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最惨IPO

今年最惨IPO的故事出炉了。今天一大早就出了消息,软银斥资95亿美金,打包注资曾经美国最有价值的科技公司WeWork,含泪控股了大概80%。95亿美金的注资计划主要是三部分,一是50亿美金的银团贷款,二是不超过30个亿美金的股份要约收购,三是加速之前承诺的15个亿美金注资。

前后一通操作下来,等于软银这么多年,花了150多亿美金,买了一家估值只有80亿美金的公司80%的股权,赔到了姥姥家。

小伙伴评论说,像极了大伙平时炒股追高被套,亏了几十个点后,含泪补仓拉低成本的样子。。孙老板不愧当过3天世界首富,真勇士也,自己投的公司,吐血也要接下来。。

WeWork不少小伙伴应该都听过,近几年算是新经济的一个代表,和国外的Uber、Airbnb号称共享经济三巨头,很是风光过一阵子。

2010年,亚当·诺伊曼和妻子丽贝卡·诺伊曼等在纽约创立了WeWork,主打的是共享办公的路子,做另类的房屋租赁生意。公司主要的业务模式就是先从市场上租房子,签一个相对长期的合同,然后改造一下,再以更高的价格租给别人,赚中间的差价。

虽然做的东西没什么技术含量,但公司一直称自己是共享经济公司,是大数据,做的是“空间即服务”的生意,很是受到市场的追捧。然后2017年,共享经济如火如荼的时候,WeWork遇到了孙正义。

这是日本巴菲特和美国“阿里巴巴”的史诗级碰面。当年只用了6分钟就投了马云2000万美金的男人,用了12分钟给亚当·诺伊曼拍了44亿美金。手握千亿美金愿景基金的孙老板一度表示:

WeWork就是我的下一个阿里巴巴。

不过WeWork还不够大,不够值钱。于是诺伊曼开始了自己的新征程——可劲烧钱扩张。越烧钱规模越大,亏得越多,但抢着要投钱的人也越多。在孙老板的护航下,WeWork的估值一路从不到200亿美金,飙升到了今年年初470亿美金的巨额。

一片繁荣背后WeWork面临的资金缺口也越来越大——WeWork不仅一直没找到挣钱的模式,还走上了以买代租的重资产模式,距离高科技的距离越来越远不说,更是在花2块钱挣1块钱的路子上一路狂奔。。

可惜估值往往就像爬山,上去快活下来难。今年年初,气势汹汹的WeWork带着高达470亿美金的估值申请上市,结果被扒出来一堆烂账,估值从牛逼哄哄的470亿美金一路暴跌到120亿美金,投资人亏得泪流满面,最后撤回了IPO。围观群众惊了个呆。

后来福布斯更是直接给了WeWork28亿美金的估值,来了个脚踝斩中的脚踝斩,公司和投资人的脸都被打肿了。今年最惨IPO当之无愧。。

软银当年因为2000万美金投资阿里巴巴,最后获利超过1000亿美金而声名大振。但这些年孙老板和软银挥舞着钞票四处投资,轿子抬得一次比一次高,却反而没怎么挣到钱。小伙伴调侃说,孙老板当年从阿里身上挣到的钱,这次估计不少都要亏在WeWork身上。

这几年各路VC和投资机构捧出来的公司很多,风一吹起来的时候,大伙都生怕自己跑得比别人慢,投的没别人多。当年的地产电商是这样,共享单车是这样,WeWork也是这样。就算公司根本没有挣到钱,也有投资者哭着喊着要送钱,最后一二级市场估值严重倒挂,直到公司玩完,或者上市的时候泡沫被彻底戳破。

今年年初,在东京的一个会上,孙正义讲到了之前的一段往事。亚马逊发展早期的时候,孙正义曾经和贝索斯达成了协议,要以1亿美金的价格收购亚马逊30%的股份。但贝索斯坚持要1.3个亿美金,最后生意吹了。后来孙正义经常表示,没有投亚马逊是个大错误。

小组对比了一下WeWork和亚马逊,差距很明显。光烧钱是烧不出好生意的,大量投入闪电扩张的事情当然能做,但归根到底还是要有优秀的商业模式,能挣钱才行。

盈利可不会说谎。

来源:搬砖小组 微信号:banzhuanxiaozu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今年最惨IPO