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焦虑 35 岁必须 P8,他早在 29 岁就成了 P10

昨天有网友爆料,称「阿里巴巴淘宝兼天猫总裁蒋凡要求 P8 尽快实现全员 35 周岁」。

消息一出,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不过阿里巴巴很快在知乎辟谣:

知乎机构号: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集团从来没有任何对职级的刚性年龄限制,更没有任何人做过类似要求,在阿里巴巴,无论是招聘还是晋升,从来没有涉及年龄的规则。

80后是目前阿里管理干部的主体,占干部总数的 80%,35 岁以上的同学,也大有人在。

在中国互联网公司中,阿里巴巴最早提出也最为重视人才体系建设,不同背景、不同岗位和不同年龄层的员工都有成熟完备的发展路径。

不过看完蒋凡的履历,或许你就会觉得——难怪有人会造谣,他的实力远远不止 35 岁 P8。

知友:岳京杭

1

蒋凡绝对是一位天才,目标明确,务实而不在乎虚名,且运气爆棚。

蒋凡,85 年出生,高中就读于新疆乌鲁木齐一中,参加奥林匹克信息学(计算机)竞赛,保送复旦大学计算机系,08 年毕业。

蒋凡在一次采访中说,他 06 年进入谷歌中国,实际上那年他才大二,应该是以实习生的身份进入刚刚成立不久的谷歌中国。

到 2006 年年底,谷歌中国工程师不到 100 名,这里面包括从美国总部回来的黄铮,以及从清华博士退学的宿华。

所以,一个复旦大二学生,和成千上万名 985 名校大四毕业生、研究生、甚至博士生争夺不到 100 个名额,最终出线,足以说明蒋凡实力非凡。

2

网上很多稿子说,蒋凡在面试中表现优异,但差点被一位谷歌总部的外籍工程师一票否决,原因是蒋凡本科成绩平均才 61 分,面试官认为这是态度问题,最后在李开复的帮助下最终过关。

《李开复自传》有如下原话,但书中并未表明这位本科生就是蒋凡。

有一位本科生,面试成绩非常优秀,但当他的成绩单寄来的时候,我们的招聘委员会发现他的许多计算机课程都是 60 或 61 分。

有一位资深工程师坚决反对录取他,说:成绩本身不是那么重要,但却能基本看出一个人的态度。这么多专业科目得 60 分,就意味着他对自己不负责任,这么不负责的人,我们雇来以后怎么能信任他呢?我要用一票否决权!

这时我想到了谷歌的文化,如果我强烈地发表了我的意见,那就会违背公司的招聘准则:平等,及人人有否定权。

于是,我对这位总部来的资深工程师说: 这样好吗,你打个电话给这名学生,你看他怎么解释他的成绩,如果他不能说服你,你不用回来问我,我们直接拒绝他。你说呢?这位美国工程师痛快地答应了。

几天之后,他给我发了电子邮件:我们雇用他吧!我打了电话给他,他让我对中国学生又增添了一份敬佩之意。那个学生说他们学校的计算机系非常糟糕,老师什么都不懂。而且,考试的内容和实际编程根本没有关系。于是,他每科考试都准备到仅够低空闪过的程度,就是这样,他以 61 分的平均成绩,得到了计算机系的本科学位。

如果《李开复自传》中讲的这位学生就是蒋凡,那么,这次面试应该是蒋凡在谷歌实习两年之后,毕业前夕的正式入职面试。

谷歌中国的最高老板,亲自过问一位本科生的招聘进程,说明蒋凡在两年实习中,给李开复留下了深刻印象。

2010 年年初谷歌中国关闭,李开复邀请蒋凡加入创新工场,出任早期四五个项目之一,友盟的负责人,13 年年底以 8000 万美元的价格打包卖给阿里,蒋凡 28 岁财务自由,进入阿里第二年被认命为淘宝无线事业部资深总监(M5),担当大任,开始改造淘宝手机 APP。

后面继续开挂,2017 年被任命为淘宝总裁,2019 年 3 月,兼任天猫总裁,34 岁掌管 4000 多亿美金市值,阿里巴巴帝国 80% 以上的营收。

蒋凡说:「我对出国没兴趣,也没想过读研究生,那是浪费时间,我花费的所有精力都仅仅保持考试能通过。」

以上经历表明,蒋凡至少从大学开始,目标明确,有一套自己的价值体系,不受外界干扰,特立独行。

3

另外,蒋凡运气一直不差,各个关键节点,都有得道高人相助。

06 谷歌中国成立,大二的蒋凡即进入谷歌实习。实习让他有机会了解行业、公司、真实的职场生态。

早早接触互联网,并有了一个极高的从业起点,早期谷歌中国员工不多,一个大二实习生也有机会接触李开复这种最高层负责人,并给后者留下深刻印象。

李开复两次关键时刻帮过蒋凡。

一次是进入谷歌的面试环节差点被一票否决,李帮他过关。一次请他出任友盟负责人。友盟是创新工场最早的四五个项目之一,创业点子都是李开复和汪华的,李汪两位老板手把手教第一批项目的负责人怎么做 CEO。

如果不是这年谷歌中国关闭,李汪可能不会在那年做创新工场,也就没有友盟啥事了,也就没有后面打包进入阿里的事了……

张勇也是蒋凡的贵人。

作为一位被收购的小型创业公司老板,张勇给了他担当大任的机会,当然他没有辜负张老板。

网传张勇找人标准:有深厚的潜力或者优秀的特质,年龄在 30-45 岁之间,功成名就,财务自由,做事情不图升职加薪。

蒋凡受命改造手淘的时候,完全符合以上标准,而且不到 30 岁。

好运气一环接一环,环环相扣,至少从高中开始,蒋凡从未偏离过计算机互联网主航道。

4

毫无疑问,蒋凡们是幸运儿,天赋异禀,抓住了时代脉搏,一次次成功换道,从一个火箭换到另一个火箭,年纪轻轻博得大位。

但是,现实中更多是高中复读,或考研两次,研究生出门二十七八,博士毕业 30 出头的人,或者半道出家中途转行做互联网的外来人,以及遭遇各种坑爹公司、坑爹项目、坑爹老板,蹉跎了岁月,35 岁到不了 P8,甚至到不了 P7 的人。

蒋凡们,堵死了不那么幸运的同龄人,进入阿里的大门。

加上目前互联网行业大把公司裁员倒闭,市面上多了很多待业人员,外加一茬一茬新鲜入市的毕业生,从业人员远远供过于求,大龄失业者处境进一步恶化。

在互联网行业,马太效应特别明显,强者恒强,赢者通吃,第一名吃香喝辣,第二名活着都难。

比如即时通讯,熟人社交领域,腾讯微信一家独大,挑战者都死得悄悄;比如 PC 时代的通用搜索,百度独占鳌头,第二第三搜狗搜索 360 搜索都只能勉强艰难度日。

其实对于互联网从业人员,亦是如此,必须做到同龄人的头部位置,才能生存下来,大浪淘沙,越到后面,只有少数幸运儿能生存下来。

这里没有岁月静好,只有丛林法则,强者生存,你必须努力往上爬。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你还在焦虑 35 岁必须 P8,他早在 29 岁就成了 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