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婆婆,我们都是很用力生活的人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有个24孝好老公,连我自己的至亲都是一边倒的偏心我老公,有什么矛盾从来都是觉得我有问题,因为我老公是白莲花。我和我老公数得过来的吵架都发生在两娃一岁以内,基本上都是和婆婆有关。

我的婆婆今年71岁了,在现在一般社会评价标准里,可能她真的算不上一个好婆婆,不出钱,不出力,敏感,强势,性格也完全不阳光,甚至有点受迫害妄想症,很黏儿子,不喜欢儿子的任何一任女友。我们短暂的共同生活经历也是一地鸡毛,我和老公吵架她会看热闹甚至幸灾乐祸,老公对我好会吃醋,不喜欢每一个育儿嫂,发起脾气来很吓人,会摔东西甚至直接上手拉扯。她对儿子更多的是依赖,在儿子身上寄托了厚望,和很多其他的婆婆一样,因为恨老公不成钢,所以希望儿子能给她自己的人生里不曾实现的各种,比如一夜暴富,移居海外。

我曾经问过老公,客观的说,你觉得你妈对我好吗?他说,不好,顶多算不坏。这是他儿子“客观”“中立”的评价。

听上去有这样一个婆婆,我还敢嫁,我肯定是脑子进水了或者是婚前没有做好尽职调查,其实恰恰相反,作为一个对自己负责任的专业律师,我婚前还真的对我老公的原生家庭做过深入细致的全面尽调,而且鉴于每一个儿子都觉得自己的妈妈是最好的,妈妈做的一切都是合理的甚至就是理本身,所以他也没有怎么美化和修饰过我婆婆对待他前任的种种行径,当时我权衡了利弊,忍痛割爱果断和他分手了。后来你们都知道了,虽然很认真的分手了几个月,但为真爱所迫,明知道是个坑我还是跳了。于是才有了今天这一篇。

我的婆婆出生在建国前,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的妈妈就因为意外去世了,所以在她的记忆里,人生从一开始就是灰色的。我婆婆的爸爸,我老公和我大姑子的称呼是“那个男人”,而不是姥爷。那个男人在部队工作,很快就续了弦,接连生了三个儿子,我婆婆就成了多余的那一个。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爸,那个年代虽然物质匮乏,但是在部队条件也没有特别差,可是我的婆婆经常冬天还要光着脚,后妈稍不顺心非打即骂,一直惊弓之鸟一样小心翼翼的活着,甚至被虐待到亲戚邻居都看不过去,到部队上举报了那个男人,然后我的婆婆就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她的接下来的童年和青少年都是在各种亲戚家轮流长大的,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我的婆婆自己考上了师范,毕业后全靠自己的能力在离“家”很远的地方,成为了一名小学老师,并且是一个优秀的老师。是那种小时候家长都会托关系把孩子送到她班上,几十年后我和婆婆出去逛街,都经常会被各种年龄各行各业的人亲热的认出来“王老师”的人。

我婆婆和我公公是中学同学,自由恋爱,我公公也是幼年丧母,相似的经历让他们走到了一起,婆婆说起当年脸上还是会有少女的羞涩和幸福。和婆婆的争气和要强不同,我的公公是一个特别不争的人,他性格特别好,和任何人都不会有矛盾,每天笑哈哈,但也不努力。嗯,但是很帅,我婆婆经常说他是“花瓶”。

公公年轻的时候,也是靠自己找到了当时最好的工作,在那个什么都要凭票供应的年代,他在食品公司,还当一个小领导。每天工作应酬喝酒,还经常出差下乡,家里的事是半点也帮衬不上的。那时候婆婆生了我老公姐弟两个,只差两岁,听说我老公是意外怀孕,怕疼也没舍得流就生了。她没有婆婆,也没有亲妈,还要工作,我的大姑子都是各种老奶奶帮忙看着的,老公也经常被扔在学校的门卫,就这样,我老公姐弟长大了,我公公早早的在改革大潮中下岗了,我婆婆兢兢业业的做了一辈子人民教师,是很优秀的人民教师,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支柱和家务劳动力,因为我公公是个老好人,所以外交工作也都是我婆婆来做,可以说是忙里忙外当爹当妈。

我婆婆是很要强的人,但是要强了一辈子,天花板就在那个小城市了,在我婆婆心里,外国是最好的地方,所以我老公大学毕业的时候,婆婆不惜借钱也要送他出去读书,当然后来因为亲戚放鸽子,我老公学校都申请好了也没去成,成了婆婆最大的心病。婆婆甚至会在老公30多岁的时候还给他手写书信,让他利用一切机会努力奋斗出人头地。

再后来,老公带回来的女友,婆婆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喜欢,甚至发生过各种激烈的冲突。老公30岁之前的人生,也是各种惨惨惨。而且他背负了沉重的希望和经济的压力,遇到我的时候,一把年纪了还是一无所有。我曾经灵魂拷问过他,有没有那么一个瞬间,会希望自己有更好的家庭,他说当然会,可是每个人都不完美,有这样的父母,他已经很知足了,人的出身不能选,只能自己努力做到自己的最好。

