展中逐渐凸显——大部分中小博主一个月收入不足一千元。

而受大环境和游戏市场自身规律影响,这两年,中国游戏产业在整体收入上的增幅明显放缓。2018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2144.4亿元,同比增长仅为5.3%,作为游戏市场的下游产业,游戏视频行业也正在迎来一轮洗牌。

补贴方面,各个短视频平台在经历了补贴大战后都慢慢回归理性。以现金作为优质内容鼓励手段的平台越来越少,更多平台逐渐从现金奖励转为收益加成、流量分配等方式。

如企鹅号在今年5月下线了已经推出两年的“独家”标识,原有的高额补贴政策被取消。有媒体估计,在政策调整之后,自媒体收益补贴将缩水五倍。虽然企鹅号同时也上线TOP计划用来培育优质内容创作者,但“降薪”的确成了业内的共识。

正如腾讯互动视频商务总监刘硕裴所断言的那样,“上半年内容行业上明显更加务实了……所有人的目标感更明确,不能靠补贴活着了。”

多数游戏视频博主也吃不上直播红利——虽然同属游戏圈,但真正能兼顾游戏视频制作和直播的并不少,因为二者都很耗费精力。

于是,主机游戏头部主播,如寅子、女流、董小飒等人都以直播为主战场,几乎很少自己创作视频,反而是有专门的视频博主通过剪辑他们的精彩片段进行二次传播。

游戏视频博主,如敖厂长、老番茄、黑镖客梦回等人,则专注游戏视频,很少直播,或者只进行循环播放作品的“伪直播”。

像逍遥散人、张大仙这样既做视频又直播的“两栖”博主并不占主流,大部分游戏视频博主并不会依靠工作式的直播来挣钱,游戏主播也很少亲自下场做视频,二者更多把对方作为与粉丝沟通手段的补充。

因此,对于游戏视频博主来说,更为普适的的变现方式仍是广告。

所幸,这块市场正在快速增长。据艾瑞咨询预测,2019年中国移动端原生广告市场规模将达到3388.1亿元,增速约为64.2%,相比2015年47.8%的增速,广告需求还在不断提速。

同时在社会化营销投放方面,2018年广告主对短视频和直播的投放意向也是2017年的近三倍。游戏视频作为垂直分类,面向用户更加精准,转化率也更好看,可以说,游戏视频博主生存的春天就在广告,而且,头部博主的价值在未来也会更为凸显。

不过,虽然广告变现的模式已经被市场证明可行,而且也不缺广告主,但是横亘在游戏博主们面前的还有一道门槛——粉丝。

3

达摩克利斯之剑

如果敖厂长有后悔药,一定会选择“恰饭”恰得更好看一点。

其实总体来说,粉丝们对于广告的接受度还是很高的。以B站为例,多数用户看到自己喜欢的up主发了广告视频,都会在弹幕里表示接受,甚至会刷屏“让他恰,让他恰”。他们也清楚,只有吃饱饭,up主才持续产出优质内容。

同时,很多up主们也会在广告视频中尽量做到言之有物,避免陷入单纯的尬夸,有时还会抽奖回馈粉丝,形成良性循环的生态。

与粉丝维护好关系,是整个生态的根基。

很多游戏视频博主都舍得下本。如王者荣耀头部主播张大仙,无论之前在斗鱼还是现在在虎牙,他几乎每天都会在直播间给粉丝抽奖。除了手表手办等,奖品里还不乏华为P30这样的重头戏。

除了抽奖,张大仙微博更新频率也很高,并且经常与粉丝互动打趣,是公认很“宠粉”的主播。他也得到了粉丝的拥护,后来转会虎牙的过程中,粉丝认为他受到了平台的不公正待遇,还主动去应用商店给斗鱼刷差评,双方的亲密关系可见一斑。

取得粉丝信任的过程,如同一场马拉松,期间出现任何意外,都可能导致前功尽弃。

比如,up主的吃相不能太难看。

如今很多广告主也开始放开束缚,允许up主在视频里提出理性的批评意见。如果up主在“恰饭”时盲目尬吹品质不好的游戏,就会让粉丝们感到反感,这也就引出了游戏视频行业的隐性门槛——对up的道德要求:即使是为了生存,也要保持基本底线,不卑不亢去挣钱。

换而言之,不要把观众当傻子。

但敖厂长显然没想清楚这层利害关系。

10月22日,敖厂长在B站更新了事发后的第二条动态,称自己“不会因为这个视频得到一分钱”、“我只是按平台合同每个月领固定工资”。这听起来有点惨,不少粉丝在这条消息的评论区表示了理解。

然而这个说法很快就遭到了质疑。有知乎网友披露,在相关产业报价单中,敖厂长6月时做一期广告视频价格为69万,到了9月就变成89万,可谓水涨船高。

虽然报价的真假还未证实,但从知乎等平台网友的质疑声中可见,敖厂长的形象已经受到了伤害。

曾经说过再做两年就退休的敖厂长在发澄清动态的同时,也把B站的简介改为了“不退休了,再多作纪念好的视频回馈喜欢自己的观众。”并在两天后又更新了一条新视频。

而互联网再次展示了网民们的健忘特质。在道歉+澄清之后,新作品下的骂声已经小了很多,“厂长加油”的弹幕又开始飘在视频里。

虽然敖厂长通过组合拳挽回了部分口碑,但这也给其他游戏视频博主们提了个醒:“恰饭”视频有风险,对广告主的选择成为了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从国外博主的经验来看,这次敖厂长经历的风波也会很快过去,Youtube上排名第一的游戏博主PewDiePie的视频中曾经出现反犹言论,但在道歉后今年八月PewDiePie的粉丝数仍然破亿,收入排行榜仍在前列。

有前人如此,敖厂长“这波稳了”。

但截至目前,游戏视频尚处于生长期,需要沉淀与完善的部分还有很多。在达到真正的“稳”之前,从业者显然还要做好经受更多“不稳”的心理准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90后头部游戏视频博主“翻车”,这一行凉凉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