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国安老师演了最好的曹操,比原著还要好

1994版《三国演义》,简称老《三国》,有不少加戏——即,原著没有的玩意。

本来这类事,很容易招原著粉痛恨,但这就是老三国的妙处:许多戏份,加得恰到好处。

杜家福、朱晓平、刘树生、叶式生、周锴、李一波等诸位老师,真是了不起。

举个楚云飞哦不对张光北老师的吕布例子。

原著里写下邳被曹操包围,又放水淹城。身临绝境,吕布当时反应如下:

“吾有赤兔马,渡水如平地,又何惧哉!”乃日与妻妾痛饮美酒,因酒色过伤,形容销减。

剧中,吕布也说了这句台词,且在斟酒,看似得意。

但随后镜头拉近,酒已满溢,他还在倒酒,浑然忘却。

这一下可以有多种解读——酒满溢≈水满溢;吕布色厉内荏;吕布已经魂不守舍,只能借酒逃避。

就这一个镜头的事。


这一段是沈好放导演做的。他老人家是第一部《群雄逐鹿》的导演——其实这一段说成曹操传,也行。

曹操这个角色,甚难把握。治世能臣,乱世奸雄。英雄功首罪魁非两人,遗臭流芳本一身。文章有神霸有气,岂能苟尔化为尘。

既得写得他是英雄,又得写得他奸猾——尤其《三国演义》,他是三绝之一的奸绝。

鲍国安老师演得出神入化,每个细节都值得琢磨,令人如饮醇酒,这个说来话长。

且说几处神来之笔的加戏,端的是丰满了他的个性。

苏轼科考时曾经编过一个典故。后来被问起时,说按照圣人的做派,做这种事,也是意料中事吧。

加戏的原则也在于此:只要加得合乎逻辑,并不会招原著读者反感,甚至,锦上添花呢。

某种程度上,鲍国安老师的曹操可以说就这么好,因为加戏,比原著还要好。

比如,满网络都爱传这个梗:

但、电视剧里,曹操冷血地借了王垕首级以安众心后,冷冷地看着王垕死了。

默默转身,独自一人在帐内,走了一刻。问题解决了。本该很轻松才是。

然而他转身对外面,蹙眉,沉脸,做了个没人看得见的拱手,以送王垕。

本集结束。

一言不发之间,曹操的形象,立起来了。

比如,就在同一集,宛城。邹氏色诱曹操在城外,张绣与贾诩定计偷袭。典韦为救曹操,战死了。

当日邹氏唱了一段歌:

“我本飘零人,薄命历苦辛,

离乱得遇君,感君萍水恩。

君爱一时欢,烽烟作良辰,

含泪为君寿,酒痕掩征尘。

灯昏昏,帐深深,

浅浅斟,低低吟。

一霎欢欣,一霎温馨。

明日淯水头,遗韵埋香魂。”

就在歌声里,典韦战死。曹操发现账外大乱,起身怒视邹氏,片刻,转身出帐逃命了。

这首歌写活了邹氏,不提。

妙在这歌词用来说典韦,也是通的。中国古诗里常有忠臣以女子自况的习俗。

曹操爱一时之欢,典韦以性命一战,报了曹操知遇之恩。

一句多余的台词都没有,就此写活了邹氏与典韦两个人——曹操在转身的前一刻,都还在盯着邹氏(某种程度上,也是在盯着典韦)。

比如,白门楼。原著写陈宫径自求死,终不回头。

电视剧这里,加了个镜头。

当陈宫下城楼,曹操一路挽留时,陈宫回了一次头,看着曹操。

此时画外音起。

“我愿弃此县令,随公去图大事。”——陈宫当年捉放曹时说的。

“宁可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曹操当年对陈宫说的。

千言万语,都在这两句话里了。

于是陈宫回头,殉道而去了。

原著里,陈琳为袁绍写檄文骂曹操,曹操吓得头风顿愈。到攻下冀州后,捉住陈琳喝问。陈琳说自己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曹操于是放过了他。

电视剧里,曹操给陈琳多一个任务:带上那浩浩荡荡骂他的檄文,随他一起去给袁绍上坟。

陈琳带着檄文,开始念了。曹家诸将听不下去,求曹操停了,别念。

下面这段台词,全剧巅峰。

“念!为何不念?当年此文传至许都,我方患头风,卧病在床。此文读过,毛骨悚然,一身冷汗,不觉头风顿愈,才能自引大军二十万,进黎阳、拒袁绍,与其决一死战。真乃檄文如箭!此箭一发,却又引得多少壮士尸陈沙场,魂归西天。我曹操不受此箭,壮士安能招魂入土,夜枕青山!星光殷殷,其灿如言,不念此文,操安能以血补天哉!”

这段,原著与《三国志》,全然没有。

但写得如此贴合,全像曹操口吻。甚至“星光殷殷,其灿如言”这劲头,都是曹操写诗的架势。

哪怕这段不失收买人心的可能性(毕竟曹操是奸雄),但魏武的气度,是真的出来了。

好了,第23集末尾,第一部要结束的时候到了。

当日郭嘉病故,袁家兄弟投辽东,曹操顿兵不前。末尾,曹操独自看海。

夏侯惇们当然要当懵懂配角,来提出疑问。然后二袁首级到,曹操解释了郭嘉遗计。

就此北方平定,而郭嘉逝世。曹操仰天一句“奉孝死,乃天丧我也”时,海潮声为背景,更助长这份声势。

接着就是神来之笔的,插了原著没提的《观沧海》。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

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这首诗念将出来时,北方已定,袁家已灭。是为喜。

但郭嘉已死,而且是在曹操自己年过五十,“本欲托之后事,何期中年夭逝”的时候。是为悲。

以北方大海潮声送郭嘉,送袁绍,送整个北方,送走波澜壮阔的第一部,此后主角视角,便要转到刘备与诸葛亮那一侧了——在蔡晓晴老师导演的赤壁部分,曹操就主要得负责奸和萌的那一面了……

只是加了一首诗,一段景,味道就全然不同。

只好说,编剧很懂曹操,而且很爱曹操。

是那种“虽然要把你写坏,但无法抑制地欣赏你啊”的喜欢。

像另外一部所谓三国的加戏,编剧让陈建斌扮的曹操,从车上跳下来,就地撒尿。

我想来想去,最多能想到《三国志》注引《曹瞒传》里说,“太祖为人佻易无威重……及欢恱大笑,至以头没柸案中,肴膳皆沾洿巾帻,其轻易如此。”

至于下车当众就地撒尿,也不知道是怎么弄出来的?

比起“招魂入土,夜枕青山,星光殷殷、其灿如言”的加戏,孰高孰低,那真是一望即知。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鲍国安老师演了最好的曹操,比原著还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