我们结婚的时候算是完完全全的裸婚,双方父母一起吃了个饭,这个事情就算是定下来了,我只收了婆婆6千的红包,房子是我的,婚礼没办,领了证就怀了双胞胎。产后婆婆过来,就有了文章开头的各种不愉快。我从小家庭比较幸福,确实没有经历过太大的家庭冲突,那半年里在带早产双胎的巨大的精神和肉体双重压力下,我就抑郁了,非常抑郁。那段时间,敏感强势的婆婆,大龄未婚的大姑子,简直就是我的紧箍咒,只要一想到这俩人,我整个人瞬间就会不好,感觉我人生一切的不快乐都是她们带来的。

可是就在婆婆刚来三个月的时候,她发现身体不是很舒服,去医院检查在卵巢发现了5厘米的肿瘤,无法确定良性恶性。当时马上就要春节了,两个小娃又极其难带,婆婆一直负责做饭,为了让我能吃上饭,婆婆决定留下来,帮我们度过最难的一个月,过完春节,婆婆为了不给我们添负担,回省会手术做了活检,确诊了卵巢癌,三期。

后来婆婆做了手术,切除了部分脏器,在北京做了化疗,仿佛就在几个月间,她从不可一世的女魔头,变成了一个虚弱的老太太。在这之前,我婆婆真的是一个很精神的人,甚至都不能称为老人,身材好,高挑,腿长,头发染的黑黑的,穿的总是明艳整齐干净利索,从背后看可能只有四十岁,正面看也就五十多岁。

其实写到这的时候,我有点泪目。

那一两年间,我两次住院,我两个闺女住院,我婆婆多次住院,我公公买菜在公交车上摔了一下就腰椎骨折,也住院。每天花钱如流水,家里矛盾不断,我老公玩命的工作,我玩命的带孩子,同时也玩命的挣钱。我们都是很用力生活的人。

那一年,婆婆术后恢复的很好,化疗的几次折腾也都扛过来了,公公的身体也慢慢康复,孩子们也一天天长大了,我和老公的工作也都越来越好。

然而也就只是一年,婆婆突然看不见了。

她得了一种叫急性青光眼的病,开始是头晕呕吐,家人没有经验也没往眼睛上想,去医院消化科的医生也以为是肠胃炎,等确诊是青光眼的时候,一切已经都不可逆了,就只有一个星期,短短一个星期之内,失明。并且是不可逆的失明。

手术只能缓解眼压,但是无法恢复已经失去的视力,虽然后来我们又做了白内障手术,但是婆婆也只能看到影子了。

失明对婆婆的打击几乎是致命的,她无法理解她的一生,努力的走到最后,在她努力的和癌症抗争了一年后,命运还要再和她开这样的玩笑,或者说这不是玩笑,这完全就是丧心病狂的一击。为此她抑郁了很久,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几乎每隔几分钟,每次遇到什么人,都会讲一遍,为什么,为什么她没有早一点发现是眼睛的问题,耽误了最宝贵的治疗时机,她的脸上失去了最后一点神采,总是觉得生活无望,命运不公。

那一年,全家人都活在婆婆失明的阴影里,尤其是我的公公,暴瘦了十斤,除了日常照顾婆婆,他承受了婆婆几乎80%以上的负能量,我大姑子很自责没有早点发现婆婆的病情,每天都在搜集各种治疗方案哪怕是死马也要当活马医,我老公除了每天固定给婆婆打电话,还是继续的拼命工作,工作,因为他知道,他不能倒下,我们全家都需要他赚的钱。

时间,是最好的药,一切治不好的病,都只能靠时间来治愈。孩子们一天天长大了,会叫爷爷奶奶了,在婆婆最不想活的时候,可能只有孩子们叫一声奶奶才能唤起她求生的勇气。在公公的悉心照顾下,婆婆也终于慢慢接受了现实,慢慢有了笑容,慢慢的学着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比如在熟悉的环境里自己倒水,上厕所,帮公公摘摘菜。

婆婆最喜欢出去走,老公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在婆婆能看见的时候,带她去她最向往的“外国”看一看。现在她看不见了,公公每天都会带着她出去转,经常是上午一两个小时,下午一两个小时。世事轮回,年轻时候什么都不管的公公,现在什么都管,家里的大事小情都是公公在操持。

前几天去看婆婆,婆婆说,他们的老街坊老同事都会和她说,看着公公每天紧紧拉着她的手,风雨无阻的陪她走,真好,真好。比很多小年轻看着都好。

这就是我的婆婆,曾经的大boss,现在我看到她的照片还会忍不住掉眼泪的婆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的婆婆,我们都是很用力生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